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2章 进言桓家

12章 进言桓家

纪涵看着麦安安一点不在意的样子,恨不得去掐她那肥嘟嘟的肉,或者是干脆的拿一根棍子,把她的脑袋给敲醒。

可是,这个时候她可不能这么做,她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要把今天言老大的早餐给解决了。

“安安…”

麦安安在有些事情上能妥协,可是有些事情却是妥协不了的。今天言桓对她的态度显而易见的当她是来巴结他的人,她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凭什么?而且她去煮粥又没有加工资,她能答应已经算是很大的‘恩赐’了。

“什么都别说,”麦安安阻断了纪涵的话,“我能给他煮已经是看到西西、然然两个小孩子的份上,而且我的厨艺怎么样你清楚得很,干嘛还多此一举。”

纪涵还想要说什么,麦安安再加一利剑,“你要是来陪我吃饭的就去,不是的话,那你赶紧回去吧。”

纪涵终于被压住,不敢再言。

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纪涵好几次想要旧话重提,都被麦安安一个‘巴掌’给拍死,压在了水沟里。

吃完饭后,麦安安挽留纪涵和她一起住,纪涵本想住下,却是明天要上班,只能遗憾的走了,本来以为可以看到言老大的。

麦安安随便的散了下步,也就回家了。

对于明天的粥,她根本没想太多,只想冲个澡,然后马上躺床睡觉。

另一边,西西和然然在夜阑风和言桓的带领下几乎玩疯了,不过精神头还是很好,趁着言桓去洗澡,夜阑风和然然在说话的当头,西西赶忙给远方的亲爸打了电话。

陆羽正在给时子瑗擦头发,看到西西的号码,嘴抿了一下,才接起来,“西西,玩得好吗?”

“爸爸,这里很好玩,我看到了那个姐姐了。”然后,西西就几乎不停嘴的将这里的情况给报道了一边,还顺道邀功,“爸爸,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不能忘记了。”

因为陆羽是直接免提的,时子瑗一下就了解了西西说的是什么意思,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陆羽,无声的咧开嘴说:“哥哥,你是…故意让言哥哥看着西西和然然的吧。”

陆羽同样回视一笑,清朗的嗓音交代着电话那头的西西,“西西,你放心,爸爸答应的事情肯定不会忘记的。还有,你做事情可千万不能有头无尾,你言爸爸怕是会认为那个姐姐是故意接近他的了,你可别好心坏事了。”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纵使西西再聪明,再对言桓熟悉,都没有陆羽这么了解透彻。

“啊…”西西似乎大悟,“难怪…”

“要和妈妈说话吗?”陆羽对于自己女儿这般的领悟力很是自豪,对着时子瑗笑得欢乐无比,“你妈妈想和你说话呢。”

时子瑗娇嗔的瞪了一眼陆羽,这才拿过手机和西西说话,说了大约二十几分钟,说七说八的,无非就是注意身体什么的,还有就是时子瑗套西西的话,不过最后都没套着到底陆羽给了什么诱惑西西,竟然让西西背着言桓来帮陆羽。

等时子瑗挂断电话,陆羽已经帮她把头发都擦干了。

“哥哥,你到底许了西西什么?”

“瑗瑗亲我一口,我就说。”陆羽卖了个关子,心里十分佩服自己女儿的信用度。

时子瑗轻哼的转了身,漫不经心道:“不说就算了,反正我迟早会知道的。而且我听西西说夜阑风也去了那里,怕是一时半会的也没有那么快离开。这样吧,我们还是早点回去,接了西西和然然,反正爸妈也想他们了。”

她就不信了,还敲不开陆羽的嘴。

“老婆…。”陆羽声线压低,从背后抱住了她,将她环绕在怀中,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耳际厮磨般亲昵,“你怎么能这样?”

