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4

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时子瑗关掉电脑,顺着路陆羽的身体将自己埋在他胸前,轻轻点着他胸前的肌肉,“老公,遥遥要结婚了。”

陆羽在她朝着床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她了,可是遥遥要结婚这不是好事么?怎么这丫头貌似不高兴的样子。

“怎么啦?遥遥结婚你去不了?”一手放下手中拿着的军事报,一手托起她的脖颈,让她更进一步的靠近自己。

“嗯…”时子瑗呶呶嘴,“去是肯定去的,就在上海办呢,可就是我们四姐妹又有一个结束单身了。”

陆羽听到这话,拧了拧眉,撩拨着她的发梢,“怎么?媳妇,您这是还想来个单身?那可别忘记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不用你提醒,今天我已经提醒过几个人了。”时子瑗气吁吁的说着,好歹她才二十四岁,在前世她可还是单身贵族呢。

陆羽忍不住‘噗嗤’笑开,“媳妇,我这不是提醒,这是在告诉你,遥遥虽然要结婚了,这就代表着她的归宿幸福了,难道你认为你林大哥那个人还不能好好的照顾你姐妹?”

时子瑗仰头朝着他嘟嘴,“哥哥,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知道,知道,你不就是想要帮你姐妹遥遥办个单身告别会么?”陆羽好笑的将她揽住。

时子瑗郁结的脸色立刻就散开了笑脸,“嘿嘿,还是老公懂我。”

陆羽对于她这突然‘哥哥’,突然‘老公’的叫法早就适应了,只是这媳妇还真是让他不得不疼在心坎里,不就是单身派对么,他直接捞那么一票子认识的人,也照样过。

“那媳妇,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为第三个小豆丁努力了。”

陆羽说完,瞅着她的嘴唇就往前去,待亲吻到那蜜唇时,这脸上的笑容怎是个得意说得。

时子瑗两只手一直扑着扑着,然后就停止扑了,丫的,她这老公是越发的性急了。

陆羽三下两下熟络的扒开她的睡衣,然后顺着锁骨一直往下亲吻,挑逗着她的敏感处。

时子瑗浑身燥热起来,稍微有那么一丝理智便喊,“老公,你还真想要第三个孩子啊?”

陆羽‘恩恩’两声,手上、嘴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留,倒是他的气息逐渐加快了,喘息声也越发的刺激着时子瑗的耳膜神经。

咳咳,良久之后,陆少将终于停歇,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不动了。

时子瑗闻了闻身上的汗液,紧了紧眉,又吸了吸鼻子,没了睡意。

接着就听到扒在自己身上的陆少将道:“媳妇,既然还有力气,那我们再来。”

一晚上被吃干抹净,时子瑗在第二天自然晚起了,而且陆羽还特别的在她脖颈上留下印记,让她只能穿着高领的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

才走到客厅,小女儿西西就两手的食指就点着脸颊处,“妈妈羞羞,妈妈那么晚起床,西西都早就起床了。”

时子瑗下意识的朝墙壁上一看,十点了,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直瞪自家老公方向,就是这厮,要不然她能那么晚起床么?还遭女儿的调笑。

陆羽和她感应昭昭,即刻就变身成二十四孝老公,起身、上前半托着她坐下,然后对着自家小女儿说道:“西西想不想要一个妹妹?”

他这话刚落,立刻遭到时子瑗的白眼,可西西却是天真的说道:“有妹妹了吗?西西可以做姐姐了?”

她这一说完,两只小手直接朝着时子瑗的肚皮袭去,摸完之后,甚是苦恼的对着陆羽道:“爸爸骗人,妈妈的肚子都没有大起来,怎么会有妹妹。”

时子瑗的脸涨得通红,是谁教的,谁教自己那么小的女儿这样说的?这个罪魁祸首不用想也知道。

陆羽也没想到自己小女儿竟然那么上道,而且…自家媳妇怎么冒着火看着他,他冤枉,根本就不是他教的好不好,“媳妇,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啊,我怎么知道西西会这样说。”

夜澜风看着这场景眼神里不禁透露出羡慕的神情,可一眨眼便不见踪影,还挑笑着说道:“看来陆少将昨晚很‘卖力’。”‘卖力’这两个字,他特别的咬字。

陆少将自然不会在他面前露出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反而很自然的说道:“那是自然。”

他这句话得到的就是时子瑗对着他的脚就是一个用力踩了下去,压低声音在他的耳边气痒痒的说道:“给我闭嘴。”

陆少将敛神,“是,老婆。”

他这一本正经,毫无一点扭捏,倒是真让时子瑗没法对着他生气了。

“算了,不和你多说,今天你要给我去接言哥哥,他说他要来看咱爸妈。”

陆羽脸色一变,“你说什么?言桓要来,他不是很忙吗?”

