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7章 悲剧麦安安

17章 悲剧麦安安

麦安安以为,她经历过被人半夜甩在无人的大街上,然后被老乞丐抢了一块钱硬币已经是悲剧中的悲剧了。

可她没有想到,还有更悲剧的事情。

她要辞职,辞职单都已经打好了。

可惜的是,她在这三年内都不能辞职。

原因是,她签了一张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签的合约。

在不加工资的基础上,她竟然得在每个月两千五的工资里,混过三年。并且年终奖奖金被扣一半,更让她伤心至极的是,她竟然还同意了免费加班制度。

天!

还有比这更悲剧的吗?

有!

她麦安安要是不服从这个合约,她就得赔偿公司一百万。

一百万,她哪儿来的一百万,把她给卖了也不值一百万。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叫做自作虐不可活,什么叫做老板都是黑心的…这一切的一切,麦安安在第一次完好无缺递上辞职单的那一刻、那一秒,她深刻的知道了。

可这知道的太晚了,晚到她这三年必须拼死拼活,还得每天担心被扣工资。

这世上有比她更本的傻瓜吗?

麦安安自问自答:没有了。

麦安安想要申诉,可她没有申诉的地儿。

并且,有一个人比她更快一步的申诉了,已经直接到了医院。

这个人,自然是言桓。

言桓被麦安安如此这么折磨的一抱,简直神经得到了振愤,他的心里已经打算了,不把麦安安整死,他就不安心。

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他言桓最喜欢的就是别人的触碰,这麦安安她就算是有点儿愧疚,可不至于在公司里待了这么久的情况下连这点自知都没有。她这不是欠整顿欠什么?

言桓虽然瞒着这件事情,可时子瑗还是知道了,时子瑗苦笑不得,不过她总算是感觉出这个麦安安的不一般来了。至少,这个麦安安虽然表面上怕着言桓,可实际上呢,只有她自己罢。在她认识言桓的这些年,还真没有一个女的敢去触碰他洁癖这个逆鳞,不管麦安安事先知不知道,她也算破了这个例了。

正如麦安安所想的,言桓确实去了医院,确实也有医院证明。可事实上,去医院的并非是言桓,只是言桓一个手下而已,这种打晃子的事情,言桓只需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对于这种事情,陆羽表示言桓太过分了,夜阑风则表示应该一招甩开。

麦安安虽然感叹于自己悲剧,但是公司的人倒没有人知道她把言桓给抱得进医院这件事情,让她少了流言的侵蚀,但她免费加班这个事情却是在公司不胫而走。

郁结到不行的麦安安朝着纪涵已经不是用抱怨来形容了。

“纪涵,你还我三年的青春,你还我三年的加班费…你还我三年的工资…”

纪涵不明白麦安安怎么突然这样,斟酌着口气,“安安啊,是不是言老大又对你怎么了?”

麦安安一股脑的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她想要看到纪涵脸上愤怒的表情,可她看了又看,最后还是失望了。

只听得纪涵根本忽略了她被奴役的重点,直接问道:“安安,你见到那个女人了?漂不漂亮?可不可爱?很有气质么?你快和我说说。”

说起时子瑗,麦安安愤怒的心缓和了不少,她对时子瑗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心里也佩服得紧,遂暂时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开始和纪涵说起时子瑗这个人。

“纪涵,你可别嫉妒,那个人确实…你比不上。”

麦安安便开始说起她见到时子瑗的场景来,心里对时子瑗的崇拜之心也一并说出来了。

纪涵听完这些,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高兴,有些落寞的问:“安安,那…她的老公有没有比言老大好?”

“说起那个人,他可一点也不比老男人差,我觉得还更好。不过…”麦安安翻着白眼看纪涵,“就你崇拜那老男人的程度,我看我怎么说你都可能还觉得他不好,我还是不多说了,有机会你看到了,我觉得你应该会变过崇拜的人。”

“怎么可能。”纪涵半信半疑喃喃。不过她的心里也不肯定一个能抢过言老大女人的男人,到底是有多强大。

这个话题对于纪涵有些受打击,于是她便开始安慰起了麦安安被言桓奴役的事情来了。

“安安,言老大人虽然很冷,但是听说人还不错。你可能不知道,言老大他从小就有洁癖,根本不让人碰到他。你昨天那样子碰他,你应该想想,他会不会过敏了。虽然我知道他把你丢在大街上是他的不对,我也不想要对这件事情解释什么,我也知道你现在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原谅他。你且看他后面对你如何吧,你也不要因为记恨他做出什么事情来。”

