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3 我都两孩子妈了

013 我都两孩子妈了...

“然然,还要自己洗吗?”时子瑗手里拿着毛巾为小然然搓着后背说道。

小然然心里正难受着呢,刚刚摔坏的电子手表可是他最喜欢的手表了。

所以,此刻的他眉毛揪紧紧的,小巧红润的嘴唇嘟起,两腮帮子鼓鼓的,耳朵也红红的…

时子瑗没听到自己而已的回答,眉眼一挑,直接面对着小然然,看到他此刻的表情也知自己这儿子正在伤心着,微微一笑才道:“然然,放心,妈妈给你买过一个电子手表。”

“然然才不要,然然那个电子手表是限量版的,而且还配上了然然的名字。”小然然立刻反驳。

话说这个电子表还是言桓给他的生日礼物,小然然和小西西一人一个,是去年的限量款不说,而且言桓还特地在电子手表的背后刻上了他们两个的名字,这对于小然然来说当然有着不同的意味。

时子瑗气歇,心里倒是对言桓高看了一分,还真是有办法让她这儿子、女儿记住他,这电子手表自从他送了他们两个之后就没见他们卸下来过,而且还防水,他们连洗澡都不拿下。

突然,小然然却抓住了她的衣角,边摇晃边说道:“妈妈,妈妈,你让言爸爸再给然然一个吧,然然好喜欢的。”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安静下来,时子瑗只得同意了下来,就是又要麻烦下言桓了。

回到客厅里,夜澜风和陆羽两人在下棋,时子瑗过去一看,哟,这两人还真旗鼓相当了,谁也不让谁。

陆少将见自家媳妇过来,看了她一眼问道:“然然没事吧,刚才好像听到他的叫声了。”

时子瑗顺着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没事,就是他把他自己的手表给摔坏了,直叫着委屈了,说着就要言哥哥给他买过一个。”

陆羽眉梢皱了皱,放下一棋子,转头看她,“我们自己给他买过一个就行了,还麻烦言桓干嘛。”这夜澜风来了都麻烦了,要是言桓再一来,他还不得更加郁结。

时子瑗讪讪一笑,有些无奈道:“我也说了,可是然然就要言哥哥送了,算了,晚上给言哥哥打个电话,托他帮忙做一个。”

“瑗瑗,其实也不用了,前段时间我正好得到一个手表,适合小孩子带,等会我就和然然说送给他。”夜澜风插口道。

时子瑗本想推脱,可是想到夜澜风的性子是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的,也就道了声谢谢。

接下来时子瑗把‘观棋不语’发挥到了极致…看了半响,突然说道:“夜澜风,言哥哥他都订婚了,你什么时候也学学他啊。”

夜澜风正要下落的棋子一顿,不过一秒而已,棋子又落在了棋盘上。

撇眼看时子瑗,“我都没听说言桓订婚,你怎么知道?”

这言桓当初可是比他还要坚定的人,订婚?这也太不靠谱了,他才不相信。

“我前几天打了电话,一个女的接的,而且还正好看到了新闻说他订婚的消息,难道不是真的?那么大的事情你会不知道?”时子瑗眨了眨眼睛回想着前几天的事情。

夜澜风突然‘噗嗤’一笑,耸了耸肩,又放下一颗棋子,“连那八卦新闻你都信,言桓要是知道还不扒你皮,说你没良心。”

“什么意思?”什么扒皮、什么没良心的…怎么又扯到她身上来了。

夜澜风端坐了下身子,“言桓这新闻我当然知道了,但是…据我了解的情况,那个女的是言桓有血缘关系的表姐,而且都还结婚了,这几天就住在言桓家里呢,说是要给他安排相亲。”

时子瑗和陆羽齐齐对视一眼,齐声道:“什么?相亲?”

陆羽这心里更郁闷一分了,本来他也没认为言桓订婚了,但是他心里还是留着百分之一的希冀希望言桓还真是订婚了,可没想到…这百分之一的希冀马上就落空了。

“对啊,相亲,言桓现在已经是三十多了,哪像我现在还是一大好青年。”

夜澜风颇得意的说着,他可不就是个大好青年么。

时子瑗翻了翻眼,“夜澜风,我都两孩子的妈了,你还大好青年,要是不抓紧,到时候你就是千千万万剩男中的一个了。”

