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3章 那个女人

13章 那个女人

这一天是麦安安的暗黑日。

基于麦安安在言桓别墅内的表现,不知不觉,竟然传遍了整个公司。

虽然言桓早先就已经下了指令同事之间在公司内部不许谈论是非,可是总有忍不住的嘴,几乎在‘轰然’一瞬间,麦安安看到了言桓身体的事情就传播了开来。

这一天,麦安安被女性同事问不下一百次:“安安,言总的身材是不是很好?”

麦安安在一开始还震惊了一下,摇头回答,“我怎么知道。”

到了后来,就干脆无力的说,“要想知道就直接去扒他衣服呗。”

对于她这彪悍的回答,众人表示无力去做,更有人佩服起了麦安安。

一头乌云在头,麦安安在下班后直奔去纪涵的家里。

纪涵见到麦安安,惊喜之余还不忘问她崇拜的言老大今天心情怎么样。

“那老男人心情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我今天心情很不好,极度不爽。纪涵,你要是懂得看眼色的话,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停止说你家的什么言老大,我瑾表明,现在我对这个人极度有意见。”

麦安安瞪着一双斜眼看着纪涵,那样子,让纪涵都忍不住哆嗦了好多下,惊叹:安安这妮子今天吃错药了。

就算纪涵是怀疑麦安安今天吃错药了才火气那么大,她也还是小心翼翼的绕过了‘言老大’这三个字。

“安安,你到底说不说啊?”

问了无数遍后,纪涵终于没了耐心,她的耐心也一向有限,除非用在言桓的身上。

麦安安死命摇头,虽然纪涵没有表现出喜欢那个老男人的意思,但是她对那个老男人兴趣很高。她要是说出她看到那个老男人无可挑剔的身材,怕是纪涵会掐着她的脖子问她:你怎么不把他给拍下来?

介于她不想要看到第二次闪她眼睛的东西,她还是保持沉默。

“今天我到你这了,饭的事情就你包了。”

“行,你不说,我也不问了。不过,你先和我去接我侄子吧,我侄子最近和我住在一起。”

纪涵很有眼色没有再问,在以后的日子,她无数的懊悔,为什么没有‘不耻下问’。

麦安安是见过纪阳深的,纪涵一提起纪阳深,她也想起了明天的粥。

今天虽然很不幸的没有好的开始,可是西西、然然两个小家伙却是对她煮的粥大赞,还说明要她明天继续,并且还表示可以给她发工资。西西还特别的提醒她,她的一千张卡片。

若是她今晚不回去的话,那明天早上…

一时间,麦安安竟犹豫了起来。

“你愣着做什么?快走啊。”纪涵催促着她。

麦安安听言,狠了下心,“好,就来了。”

两人一起去接了纪阳深,一路上纪阳深说了无数次她的女朋友很漂亮、很可爱。纪涵的脸色却特别的难看,害得麦安安也不敢多说什么。

突然,纪阳深却是停了下来,还笑眯眯的拿出了最新款手机,“安安姨,我还照了我女朋友的照片,还有她的爸爸。”

“啊…”麦安安略显迟钝,“照片?”

纪阳深却没有在意她的迟钝,将手机打开,很快的就找到了他偷偷照下的照片,然后给麦安安看。

“啊!”麦安安突然叫了出来。

纪涵眼神深沉的看了她一眼,“别看那女孩子可爱,也别被那个男的迷了眼睛,他们这一对父女,都没个好的。”

麦安安颤着手指指着手机屏幕,“那…那…”

纪涵更是看不惯了,“那什么那?”还用手轻推了下纪阳深的头,“人家可没有说是你女朋友,你说那么多,夸那么多,人家也听不到。”

“不是…”麦安安情绪激动起来,“纪涵,这上面的女孩子是西西,是那老男人的女儿。而且,这上面的男人我见过,是老男人的朋友。”

麦安安的话直接让纪涵死当五秒,然后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睁大了眼睛,捏住了纪阳深的两肩膀,“姑姑现在告诉你,那个女孩子你一定要给我追到了,一定的,必须的。”

这前后两种极端变化让麦安安无语至极,她搞不明白,言桓对麦安安的影响力到底有多深。可是,她能确定的是,纪涵对言桓不是什么男女之间的情爱。

纪涵的这种兴奋劲儿到了她家里也没有停止过,本来一开始还有兴趣和她周旋的纪阳深小朋友已经忍不住的频频翻白眼,还顺道轻轻的来一句,“西西的爸爸不是那个男人,我手机上的才是她的爸爸。”

麦安安即刻爆料出一个对于纪涵来说的重大新闻:“纪涵,有件事情我和你说一下,其实那个西西不是阳阳手机上的男人,也不是那个老男人…据说…。西西的母亲其实是他们两个都喜欢的女人。”

“什么?”纪涵反应极大,张着嘴,根本不敢相信,“言老大那么优秀的人,竟然还有女人不要他?”

