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0章 老男人家的两个小孩

10章 老男人家的两个小孩

纪阳深话音才落,纪涵的手就直接朝着他的头打了过去,“你小子,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了是吧。”

纪涵气个不轻,这眼前的小女孩说她不如一个已婚的女人就算了,竟然连自己的侄子都这样说,她这脸要往哪儿搁?

“谁是你岳母大人,纪阳深,你别给我攀亲戚。”西西仰头怒道。

夜阑风在一旁看着特别无语,西西这妮子没学别的,就学了护短,这回她是护着自己的,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西西…”纪阳深想去拉西西,西西一个躲开,看着夜阑风,“夜爸爸,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玩了,太无聊了。”

纪涵见自己被忽略个彻底,这胸口的火无处发放,虽然夜阑风这人她是早就看到了,长得俊,没得挑剔…可是这交出的孩子怎么成了这样子。

“你这做大人的怎么回事?难道没看到这两个小孩在吵架吗?”

无名之火就这么发在了夜阑风的身上,夜阑风眉梢微蹙,冷冷的扫了眼纪涵,却是二话不说直接拉起了西西,要他和一个女人计较,没那么闲情。

纪涵被华丽丽的忽视,风中凌乱。

然然在后面跟着,撇看了一眼纪涵,又看了下纪阳深,“你小子,别惹西西。”

这口气,这语态,若是让时子瑗看见了,肯定会大呼:妹控。

西西任由夜阑风拉着,嘴里还念着,“夜爸爸,那我们现在到哪里去?要不…去言爸爸的公司吧。”

朝着夜阑风眨巴着大眼睛,眼里饱含期望。

夜阑风呼出一口气,“好吧,去言少那去。”

到言桓公司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西西一看到言桓,直叫着饿,“言爸爸,我都要饿死了,你这里好远啊,我在夜爸爸的车子里等了好久好久的。”

麦安安看到夜阑风和西西、然然三个人进来时,言桓嘴角露出的笑容时,人都傻了。

她来这这么久了,从来就没见过这个老男人笑过。

“哇…这个姐姐是谁?”西西眼尖的就看到了麦安安,两只小眼珠子也移到了麦安安的身上。

言桓的眉梢几不可查的颤了下,随即吩咐,“麦安安,去倒一杯奶茶,一杯白开水,两杯咖啡。”

麦安安‘啊’的一声,马上就朝着茶水间去了。

话说这里的茶水间里什么都具备,奶茶什么口味的都有,一开始的时候麦安安还奇怪了一下,到了后来就习惯了。

西西见麦安安一离开,蹦跶了一下,就钻到了言桓的身上去了,扯着言桓那深褐色的领带,“言爸爸,刚才那个姐姐就是书上说的小蜜吗?”

西西这小人‘语出惊人’,把夜阑风给笑得够呛。

“我说言少,你还养起小蜜了。”

言桓朝他翻了个白眼,“那是我的秘书助理。”

“你不是一向来办公室都用男的吗?怎么这回…”夜阑风笑得那是意味深长,他当然不会以为言桓是爱上这种菜了。

“我饿了,我饿了,我饿了…”西西不满于他们忽视,一连几个的‘我饿了’直乱叫。

然然撇了下嘴,“陆瑗熙,别忘了爸爸的吩咐。”又不是饿死鬼投胎。

西西双眼骨碌的看了看言桓和夜阑风,心里想着,不怕不怕,现在爸爸不在,哥哥算什么。

“我就是饿了,言爸爸我要吃东西。”西西朝着言桓使劲儿的撒娇,反正她最小,怕什么。

这时,麦安安已经倒了奶茶、白开水、咖啡进来了,听到西西的叫声,忘记了这办公室根本不能吃东西的教训,直接道:“小朋友,姐姐这里有蛋糕要不要?”

一听有吃的,西西连忙咧开嘴笑了,“姐姐,我要的,我要的。”那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拿。”麦安安也笑了,她最喜欢小孩子了,转身就去到自己的抽屉去拿蛋糕。

蛋糕塞入了西西的嘴里,麦安安才意识到事情糟糕了——眼神不由的移到了言桓的身上,这老男人不会等会来找她算账吧?

吃得欢乐的西西根本没去看麦安安那张紧绷的神情,她嘴里边吃边说,“姐姐,这个蛋糕好好吃啊,姐姐去煮粥吗?”

“嗯。”麦安安显然没感觉到自己掉进了陷阱。

西西将蛋糕一放,小眼珠亮得发烫,看着麦安安,“姐姐,真的吗?”