看咱爸妈,说笑吧,摆明是因为自己媳妇在这里。

夜澜风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抿了抿唇道:“言桓是为了躲避家里给他安排的相亲来的,他昨晚都打过电话给我了。”

对于言桓要躲避相亲这一点,让夜澜风很是幸灾乐祸,幸好他家老头子对他的婚事毫不在意,要不然他怎么能那么自由。

言桓要来最高兴的莫过于西西了,她一脸的兴奋,对着时子瑗一个猛抱,“妈妈,妈妈,言爸爸要来,言爸爸要来诶,他肯定给西西带了好多好玩的和好吃的。”

陆少将一阵郁结,夜澜风来了把儿子的魂给勾了,这言桓要来倒是把自己的女儿也勾去了,看来,他要再生一个现在是势在必得了,今晚他要更加卖力才行。

看自家女儿那么兴奋,时子瑗哭笑不得,这言桓也不知道是有什么魅力,竟然让自己这个小豆丁女儿一听到他就兴奋,比得到什么都高兴。

“是啊,西西的言爸爸要来。”

相对于西西的兴奋,然然可是没有那么兴奋,只是小大人似的若有所思道:“唉,不知道言爸爸带什么东西,能不能给我昨天摔坏的手表?”

西西直接打击她这个哥哥,吐着舌头,“切,哥哥,言爸爸才不会给你带,气死你,气死你,谁叫你不好好珍惜言爸爸送给你的手表。”

“西西…”时子瑗捂住她的嘴,这个小女儿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逮到机会就来数落然然这个哥哥了。

西西很不服气的朝着然然‘哼了哼’,这个哥哥说话不算数,说好了给她红包的,到现在都没给她。

要是时子瑗知道此刻自己女儿的想法,铁定一个板栗敲过去,这丫头,咋对红包那么感兴趣。

然然也不甘示弱,对着她吐舌,这个妹妹还真是不可爱,不就是少个红包给她,竟然这样说他。

看着自家女儿、儿子还没完没了了,陆少将接着抱起西西,对着儿子说道:“儿子,是不是欠西西红包了。”

瞧,这老爸还真不是白当的,陆少将这一开口就入重点了。

然然不敢直视自家老爸的眼神,闪躲着,眼睛下意识的飘向夜澜风,夜爸爸啊,感觉救救他啊。

夜澜风似乎感应到他的求救,扯了扯嘴角对着西西说道:“西西,放心,哥哥不给你,夜爸爸给你。”

“真的啊,那夜爸爸,你能给西西再多加一个吗?”西西这娃还得寸进尺了。

时子瑗顿感无颜,她这生的什么女儿啊,“夜澜风,别那么顺着她,一个都不要给。”

“没事,西西只是要红包而已。”夜澜风促狭的看着陆羽说道。

陆羽难得和他统一战线,“媳妇,反正他不缺这个钱。”

“这不是缺钱不缺钱的问题。”时子瑗很无奈的挠头。

“那就当作夜澜风给西西这个干女儿提前备的嫁妆了。”陆羽摸着自家女儿的手说着。

这会西西不懂了,“爸爸,什么是嫁妆?”

时子瑗咽了咽,一点西西的额头,“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眼睛掉进红包里了。”

这样说,她是妥协了。这也不是因为说这夜澜风给的红包是给自己女儿的嫁妆才妥协,而是她要是再纠结下去,她就得郁结了。

可她没想到这话说完,时妈正好从厨房里出来,“瑗瑗,还说西西呢,你小时候就是掉钱里了,西西这是遗传到你的基因了。”

时子瑗喷了,她真喷了,什么叫她小时候是掉钱里了,她明明就是…好像妈说的还真有点道理。

幸好这屋里的人都不调侃她,陆少将放下自己的女儿,朝着夜澜风道:“夜澜风,有没有空聊一下,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时子瑗看他,“哥哥,你要说什么?”

却是夜澜风起身上前敲了下她的前额,“这是男人的秘密。”

说完,不顾时子瑗疑惑的眼神,陆羽和夜澜风齐齐到二楼去了。

小然然自己左手玩着右手,闷声道:“妈妈,还要不要去接言爸爸了,现在都十点多了。”

小丫头西西又变成了好妹妹,直接跑到自己哥哥然然那里,眨着大眼睛,“哥哥,走,我们去接言爸爸,言爸爸肯定买了好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