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4章 言总您是大好人

14章 言总,您是大好人!

“言少,可真有的,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可是,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是陷我于不义吗?”

夜阑风正慵懒的坐在言桓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刚才言桓和时子瑗的对话,他一一都听在耳畔,但他也不出声阻止。

“陷你不义?”言桓挑眉,浓密的睫羽似乎颤了颤,“你也在场,而且还不出声,这不是默认了我的做法?”

陆羽猜错了言桓和夜阑风是‘勾结’,真实的情况是言桓当着夜阑风的面打给时子瑗电话,也当着夜阑风的面把他当作了挡箭牌,让陆羽吃瘪。

“我可不这样认为。”夜阑风勾起了嘴角,泛出几分恣意的笑容,“我在这过得很好,根本没有你说的…以防万一。不若,我再打给她,告诉她我没事?”

言桓笑,笑得很轻,稍稍颔首,“那打吧。”

只要夜阑风打过去,他就能保证瑗瑗肯定会回来。

过了几分钟,夜阑风才起身,“罢了,今日我困了,还是睡觉去。”

在门被关上之前,言桓加上一句,“反正,我说的可都是真的。”

夜阑风无话,直接关上了门。

他也想看看时子瑗,怕是只要他打给她,她就会以最快的时间出现。只是,这样的结果,他不喜欢,他宁愿赌着,她要回来便回来,不回来…他虽然失望,却是…

有一种心情无法用文字来表达,夜阑风对时子瑗并没有完全的消散光他对她十几年来的喜欢。

虽然,她生了孩子。

虽然,她也结了婚。

虽然,他知道陆羽会一辈子都对她好。

但是,他的心底,永远都会有她的一个位置,就算在最深处的角落,那也是最重要的位置。

言桓在夜阑风关上门的一刹那,笑容即刻停滞,就像是即将要放火的烟花,却因为烟花制作不良,而无法散发出闪亮的、五光十色的烟火。

现在为止,他除了故意起一些事情让陆羽吃醋,能和瑗瑗多说些话。其他的,他什么也不能做,也不敢做了。

在另外一边,麦安安却是睡得酣甜,根本不知道某个在未来对她最重要的人现在在想着别人。

第二天一早,麦安安就马不停蹄的朝着公司赶去,心里还一直在想着今天言桓会不会对她大发脾气。

可令她惊讶的是,言桓似乎根本不在意她早上有没有去煮粥这一回事,正常得很。而且对她的态度似乎也好了起来,让她不安的心…更为不安。

这种不安,在看到西西和然然出现的那一刻,飙到最高。

西西一看见她,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立刻就湿了,带着哭腔的声音看着她说,“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西西和然然了?”

“怎么会?”麦安安冷汗直冒,张口结舌的解释,“是…因为…因为…对,就是因为阳阳。西西,你认识纪阳深阳阳吗?”

麦安安脑袋里只剩下这个借口,偌大的办公室里,刚才的温度还适中,现在已经冷得让她小腿发酸,背脊发寒。

西西一撇头,淡淡回答,“不认识。”

心里却已经在腹诽:这个纪阳深,她再也不要认识了,竟然敢坏她计划。

今天早上,她都特地的将言爸爸的衣服给藏起来了,而且还一直扯着嗓子喊渴,要言爸爸下去拿水…

岂料,楼下的大厅却没有任何的尖叫之声,言爸爸还笑眯眯的为她端上了水,还补充一句:“今天那个胖嘟嘟的麦安安没有来,早餐想吃什么,言爸爸给你做。”

这让她绝望的一句话,她连喝水都掐住了喉咙。

为了使计划不至于胎死腹中,西西直接和然然两人在夜阑风的带领下再度来到公司,和麦安安一股作战到底。

“啊…”麦安安一愣,肥嘟嘟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可是,他说…”

“麦安安,公司请你来不是让你闲聊的,是让你做事的,如果不想做,直接去人事部递交辞职单。”言桓的声音比寒冰都要冷上了几分,让麦安安再也站不住脚,直接飞奔的去做事了。

她主动要走是一回事,可被动要走又是一回事。在她麦安安的眼里,没有公司要辞退她的道理,只有她向公司辞职的权利。

西西的出现和问话,让她不好意思的同时,心里也起了一些莫名的困惑。

依着那老男人的身价,而且如果说西西是那个神秘女人的女儿,那么西西也就是富家千金外加权三代、军三代,而且还是钱三代…吵着要她这么一个小小的助理煮粥?还让她八爪鱼般的字写生日卡片?她一个小小的助理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么一番‘赏识’。

麦安安先前没有想太多,可现在她边奔跑边仔细一想,整个人差点就摔倒在了楼梯间。

难不成…公司是要她当炮灰角色?

