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萝莉,大叔不愁

v27章羞辱

v27章 羞辱

“什么条件?”麦安安下意识的张口问。

此时,言桓的嘴角弧度微微上扬,暗黑的瞳仁一大一小的变换着。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说的条件,绝对不会比麦安安天天跑楼梯要简单。

麦安安知道言桓‘小心眼’‘小气鬼’…甚至知道偶尔有点小腹黑,但是她绝对想不到言桓的下一句是:“麦安安,如果你能每天早上做一份让我胃口大开的早餐的话,我可以考虑。”

麦安安扬在嘴角的期待瞬间绷直,一双本骨碌碌转动的眼睛也在刹那间凝住。

在公司里,谁人不知言桓挑食严重,而且洁癖。

饭菜稍微淡一点不吃、咸一点不吃,辣不吃、酸难吃…总之,在这些年里,没人能摸透到底他喜欢吃什么。

“当然…如果你做不…”言桓轻轻的转了个语气,还未说完,麦安安就急急的抢了先,“可以,什么时候开始?”

“…哦,既然你同意了,就明天开始吧。”言桓垂了眸,仿佛没了期待,低下头,继续处理问题。当然还不忘挥手让麦安安就此离开。

麦安安虽然答应得有些急,可她的心里也不是没想法的。言桓喜欢时子瑗,且时子瑗的厨艺好,认识了那么久,应该会知道些老男人的口味不是?

于是,她便问到了时子瑗这厢。

时子瑗对于言桓给麦安安提出的条件诧异了一番,不过还是挺高兴的,“安安,言哥哥确实很少吃早餐,他的胃也不是很好。既然他让你做,自然是想要吃早餐了。没事,你慢慢来,至于你说的他喜欢吃的东西,我回去整理一份给你。”

言桓想要吃早餐,时子瑗还是高兴的,毕竟言桓的胃可谓坏到极致了。

“可以可以…”麦安安连忙应答。

“那行…”时子瑗顿了顿,“明天你就给煮一份暖胃的粥吧,至于材料,不要放葱就好。”

言桓这一边,他自然也想到了麦安安厚脸皮的程度肯定会问时子瑗他喜欢吃的东西,至于他什么心思…那就无人可知了。

麦安安一晚上都怀着忐忑的心情在想着明天一早她要如何如何的早起,结果凌晨三点睡,凌晨五点她就爬起来了,她实在是紧张啊。

一份粥,煮了三遍,麦安安才拿出了她最满意的‘作品’,端上了言桓的办公桌,并且用了昨晚麦安安最新配置、强大杀菌的保温盒。

言桓是九点到公司的,麦安安时刻注意着,一见到他,立刻就朝着他几近献媚的笑,“言总,您要的粥已经准备好了,保证有热度,希望您用餐愉快。”

“…”言桓撇了她一眼,没说话。

麦安安以为他想要听她做的是什么粥,立刻就张口解释,“因为不知道您喜欢吃什么或者不吃什么,我想您应该吃猪肉和香菇,所以今天…”

“麦安安,公司请你是让你工作的,不是来给我汇报这些的。”言桓冷冰冰的声音从嘴里散发,麦安安立刻噤声。

……

“时总,言总他实在是…”麦安安忍不住的朝着时子瑗抱怨起来。

时子瑗手中拿起一份文件,也没出声安慰,“安安,你先别急,我现在就去看看言哥哥喝你的粥没有。如果合胃口的话,那你就过关了。”

麦安安抱怨的话戛然而止,欢笑的送着时子瑗出了办公室,当然还不忘让时子瑗好好的说几句好话。

到了办公室的言桓,一眼就看到了放在他办公桌上那充满粉红色彩的保温盒。

如此少女色彩的保温盒装粥,不得不说,这是麦安安的败笔之作,好歹言桓现已经过三十了,哪还有这种粉红泡泡思想?

不过今天言桓的心情不错,还没嫌恶的觉得浪费时间的直接将那保温盒一扔,只是将保温盒盖轻轻的打开。

其实他今天不饿,应该说他早上的大多数时间都不觉得饿,胃里一旦习惯了不吃早餐,仿佛它就不应该填充似的。可是,当一股粥香味沁入鼻息时,言桓还是忍不住的做了一个他三十多年来都不曾做过的动作——吞咽口水。

所以,当时子瑗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自然就看到了言桓在一勺又一勺喝粥的样子。

忍不住调侃,“言哥哥,这粥可好喝?我还没进办公室就闻到香味了。”甚至于,她似乎还闻到了一点电的葱味。

不吃葱的言哥哥竟然没有吃出来?还是她的嗅觉出现问题了?

