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1章 言桓的警告

11章 言桓的警告

纪涵心里急了,这多难得的机会,去言老大家啊,她全系师生包括校长都想去的地方,这麦安安竟然还在烦恼。

麦安安没有看到电话那头的纪涵急得都要咬牙,自顾自的继续说,“总之,这一次…”

“安安,你要是不辞职的话,我决定请你吃一个月的早餐。”纪涵心一定,拉住了麦安安想要说完就挂的打算。

麦安安没什么缺点,可对美食却是不可抗拒,而且她才刚工作,身上的钱根本没有存余,纪涵提出的条件着实诱惑她。

可是,这诱惑,在言桓那张脸闪现的时候,她还是咬咬牙,拒绝了。

纪涵激动的直接拍了桌子,“麦安安,你要是不上,我就告诉我们系的老大,说你写过情书给他。你要是继续在那里上班,我一定告诉他你正在为拿到言老大的签名努力,让他好好的可以和你吃一顿饭。”

麦安安第一次觉得‘人和人太熟悉也不是好事’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虽然那个什么系的老大她现在已经快要忘记面容了,“这样吧,你要是请我两个月,我勉强就去了。”

“行!”纪涵吐出一口气,努力的平复心跳。

终于挂了电话,麦安安认命的继续工作。

同一时间,言桓的办公室里却热闹异常,西西和然然两人竟然都玩起了游戏,并且比赛。

言桓和夜阑风两人已经进了办公室的隔间,幸好隔音好,倒是一点都不影响。

“言少,你这地方不错嘛。”

夜阑风半倚在酥软的沙发上,浑身都透着疏懒的气儿,真是好久都没这么安逸过了。

“这地方我待的时间不短,自然会弄好一些。”言桓不客气的接受了他的称赞,又问,“你当真能去做那个劳什子的副教授?那副教授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学生啊…”

“切,”夜阑风不甚在意,反而兴致盎然,“那有什么,我还听说那个班纪律太差,我正好过去练练手,也省得手筋生锈。”

这样狂傲的话,出自夜阑风口里,自然正常得很。

相对于悠闲中的他们,麦安安在外面却是被使唤得头昏脑胀了。

西西和然然果然一胎出生的,又有良好教育的两个孩子,使唤起麦安安来,麦安安还觉得他们很懂礼貌,虽然一身都疲惫不堪了。

西西搓了搓脸,看着麦安安正在电脑面前快速的拨键盘,蹦跶的下了椅子,一下就窜到了她的身边,两眼冒星星眼,“姐姐,你打字好快啊。”

认识西西的人都知道,只要西西两眼冒光,定有陷阱在里头。可是,麦安安不知道,她还以为自己被称赞,脸上发笑的回答,“以后西西也会的。”

“姐姐,你打字那么快,是不是写字也那么快?”西西眯起眼,笑眯眯的说。

“嗯…”麦安安想到自己狗爬一样的字,“还行吧。”

“哇噢,”西西拍了拍手,“姐姐,那你帮我一个忙好吗?”

西西可爱又哀求的表情,让麦安安根本无法拒绝,停下手问她,“什么忙?”

“我妈妈生日要到了,我想送礼物给妈妈,其他的东西都被爸爸送光了,所以我想要在一千张的生日卡上写上‘妈妈生日快乐,西西爱你’的字,可是西西的手好小,还不认识字,所以想让姐姐帮忙,我在一边数。”

此时,小西西脸上,是无害的、稚气的、万分渴望的样子,放佛麦安安不答应,就是千古罪人。

麦安安只觉得背后一阵阴风,让她的背脊都不由得伸直。

这孩子,一张两张的就不行吗?一千张?这是要把她的手给废了不是?而且她那狗爬的字,也上不了台面啊。

在麦安安的想法中,有钱人过生日都是极其奢侈的,肯定要大办宴席,而且作为儿子、女儿的礼物为了展现儿女孝顺,肯定会当着众人的面展示的。

西西看着麦安安犹豫的样子,又想到了爸爸的吩咐,现在可是绝好的机会,千万不能错过了,立刻又加了一味重药,努力的眨眼,直到眼睛有了湿意,“姐姐,西西前次让妈妈伤心了,这次生日西西想要让妈妈开心…”

然然在一边听着一边汗颜不已,西西的演技已经这么如火纯青了么?那爸爸的交代就可以提前完成了。

麦安安露出难看的笑容,“那…西西,姐姐字迹丑陋,你可千万不要嫌弃了。”