办公室里,言桓第一次对西西板下了脸。

“西西,老实告诉言爸爸,你有什么意图?”

聪明如言桓,今天早上西西的一切行为就被他怀疑了。

西西梗着小脖子,一脸无辜,“言爸爸,你什么意思?西西有什么意图?”

夜阑风才不想西西有没有什么意图呢,他现在无事一身轻,在一旁看看戏也好,不过西西哭就不行了。

“言少,你这样让西西受委屈可不行。区区一个助理,你要辞退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委屈?”言桓冷冷的重复了一遍,凝着西西,“西西,你和言爸爸说说,你委屈什么了?”

“唔…言爸爸不要西西了,言爸爸骂西西…呜呜呜…西西要妈妈,西西找妈妈…”西西几乎毫无预兆的就哭了起来,直把言桓和夜阑风傻愣了。

还愣着做什么,言桓脸上的寒冰立刻就卸了,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夜阑风看戏的眼神也变了。

两人齐齐的朝着西西走去,并且齐齐的去抹西西眼角下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西西,是言爸爸错了。”

“西西,别哭了,夜爸爸带你出去玩好吗?”

相对于西西,然然若是这般哭,他们都不会这么紧张。

西西长相很相似于时子瑗,时子瑗是言桓和夜阑风心中的软肋,他们自然心软、疼惜。

“呜呜呜…”西西继续哭。

“这样吧,西西,你要做什么,言爸爸都答应了。”言桓无法,只能这般保证。

“言爸爸,你说真的?”西西声音沙哑着问。

言桓一个劲点头,“真的。”比珍珠还真。

“那我要麦姐姐住家里,我喜欢麦姐姐。”西西来个一劳永逸。

“这个不行。”言桓蹙着眉头拒绝,这显而易见有问题。这问题,他更希望是出现在麦安安的身上,而不是西西。

夜阑风耸了耸肩,看了看言桓,还是从中调和的说:“西西,这样吧,就让...

那个麦安安继续给你煮粥,但是住进家里是不行的。西西,你应该知道,你言爸爸的洁癖有多严重,要是让你言爸爸不舒服了,西西也会不开心的,是不是?”

看西西正在考虑的样子,夜阑风的话显然起了作用。

约几秒钟后,西西还是接受了夜阑风的意见,“那…就给麦姐姐发两份工资。”

一场‘哭‘劲儿在言桓态度转变之后,西西一下就恢复了正常。几分钟后,就去和然然比赛玩游戏了。

麦安安被紧急召回,只是她不敢去看言桓的眼光。那眼神,实在太毒辣,太寒冷,她是地球人,接受不良。

“麦安安,从明天早上开始,你早上六点半就到我家煮粥,八点半走人,在你一个半小时之内的时间里,我会给你发工资,工资和你助理一样…”

麦安安听着言桓话,一直眨着眼睛愣着,怎么不是让她马上滚人的话?他话里的意思是,他会给她两份工资?那她做一个月就等于两个月了?只是牺牲一下早上的睡眠一个小时的时间?

她这么想了,也这么问了,而且问得很狗腿,“言总,您说的意思是,我可以领两份助理的工资,只需要早上为您家做一份早餐?”

言桓是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了,冷冷问:“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我很愿意…”实在是太愿意了。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福利,然后昨天西西是说了要给她工资,可她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想到这个想想成真…她要发大财,行大运了。

“既然是愿意的话,就把这个给签了。”言桓快速的抽出一张纸,然后点着签名的地方,“签了它。”

言桓的气势太足,麦安安的兴奋劲儿也没过,并且她也不相信言桓堂堂一个大老板会对她这个无名小卒有什么意图。所以,她直截了当的签了,签完之后,笑眯眯的对着言桓说,“言总,您是个大好人!”知道她最近紧急缺钱。

“好不好的不需要你来说,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就行了。”言桓不动声色的将刚才麦安安签的那份合约给拿进了抽屉里。

单纯天真的麦安安也不晓得问上一句她的那份合约在哪里,真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当然,言桓自然不会卖她。而且在言桓的眼里,麦安安就算是卖了也值不了什么钱,人那么傻、那么天真,着实的是社会上第一被骗人群,头脑上都写着‘我很好骗’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