时子瑗被他这般弄得耳朵发痒,忍不住的发笑,“我怎么就不能这样了…”

“既然那么有经历,何不如…”陆羽一下将她抱起,然后直接将她扔在了**。

在陆羽压上之前,时子瑗撑开手,凝着他的眼睛,“哥哥,我相信言哥哥很快就会发现了,西西和你打电话瞒着他,他肯定会怀疑的。”

陆羽‘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压上,“哥哥我给西西装了现代最新防窃听系统,在市面上都还没有公开的,哥哥做事,何曾有被人给半道坏了事之说。”

一夜好眠,当早上六点钟的闹钟敲响时,麦安安都想要砸了手机。

她迷迷糊糊的起床,迷迷糊糊的去刷牙洗脸,随便的收拾了自己,然后拿了从人事那里拿的钥匙,朝着言桓的住处而去。

言桓在这里的住处的公开的,麦安安虽然不关心,但是和公司的同事接触多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走路二十分左右,麦安安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周围都看了一遍,据说这里的住处是老男人最不奢华的住处了。

可是…

满地她叫不出名的花草,那广场上才有的喷水池,像是金刚石的围栏。

这些都不算什么,让她更为不愤的是,这别墅简直就是…用钱堆积起来的,装修得豪华无比。

麦安安虽然不是有钱人,可是对于哪些东西贵,哪些东西好,她还是辨认得出的。

心里已经骂了千百回‘资本家没好下场’,还是没有平息她心里那种‘鄙富’思想。

等她推开门,看到无一不精致的桌椅、灯座、墙架…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虽然有心里准备,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吐槽和自哀。

言桓不喜欢请保姆,在他这里,只有钟点工。所以,麦安安不管在大厅里多惊呆的样子,都没人看见。

要搁平常,其实言桓和夜阑风两人都有早上晨起的习惯,只是现在的这个时候,他们却是专门的用来休息的,所以根本没想过要那么早起。特别是夜阑风,他这几年东奔西跑,为发展夜家在道上的威望,几乎根本没有停歇过。

麦安安从人事那里了解到大概的厨房位置,就摸着去厨房了。

幸好昨天她没有在人事那里心不在焉,而是好好的听了,所以她才能快速的找到厨房,并且还有冰箱。

冰箱里食物很满,荤素的菜皆有,都是新鲜的,很显然是昨天才换过的。

介于昨天纪涵叽里呱啦的一大通,麦安安决定多做一些,省得让那老男人嫌弃了,或者说做少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她准备好了要煮的食材,她要煮薏仁玉米粥和香菇瘦肉粥,两种都很有营养,很适合在长身体的孩子吃。

虽然西西、然然两人昨天使唤她让她头昏脑胀的,但麦安安还是很喜欢他们,煮粥也格外的用心,一点也没有敷衍。

其实,在麦安安进门之前,言桓和夜阑风都知道了,他们的警惕性不会随之懈怠,任何时候都保持着。

别看麦安安进来之前没有见到一个人,其实在这周围埋伏着暗中观察保护的人不下三十个,四...

周各处、内里外面都有人在,只是麦安安没有看到罢了。

而麦安安是没有危险的存在,言桓也特地的交代过了,所以麦安安才能进入这里。

当麦安安将食材煮下锅,终于得以舒展一下身子,打着哈欠出了厨房。

“啊——”

一声惊叫,将这整个别墅都震动了。

只见,只身穿着一件睡裤的言桓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手里还拿了一杯咖啡,悠闲得很。

只是,他**的上身,着实让麦安安惊吓到了。

言桓很不爽,特别特别的不爽。而这个让他不爽的人就是麦安安,这个一点眼色、胆量都没有的人。

“麦安安,给我滚回你的厨房。”

言桓气势逼人,直把麦安安震得七魂去了三魂,几乎不带任何犹豫,麦安安就‘嘭’的一声关上了厨房的门。

刚才发生什么事?她刚才竟然看到了老男人的身体,虽然是上身,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可是…老男人的身材却是她看过的最棒的了。

紧致的肌肤、宽阔的胸膛、挺拔的两肩…而且,她竟然发现,这老男人的肤色比她都要白,简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祸害中的异类。

纪涵这妮子,就是想要看到这样的场景吧?早知道的话,她就应该偷偷的在一旁,然后把老男人给照进手机里。那么,她苦逼的日子就结束了,再也没有人…逼着她了。

可是,她在这个公司里,真的是被逼着着的么?

不是的,这公司里的待遇比其他公司要好上不止十倍,工资她也很满意,同事间也从来都没有什么暗斗,只有明争。而这明争,是在表面上的,靠能力的争取。她在这公司学到了很多,不管是在工作能力方面,还是在生活处事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挤破头都想进来的原因吧。

脸涨得通红的麦安安靠着门板想了一大堆,却没有想到她刚才的尖叫已经吸引了这别墅的众人。

西西、然然第一个冲下了楼,西西更是口无遮拦、很兴奋的说,“言爸爸,你被姐姐看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