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5章 时总您好

15章 时总,您好!

有了金钱这个物质的满足,麦安安的精神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早上六点的闹钟不觉得恼人了,要去看老男人的脸色也不觉得难堪了,每天笑眯眯的,像是吃了蜜糖一般。

如此过了一周之后,麦安安的变现终于得到了言桓的认可,并且言桓在口头上表示了赞赏。

麦安安不知道的是,言桓这个赞赏还是被西西缠着才得来的。

西西就着急了,言桓对于她的所作所为已经怀疑起来了,她也不敢给陆羽偷偷的打电话报告现在这个情况。每次只要她一出主意,言桓就立刻的转移话题,并且表示不赞同。

至于那个什么生日卡片,要言桓来写个一张让麦安安模仿,没想到言桓直截了当的已经写好了两张,然后在西西的要求下买了两千章的生日卡片,让麦安安开始写,写不好的就扔。

接受这个‘惩罚’是在麦安安惬意了一天之后,当看到言桓拿了两千张卡片和一张完好的卡片时,她愣住了。

“麦安安,这是你答应了西西的,半个月内必须给我写出这两千张来。”言桓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感觉不出一点温度。

麦安安已经习惯了,所以没有去注意这个,她更在乎的是,“言总,西西…小姐不是说只要一千张么?”

现在这个‘键盘’时代,有多少人用笔来写字?

而且…

她一天要写出一百三三张来,她现在每天的工作时间大概是十一个小时,再写这个,至少要三个小时。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去掉十四个小时就剩十个小时,她除了吃饭、洗澡等的事情外,估计就还有六个小时的睡眠,这还不包括她可能偶尔要加班的时候。

“我看过你写的字了,介于你的字实在是不堪入目,西西又要你写,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会尽量的安排你在这段时间不要加班。当然,如果在这两千张卡片里面我挑不出一千张好的,那你就继续写,而且我还会扣你工资。”

言桓的话让麦安安瞬间喜悦又瞬间掉入地狱,她恨不得抽自己的脑门,当初为什么她要答应写这个卡片。

“有什么问题吗?”言桓的声调冷了几个温度。

“没…”麦安安强笑着,“这是应该的,谢谢言总让我这段日子不加班。”

这世上有这样的吗?明明是她受苦,却还是要给别人道谢,还要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不过,这世上不平的事情多了,麦安安只能在心里不平。

“好,下去吧。”言桓再无话说,直接转头出了办公室的门。

言桓轻飘飘的几句话,让麦安安半个月内都不得安睡,麦安安直接倒在了转动椅子上,整个人都颓废了。

言桓今日其实心情很不错,时子瑗昨晚打了电话给他,说是就要到这来了,今天他准备了去接时子瑗。陆羽自然也跟着时子瑗一起到,只是他干脆利落的给忽略了。

夜阑风带着西西和然然早就等在了公司门口,等着言桓一起去机场接人。

对于陆羽和时子瑗的到来,西西是很激动的,终于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

相对镇定的人竟然是然然,他完全没有表示出激动,仿佛时子瑗、陆羽这爸妈在他看来没什么。

到机场的路程不过两个小时,现在是九点,时子瑗和陆羽的飞机大约在下午两点到。所以,夜阑风和言桓其实也不是那么急着要去机场,反而带着西西、然然在半道上逛商场了。

市中心的广茂商购是言桓旗下的购物中心,他只负责出钱出人,然后拿钱进包,这次来是他第二次来,第一次是在时子瑗怀孕生西西、然然的时候。

这里说是购物中心,可也包括了其他的一些餐饮、娱乐,言桓、夜阑风两个人都不是喜欢在大众之下购物的人,直接带着西西、然然就去包厢吃饭去了,吃完饭之后,便去看了一场动画片。

下午两点,他们准时接到了陆羽和时子瑗。

陆羽一见到言桓、夜阑风,马上就竖起了防备的状态,各种不让他们有单独和时子瑗接触的机会。

言桓、夜阑风两人也不恼,只是一味的问着时子瑗度蜜月怎么样,那里好不好玩,下次要不要也去那里度假什么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渐渐的,陆羽稍稍放下心,和自己的儿子、女儿乐呵起来了。

自从一个星期前接到了言桓的电话,时子瑗连度假的心情都少了大半,撑过了一个星期,陆羽也觉得这样不好,于是就主动的让时子瑗到这里,还说很想西西、然然了,度假的事情下次继续。