麦安安很幸灾乐祸的回了句,“又据说,娶西西母亲的那个男人比老男人要优秀多了,在公司的一些老前辈有见过,说是那个男人多金帅气威武勇猛…”

“别…”纪涵打断她,“在我的眼里,没有人比言老大要多金帅气了。”

麦安安很好心情的又来一句,凉飘飘的,“还据说,那个男人的家庭是我们国家军中世家的代表级。”

“哼,就算是这样,那个男人也不过是个靠家吃饭的。言老大可是从十五岁就开始做什么,然后就开始办起了公司,现在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挣来的。那个男人也不过尔尔,那个女人也太笨了。”纪涵不以为意。

“恰恰相反,据说那个男人靠着自己的军功,现在已经成为了少将等级的人物。”麦安安这话,彻底让纪涵瞪大了眼睛,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的脑袋里更是只想着那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历,长相是多么天香国色…

过了好一会,纪涵才抓住了麦安安的衣角,“安安,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不是长得堪比国色?或者,那个女人是某国家级领导人的女儿?还是某个大集团的千金?”

麦安安几乎下意识的回答,“都不是,据说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小县城出来的,老家还在山沟沟里头。”

被讨论的那个女人,也就是时子瑗,今晚一直觉得耳朵发痒,对着陆羽直接抱怨一句:是不是你背着我做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纪涵恍然,“噢…那就是长得很漂亮了。”

“只是耐看而已。”麦安安答。

纪涵差点摔倒,“她才是耐看,怎么那么多人喜欢?还都是那么优秀的男人。麦安安,那你告诉我,我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脾气也好的女人,这世上谁能配我?”

“这世上谁都不能配你,所以你还是去找个地方让你的性别变了,娶一个美貌的老婆去吧。”麦安安笑得很欢。

其实,这些信息...

,是麦安安今天才知道的。而她,对于那个神秘得不能再神秘的女人,也很感兴趣。不止是她,整个公司,没有见过那个女人的人都很感兴趣。

“去你的。”纪涵翻白眼。

随即两人开始打闹起来,纪涵严厉要求要麦安安查那个女人的下落,她想要靠着那个女人出名一把。

同一时间,他们口中谈论的女人终于耳朵不痒了,并且接到了言桓的电话。

“瑗瑗,蜜月度得差不多日子了吧,西西和然然整天都说想你呢。”

开场白如此平常,陆羽在一旁看着直瞪眼。

“嗯…言哥哥,谢谢你帮忙照顾他们,他们调皮惯了,也就你和夜阑风能够忍受得住。”时子瑗转过身,将陆羽的眼神撇在背后。

“他们也是我的儿女,我对他们好是应该的。而且,西西、然然都很乖啊,又有夜阑风在,我更能看好了。还有,你或许不知道吧,夜阑风打算就在我这休养半年呢,你没事的话,还是来看看他,我觉得他最近有些不对劲。”言桓这厢笑着说。

其实夜阑风正常得很,隔三差五的去上一堂课,然后日日休闲娱乐,简直就是在度假。

言桓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时子瑗赶紧的和陆羽结束蜜月,也报陆羽算计他之仇。

果然,时子瑗的声音有些变了,“怎么回事?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唉…”言桓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呢,也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问他,他也不说,只说了他不想要对付我,所以才…”

言桓的抑扬顿挫实在是很到位,时子瑗这边已经担心起来了,夜阑风是个有话就憋在心里不说的人,有什么事情更是不会对他们说,从她认识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都还是这样。若非,这次是真的出什么重大事情了?

言桓再下一剂猛药,“我怕事情拖得越久,他憋在心里就更不好受。我想,就算现在陆羽要吃醋,我也想让你回来了。你总不能不管夜阑风了吧,你心里清楚,在这个世上,他只对你的话听得进去。”

陆羽的脸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了,言桓这些话摆明的是…说假。更或者,言桓和夜阑风两个人已经联合起来,一起欺骗他老婆了。这两个不安分的家伙,到现在为止还是喜欢来让他生气吃醋。

“言哥哥,我…”

时子瑗的话还没说完,夜阑风快速的说了一句,“夜阑风来了,就这样了,你要回来赶紧回来,要不然的话…”

剩下的话还没说完,时子瑗就听到‘嘟嘟嘟’手机被挂断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