她和夜澜风同岁,这孩子都四岁了…这差距也太大了些。

“媳妇,你想不想当三个孩子她妈?”陆羽突然一手揽住了她的细腰,靠着她的耳尖说道。

时子瑗朝他瞪了一眼,挣扎着要让陆羽放开一些,这夜澜风还在呢,她这老公不是存心来玩‘暧昧’的吧。

陆羽也很识趣的放轻了力道,改为半搂她,只是行为亲密,带着刻意,却又看不出刻意在哪。

到了晚上,夜澜风当然留在了时家,应小然然的极力要求下,小然然和夜澜风一起住在了客房里,小西西为了表示对自家亲亲老爸的忠诚,决定自己一个人睡。

小然然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夜澜风的身上,笑眯眯的说着自己在没见到夜澜风时段的‘战绩’。

“夜爸爸,然然那个时候和那个最淘气的小奇打架,然后然然大获全胜,把小奇打得‘哗啦流水’…”

“夜爸爸,你不知道,幼稚园的老师、女同学们可喜欢然然了…”

“夜爸爸,昨天我叫西西去和妈妈一起睡觉了。”

……

夜澜风听着他的话,越发的好笑起来,嘴角勾勒的弧度渐渐上翘,他这个干儿子,实在…不是一般的调皮,也难为陆羽这厮给带到现在那么大了。

小然然发现夜澜风一直没回答,便扯了扯他的手臂,“夜爸爸,你还欠然然两个红包。”

“什么?两个红包?”夜澜风微微昂首。

小然然忽地站起了身,两小脚丫子踏在了软软的**陷下一块浅浅的凹形,“夜爸爸,可不是嘛,昨天为了收买西西,我可是拿了两个红包给西西。”

这小然然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典范代表,明明就给了小西西一个红包,这到了夜澜风这就硬生生的多出了一个。

幸而夜澜风也不介意他这种‘腹黑’,挥了挥手,打了个哈欠,“好,明天夜爸爸就给你,现在夜爸爸想要睡觉了,小然然也睡吧。”小孩子需要更多的睡眠时间,夜澜风自己虽然没有孩子,可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而时子瑗这边,时子瑗正在上网,上qq聊天。

遥遥无边(陈遥遥):瑗瑗,我打算要结婚了,你蜜月度完了没有?

时子瑗看到这几个字,顿时一阵激动。

远远无期(时子瑗):真的吗?什么时候?林大哥终于可以和你终成眷属了。

话说这遥遥和林大哥,可真是一对欢喜冤家,这几年一直都在分分合合,就是因为两个人的籍贯问题,可两人都喜欢着对方,也就一直耗着,现在听到他们两个要结婚了,她当然高兴了。

遥遥无边:就在今年的国庆,我们都打算好了,就在这上海定居了,要是你林大哥的父母要来,我们就帮他们买一套房子住着,嘻嘻~

看着话语时子瑗就看出遥遥现在肯定幸福死了,应该现在就和林大哥在腻歪着呢。

远远无期:这样也好,反正你们两个工作都在上海,要是早这样决定,你和林大哥也就不用这几年那么辛苦了。

遥遥无边:切,哪像你和你家的那个少将大人,就想着早早把你绑回家…不过,估计现在还还天天保持着危机意识。

远远无期:你这说的什么和什么啊,看我到时候去了上海怎么惩治你。

遥遥无边:瑗瑗,不好意思,你林大哥现在叫我出去呢,就这样了啊,到时候我会给你发请帖的。

接着,她的头像就灰了。

时子瑗吁出一口气,遥遥和林大哥终于有了结果,这也让她放心许多。

正想要下线,突然这qq头像又闪亮了。

言少(言桓):丫头,怎么今天有空上线,而且还是用电脑的?

远远无边:言哥哥,碰到你才是奇事,刚才我都没见你在。

言少:这么晚了,我就习惯性的看一下邮件。

远远无边:言哥哥,听夜澜风说你要相亲了?

言少:咳咳…相亲是真的,不过还真没相中的。

言桓一点也不隐瞒,他还真是去相亲了,不过…每一桩都被他一一搞砸了。

远远无边:?言哥哥,你可别要求太高了,要不然…你就等着当剩男吧。

言少:你不是说三十男人一枝花,也说像我这样的,四十岁也还有大把的人扑向我?

时子瑗汗颜…。

远远无边:言哥哥,你看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这就落我一截了,你得赶紧的。

时子瑗尽量让她的语气感觉到轻松,言桓的未来不解决,她心里总是疙瘩着。

言桓沉默一会猜回答:这自然是要赶紧的。

过了三秒钟…

言少:你说是夜澜风告诉你我相亲的?夜澜风什么时候说的?

远远无边:夜澜风今天到我妈这里,我还特地问了他你是不是订婚了呢。

言少:什么?夜澜风现在在你那?那行,我明天没事,我也去看看小西西和小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