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22章 老男人还不错

22章 老男人还不错

言桓拿着车钥匙就去公司了,时子瑗抓着陆羽的手,有些惊讶着说,“哥哥,我没有看错吧。

陆羽将时子瑗的头压在他的胸膛,“嗯,你没看错。”

言桓哪知他去一趟公司就让时子瑗这么的惊讶,他是真的去公司拿文件,而且还是重要文件。

麦安安当然还在公司,言桓想着时子瑗的吩咐,就开口让麦安安走人,“麦安安,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麦安安第一个反应是惊恐,第二个反应还是惊恐。前者是下意识的,后者是在看到言桓这人之后下意识的。

言桓有多不待见她,她隐约也感觉到的。就像是天天都不会给你包子吃的人,突然有一天他带了蛋糕,而且有那种就想要给你吃的意味。

“言…总,您…”麦安安说话都结巴了。

“别废话那么多,快走,把灯关了。”言桓眼皮子也不抬一下,就让麦安安收拾东西走人。

麦安安想要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也没勇气说出第二次,点了点头,然后默默的收拾东西,慢吞吞的跟在了言桓的身后。

言桓的速度不快不慢,倒没让麦安安落在后面。

5。6。7……15。16。17…25。26…28

电梯门终于上来了,麦安安低着头,恨不得自己成了空气。相比之下,言桓就好多了,他当仁不让的先进了电梯,然后眼睛一抬,麦安安就唰的进了。

气氛很微妙,很安静,安静到麦安安忍不住的开口打断这种安静,“言总,您这么晚是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还需要向你报告?”半响,言桓才答了一句,又说,“公司虽然不在意那一点点的电费,可你竟然加班到那么晚,从这里看出,你对公司的工作还不能完全把握,你看看在公司里,有几个人需要加班?”

言桓这一连串的话朝着麦安安扫射,麦安安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她干嘛要说话,不说话不是很好吗?

在这公司里,因为言桓的缘故,又都是精挑细选招进的人才,除了麦安安比较特殊外,每个人的工作效率都不一般,他们根本无需加班,除了是言桓的态度,还有就是在这公司的待遇好,加班费也没人故意去赚。

言桓自己出口的话,也有那么1秒的后悔。这麦安安他的查过的,其实确实不适合公司,但是她肯干、努力,他这么一说,倒是只注重了她的缺点:能力不足了。

麦安安被打击得有些愤懑,但碍于言桓的威严,她也不敢表现出有多不满的神态来,语气淡淡:“以后我会注意的。”反正以后她要加班就加班,不加班就不加班,又没说给她加班费。

言桓‘嗯’了之后,就没了下文。

麦安安看着此时还在16层,顿感和老男人单独呆在一块的时间真心难过。不过,她学聪明了,再难过的时间,也比难过的被人打击要好。

正数着楼层下去,6。5。4…

“嘭——”

突然的,麦安安眼前一片黑暗了,下意识的尖叫出声,“啊…”

言桓镇定多了,“只是电梯问题,很快就会过去的。”

只是这很快,确实很快,因为电梯突然极速下降,幸好只还有三层,言桓在这电梯里压根没什么事儿。

可麦安安就惨了,她最怕的就是黑了,并且还是在这幽闭的空间和言桓在一起。要言桓是个女的,她找抱上去了;若言桓是个平时关系不错的男同事,她也忍不住的抱去了…可言桓是谁,是她在这个公司最怕的人。况且,她的记性还不错,没有忘记前次她抱过言桓后,得到的惩罚。

所以,纵使麦安安已经吓得抱成了一团,也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去将言桓给抱住。

言桓的手机也不在身边,问麦安安,麦安安勉强能去找,可是她被言桓吓得手机都还在办公室没有拿,只得战战兢兢的说,“手机…还在办公室。”

言桓长长的叹了口气,快速的在电梯间里按下求救铃。

可现在不是白天,这公司里的保卫工作和安防都很好,自开公司以来,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此时这种状况的事情。

言桓就这样等着,等着五分钟还是没人来,可麦安安的哽咽声却渐渐的越来越大。

“麦安安,别哭了。”言桓不耐烦起来,声音也大了些。

麦安安再次忘记了言桓的可怕,哭声更大了不说,而且还抱怨起了言桓来,“呜呜呜呜…就怪…你,要不是…你硬是…要我下班…我也…不会……呜呜呜…”

