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25章 言总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

25章 言总,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

麦安安确实哭不出来了,言桓已经彻底的无视她了,她…不知道怎么说要去厕所的事情。

言桓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客户交流着,也不管麦安安想怎么样了,他个人心里觉得麦安安绝对是个不懂看脸色的人。

忍到忍无可忍,麦安安苦着一张脸,几乎是咬碎了牙口,“言总…我…我想去一趟卫生间。”

麦安安肯定,今天是她最丢脸的一天了。

幸好,言桓够人道,愣了一下之后,就答应了。

麦安安连忙从贵宾房出来,然后去找厕所。不是贵宾房没有厕所,只是她不好意思去。

这脸皮子薄的代价就是她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厕所,终于逮着一个问:“你知道卫生间在哪里吗?”

她抓住的那个人猛地一个转身,麦安安立刻吓了一跳。只见眼前的人长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脸,眼里满是愤怒。

“你在问我吗?”

声音很魁梧(表示麦安安太紧张不知道如何形容),麦安安呲着牙摇头。

凶神恶煞男一下就变了,将麦安安浑身上下的打量一番,“那你叫我做什么?”

“我没叫你。”麦安安忙捂住了双臂,“我还有事,先走了。”

“走?”身后一只手抓住了她,“你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

麦安安吸了吸鼻,再吸了吸鼻,似乎身后的男人喝多了酒,全部都是酒味。

“一身肥肉,也好意思出来。”身后的声音继续着。

麦安安突然感觉长得安全也好,没人对她有企图。

可她显然是太早兴奋了,因为身后的声音继续说,“今儿个大哥我大发慈悲,为天下男人做表率…走…”最后一个音落,麦安安整个人就被一扯,鼻息间,满是烟酒味。

麦安安连愣都没愣,立刻就将脚死命的一踩,然后抓住男人的手臂一咬,一个转身,人就脱离开了。

一脱离开,她也顾不得什么想要上卫生间的**了,直接朝着一边奔走…

她当然没看到往左边的那一角落,言桓有些错愕的眼神。

言桓先是送走了客户,这麦安安还没回来,就直接来找她了。本来看到那男人对麦安安欲行不轨他就要动手了,可没想到麦安安竟然三下两下的就解决了。

果然,胖还是有优势的。

也不知道麦安安是怎么横冲直撞的,总之,向来不懂方向的她,竟然一口气就跑到了先前的贵宾房里。

贵宾房内,空无一人。只留着她的包。这个天杀的老男人,又留下她一个人呢?

麦安安气闷异常,拿起了手机就要打言桓的手机,可那厢毫无反应。

麦安安口不择言的骂开了:“老男人,你这个说话不算话的,我祝你一辈子都得不到时总,我祝你出门被车撞、喝水塞牙缝、吃饭噎…”

“麦安安…”言桓阴森森的声音从麦安安的身后传来,“你要是再说下去…我保证你今天晚上走回去。”

麦安安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转身,一微笑…“言总,我刚才说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

言桓也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可麦安安刚才的话确实让他开心不起来。

今晚,他亲自送麦安安回去,可在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麦安安在下车之前,还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言总,其实我觉得时总真的很不错…”看到言桓冷冰冰的眼神扫来,麦安安提了口气,加上一句,“时总没和你在一起是时总的损失。”

“麦、安、安,你、可、以、给、我、下、车、了。”言桓一字一句道。

“我这就滚。”麦安安马上解开安全带,‘滚’出了车。

言桓的车绝尘而去,麦安安走到门口,再度成了悲剧,因为…她发现她钥匙还在言桓的车上。

刚才她在车上的想法是一停车就马上走人,然后开门,进屋。

和言桓才说了两句话,为解一个安全带,她就把钥匙给漏了。

打手机,人家那里根本不接通。

打时子瑗,要是老男人知道了,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到纪涵妮子那里?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这厢的言桓其实已经看到了麦安安打的电话,而且在下车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串钥匙。

今天他是不打算见到麦安安了,可这钥匙在这里,麦安安肯定是进不了房的。

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言桓让人将钥匙送回去。

麦安安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好怎么办,要是她房间在二楼,或许她都一急之下爬窗户进去了。

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才不到十分钟,麦安安的手中就多了一把钥匙,来的男人说,“这是言总让我送来的,麦安安小姐。”

