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6章 言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06章 言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到麦安安反应过来,那头已经发出‘嘟嘟嘟’的挂断电话的声音。

麦安安不禁拍了下自己的头,自言自语:“让你不长头脑,让你不长记性,现在知道了吧,现在是遭到报应了吧。”

在麦安安的自言自语中,一辆最新款保时捷就停在了她的面前,那紧闭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犹如寒冰的脸,“上车。”

麦安安一看,马上就底下了头,这下丢脸丢大发了,还丢到了终极boss的手里。

马上开了车门,然后坐下,眼眸低着,根本就不敢看言桓那黑了的脸。

言桓这心里确实对麦安安感到有些气恼。

这戈尚怎么就找了这么个傻蛋,连路都认不清,不过才几百米的距离而已,都来过两次了。

车子启动,接下来车厢内安静如斯,麦安安只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和呼吸的声音。她以为老男人至少有个司机,没想到这老男人亲自开车,亲自来接她,她这小小的助理怎么能承受得起。

气氛紧张下,麦安安终于忍不住道:“谢谢言总。”

言桓只‘嗯’了一声作为回答,接下来什么气都没出了。

从麦安安迷路的地方到她住的地方不过只要三分钟开车就到了,下了车的麦安安话不敢多说,和言桓礼貌性的再度道谢,人就急匆匆的朝着楼梯口跑了。

言桓的车子停顿数秒,接着‘唰’的飞奔而去。

才开出去不过十分钟,就有电话来了。

看了一眼来电,言桓嘴角抽了抽,还是接了起来。

“喂,不知有何事让忙碌的夜大少爷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我?”

“没事,没事,言少,噢不,应该是言老大了,你家那个什么那个怎么样了?”夜阑风挑笑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入了言桓的耳内,声调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调侃。

言桓眯了眯眼,再度看了下手机屏幕,突然笑了笑,“夜少,你不也躲在了国外,我们只是彼此彼此而已。”

他被陆羽小子给安排了这么一遭,夜阑风肯定也跑不了,这不,才没几天,夜阑风还不是为了躲避那人跑到国外去了。

夜阑风顿了顿,却是突然一笑,“总之我现在还很自由,而且我已经知道了陆羽那小子在哪里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做比生意?”

“什么生意?你夜少还能找我?”言桓直接塞了耳塞,然后眼睛凝着前方的路,语气正经起来。

“还不就是西西、然然,把西西让我来带吧。”夜阑风的语气也很正经。

两个正经起来的人马上就进入正题。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而且西西还不定会和你一起吧,最主要的是你能保证西西的安全?”言桓有些不认同。

“我打算去上海的一家大学做副教授,到时候西西就可以和我住在一起了,当然,我的行踪是没人知道的。”

夜阑风的话让言桓调起了心,“怎么回事?你要躲起来?难道你爸又让你干什么了?”

“还能干什么,让我去欧洲占领市场,欧洲是你的地盘,我就算了,直接消失几个月,让他找不到我。”夜阑风有些倦怠的说道。

言桓清楚,夜阑风这人其实并非有很大的野心,而且他重情重义,能这么直接的告诉他他爸想要占领欧洲市场,就说明他的义。

“行,那你回来吧,将西西、然然一起给你照顾,直到陆羽那小子回来。”言桓当即回答,这段时间他很忙,公司正打算发行一款新的游戏,这次的游戏不同,他特别注重。

挂断了电话,言桓直回到了西西、然然两人的住处。

翌日九点,这次麦安安学聪明了,直接先把早餐吃了才到办公室,而戈尚是早就到了。

“戈秘书,早!”

“安安,早啊,这办公室我收拾好了,我先带你去茶水间,然后教你煮咖啡。”戈尚笑道。

麦安安面色一囧,这戈秘书实在是太尽职了,连煮咖啡的事情也要他亲自教。

“其实言总不太喜欢喝咖啡,但是如果有客人来的话,他还是会吩咐你泡两杯咖啡的,他的咖啡不放糖,放半勺牛奶。”

“他比较常喝的也就是蓝山咖啡,到时候你就给他泡蓝山咖啡。”

“戈秘书,言总他是不是有胃病啊?”麦安安看着戈秘书的动作,然后下意识的问道。

戈秘书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道:“言总确实有胃病,还因为胃出血住过一次院,所以到时候如果有客户应酬,你要挡在言总面前喝酒。”

“啊…”麦安安抽了抽嘴。

“怎么啦?”戈尚很好心情问道,“还有,你怎么知道言总会胃痛?”

