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23章 丢脸也要个垫背的

23章 丢脸也要个垫背的

“麦安安,我们公司在华莱尔的客户要到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接待。”

华莱尔,麦安安大概知道它代表着什么。它是公司第二大客户了,位居美国…这第二点完全就戳中麦安安的死点。

华莱尔来的人必须说英语,而麦安安的英语可谓是烂得无法入目了,读了四年的大学,四级堪堪才过,要说一口流利的英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言总,您…是否可以…那个…”拒绝的话麦安安绕了几次口,额头都冒冷汗了,一句完整的话楞的没说完。

“有问题吗?”言总抬了抬眼,颇有些不耐烦。

“没问题。”麦安安立刻敛起了神情,表着忠心,差点还要拍胸膛证明。

出了言桓的办公室,麦安安差点倒在了墙壁上,直到回到办公室里,时子瑗看她脸色发白的样子,关心的问,“安安,你这是怎么啦?不舒服吗?”

“我…”

对啊,她如果生病了的话,那就不要去接待什么啦。

麦安安即刻佯装捂住了肚子,苦笑着说,“时总,我今天好像吃错了什么东西,您能批准我请假两天吗?”

时子瑗脑门出现两个问号。

“如果你确实不舒服的话,休息自然是要的。”今天早上还那么的兴奋,这会就不行了?

“时总,谢谢您,谢谢您…”麦安安忙道谢,心里却起了愧疚,时子瑗对她还真的好,她就这样骗着。可她的愧疚还没过,言桓的人头就出现在她的眼前,愧疚什么的都可以靠后,她立刻又说起了言桓和她说的事情来,“时总,刚才言总还让我明天去接待华莱尔的客户,我本来答应了的…”

“没事,我和言哥哥说一声就好了。”时子瑗大方的揽过。

麦安安这是第一次请假,窝在宿舍里幸福得不得了,她可是知道的,公司请病假根本不需要扣钱。而且有时子瑗在,言桓那个老男人肯定不会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大不了等那华莱尔的客户一走,她多多补偿就是。

时子瑗等麦安安离开,就到言桓的办公室里说起这件事情,又说,“言哥哥,你干嘛让安安爬上爬下的,现在她的身体吃不消了吧。”

言桓在听到麦安安竟然请假遁走的时候,眼神瞬间寒了一下。这次华莱尔客户来,要麦安安去接待,不是因为公司没人接待了。而是,他想要让麦安安多多熟悉一下,瑗瑗这么辛苦的培养麦安安,他从中再推进一下,让瑗瑗轻松一些。没想到这个麦安安竟然这么不识好歹,装病。

是的,麦安安此举,在言桓的心里已经画上两个字:装病。

“就麦安安那样,再胖下去,我看是没人要了。”言桓说到麦安安不免有些咬牙,可对着时子瑗的语气却是温柔至极的。

“言哥哥,安安这个女孩子其实还好,工作上认真…”时子瑗还没说完,言桓一双灼热的视线她就感觉到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给他,“我是那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吗?我就是觉得麦安安是个可造之才,过个五年,定能在公司有一席之地。”

言桓的视线正常起来,不表示赞同,还贬低着,“就麦安安这样,懒得不能再懒了,还想成为公司的精英,再等十年八年我看都未必。”给的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把握,这样的人,能成为精英?

其实言桓还真不是给麦安安找茬,实在是麦安安的简历上写着英语流利,能和外国人交流。

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一般人找工作都会有些夸大的成分。而麦安安,就是太夸大了,导致言桓根本不知道麦安安竟然连英语四级都堪堪才过,要交谈更是不可能。

“言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在公司里,谁不知道安安勤奋。”时子瑗笑了开来,“你可不能偏见了。”

“我偏见什么了…”言桓想要辩解一番,却发现似乎麦安安出现在他生活里的次数更多了,于是转了话,“陆羽这小子没欺负你吧。”

时子瑗怔了一秒,然后摇头,“他怎么可能欺负我,我不要欺负他就好了。”

“夜阑风最近好像又消沉了。”言桓又转了话。关于陆羽和时子瑗的甜甜蜜蜜生活,他听着受打击。

“他啊…”时子瑗叹了口气,“他什么都不肯说,我也没办法了。”

自时子瑗到了这里,倒是和夜阑风有过一次详谈,不过她什么都没有套到。

“我看…还是由陆羽和他谈一次,你和陆羽说,我说他应该不听的。”言桓很正色的提出建议。

“这样,不好吧。”时子瑗迟疑着。

“有什么不好的,我看陆羽的说服能力比你好多了。”言桓一口锤音。

于是,在晚上的时候,时子瑗和陆羽提出这件事情,陆羽着实在心里酸了一把,当知道是言桓建议时,陆羽把言桓再度骂了几遍。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了。

当陆羽找到夜阑风,夜阑风还闷闷的不知他要做什么,很奇怪的问,“你…单独找我做什么?不会是要去出威胁的任务?”

