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08章 夜阑风归来

08章 夜阑风归来

“是啊,要是再待下去我肯定会酒精中毒,然后在大街上无人理会,第二天暴尸荒野。”

麦安安越说越觉得有可能,她虽然为了‘五斗米’折腰,可她还没打算为了‘五斗米’把命给丢没了,她家爸妈都还在指望着她养老呢。

纪涵忍住想要一口就骂的冲动,苦口婆心劝解,“安安宝贝,言老大真不是那样的人,外面传言老大是个不苟言笑的,可他对下属可是没的说,你今天肯定是误会了,要不然你去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在她了解的范围内,言老大可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对待女人虽然不冷不热,但君子风度还是有的。断不可能做出把一个醉酒的女人扔在大街上不管的道理。

“纪涵,我知道你对那老男人崇拜至极,可你也不能把你姐妹往死理推吧,到时候我爸妈你养老?”麦安安口气稍稍缓了些。

听麦安安语气略有松动,纪涵再接再厉,“如果真这样,叔叔阿姨我来养,行了吧。安安宝贝,你就再去上个几天,若言老大还是这样,那…下次我一定不劝你了,你直接把他炒鱿鱼我也没话。”

麦安安考虑良久,才不甘不愿道:“那好吧,反正要是有下一次,我就不干了,这次我就看在你的份上算了。”

言桓好几次觉得,他那胖嘟嘟的秘书助理似乎对他意见很大,每次不是偷偷的瞪他,就是偷偷的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背后做一些小动作。

戈尚现在已经开始渐渐的不在位上了,言桓每次叫麦安安做事的时候都会好好的考虑一下,才将事情给麦安安做。

这几日麦安安都没被拉去应酬,虽然交接很忙,但她也算是做得有条不絮,就是偶尔会被别的同事工作效率所打击。

比如说,人家半个小时就能把几份密密麻麻的报表给弄出来,她却要花两个小时才能完成。

又如,人家都按时下班上班,她却每天没日没夜的加班,做的事情却还是不如意。

再如,言桓将事情交给她做,等她做出来,人家言桓找就进行到下一步去了。

此时的麦安安正在奋力的做笔记,会议上的内容她必须一字不漏的记下来,然后给言桓安排行程。

可正当会议如火如荼的时候,言桓的手机突然响了。

麦安安浑身都怔了,言桓的手机是她保管的,为了不让重要的电话流失,言桓要她在开会的时候将手机调成静音的模式。可现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刚才热闹的讨论声,一下就被响铃给打断了。

正当开会的主管、经理都在互相对看之时,在想着今天谁那么倒霉之时,却发现原来是言桓的手机在响。

言桓冷冰冰的眼神朝着麦安安迸射而去,麦安安头一低,死命撑着,嘴里还说,“言总,是重要电话。”幸好,这是重要电话。

因为言桓会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公开的,一个是私密的,而现在响着的就是私密电话的手机。

可就算是重要电话,言桓那冷冰冰的眼神还是没变,眼睛扫看了会议室一周,“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大家都是会看眼色的,呼啦一下子会议室里就剩下了言桓和麦安安两个人。

手机铃声还在响着,似乎有不接不罢休的趋势。

麦安安抖着胖嘟嘟的小手将手机恭敬的递到言桓的手边,“言总,您电话。”

言桓也没多为难麦安安,因为他看到了手机上的号码,对着麦安安示意,麦安安松了口气,皮跌皮跌的就跑了。

“你倒是很会选时间,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难道不知道现在还是半下午,太阳还没落么?”

打电话来的是夜阑风,言桓嘴里说着,心里却是想着夜阑风现在应该是回来了。

果然,下一秒,夜阑风就道:“我这不是念着你,得了,我已经到你住处了,是西西和然然和我开门的,你快回来吧,地主之谊总要做一做。”夜阑风边对言桓说着,却是让西西和然然两小家伙齐齐站好。

言桓思忖一番,说,“行,我现在就回去,你先带着他们两个去看个电影什么的,两个小家伙早就想去看看了。”

挂断了夜阑风的电话,言桓来到办公室,对着正在忙碌的麦安安说,“将今天的行程都延迟了,我今天有事。”

麦安安还以为言桓会骂她,现在不仅没骂,而且还就要走人,心下喜悦,忙点头,狗腿着,“言总,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好。”