言桓在心里也郁闷,碰到麦安安就没好事,可看麦安安现在这样,他也开不了口骂她,骂她还浪费他的口水。

“等会就有人来了。”言桓耐着性子,却也没打算靠近麦安安。

“不会的…我让…大叔下班了,我说了我…。来锁公…司的大门。”麦安安的气势一下足了,可说完这话,又噎了。

言桓这会想要提脚去踹麦安安了,硬生生的忍住了,“那就是你的问题了,若不是你长成这么胖,走楼梯也是可以的。”他偶尔也走楼梯锻炼来着。

这是言桓第一次说出麦安安胖,麦安安此时不是委屈了,而是憋屈,因为言桓说的是事实。可她胖又怎么啦?胖就应该走楼梯吗?

“我胖又…怎么啦?我胖得罪了…人民大众吗?我胖我…爸妈…还高兴呢。”麦安安勉勉强强的将反驳的话给说出来。

“你爸妈当然得高兴,因为看到你现在这么大了,终于可以不用浪费家里的粮食,可以祸害别人家了。”言桓毒舌起来也不一般。

“我…我爸妈才不会让我嫁人,我是他们的独生女,我要找个有钱有势又对我好的男人,哼。”麦安安气势十足起来,竟然站起来了,还继续和言桓理论,“我爸妈才不会不要我,他们要我吃多少就此多少。”

这回,言桓却是不顶回去了,而是轻飘飘的落了一句,“那就好。”

这时,麦安安才发觉她竟然觉得呼吸顺畅了,在这电梯里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忽地,她突然惊觉言桓这突然的沉默,那刚才…他是在故意引她的注意?让她忘记害怕?

就在此时,电梯门却是开了,光亮扫射进来,麦安安觉得她终于活了。

只是,有人向着言桓说明解释什么,她是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最后还是言桓送她回去的,并且让她明天早上可以迟一个小时上班。

麦安安第一次觉得:老男人还不错。

只是,她这个觉得,只维持了一个晚上。

因为在她上班之后,被时子瑗预告说:“言哥哥让你从今天开始就禁止乘坐电梯,改为走楼梯。”然后还神神秘秘的问她,“安安,昨天你和言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只关在电梯里了?”

麦安安火了,恼火了。28楼,不让坐电梯,让她跑楼梯。她可是大学四年为了不那么累,住的都是第一层的楼层宿舍。

可面对时子瑗,她也发不出火来,还得笑眯眯的回,“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昨天关了一下电梯而已。”

“那为什么言哥哥要让你走楼梯?”时子瑗紧接着问。

“这个…这个…”麦安安扭了头,后面说的不甚清楚。

但时子瑗还是听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是说言哥哥嫌弃她胖。

天!这还是言哥哥第一次认真的看他身边的女性。其实安安是胖了些,不过这样也还行啊,看着很可喜。

时子瑗还没发话,麦安安却又扭过头看向她,哀求的眼神,“时总,您和言总说说,这里是28层,要是这样的话,我…我…”

“这个我决定不了,你要说就和言哥哥去说吧,他也挺好说话的。”时子瑗咻的打断了麦安安的话。

麦安安不敢强求,可让她去求言桓,昨晚她还记得很清楚,言桓实实在在的打击她胖的事实。为了不被再打击一次,她打死也不去求那个老男人。

于是,麦安安过上了天天跑楼梯的生活。

女同事们还笑眯眯的问她:“安安,你这是想要减肥了吗?我这有好几个方子,还不错,我晚上回去整理一下,明天给你。”

比较好的男同事则半开玩笑说,“安安,你放心,我们会给你留两个鸡腿的。”麦安安每日不少鸡腿——两个。

这样过了三天后,麦安安苦不堪言,诉无可诉,因为大家都以为她在减肥,不仅热情的帮助她,并且还帮她调整饮食。原来,公司同事好相处,也是个大隐患。因为,她们每给出一个方子后的第二天,就会问她:“安安,你试过那个方子没有?我觉得挺好的,你觉得怎么样?”

好吧,她还来不及试。或者说,她没时间试。更或许,她根本不想试,她觉得胖挺好的。

可同事的好意她不好驳了,“小艾,我觉得还行,不过要再多试几天才知道效果。”

她‘打死都不想去求情’这个誓言要撑不住的时候,言桓却先一步的找上她了,并且告知麦安安更为苦逼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