麦安安瞪着那串钥匙,眼里满满的不置信,言桓这是良心发现?可今晚她的表现可是…差到极点了。

总算是有了钥匙,麦安安不用担心会露宿门口了。

这一晚,她又想起了那生日卡片。不知怎么的,就拿起了言桓写的那张,龙飞凤舞、恣意随态的那张生日祝福。

老男人…他是真的很喜欢时子瑗吧。

这一晚,麦安安足足写了五十张,到了凌晨两点才入睡。

相对于麦安安的‘勤奋’,言桓却是邀着夜阑风一起去了酒吧。

“喂,言桓,你想喝酒也不要到这个地方来喝行吗?”夜阑风不满的抿了一口不太入味的鸡尾酒。相对于这些酒,他偏爱红酒。

言桓沉默了好一阵才回答,“这里比较热闹。”

夜阑风看他像是在看到不可思议的东西,“你…会喜欢热闹?你不是有那什么轻微洁癖吗?你就不怕你喝的这个杯子是别人用过的?”

言桓家里的杯子,都是崭新的。就算是他自己用过的,也会消毒。这也算是他洁癖的一种了。

“放心,这个杯子我可以保证没有用过。只是觉得家里太安静了,想出来听听热闹。”言桓毫不犹豫的再吞了一口酒,似乎他手里的根本不是酒而是水。

夜阑风想了想,还是伸手将言桓手中的酒给拽了过去,“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就算你想打什么主意,也不用把自己打成进医院吧。”

言桓的胃病,夜阑风也是相当清楚的。

“怎么可能。”言桓笑,笑意却没达到底。

“不是就好,”夜阑风松了口气,“你也知道瑗瑗是很关心你的,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她也不会开心的。”

“夜阑风,想过放弃吗?”言桓挑眉看着他。

半响,夜阑风沉沉的点了点头,“想过。因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可现在我在做什么呢?还在一味的想着要去接近她,感觉只要能看见她,就很满足了。”

“你也知道,陆羽是个很好的老公,也是很好的依靠。我们,都比不上。”

比不上?

哪儿比不上?

言桓很想问,可却问不出来。

因为,那一年,那一巴掌,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他清清楚楚的明白。

而陆羽,一直都在坚持,一直都在呵护,从未没有让她伤心过,他的家人也从来不会伤害她。

夜阑风的家庭情况也复杂,根本不适合时子瑗的生存。

不是因为他们比陆羽缺少爱意,只是他们的条件比陆羽给时子瑗的要差别太多了。

这一晚,两人边喝着小酒边谈着心,第二天一早醒来,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各就各位。

时子瑗其实还挺佩服麦安安的‘能力’,竟然忽悠了言哥哥过去,没被穿帮。

麦安安声称这是她运气好,心里却想着昨晚上言桓那眼神,斥责、伤痛。

凝了好一会时子瑗,心里将时子瑗的情况过滤一遍,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时子瑗却是将麦安安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安安,我觉得你…似乎还真的有瘦那么一点诶。”

这话是说真的,时子瑗还真觉得麦安安瘦了。

麦安安抖了抖自己宽大的衣服,迟疑着说,“好像是有的。”

“那就继续坚持下去,我相信你能成功的。”时子瑗鼓励着。

麦安安却是苦着脸,“时总,我可不能瘦,过个几天我要回家,要是让我爸妈看到了,他们就该要伤心了。”

时子瑗先前有了小小这个打底人物,麦安安这个情况,她大概还是了解的,无非就是父母看习惯了自己的孩子是个什么样子,然后突然的变化,肯定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安安,我真想要给你介绍一个我的朋友,她和你一样,都觉得自己挺好的,一直都不减肥。”

时子瑗的话一点嘲笑的意味都没有,麦安安自然听得出来她的真心,“时总,我觉得我也挺好的。”能吃能睡,过得很好。

“那你自己去和言哥哥说吧。”时子瑗一下将麦安安抛给了言桓。

原以为麦安安就就此作罢,可没想到麦安安还真去找了言桓,“言总,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

“哪样?”言桓抬了抬眼皮。

“就是…你能不能别让我天天走楼梯了,我回去我爸妈会以为我在公司过得不好。”麦安安极难为的开口。

“这样吧,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这个事情就算是过了。”言桓露出一个笑容,应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