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7章 我明天就去辞职

07章 我明天就去辞职

不知为何,麦安安看到言桓的脸,想要质问的口气一下就噎了。

行,老板最大,她是小员工。

所谓的应酬是真的应酬,麦安安穿着她唯一一件小礼服小步的跟在言桓的身后,等到有人敬酒时,她才发挥作用。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为什么言桓要让她练习酒量了。

一杯一杯的酒下肚,麦安安已经感觉头脑发胀,两腿发软,几乎直想倒地而睡。

奈何她虽然已经迷迷糊糊了,可脑袋还是那么的清醒,她看到言桓嘴角微微勾勒出的弧度,两只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终于和言桓说话的那个什么总走开了,不知是酒精壮胆,她竟然一口气的跑到了言桓的面前,然后慢慢的靠近他,突然,伸出手指,在那微微勾起弧度的那边一捏,“嘿嘿,原来言总也会笑呢。”

言桓被这麦安安突如其来的动作先是一惊,接着快速的伸出手将麦安安的手腕一捏,“麦安安…”几乎咬牙切齿的声音。

麦安安觉得手腕一痛,就要叫出声来,却是被言桓一把拉开,直接将她推出了后门外,然后镇定的关上门,在走之前说了一句:“好好呆着,醒醒酒。”

在这大晚上的,纵使现在是秋天,可麦安安穿着一件露肩的礼服,还是感觉到了冷。

相反的,她的头脑也清楚了,也想到了刚才言桓那冷若冰霜的脸。

“老男人,竟然把她扔到这里了。”

麦安安为‘五斗米折腰’,蹲下身子,然后就随地的瘫坐在地板上。

喝醉酒的她,脸颊上晕染了一层淡淡的粉红,小小的嘴唇上沾染到了一些酒汁,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

过了一会,她将手肘支撑在膝盖上,手掌扶住下巴,眨了眨眼睛,似乎就要睡着。

接着,她突然听到有人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是呻—吟之声。

大学几年的麦安安什么没学会,但是那些神马片是看过了的,虽然是被逼着看的。

这下,她的酒彻底醒了,就连呼吸也因为听到那呻—吟—之声轻了不少。慢慢的,她站了起来,接着就朝着那声音走去。

那呻吟声似乎越发的清晰起来,麦安安提了胆,绕过了一个弯,然后就看到她此生第一次看到的劲爆场面。

事实证明,看些那神马片确实是好的,因为她知道那两个一起一伏的人在干嘛。很明显嘛,不是造人,估计就是为了活—塞。

男的身材不错,女的波波傲人。

看得麦安安全身充血,几近尖叫。

“恩…啊…”

“宝贝,就快了…就快了…”

看到这里,麦安安的脑袋里只有脑浆了,她忘记了她是和言桓出来应酬的。

言桓应酬完,然后打开后门,没看到人影。他也喝了酒,以为麦安安是自己打车回去了,便没有管那么多,直接开了车,走了。

麦安安一场火爆场面看完,终于想到了要回去,将那后门打开,却只看到三三两两的服务员在打扫。

老男人呢?老男人呢?…

麦安安苦着脸去问服务生,“请问,这里结束了吗?”最好在这里还有其他活动。

“是的,小姐。”服务生的回答直接让麦安安一张苦逼的脸更苦逼。

麦安安摸着方向出了大门,然后看到一片无人的样子,才发现她似乎比苦逼要更苦逼,因为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了,打车她也找不到人。

其实麦安安还没想到的是,能到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有专车,像她这种情况的,真心一百年都见不到一次。

不过麦安安也不笨,马上就掏出了手机,第一个就想到了纪涵,可以想到她离纪涵太远,就要按出去的键就这么顿了手。

打给谁呢?她才在这里两天而已,什么熟悉的人都没有。

除却了言桓,麦安安只记了戈尚的号码,纵使再不想打扰戈尚,她还是豁出去了。

戈尚很是干脆,一口就应承了下来,说是马上就来。

麦安安安心了,蹲在一角画圈圈,诅咒言桓。

她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粉笔,直接在地板上画了个猪头,然后在里面写上老男人三个字。

戈尚来的时候就看到麦安安整个身子都将近要伏在地上了,不过幸好找到了她,下了车,笑道:“小麦,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麦安安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但总归还是站起来了,看到一脸笑着的戈尚,她终于忍不住抱怨:“戈大哥,言总竟然就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了,以后我可不可以不要出来应酬了。”喝了那么多酒,她很想要吐。

