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24章 第二次宴会

24章 第二次宴会

有了言桓的指示,麦安安为了‘五斗米’不敢不从,认命的从**爬起来,然后紧赶慢赶的终于到达机场。

在去机场的一路上,她都在祈祷着,希望华莱尔来的人能够有说中文了,那她蹩脚的英语暂时还能够坦然过去…

可她显然的祈祷错了人,她祈祷的是佛祖,而来人信奉的却是上帝。看着眼前三个华莱尔来的客户,个个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听到她的耳朵里就成了爪哇国的语言了。

于是,麦安安根本没看到言桓的负伤。而华莱尔的客户当然也不敢嘲笑言桓,自是一味的说着两个集团的合作案。

一直到达公司,麦安安都庆幸没人搭理她。

时子瑗今天也来上班了,看到麦安安只是稍稍诧异而已。倒也没说其他的什么。

麦安安却是支支吾吾的解释,“时总,您能不能和言总说一说,其实我…对英语不是很熟练…”

她实在是憋不了了,要被当场抓住,还不如先来个预警。

说实在话,麦安安这条路走得很好,至少她找对了人。没有一味的隐瞒下去。

时子瑗听到麦安安这话,着实惊诧一番。进这公司的人,只要是接触到要用脑子的,都必须会英语。也不知这麦安安怎么进公司的。

然后转念一想,却是…麦安安似乎是陆羽也弄进来的…

“这个…”时子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摸了摸额头,“安安呐…今天我正好有事情让你做,你去超脱公司看看,今天正好由份合同让你签。”

这可是明显的放水,麦安安这一听,还不是感激涕零,“时总,我现在就去,马上就去…”

麦安安跑得像是兔子一般,看得时子瑗无奈加发笑。

安安呐,我就只能帮到你这里了。依着言哥哥的聪明,怕是瞒不了几天了。

麦安安飞窜的去超脱公司,言桓这边却是让华莱尔的客户先去住了先前准备好的酒店,然后说晚上给他们办一场接风宴。

华莱尔来的不是一般的人,而是华莱尔的副总,在华莱尔有极大的说话权利。要不然,言桓也不用以这样一副尊容去接人。

言桓一安排好事情,就来到时子瑗这边。

“瑗瑗,麦安安呢?刚才我让她倒个水,竟然就走了,她这态度可不行。”麦安安今天没出丑,他却出丑了。

时子瑗笑眯眯的回答,“这个…我让她帮我去超脱拿个合同回来,怕是下午…快下班了才能回来吧。”

“那也行,等麦安安回来了,就告诉她今天晚上有个宴会需要她参加,让她穿得好一些,别丢了公司的面子。”言桓温和的说。

温和对的是时子瑗,这话语可就针对麦安安了。

时子瑗点头,“言哥哥,你不觉得你应该要招个人了,安安我觉得是个可以培训的人才,让她做临时助理也不是个事啊…”

“这就不用了,我觉得麦安安还需要锻炼,做个助理很不错。”言桓第一次反驳了时子瑗的话,却又转了话题说起了昨晚,“瑗瑗,昨晚上的事情我一半的责任,事情是我挑起了。我只是不想要让你这么快就离开了…其实你看,西西和然然挺喜欢这里的,不是吗?要不过段时间走也行,我也很久没去北京了。”

言桓的软和态度让时子瑗再度适应不过来,沉凝了好一会,才答:“言哥哥,你何必如此?我和陆羽已经成婚四年有余,你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人照顾你,我也可以放心…”

“瑗瑗,你若是要再说下去,我今晚又不得安睡了。”言桓抿着唇笑着打断她的话,眼睛里却饱含苍凉、痛楚。

时子瑗躲开那抹眼神,努力扯出一抹笑容,“我想现在还不会离开,暂时。”

这是她给的保证,言桓听得出来,心里不觉一暖。又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时子瑗会消失,又觉得一阵失意。

正在这时,陆羽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言桓和时子瑗单独在一起,心里一阵酸醋,不过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瑗瑗,你早餐吃得少,我特地做了你最喜欢喝的香菇瘦肉粥来,你先喝点。”

时子瑗在看到陆羽的一瞬间,脸色倏然变冷。昨晚上,他们可是冷战了一晚上,陆羽使劲了浑身力气都没能让时子瑗不生气。

陆羽见时子瑗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心知昨晚的事情他确实做得过了,本来这个星期就要走人了,现在还真不知道…

“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这个星期走不了了。早餐我吃得很饱,不需要了。”时子瑗头也不抬的说。

“什么?”陆羽显然受到‘惊吓’,“不走了?”

