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15 最后的单身派对此番外完结章

015 最后的单身派对(此番外完结章

半个月后,d市。

遥遥帮着时子瑗梳理着头发,嘴里念叨:“我说瑗瑗,你怎么就那么好的运气碰上个陆羽这样的男人,明明早就脱离单身了,为了你还特意办这个单身告别派对。”

听到遥遥这羡慕又嫉妒的话,时子瑗忍不住抿嘴而笑,“难道林大哥就不好了?他还不是为了这个派对忙得上窜下跳。”

话毕,时子瑗即刻起身,往一旁奔跑开去。

“好你的时子瑗,什么叫上蹿下跳,明明就是忙里忙外没得空闲嘛。”遥遥反应过来便上前去追她。

时子瑗戏谑笑起,“噢…难不成我们这个即将要成为新娘子的遥遥美人现在是在闺怨?”

遥遥一听,都恨不得将她这张嘴给缝起来了,这张嘴里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出来,闺怨,她还鬼院呢。

正想要冲上去将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嘴给捂住,却突然眼前一闪,一张俏丽伴着严肃的脸就这么显在她的眼前。

“遥遥,我觉得瑗瑗说的甚是有理啊,你和林大哥这些年的相处境况还真是让我时而丢了神经、时而又紧了神经,现在是我们这四姐妹办的最后一场单身派对了,有什么感想没有?”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沈落,落大没人,落落。结婚不久的她现在风韵之姿,一动一笑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显然许阳将她滋润得够量。

“切,什么感想,那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什么感想,比如说结婚洞房的感想,又比如说生孩子的感想。”遥遥毫不犹豫喷嘴回了过去。

突然欣欣从门外冒了进来,对着遥遥摇了摇手,笑眯眯道:“遥遥,难不成你和林大哥还没有…”

难得脸红的遥遥在听完这句话之后脸瞬间霎红,她和她家的那个确实还没那个什么啥的,好几次擦枪走火,他都给停了,说是要留到洞房的那天。

“噢噢噢~”

时子瑗、沈落、欣欣三人齐齐出声、对视,明显的挑笑,带着一丝戏谑。

这厢闺房之乐,陆羽这厢也当然热闹之极。

“我说陆少将,你这单身派对倒是办得挺哈的。”言桓一脸慵懒挑眉看他,包括这一场单身派对,已经三场了,他也来参加了三次了。

陆少将‘谦虚’道:“过奖,过奖…只是言大少,你倒是年年都单身啊,等你结束单身的时候我们这些人也可以为你办一个啊。”

陆羽口中说的这些人自然包括了许阳、林淮、还有欣欣家新上任的老公,自然不会少了夜澜风。

这次单身派对本想将大家一起聚齐的,但是那些人都有些忙,抽不开身,不过,有了夜澜风和言桓在就行了。

“陆少将难道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想要不单身容易,可想要恢复单身可就难了’?”

言桓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玻璃杯子,别以为这陆羽什么打算他不知道,想要来刺激他,还远着呢。

陆羽‘噗嗤’一笑,俊朗的面目也跟着微微颤了颤,“我告诉你,我压根没打算单身。”

“好了,好了,老五。”

说这话的自然是许阳无疑,他看上去好似依旧有些肆意,但眉宇间似有若无的坚忍,却又印证了他已经成熟了的标志。

陆羽扫了他一眼,张了张口说道:“行,好了,我们现在出去吧,怕是这大厅已经铺满了各种名流未婚女人了。”

“什么意思?”言桓和夜澜风齐齐问道。

“出去了你们就知道了。”陆羽抿着笑容,眼中带着明显的笑意,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把这两个人给‘卖’了。

言桓和夜澜风一出去,立刻身边就围满了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就没停过。

陆羽为了这次能够成功,可是做了好多工作的。

首先,为了不让那些女人因为言桓、夜澜风两人身上的寒气所逃,他还特地制作了一份攻克他们两个的高招,然后一一拿去传授给来的女人。

果然,现在言桓和夜澜风两人便围得水泄不通了,他们两个又自恃不打女人的主,自然是不能强制拍飞那些女人,只得伸手护住自己的‘清白’。

夜澜风还好一点,他没洁癖;言桓就惨了,他有洁癖症,这些女人虽然不是什么胭脂俗粉,但是大多都擦了或多或少的粉妆,一波又一波的香味、臭味吸入他的鼻孔内,差点就把早餐都给吐出来了。

而时子瑗和陆羽他们这厢却是玩得痛彻,一旁看好戏。

“哥哥,你这样子是不是太过了?”时子瑗这话看上去是为了言桓和夜澜风说情,可是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她对这种事情是赞成的,这些女人可都是经过她一一挑选的,哪一个都是拿得出手的。

