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18章 自作自受

18章 自作自受

麦安安一连几天如此,她自然也看到了言桓一天比一天要黑的脸,面上佯装惊恐,可心里却是高兴着。在这样下去,她肯定会被开除,然后一切万事大吉。

可是,她这几天却过得太舒心了,言桓除了冷眼外倒没有去对她做什么,仿佛麦安安的一切行为对他都没有影响。

再过了几天,连麦安安都觉得她在这公司可有可无,根本对公司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正当她想要再进行更为让言桓冷眼的事情时,发工资的日子来了。

看到那工资条,麦安安简直要傻了。

她辛辛苦苦的一个月,竟然才剩余五百。这五百连她生活费都不够。

麦安安即刻就跑到了人事部去对峙,可得到的结果却是…

“麦安安小姐,言总吩咐,基于你在公司的表现,每个月只让您领五百生活费。”

麦安安要疯了,三年的免费加班已经够让她恼火了,没想到这老男人竟然还抓着她的工资不放,简直是忍无可忍。

忍无可忍的麦安安自然朝着言桓质问了。

“言总,您凭什么决定我工资发多少?难道我不用生活吗?五百块只够我吃的,那我住的、给父母的,都没有了…”

麦安安委屈极了,她很想要哭一场,可在言桓面前哭,她自认为做不到,只得红着眼睛看着言桓。(";)

言桓看着眼前麦安安一双眼睛像是兔子一般,眉眼皱成一团,“麦安安,你认为你在公司的表现如何?”

“我…”吃苦耐劳、肯干勤劳…

麦安安倒是想要脱口而出这些,可奈何这几日她人人闲得像是个没事儿的人似的,她要是这样说,会不会被老男人一巴掌扫过?

“怎么?”言桓眼皮子也不抬一下,“说不出来了?”

“我…不敢怎么样,但是我自己的工资我自己想法多少就多少,凭什么你给我决定?”麦安安根本不服气,言桓要压着她的工资,那她这些日子上的班都白费了。

“麦安安,你看看这个…”言桓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张纸在麦安安的面前。

麦安安心里当然不以为意,直接拿起来一看,几乎要尖叫起来,事实上她也尖叫起来了,“你什么意思?我这个月怎么会扣那么多的钱?”

“不明白?不清楚?”言桓这回终于抬起了头,看向麦安安的神色有些讥笑,“你这些日子四处乱走,不仅捣乱了公司的秩序,还让一些同事无法正常工作,这样的你,你知道对公司造成怎么样的伤害吗?小的说,让公司多出了加班费的时间,大的说就是给公司的运行造成了伤害。我让你能领这五百块钱已经不错了,要是在这样下去,我看你免费为公司工作,也不够赔偿损失的。到时候若是这样,那就对不起了。”

这是言桓第一次对麦安安说那么多话,麦安安却没有注意到这些,她更为惊恐的是,她的计划竟然在工资扣押的情况下被虐杀了,而且还让她的根子里在言桓的面前成了笑话。当她以为能够顺利离开时,上帝却给她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麦安安倒是还想争辩一番,可是她想到了言桓的为人,他身上的冷气,竟是硬生生的软了骨头,“言总,那您给我多发点工资,以后再慢慢的推行吗?五百块钱真不够我吃的。”

“那要多少?”

言桓‘大发慈悲’,可麦安安却是不敢托大,小心翼翼的商讨,“不然…一千?”

“八百!”言桓随口定下,“若你再不自觉,可别怪我到时候…”

“言总,您放心,我一定遵照您的吩咐,您让我往东,我觉不会往西…”

麦安安想要来慷慨激昂的表达一番忠心,可言桓却是不让她表白下去了,“去做事吧,今天若是不把那份报表给我做好,就不用下班了。”

被言桓这一个巴掌一个甜枣的麦安安暂时歇了心思,认命的认为这是自己自作自受,一门讨好的将报表做完,回到家到时候已经快要半夜了,奈何言桓还来个短信,表示那个生日卡片过几天他要查收了,希望她将生日卡片交上四分之一挑选,若是没有一半的通过,他则会再多加五百张。麦安安躺在**,死的心都有了。

言桓却是将这几天的冷眼都报仇回来了,并且得到了在时子瑗住处留下住宿的优惠,气得陆羽直咬牙。

西西和然然两个早就离开了言桓的住处,和时子瑗、陆羽这对爸妈住在一起了,对于言桓的到来,西西表现出了无比的欢迎,让陆羽更是郁闷了一回。

夜阑风已经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每天都会拿一些新鲜事情和时子瑗叙说,还说明学校现在暂时缺一个代课教授,问时子瑗有没有兴趣。时子瑗倒是有些兴趣,但陆羽一口就拒绝了。不过时子瑗也没说要去。

