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6章 言桓愤怒扔安安

16章 言桓愤怒扔安安

看着麦安安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时子瑗朝着言桓翻了翻白眼,“言哥哥,你别把安安吓坏了。”又温柔的对着安安说道:“安安,在这外面,你也别叫我什么时总,我听着都别扭呢。”

麦安安看了看言桓,再看了看时子瑗,不知道该听谁的好。

终于,言桓大发慈悲,“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西西朝着言桓表示出不满,“言爸爸,麦姐姐是西西的客人,你不许对麦姐姐发火。”

陆羽一旁看着早就忍不住的想要发笑了,但碍于言桓黑沉的脸,没有马上笑出来就是。

夜阑风则还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反正事情牵扯不到他,他就直接把自己当作空气。

麦安安低着头点头,然后就被西西拉到她的身旁坐着,也是言桓的身旁,让她更是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

这一顿饭,因为有了麦安安的加入,时子瑗话更多了些,末了,竟然还让言桓多多照顾麦安安,“言哥哥,安安我可很喜欢,就把她当朋友了,你可不许欺负了她去。”

言桓自然不会对时子瑗发火,也不会冷脸,而是好声好气的应了。

饭后,夜阑风倒是住下了,时子瑗也邀请了言桓一起住下,只是让他先把麦安安送回去。

本来时子瑗的意思是让麦安安一起住下来,可是麦安安打定了主意不能住下来,因为她不知道住下来之后明天她还能不能走出这里。

要不是时子瑗坚持,麦安安还不想让言桓送她回去。

时子瑗送言桓和麦安安在楼下,就笑着进了屋。

看时子瑗一进屋,言桓脸上的笑容立刻凝滞、冻结,他的声音很轻,也很冷,带着蔑视,“麦安安,若是让我知道你有什么意图,我言桓想要让一个人消失也不难。”

这世上有一个是言桓的逆鳞,那就是时子瑗。麦安安出现在这里,着实让言桓惊讶,虽然西西邀请麦安安说得通,但是也不能完全的否定麦安安会没有什么企图。这种想法,不是言桓一个人有,让别人看见了,也会相信有。

麦安安有苦说不出,却因为脑袋简单,根本想不到言桓是怀疑她对他有所图,或者是想对时子瑗做什么,还呐呐的回问了一句:“言总,你要怎么让我消失?”

言桓气急,上了车,就直接开了,在道路上飞速行驶。

麦安安只得抓紧了车门,脸上已经毫无血色,抿着下唇,红着眼睛,真的是想哭了。

却不想言桓在开出后突然就刹车了,‘哧’的一声,让麦安安直想呕吐。

言桓仿佛根本没有看到麦安安的不良反应,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说,“下车吧,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情。”

言桓这话,让麦安安更是惊恐。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一点,难道要她去拦不知名的出租车?虽然她长得还算安全,可是…她好歹是一个女生。

吃饭时的紧张,坐车时的惊恐,再来一次惊惧,麦安安已经顾不得言桓什么身份了,几乎的尖叫的叫出声来,“我不要,我不下车。”

“下车!”言桓冰冷的命令。

他的心情糟透了,今天一系列的情形都让他的心情不好。

瑗瑗不是一个见谁就觉得谁好的人,西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人好的人,一切一切都在告诉着她,麦安安这个人,在他知道之前,瑗瑗就应该知道了。

这其中到底要做什么,他心知肚明。

所以,他刚才在极速行驶的过程中,想明白了这一点,他再也不想要和麦安安呆在同一个空间里,呼吸同一处的空气。

可麦安安其他时候都好说话,这个时候她也管不了言桓什么态度、什么脸色了,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拿起了手机,直接威胁起来,“我…你要是不送我回去,我就打电话给西西。”

这时,言桓终于看了一眼麦安安,那眼神冒着火气,“麦安安,再说一遍,下车。”

“我就不下!”麦安安也倔了起来,两只手抓着车门,就是不放,也不动作。

言桓什么人,他此刻心情坏到了极致,自然不将麦安安这点性子看在眼里,自顾自的下了车,然后不顾麦安安的挣扎打开车门,将麦安安拖了出来。

麦安安简直不敢相信,言桓竟然…

“老男人,你给我住手,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当得起吗?我爸妈就我就一个女儿,我要是出了事情,他们怎么办?”

口不择言下,麦安安连‘老男人’三个字都说出来了。

言桓才不管那么多,而且这里灯火通明,能出什么事情?