陆羽的‘大方’态度让时子瑗顿感愧疚,连带着对陆羽也越发的好起来,直到现在回来,时子瑗也没有露出一个郁闷的神情,脸上挂着的都是灿烂的笑容。

一行人直接回到了时子瑗在这里的住所,时子瑗还勒令不去饭店吃,她主动下厨。

时子瑗已经有段日子没下厨了,言桓、夜阑风虽然担心她太累,但也没有坚持太久。就怕这一天过去后,陆羽怕是不让她继续下厨了。

言桓、夜阑风两个人都不是个会进厨房的人,看着厨房里的时子瑗、陆羽两道影子,夜阑风闷闷说道:“言少,或许我们就输在这一环了。”

言桓有轻微洁癖,厨房是他第一拒绝去的地方;夜阑风没有洁癖,但是他的大男子主义的风格还是有的,向来拒绝进厨房。

“或许吧。”言桓扯了下嘴角,笑不出来。

若是因为这个,他愿意放下一切,入厨房,煮饭菜,得佳人一笑。

或许入厨做饭菜是陆羽占先的一个,但这也不是什么根本原因。

西西、然然两个人闹疯了,在这房子里,有无数的玩具,好些玩具是他们都没有见过玩过的,然然就是再早熟,也被西西闹得一起玩玩具起来。什么遥控小车、遥控飞机等等的成了然然的最爱,什么拼图、画画成了西西的新宠。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顿丰盛的晚餐就成了。

最近时子瑗的口味偏重,煮的一些菜色有大半的放了辣椒。在开饭之时,西西宣布,“妈妈,妈妈,刚才我打了个电话给麦姐姐,让麦姐姐也来这里一起吃饭。”

陆羽在心里暗暗给自己的女儿竖了大拇指,言桓的脸色也很正常,夜阑风的脸色就更正常了。毕竟他们这些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各种各样的都有,西西这突如其来的一个,不过尔尔。

“嗯,也好啊,这段日子多亏了你麦姐姐的照顾。”时子瑗笑答。

“是啊是啊,”西西眯起了眼睛,“麦姐姐还是言爸爸的秘书。”

“是助理。”言桓漫不经心的纠正。

秘书和助理这两个都是帮助他工作的,可是秘书这个词实在是太‘暧昧’了些,言桓下意识的就出口了。

“那可更要请麦小姐了。”时子瑗心里发笑不已,又...

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陆羽。

这时,西西的手机一响,西西略高声音叫唤起来,“麦姐姐到了,我去接人。”

麦安安着实烦恼,她实在是拒绝不过西西的热情,而且她打心底的也想看看让老男人一直念念不忘的神秘女人是谁。所以,她来了。

可当她到了门外,却又犹豫了许久,才决定既然来了就干脆一点。

对于这栋房子的奢华麦安安在看过言桓的别墅后已经暂且能做到平稳不惊了。

可当她看到这屋子里除了西西唯一的女性时子瑗时,她还是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

这个女人是西西的母亲,是老男人喜欢的人,外界传闻她长得不怎么样,还真是对的,至少纪涵那妮子就比她要漂亮。

时子瑗的围裙还未卸下,看上去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嘴角又抿起了轻浅的淡笑,让麦安安感觉亲切无比。

所以,当西西介绍时子瑗是她母亲的时候,麦安安竟一时忘记了言桓在场,稍显激动,“您就是西西的母亲,你好…温柔。”

除了温柔两个字,麦安安竟然没有其他的形容词了,言桓略显不快。

“你…就是麦安安小姐吧,你和我年龄差不多,我就叫你安安好了。时子瑗,你可以叫我瑗瑗。”

在大部分时候,时子瑗都是一副温柔小女人的样子,可是她能够独闯出自己的一片商业天地,怎么可能只有温柔这一说。

很显然,麦安安已经忘记了那些人说神秘女人时子瑗时她另外一番身份,最小的一项就是公司股东的身份,也就是公司的第二老板。

“瑗瑗,你好。”麦安安一下就喜欢上了时子瑗,她觉得她的身边就少了时子瑗这样一个知性温柔的女性朋友。

“麦安安,公司第二股东是谁?”言桓蹙眉的提醒。

“时…”麦安安张口就要报出,突然惊觉,捂住了嘴巴,不敢想象眼前和她年龄相当的女人已经是公司的第二股东。

“时总,您好。”麦安安即刻就该了称呼。心里已经后悔半死,刚才她的表现肯定不让这第二老板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