麦安安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还算可以。”

“那就行了,言爸爸,这个姐姐会煮粥,我把她应聘到家里给我煮粥好不好?”西西眯着眼睛看着言桓,言爸爸家里虽然什么都不缺,吃的喝的都是她喜欢的,可是这个姐姐看上去人好好,要是让她到言爸爸的家里,肯定很好玩。

没等言桓说什么,麦安安即刻表示不同意,“我…现在在做这份工作,实在是…没空,小朋友。”

她不能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但是她看着这个老男人对这个小女孩的重视程度,不要一个答应,她就成了保姆了。

可是,她的反对显然没用,疼爱西西的言桓一口定音:“西西说什么就什么,”转头对着麦安安时,却是完全变了个脸色,“麦安安,以后西西的早餐就你负责了。”

难得西西提出一个要求,他这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爸爸。

在场的除了麦安安之外,都不是个心软的人,麦安安在环视一周得出一个惨烈的结果,竟然没有一个人为她说话。

“言总,公司里很忙。”公司的事情都要把她压垮了,她还怎么去当人家保姆?

“今天我就让人事部再招一个助理来,总之,若是你会煮粥,最好按照西西的要求来,西西虽然有时候有些小性子,但是心性不坏。”

言桓的话,堵死了麦安安一切的理由。

看着麦安安僵硬的背影,夜阑风露出坏坏的一笑,“言少,你这样可不行,压榨员工是会被告的噢。”

西西挑眉仰头,“夜爸爸,什么叫做压榨?是不是像爸爸和妈妈一样,每次妈妈都会说,哥哥你把我压死了榨干了…”

言桓和夜阑风齐齐怔愣了…如此彪悍的语言竟然是从自己的干女儿嘴里发出的,而且这内容还是…靠,这个陆羽,难道做事的时候不知道把门关紧一点吗?

然然倒是没动静,只是看着言桓和夜阑风两人的神情,心里疑惑,妹妹说对了吧…他也听过妈妈这样对爸爸说的。

“西西对得对。”为妹妹,然然再度强调,“我也听到了,难道言爸爸和夜爸爸觉得不对吗?”

言桓和夜阑风齐齐对视一眼,干巴巴的点头,心里都在发誓:下次见到陆羽这小子,一定要把他给扔下海里喂鱼了(虽然这个愿望不可能达成),害得他们毁了二十几年(三十几年)的英明。

西西恍然大悟‘噢’了?...

一下,“言爸爸,你是要把那个姐姐压死了榨干吗?”

这句话,终于让夜阑风噗嗤笑出声来,指着言桓,毫无形象可言,“言少,我发现陆家的教育实在是太好了。”

言桓一张脸面无改色,只是隐隐**的嘴角显示出他的气闷。

他的气闷发挥在了夜阑风身上,频频朝着夜阑风发冷箭,要不是夜阑风,西西和然然也不会上来,要不是夜阑风,事情也说不到压榨这个词上来了。

幸好小孩子健忘也大,西西还没反应过来言桓气闷的心,就直接说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了。

“言爸爸,刚才我和夜爸爸去游乐园了。”

然然:当我是空气?

“还见到一个阿姨,那个阿姨长得比姐姐漂亮多了。”西西一字一句的说着,眼里有些迷茫,似乎在回想。

西西这厢谈起了纪涵,麦安安却是出了办公室就给纪涵打了电话。

这老男人实在是太不行了,竟然还让她到他家当保姆…她堂堂…嗯…助理,怎么能给小孩子当保姆呢?

“纪涵,我要辞职,这一次我一定要辞职。”

纪涵正悠闲着,听到麦安安这话,下意识就问:“安安,难道言老大又忘记你了?”

“哼,他怎么可能忘记我,他还要我去他家当保姆,你说我是上正常班的…”

“你说什么,你要去言老大家当保姆?真的吗?真的吗?”能亲近言老大的生活,多难得的机会啊。

“废话,那个老男人竟然有两个小孩子了,那个小女孩硬是…”

这回麦安安的话还没说完,又被纪涵给抢先了。“你说言老大有孩子?…怎么可能?言老大可是单身贵族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听到了那两个小孩子都叫老男人为爸爸。”麦安安有气无力的回答,“纪涵,这回我真要辞职了,要是我老妈看到我去给人家当保姆,肯定会骂死我了。”

“安安宝贝,你现在听我说,你千万不要辞职,你想啊,言老大的家是谁都可以进的吗?言老大有两个私生子女,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这都不关我的事情,我不能去当保姆的。”麦安安根本对纪涵说的那些话不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