麦安安很快的就被甩在了车后,她尖叫的声音言桓也渐渐听不到了。

麦安安哭着哭着,就不哭了。

可她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和包都在言桓的车上,这下,她真的慌了。

看着周身陌生的一切,麦安安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两臂,两眼睛睁得比任何时候都大,她警惕的看着四周,想要去找人群的方向,可奈何她却是越走越偏,越来越看不到人。

麦安安此刻连死的心都有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就去辞职,只要她还活着的话。

言桓却是直接在市中心饶了个圈,然后直接打道回了时子瑗这边。

时子瑗等人自然没有睡觉,看到言桓回来,时子瑗还问:“言哥哥,人已经送到了吧?”

言桓第一次在时子瑗的面前觉得脸有些发烧,硬着头皮说一句送到了。

西西也在一旁,笑着表示要给麦安安打电话,问麦安安有没有被欺负。

言桓才不管麦安安会不会告状,谅麦安安也不敢说他把她丢在半道上的事情,哪一个女的会说自己被人嫌弃半道被丢下的事情。

西西连拨打了几次麦安安都没有接电话,西西从房屋里出来的事情,看着言桓,“言爸爸,是不是你骂了麦姐姐,麦姐姐都不接我电话了。”

言桓抬头,“西西再打几次。”怕是在路上不想接电话吧。

“我都打五次了。”西西愤懑说,她还想问麦姐姐那个生日卡片写得怎么样了呢。

介于西西的态度,言桓伸出了贵手,然后拨出了麦安安的电话,他的电话麦安安要是不接,就死定了。可那头依旧没接…

时子瑗不禁也皱起了眉,“言哥哥,你是送安安到家的吧…”

“我…”

言桓想到辩解,可脑袋里突然就想到刚才为了让麦安安不去告状,然后将她手里的手机抢下,扔在了自己的车里。而且,麦安安的包似乎也还在他的车里。

“瑗瑗,我想起来我还有一点急事,今天就不住在这里了。”

说完,言桓站起身,来不及和陆羽说一句,直接走人了。

虽然他刚才确实很生气,也让麦安安自己回去。可是,麦安安要钱没钱,要手机没手机,怕是现在一?...

个人…

言桓虽然从出生开始就享受着众星捧月的生活,可对于那些龌龊事,他也了解个透彻。他虽然不喜欢麦安安,可不至于要麦安安被人给…

言桓越想越急,心里隐约后悔刚才太过激动愤怒,竟然就将麦安安这样留在了大街上。

不过十分钟,言桓就回到了刚才和麦安安分开的地方,可是这里空无一人,麦安安的人影也不知道哪儿去了。

言桓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手机拿起,然后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便开着车在四处找了起来。

而麦安安此刻,却是躲在了桥梁之下,和一个老乞丐争夺一块钱。

只要有了一块钱,她就可以去打公用电话了,她还背得出家里的号码。

可是,老乞丐的力气不是盖的,麦安安这么胖墩的身材几乎没起作用,一下就被老乞丐以压倒性的趋势,直接滚在了地上,老乞丐立刻走飞了。

“你给我回来,我的钱…你给我回来…我的钱…”

浑身没处干净的麦安安沙哑着声音叫唤着,正好让言桓听到了。

言桓起先也没在意,他还开过了那座桥,是后来想起来,才倒了回去。

他下了车,试探了叫唤,“麦安安…麦安安…”

“我要回家…”麦安安在桥下哭着。

言桓循着声音,终于找到蹲坐在河边的麦安安,那依稀可以辨认出的青色套裙是麦安安的,虽然那青色套裙上沾满了灰尘。

“麦安安,快起来,我送你回去。”言桓的语气虽然还是不好,可多少缓和了些。

麦安安先是浑身一震,接着却是整个人跳了起来,在言桓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两只手臂朝着言桓的脖颈拢住,大声哑着声音,“我要回家…”

言桓惊住了,或者说是被吓住了…

他有轻微的洁癖,除了时子瑗,谁他都很难忍受。

而且,麦安安一身都有异味,身上更是脏污,言桓更是无法忍受。

“麦安安,给我放手!”言桓愤怒的咆哮,然后伸出了手,直直的将麦安安给推了出去。

麦安安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言桓这一推,竟然没有推出去,反而让麦安安的手抱着他脖颈更紧了,嘴里还念叨着:“我不放,我就不放,要是放了,你肯定又会扔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