若不是纪涵太过苦口婆心,眼神也真诚,麦安安还真以为这纪涵和她多年的交情就败在言桓这个人上了。

心里有点小窃喜,不过麦安安还是提不起劲儿来,只有气无力说,“我一个小助理能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出来?那老男人一个手指就可以把我从天上扔到地狱去了。”

虽然这样说,不过麦安安心里也好受了些。

道完了这个苦,纪涵看着麦安安的脸色好了些,不禁低头小心翼翼的问:“那个…安安啊,阳阳他想要见那个西西,你能不能…”

麦安安脸色蓦然变黑,可想到纪阳深那个浅浅的酒窝笑容,又转好了不少,“这个事情,我可不能保证,而且…我觉得阳阳这么单纯的孩子,不适合和西西在一起。”

麦安安这不是贬低纪阳深,也不是说西西多不好,她只是认为他们的背景相差太多,虽然她觉得阳阳很好,可是西西那样家庭的女孩子,着实不是那么容易娶回家的。最最重要的是,根据西西前次否认的态度来看,西西可没看上阳阳。

纪涵当然也想得到这些,可是自己侄子那个样子明显的就是一头扎下去的样子,虽然现在还小,不懂得什么叫做感情,可长大了呢,这事情谁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那就不管了。”

这件事情又过了几天后,言桓终于回到公司上班了。

经过了那晚的事情,麦安安总觉得和言桓单独在一个空间里呼吸空气都难受,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离言桓远一点,以防她的呼吸突然停滞。

所以,麦安安很小心翼翼、郑重的朝着言桓表示她想要换岗位的意思。

“怎么?难不成麦小姐以为在一个公司里,你想换什么岗位公司就得满足你?”

又来了,又来了,这种让麦安安感觉‘背后灵’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发粟。明明是她有理在先的,凭什么这个老男人处处都在挑她的不是?她被骗签那个‘造就她悲剧’的合同这件事情,她都还没和他算账呢。

麦安安真想鼓起勇气,对着言桓‘撂担子’的?...

说:姐姐我不干了。

可事实上是,麦安安怯于言桓周身的冷气,低着的头差点都可以碰到胸了,微微弱弱的回答,“不是。”

“那么…麦小姐是打算自动辞职?”言桓淡淡的问,连眉梢都不扬一下,更没有给麦安安一个眼神。

可纵使这样,麦安安也已经马上出口收回自己的话了,“言总,我是和您开玩笑的,您切勿在意,我这就出去。”

辞职?难不成要她出一百万?不可能。

言桓却没有这么容易的放过了她,“你之前给西西写的生日卡片写得怎么样了?”

麦安安脑袋有些当机,事实上她这几天关顾着埋怨言桓这个无良的老板,什么生日卡片,早被她忘在脑后了。

“看样子,你最近还是挺闲的。”言桓看她表情就知道了她的答案是什么了,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样吧,晚上加班两个小时,然后再回去。”

麦安安面无表情的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垂头丧气的想着今天她能睡多少小时,数来数去,竟然才五个小时了。这样下去,她是不是能减肥了?

她好像辞职…可辞职要赔偿一百万…

想着想着,麦安安突然眼神一亮,她辞职她需要赔那一百万,若她是被开除的呢?她要让言桓主动开除了她,那她不就解脱了?

几乎被这个想法给魔怔了,麦安安这一天都在想着如何才能让言桓主动开除她,导致她今天必须完成的任务都没有完成,两个小时的加班变成了四个小时,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三更。

因为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麦安安再次暂时压下了那些烦人的生日卡片。不过,这一晚她失眠了。

当然,她也想到了办法了。

第二天顶着两只黑眼圈,竟然还笑得欢乐,言桓感觉到的时候,都以为她吃错药了。

麦安安开始在各个部门去走动了,特别是人事部门,一个上午竟然去了五次。

这些行动言桓本来没有去关注,可奈何他五次找麦安安,麦安安竟然四次不在,这简直就是在拂他‘龙须’,欠他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