“不嫌弃不嫌弃…”西西大喜,却是一副高兴的样子,要是字迹好的话,她就要想过办法了。

“那好吧…”

麦安安不知道,因为这三个字,她几乎是将近半个月不得安睡。

言桓从内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麦安安一副被打击的样子,在他还未深究时,西西就上前拉扯住了他的衣角,“言爸爸,西西已经找到人了,这个姐姐说愿意帮西西写一千张生日卡片。”

“哦…”言桓直觉不对劲,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西西。

西西这丫头向来古灵精怪,很少有人让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并且喜欢,莫非…

想到这,言桓双眼一凛,视线倏地落在了麦安安的身上,这麦安安刚才做了什么,让西西这么喜欢她?要是让他知道,这麦安安就死定了。

麦安安正在无尽的为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苦闷,根本没有注意到言桓冰滞的眼神,要是她注意到,怕是…多少天的早餐在都不会继续留下来了。

“可是…”西西嘟起了嘴,“言爸爸,姐姐说她字写得不好,你可不可以先帮西西写一张,然后教姐姐写,好不好?”

果然么?

言桓的神色更为难看,可面对西西,他还是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当然可以。”

夜阑风只在一旁看着,似笑非笑,根本不在意他们在说什么。

西西见言桓应了,心中大定,这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让言爸爸和这个姐姐相处,肯定是个培养感情的好机会。

天色其实还早,本来是言桓和夜阑风两人一起带着西西和然然两人一起离开,但是言桓却是让他们先走一步,留了下来。

偌大的办公室里,寂静无声,只有言桓和麦安安两人的呼吸。

“麦安安。”言桓嘴里平稳无波的吐出这三个字,眼里却蓄起了一片寒冰。

“啊…”麦安安才反应过来,惯性的抬起头,肃了神色,“言总,有什么事情交代?”

麦安安以为,言桓是要交代她工作,毕竟每次言桓这般,都是要交代她事情做的。

“你可知西西是谁?”冰冷的声音如同寒冬的地窖。

麦安安一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难道不是言总的女儿?”

听言,言桓心里忽地窜起了一丝火气,这麦安安的心机未免太重了。

“麦安安,西西是我的女儿,你没有资格叫唤她为西西,要唤作小姐。还有,西西不过是让你写卡片...

而已,别妄想得到什么。”

言桓说得如此明显,这回麦安安再迟钝,也听出不对劲来了,“言总,我不知道您说的什么意思,您让我唤西西小姐我能接受,但是…”

咬了咬牙,还是没说出她想说的话,因为这办公室实在是太冷了,她不敢说。

麦安安郁闷得想哭,老男人在认为什么她知道,可是…她确实是有所图才留下来的。

事实证明,麦安安的思维和言桓的思维根本不在同一水平上,麦安安欲言又止的样子跟让言桓怀疑她心机深沉。

“明天一早到我家准备好早餐,要你最拿手的粥。并且,明天开始就写卡片。等卡片写完,再做打算。”

言桓在不想多说什么,直接下了命令。

在这个时候,麦安安还敢说什么话,牙齿发颤的应下来了。

等办公室的门打开又关上,麦安安整个人都坐在椅子上,呆愣了。

她刚才干什么了?凭什么那老男人这么说她?有钱人了不起啊,还小姐,明明本人都答应要叫西西了。

委屈归委屈,麦安安从小到大在学校里也受过不少的委屈,可她天生乐命,这委屈在她下班的时候几乎一消而散,连灰都不曾留下。

而她一下楼,就看到了纪涵咧开了嘴巴朝着她笑,伸出了她那纤细的手臂朝着她挥手。

“安安,安安,我在这里…”

看见纪涵,麦安安会心一笑,在这个公司里,压力实在太大,见到纪涵,总算是松了口气。

“纪涵,你怎么来啦?你今天不上班吗?”

“上什么班啊,言老大呢?我怎么没见到他出来?”纪涵一开口就问言桓。

麦安安勾起的嘴角一下噎了两分,“他是老板,人家早就走啦。”

纪涵露出失望的神色,“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呢,算了,那走吧,我们去买菜。”

对于纪涵这跳脱话题,麦安安不解,“买什么菜?”她们不都是吃小炒的么?

“还能买什么菜?”纪涵白了她一眼,“你明天要给言老大煮粥,你总要先试试做吧。”

麦安安第一次觉得自己脑袋迟钝,“为什么要试试做?我又不是没有做过,而且我家还没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