“言爸爸,言爸爸,那个麦姐姐我都好多天没有见到了,打电话给她她也说忙,你能不能不要给她那么多工作啊。”西西钻进了言桓的怀抱就开始撒娇起来。

西西也确实好几次打电话麦安安都说忙,她实在是不想要太多接触西西这样有钱人家的孩子,而且言桓这个冷脸在,她更是不想接触。

言桓不知道麦安安是这种想法,只觉得麦安安不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省得让他烦心,于是对西西的撒娇倒是有些敷衍的应对,“好好好,肯定不会让她多忙的。”肯定忙死她,让她没有机会出来。

西西不知道向来对自己百依百顺的言桓是在对她打马虎眼,对着言桓的脸颊是亲了又亲,连陆羽都看不下去了,“西西,下来,别趴着,多没形象。”

在平日里,陆羽可不管西西有没有形象,这会儿他正在吃言桓的醋,明明是他的女儿,他的血肉,可对待言桓,却是亲昵得不得了,他可是万分的不喜欢。

言桓心里得意的笑着,面上却是缓缓的推开西西,低头浅笑的说教,“西西,该听爸爸的。”

爸爸?这儿有三个爸爸呢。

西西快速的看了一眼陆羽,有些闷闷的从言桓的怀抱里出来,然后快速的跑到了时子瑗的身边,拉扯着时子瑗的衣角,在她的耳畔轻声问:“妈妈,是不是爸爸又吃醋了?”

纵使西西的声音再压低,陆羽、言桓、夜阑风三个人岂会没有听到,向来不在外人面前脸红的陆羽这会脸颊晕红一阵,虽然快速消失,但还是被人捕捉到了。

夜阑风很没脸色的笑出声来,还对着西西说,“西西,你可没冤枉了你爸爸,其实夜爸爸也吃醋了。”

对于这种形态,时子瑗向来保持沉默,让他们三个斗去吧,她低着头,顺着西西的头发不放。

言桓三人斗着特别没意思,随便的说了两句,就停下来了。

于是时子瑗开始说她自己的事情,“言哥哥,安安前...

次受了惊吓,我这心里着实的愧疚,什么时候让她再来一次,让我补偿一下?”

言桓心里简直要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子,干脆的前次他就送着麦安安回去,也省了自己还恶心不止。

他很想说麦安安很忙来着,可面对时子瑗,他实在无法说出什么谎话来,只得点头,又说这段时间公司接了个大单,确实比较忙。

说到公司,时子瑗不由得汗颜,她每年就提着分红,公司里的事情都由言桓去处理,相对于言桓,她的日子过得可谓舒心自在。基于这样的状况,时子瑗更不好多问了,只让言桓有空就带着麦安安来一趟。

被问候的麦安安还在公司里卖力,心里已经把言桓骂了不止一千个来回。幸而,纪涵还有点人性,还送来了晚餐,并且陪着她一起将事情做完,然后就和麦安安一起回家住了。

当麦安安拿出那些生日卡片时,纪涵终于对着麦安安露出一个愧疚的苦笑,“安安,真是辛苦你了。”

“纪涵,我这三年怎么过?”麦安安也不想圣母的说没事,她这三年都卖苦力没收获,当然有事。

“那…”纪涵其实已经特别的不好意思了,麦安安会成现在这个样子,确实是有她的原因,“安安,要不然这样吧…这三年,你缺的那些工资我给你补上?”

“这就不用了。”

麦安安和纪涵的交情深,情谊也不是一般的朋友能比的,麦安安也没想说要让纪涵补什么钱,就是口头上抱怨一下而已。

“好啦…”纪涵眼眉一展,“我知道这事情我得付一半的责任,你到时候缺钱了就找我要,等你有钱再还我,我不催你的。”

麦安安给了她一个‘废话’的眼神,然后将生日卡片都堆在了纪涵的面前,“为了补偿我,你先把这三百张给写了,反正你明天不用上班,这些写完之后,再给我写剩下的,能写多少就写多少。”

纪涵看着眼前一堆的生日卡片,不可置信的看了下麦安安,“麦安安,你唬我呢?你的字狗爬一样,人家要你写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