“自然是不走。”时子瑗态度强硬,陆羽立刻倒墙,“不走好,不走好,回去也听唠叨。”

言桓在一旁看着红眼,他倒是宁愿瑗瑗对他冷眼,也至少可以看出瑗瑗对他的不同来。

顺了时子瑗的毛,陆羽看向言桓,“言少,你应该很忙吧,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请等一会,行吗?”

“今天还真不忙。”言桓悠闲的靠着沙发椅坐下,慵懒的笑容里带着丝促狭的意味。看陆羽出丑,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很欢乐的。

“既然言少这么清闲,那我就带着瑗瑗回家一趟,西西吵着要瑗瑗回去呢。”陆羽面不改、心不跳的撒谎。

难道西西想瑗瑗就不会带来公司?又不是没来过。

时子瑗看着他们两个大有再度‘激动’的趋势,冷冷的扔了下手中的文件,“行了,今天你们都不忙,我很忙。”

于是,陆羽和言桓两人齐齐出了办公室。

时子瑗彻底松了口气,没想到才没过几秒钟…陆羽竟然从窗户外边爬了进来,吓得时子瑗从椅子上猛地起来,直到陆羽安全的落地,才忍不住的骂出声来,“有门不进进窗,我看你脑子都被堵了吧。”

陆羽还苦笑着说,“老婆说不准进门一步,我就只好…”进窗了。

时子瑗是又气又好笑,她不是气陆羽,而是气自己狠不下心来。可言桓和夜阑风两个都用生命保护过她,如果她绝情,就不是她了。

时子瑗闷声不吭,陆羽走过去抱住了她,将她整个人都包围在了他的羽翼范围内,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瑗瑗,你不要气了,气着对你身体不好。我知道让你快点离开这里是我做得太激进了些,这样吧,你想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我陪着你。”省得让那两个不安分的给我上眼药。

陆羽的心理活动时子瑗自然听不得,听陆羽这般说,心里油然而起一阵愧疚,反手就抱住了陆羽,“哥哥,对不起。”

这是他们最长的一次冷战,时间就是一晚上加一早上,这也算不得冷战,只是单方面的时子瑗不能交代。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对彼此的了解胜过对自己的了解。心里在想什么,都明白着。

晚上,麦安安不得不和言桓一起参...

加欢迎华莱尔客户到来的宴会,时子瑗在她走之前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不知道言哥哥要是知道麦安安英语不通,会不会强制她学英语呢?

麦安安倒是将会不会英语这个问题先靠后考虑了,她跟关心的是宴会后的问题。

“言总,您在宴会后不会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吧?”

“不会。”言桓白了她一眼回答。

“言总,那您载着我回去不会把我一个人留在无人的大马路上吧?”

“不会。”言桓的声音冷了二度。

“言总,那您不会…”

“麦安安,给我老实的闭上你的嘴,要是再啰嗦,这个月的奖金全扣了。”言桓在这晚上说了最长的一句话。

于是,麦安安噤声了,导致她见到了华莱尔三个客户才惊觉最大的考究要来了。

“hallo…”麦安安机器般的打招呼。

言桓就自然多了,虽然眼角下还有淤青,但是他态度从容不迫,浑身散发出的气质也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和三个华莱尔客户倒是很聊得来。

在期间,麦安安简直要将自己装成空气,连眼前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都没能让她提起心来,生怕被华莱尔的客户问话。

可是,她这么一个有存在感的人,自然不会被忽略了。

首当一个,就是言桓。

“麦安安,敬个酒。”

麦安安听到这声音,浑身起了个激灵,露出一个苦笑,“言总,我不会喝酒。”

麦安安这种在酒桌上说不会喝酒,其实是对对方的一种不尊重的态度。幸而对方似乎态度宽容,还用英语对言桓说了一声:“就免了这位女士的敬酒,言总要喝,我们自当奉陪。”

言桓对麦安安一度的释放冷气,麦安安浑身都觉得发冷,猛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着客户三个,说出了她此时唯一能想到的英语词:“cheers…”

麦安安牛气极了,三个客户,一人两杯,直冲冲的喝下肚。

只是这牛气也需要代价,当麦安安感觉到**不对劲时,哭都哭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