“说这些做什么,快些上车吧,这天都晚了,你又一个女孩子家。”戈尚忽略了她的话,想要不陪着言总出来,那要招助理干什么。

麦安安跟在戈尚的身后上了车,嘴里还在不停说着:“戈大哥,你说气不气人,我又没车,我还不认识人,他就把我这么扔下了,太不君子了。”

这次戈尚也不说话了,只是嘴抿着,沉稳的开车。

而已经回到家里的言桓自然不知道麦安安已经把他全身上下都批了个遍,人品道德都没了。

想到昨晚夜阑风说的话,又看了看还在客厅里看着动画片的西西和然然,无声的笑了笑,穿着宽松的睡衣便朝着客厅走去。

“西西,要早点睡觉咯,都过十二点咯。”这说话的声调要是让麦安安听到,定会直接掉大牙。

西西嘟着嘴,然后整个人都落在了言桓的怀里,撒娇,“言爸爸,不要嘛,今天陪西西玩游戏好不好?”

然然对着西西鄙视一眼:“你太可怕了,言爸爸天天上班都那么累了,你居然还想叫言爸爸陪你玩游戏,我要告诉爸爸、妈妈去。”

听着西西和然然懦懦的声音,言桓觉得白日里的劳累都消散了不少,笑容摆在脸上,“西西,今天就不玩了,明天言爸爸再陪你玩好不好?”又对着然然道:“然然,打小报告的男生是不会有女生喜欢的噢。”

听言桓这般说,西西和然然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两个人对视一眼,便关了电视,然后就拉着言桓一起睡了。

躺在**,言桓却是睁着眼睛睡不着了。

直到西西和然然两个人睡着,言桓突然就起了身,脑子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那个胖嘟嘟的麦安安,也不知道她到底回到家了没有。

拿起手机便给戈尚拨了个电话过去,戈尚接到他的电话有些奇怪,下意识的问道:“言总,您是要找什么资料吗?”

言桓沉默了一会,语气不咸不淡道:“麦安安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这下轮到戈尚惊讶了,但他嘴里还是报出了麦安安的电话号码,就在言桓要挂电话时,他不禁说道:“言总,您今天是喝多了?”

“没有,麦安安帮我挡了不少酒。”言桓答。

“刚才麦安安我送她回去了,您怎么…”戈尚心里猜度着言桓是不是带了谁,然后不方便带麦安安。

“哦…你几点送她回去的?”言桓声音很淡,问得有些漫不经心。

纵使戈尚跟了言桓这么久了,他还是忍不住和言桓说道一番,要是麦安安没打通他的号码,一个年轻女孩子大晚上的在那个地方,很容易出事的。就算为了麦安安一句‘戈大哥’他也要为她说上一句话不是?

“言总,麦安安虽然举止是粗俗了一些,人也笨一些,可她愿意花功夫,心地也善良…”

戈尚在那头一直说着,言桓的脑袋有些发懵,他出口打断他,“戈尚,你和我说那么多她干什么?”

被打断的戈尚这才将声音降了下来,“言总,我其实就是想说,您这么把她一个女孩子扔在那么一个地方,这不是君子所为。如果你是因为她在h大读书才这样的,那对她太不公平了。”

“你就因为麦安安才和我说那么多?我…算了,就这样吧。”言桓本来想要解释,可到了嘴边又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也就不说了。

于是,这样一个‘美丽’的误会便一直误会下去。

而回到了自己住处的麦安安还算清醒,自己洗了澡,就直接躺在了**,然后给纪涵打电话,等到纪涵接了,便直接一股脑的对言桓的不满都给说了一遍,把刚才的事情也都说了一遍,“纪涵,你说这老男人是不是太没君子风度了,竟然就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

“安安宝贝,那个男子长得帅不帅?那个地方你看到了没有?是不是很雄伟?要不然怎么能让你看那么久呢?”

很明显,纪涵的重点根本没放在麦安安想要的重点之上,她更注重的是麦安安看到的那场激—情。

“纪涵,你不要给我故意转移话题,我说的是那个老男人真的很可恶,听到没有,我要辞职,我明天就去辞职。”麦安安现在的火气大着呢,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什么?你要辞职?”纪涵徒然抬高了声调。

麦安安哼的一声,“我就是要辞职,他让我喝了酒还不管我,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