“怎么可能。”陆羽噎了一下,“我是来问问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了。”

“切,我还以为你要出任务,把瑗瑗给拜托给我呢。”夜阑风就要离开,他不想和陆羽过多的单独交流,谁让陆羽是第一个让他觉得失败的人呢?

“我是来代瑗瑗问你,最近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又很正常。”陆羽扯住他,“你不要什么话都不说,我和瑗瑗过几日就要离开了。”

夜阑风的脑子转了一圈,然后察觉不对劲,然后…这个言桓,又来拿他当借口、挡箭牌了。

行,当借口就借口,挡箭牌就挡箭牌,可也得通知他一声不是?

夜阑风抿气敛神,“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就是来这里度假的。你们别听言桓胡说什么,他就是想要让瑗瑗在这里多留些日子。”

于是,陆羽转头就去找了言桓,劈头就问,“言桓,你还十六岁么?”

“什么?”言桓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和瑗瑗都已经结婚了,都已经生了孩子了,你难道还不死心吗?你现在这种年龄,消耗不了几年了,你难道要重演当初你妈给瑗瑗的一巴掌才罢休?”

陆羽义正言辞,每当他看到言桓,他就会想起言桓妈妈给时子瑗的一巴掌。他的瑗瑗,他从来都没有让她掉过一根头发丝,而言桓的妈妈,却让他的瑗瑗的脸肿了半个月。

“陆羽,你什么意思?”言桓红了眼,“我做了什么吗?我什么都没做。对,你是和瑗瑗在一起了,也生孩子了,但我也没有横刀夺爱不是?”

“你要夺得走才是。”陆羽嘀咕。

“你…”言桓的心里被划了一道伤口,“你可真行,要哪天我真想横刀夺爱一番,我就让你天天没时间和瑗瑗甜蜜。虽然瑗瑗不爱我,但是她对我也不是像个陌生人,她心软、她对我愧...

疚、她对夜阑风愧疚…只要我在她身旁一天,你就应该实实在在的打起精神防着我。”

“嘭——”

陆羽抄起了拳头,对着言桓的嘴角就是一拳过去,“言桓,你给我注意点!”

言桓迟钝0。001秒,毫不犹豫的回了个拳头过去,“陆羽,我们几年都没好好的打一架了,这一架,该打。”

陆羽和言桓之战,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就是在时子瑗确认怀孕之时,言桓怒极攻心,主动对陆羽出手。

此时,再来一战。就不再是唯一的一次。

两个向来理智的人,在客厅里就这么打了起来,时子瑗自然是听到了响声,就从房间里出来。夜阑风站在门角已经有段时间了,看着时子瑗出来,也出来了,好声好气的劝解,“你们两个,打什么架,难道要让瑗瑗伤心?”

夜阑风这话才落,陆羽和言桓的拳头却是齐齐落在了他的脸上。且,加大力度。

于是,时子瑗下了楼,看到的就是三个在脸上开花的男人,一个个的还脸色难看。

她火了。

“你们这是打着好玩?太久没有练手了?”时子瑗半是讥笑的说,然后转身走人,“你们继续!”

陆羽和言桓怒瞪夜阑风,“都是因为你!”

夜阑风瞪言桓,“还不是因为你!”

言桓和澜风再度瞪向陆羽,“都是你!”

第二天,陆羽和夜阑风蜗居。言桓还得带伤去接必须接的人,然后他好歹还想起了在‘装病’中的麦安安,心里一阵不满:他这个老板带伤上阵,这个下属却是逍遥自在拿薪休息,这世道还让有钱人憋屈不成?

此时言桓的思想已经不是要提拔麦安安了,而是想着‘丢脸也要一个垫背’的,麦安安好死不死成了那个垫背。

接着,还在和周公约会的麦安安被一连串的手机铃声吵醒,然后劈头盖脸的就是言桓的声音,“麦安安,你要是在九点前不到机场,你这个月的奖金、全勤、加班费都给扣了。”

“我…”麦安安有些懵,可还总算找到了反对的理由,“言总,我请假是时总批的。”

“时总是经理,而我是董事长!”言桓冷冷的给出一个事实,然后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