“过么?没有吧。”陆羽配合着自家的媳妇。

许阳努努嘴,撇看一眼时子瑗,“哼,瑗瑗,我告诉你,要是等会他们两个冲出来,你和老五都恐怕没好果子吃的。”

“嗯哼,许阳,你说什么呢。”沈落扯了扯他的衣角,这厮还真不懂得看脸色,没看出陆羽这厮有多么的迫切想要把夜澜风和言桓给推销出去么?她就不信陆羽就没想到这么一点。

果然,陆少将很正色的开口:“我已经订了去泰国的机票,今晚就走。”

“现在还上午十点呢,你就能保证他们过个几个小时还是出不来?”许阳挑眉。

“唉,老四啊,说你有时候迷糊吧,还真就没点脑子了。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做没把握的战?”陆羽根本不理他眼底那鄙视的眼神,眼睛还是一直看着言桓和夜澜风被围堵的方向。

许阳嘀咕:要是你方法有用,还用等到现在还没处理这两个情敌?哪像我,一把抓,结婚前就把情敌给制服了。

唉,许阳老弟,您的情敌能和人陆少将的比么?一个黑道老大,贯通着国内外;一个是黑道、白道都通吃的,在商业领域还有不可估量的前途。

这时,遥遥拉着林淮走了过来,“要我说,这言桓给三十好几了,不给个人去治治他,这怎么行。”

“恩恩,还有夜澜风,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一寒冰的样子,本以为那个谁可以制服他,没想到人鸟都不鸟她。”

沈落也附和着,表达着大学时期对夜澜风的不满。

“要我说,这夜澜风人还行,就是太冷了些。”欣欣也拉着自家的老公走了出来,笑眯眯的说着。

林淮这个比较老实的,挠挠头,“其实我觉得…这方法不行。”

他这话,直接得到了陆少将的瞪眼,这林淮竟然来拆他的台,好歹他帮助他挽回了陈遥吧,真是没良心。

“诶诶诶,陆少将,你看着我家林淮干什么?”遥遥眼尖的就看到了陆少将不满的神情。

陆少将唇一抿,微眯着眼看向遥遥,“抱歉,我没有那方面的嗜好,你别对我瞪眼。”

许阳噗嗤笑了,指着陆羽又指向林淮,“哈哈哈哈…”笑完对着遥遥说道:“遥遥,我看你啊,还是把你家的林淮看紧一点才是重要的。”

时子瑗一个白眼扫了扫许阳,然后对着沈落道:“落落,明天和我一起去军区里吧,然然和西西都很想你了。”

沈落早就想一睹军区里的风光了,许阳虽然是军校出来的,也在军区里练过,可是他可没有当兵,也没继续做什么军人,当然带不进沈落去军区了。

突然,陆羽对着她咬耳朵,时子瑗一怔过后便跟随着他的脚步走出了大门。

而言桓和夜澜风也在这个差不多的时刻从女人堆里钻出来了。

两人对视而笑,言桓笑问:“怎么,有看上的没?”

夜澜风反问:“你呢?”

陆羽这个大礼可把他们给弄得够呛的,两人的衣服都懒懒散散,本来齐整的头发也翘起了不少。

突然,夜澜风觉得手被一扯,他本就没太用力,被人这么一扯,整个身子就朝着那方向靠了去,只见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问道:“诶,问问你,这里厕所怎么走的?”

而言桓看到此,则是耸耸肩就走人了,还是不要妨碍人家的好。

可是当他走到楼梯边口时,竟然迎面碰上一个女人,此女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头发有些杂乱,身上还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在看到言桓的刹那眼神蓦地亮了。

“你…你…你…”

至于走出大门的时子瑗和陆羽两人,时子瑗听着陆羽的话却是笑声连连,怎一个开心了得。

“怎么样,你老公我这计划还算天衣无缝吧。”

“是是是,老公,你最聪明了。”

“那老婆,我们走,现在我们就去海南岛吧,机票我已经订好了。”

“什么,海南岛,你刚才不是说泰国的吗?”

“你老公我又不傻,夜澜风和言桓要真逃脱了,那我们去泰国不是很危险。”

“老公,你说言哥哥会不会掉进你所谓的‘老夫少妻’计划里?”

“这个么,我还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言少这次恐怕会栽。”

“那夜澜风呢?”

“夜澜风啊,也不知道,反正夜澜风早晚要交女朋友结婚的,交一个和他趣味相投的人应该不错吧。”

“老婆,还说这两个人干嘛,走,我们继续我们的蜜月去。”

------题外话------

这婚后霸宠的番外到此就完结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