麦安安头一沉,“昨天在言总进办公室的时候他捂着胃,我猜的。”

戈尚皱了皱眉头,那前晚言总肯定是喝酒了。

就在麦安安以为戈尚不会再说话时,戈尚道:“所以,你要尽量的让言总少喝咖啡,多喝点温水,如果到时候他让你给他打包饭菜,也不要吃有害于胃的食物。”

麦安安‘噢’的一声,然后就开始进行她平生第一次煮咖啡的步骤。

戈尚看她像模象样,便点了点头走了。

等戈尚一走,麦安安嘴里不禁嘀咕:“自己胃痛还要应酬,不是说什么老大么,应酬还要喝酒?这算什么老大,还不是要因为生意如何伤身…”

絮絮叨叨的,麦安安说了一大通,直到被一声冷森的声音打断:“你是要把我的咖啡豆给浪费光吗?”

麦安安手一抖,满杯的咖啡一下就倒在了发亮的地板砖上,缓缓散开。

接着,她便感觉到了一犹如冷锋入境刀子般的视线,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忙转过身,“言总,对不起,我就是手抖了一下,我马上收拾。”

说着,麦安安马上就去找了抹布,言桓深深的将麦安安扫视了一眼,“帮我倒杯温水,倒水前先把你的手洗干净。还有,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练练你的酒量。”

言桓说完即走,麦安安觉得今年的霉运都在这两天集中了。

迷个路被老男人给接回了,说个坏话还被听个正着,有没有那么悲催。

倒了一杯温水,战战兢兢的送上了言桓的办公桌,“言总,您慢用。”

一说完,麦安安觉得自己整一个服务员啊。

言桓看也不看她一眼,嘴里说道:“帮我把4、5、6这三个月的进度报表给我各个打印出来,而且我要你把这三个月的盈利也给我算出来。”

麦安安一愣,然后就见戈尚过来,戈尚朝着她招手,麦安安看戈尚的眼神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急的应了言桓,然后就朝着戈尚跑去了。

戈尚将麦安安的电脑打开,然后将公司的各种情况说了一遍,当然还帮麦安安找到了那种进度报表。

麦安安将三个月的进度报表做了出来,交到言桓手中的时候,言桓轻撇了她一眼,“不用了,我已经让财务给我了。”

麦安安总归是年轻气盛,“言总,您不是让我帮您整理么?”

“我让财务整理半个小时就出来了,你竟然给我弄了一上午,你这是在指责我的不是?”言桓不仅声音冷,连眼睛都是冷的。

麦安安随即就被消了气焰,如霜打的茄子般,声音蓦然变小,“对不起,言总,是我失职了。”

言桓冰冷的眸听到她的话倒是缓和了一些,“下去吧,你先熟悉职务,我这里从来做事都是高效率,若是交给你的事情没有完成,就是加班也给我完成了。”

“是…”麦安安现在哪敢说不,她来面试的时候就体会到这里的高效率了。

戈尚见她一副没气的样子,出声安慰道:“言总做起事情来从来就是雷风力行的,你也不用在意,财务那里会半个小时完成,那是因为财务那里早就算好了盈利等一系列的数字。”

麦安安哀怨的看了眼戈尚,“戈秘书,言总今天不走吗?”昨天可是很快就走人了。

戈尚想了一秒,“今日公司要他处理的事情多,我看估计他中午也不会去吃饭了,正好你去吃饭的时候帮言总订一份午餐上来,切记,他会胃痛。”

“好,戈秘书,那他一半喜欢吃什么?或者是习惯哪里的饭菜?”麦安安一说到吃,哀怨的眼神马上发亮。

戈尚笑了笑,“就你住的地方楼下那餐厅的菜就行。”

麦安安打好的饭菜,见言桓还在办公桌上看着电脑,手也没停下,不禁说道:“言总,胃痛要按时吃饭。”

“知道了。”言桓从电脑里抬了头回答。

麦安安受宠若惊,对着言桓笑了笑,转身就走。

言桓停下手中的事情,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饭菜时,瞬间黑了脸,然后拿起了办公电话,“戈尚,给我打一份粥上来。”

饭盒里竟然全都是肉,就是猪也吃不下那么多。

等到傍晚时,麦安安在办公室外见到那未动的饭菜时,火气集聚在胸口,反身回了办公室。

“言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正好你没走,戈尚下班了,等会陪我去一个应酬。”言桓根本没有回答她的话,也没有看麦安安手中的饭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