这几天她已经慢慢的学会了怎么安排了,而且今天也没有特别重要的客人,那就更好安排了。

言桓一走,麦安安立刻打了几个电话,顺道给纪涵打了个,让她过来找她。

纪涵在晚上七点就来找她了,看到麦安安两只如同熊猫的大眼睛,哧哧发笑,“安安宝贝,您这几天是运动太多了?没见瘦下来,这熊猫眼却戴上了。”

麦安安立刻表示不满,“什么啊,还不是因为这份工作,戈尚大哥现在每天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每天加班加点,要不是今天言总有事,我现在还在埋头苦干呢。”

麦安安和纪涵两人一起在麦安安公寓下的饭馆吃饭,两人点了三菜一汤,正哧溜溜的喝着汤。

“你这样忙才好呢,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在那里,我闲得都要发霉了。”纪涵咽下了口中的饭,也表示不满。

麦安安知道自己这个好姐妹现在的工作不如她意,前三天被一家网络公司录取了,她勉强就去了,只是好像看上去很不得意。

其实麦安安还不知道,纪涵那个公司规模也不小,可是总有许多老员工喜欢忽略新员工,各种各样的为难都有。

成光科技则不同,录取的人先看品德,若是品德不行,一个月就会被pass,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每个部门大约一个月就会被pass一个,不过要是每个人都做得好的话,就不用被迫离职。

以前时子瑗认为言桓这个方式太过不近人情,可是言桓却是一直都这样延续下来做事,效果还是很立竿见影的,就是成光从来都不曾出现内奸或者没用之人。

“麦安安,你吃那么多干什么,这么肥的肉你也吃得下去。”纪涵见麦安安没回话,本来以为她在想着什么事情,岂料一抬头却看到麦安安正对着一块肥肉享受着。

麦安安撇了她一眼,“我最近脑细胞死亡率太高了,我得补补。”终于将肉吃下,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我爸妈那边你有没有去看看?我爸风湿痛有犯过吗?”

麦爸早前做过一次腿脚手术,到了下雨天总会有一些腿脚问题,这是麦安安最为担心的事情了。

现在麦爸当然已经退休了,每日都在和那些同样年龄的人下下棋什么的休闲,作为女儿的麦安安自然比以前要放心不少。

“还行,我昨天去看过了,阿姨还给我许多她自制的小菜,昨天晚上我吃了,可好吃了。本来想给你带一点来,一急我就忘记了。”纪涵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那些小菜她太喜欢吃了,根本没打算给麦安安留,反正麦安安什么时候回家都能吃上,她是没那么容易就吃上的,总不能天天上门去,她会很不好意思的。

麦安安早就知道纪涵的为人,也不插穿她,只说,“那谢谢你了。”

麦安安和纪涵两人现在吃得欢乐,言桓这边和夜阑风两人喝酒喝个尽兴。

他们两个已经有段时间没见了,加上有了同样喜欢的人,互相不用诉苦就知道对方的意思,算是一对苦命的兄弟了。

“言少,西西让给我带吧,你一个人也带不过来啊,我已经联系了这里的d大,我过两天就去当个副教授,教教课,一天最多一节,很闲。”夜阑风放下酒杯,正式进入话题。

言桓嘴角一弯,“这怎么行?瑗瑗把西西、然然放我这里是对我放心,放你那里,她还不放心呢。”只要这两个小家伙在这里,他就不信陆羽不来他这里。

很显然,夜阑风也是这个用心,现在陆羽对他和言桓都防范甚多,甚至于不是公共场合还不让他们和瑗瑗单独呆在一起。但是若有了西西或然然就不同了。

“你一人带着多辛苦,每天要上班、开会、应酬,刚才西西都向我抱怨了。”

言桓眼睛一眯,然后朝着一方向一唤,“西西,出来一下。”

西西浑然未觉异常,手里拿着一个布娃娃就出来了,两只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他们两个,“言爸爸,怎么啦?”

“西西,是不是你和你夜爸爸说言爸爸的坏话了?”言桓摸着下巴,很是认真严谨的问。

西西腿脚一缩,下意识的低头,余光扫看夜阑风。

是选择夜爸爸?还是言爸爸?

其实她想要两个爸爸一起,可是…爸爸说,她需要言妈妈和夜妈妈了。

“言爸爸,其实…”西西踮起了脚,对着言桓的耳边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