看到时子瑗进来,言桓只顿了顿,然后再度快速的喝了两口,放下。

“今天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竟是一点也听不出来时子瑗语气里调侃的意思的样子。

时子瑗挑了下眉,没有再继续,“安安实在是担心她的粥不好喝,我看不下去了,就只能来鉴定一下咯。不过看来这效果还不错。”

半响,言桓才给了两个字:还行。

接着,两人就开始讨论起公司的下一步计划来。

麦安安在办公室里苦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时子瑗回归,并且得知言桓吃得还好时,才放下心来却又接到言桓让她去他办公室的电话,再度提起了心。

言桓很直接,也干脆,“麦安安,我也不管你怎么进来的。但是,你英语程度不过关是事实,我希望在三个月内,你的英语能达到四级的程度。记住,不是做表面文章,我要的是口语过关,到时候我会让人去考你的。”

麦安安被这一闷头打击,人傻了好一会,原来她做的所谓挣扎都…没逃过这老男人的眼睛啊。

其实…怎么逃得过了?言少是多细腻的人呐。

“言总,可不可以…”时间给长点?

“没讨价还价的余地,下去吧。”言桓一个冷射的眼神扫过去,麦安安急忙刹住了想要‘延迟处死’的求饶。

身怀‘两大重任’的麦安安,已经预感到接下来的日子,她的脑细胞死亡数比她二十几年来的要多,并且…体重肯定降不了了。

有了时子瑗的‘法宝’,麦安安在这回家前几天的日子里,都平安渡过。

终于请假半天,麦安安赶回了家。

今天是麦爸的生日,麦安安决定今晚出去大吃一顿,还叫上了纪涵。

纪涵向来不和麦家的人客气,也知道今天是麦爸的生日,早就提了一个大大的蛋糕,带来了纪阳深这个侄子,并且还买了价值不菲的按摩椅,特别为老人定制。

因麦安安和她的关系,又知以纪涵的家境买这个按摩椅还是不在话下的,自然是不客气的收了。

“麦爸爸、麦妈妈,等你们进去吃了,肯定会大赞的,这里面的东西真的好好吃,又不腻口,对老人家的肠胃也好,今天可不许不吃了。”纪涵一路上都在大赞着即将要去的饭店里的饭菜多好吃。

他们要去的是上海的市中心,且是五星级饭馆,消费一次,至少上万。

当然,若不是纪涵手中有一张每月限量五张的一折卡,麦安安也不会选择在这里了。

麦爸、麦妈本身就只是个小市民,等下车看到这么豪华精致的饭馆,立刻就想掉头回去了。

“我们随便吃一餐就好了,何必到这么贵的地方来。”

“爸…”麦安安及时拉住,“今天是你的五十岁生日,一生才那么一次,而且纪涵手中有打折卡,真的不贵。”

好说歹说的,麦爸、麦妈终于留了下来。

一进饭店门口,就有两名服务员上前迎接,倒是没有看他们这一行人穿着怎么样,反正面带笑容就是。

麦安安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虽然工作之后因为言桓的关系去过几次高端的饭店,可那时候她都忐忐忑忑的不安,根本无心观察。今天是她自己来的,也是第一次有了心境来观察。

美轮美奂的白炽灯交叉在头顶上,鼻息间仿若有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偌大的空间里,多人行走,却没有任何的噪声浮动。个个服务员都微笑着迎接客人,有条有序…

“麦姐姐,快点呀,我肚子饿了。”纪阳深看到麦安安落在了后面,发声叫唤。声音不大,倒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麦安安一个咯噔,扬起了嘴角,追了上去,然后挽上了麦爸的手臂。

纪涵最先进的包厢,只是…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我预先预定的包厢,你们怎么可以先给别人?”

纪涵似乎很生气,声调高了好几分贝。

“对不起小姐,实在是没办法,今天突然有…”里面的服务员似乎在努力的寻求和解中。

“我不接受对不起,总之这包厢我在一个月前就预定好了,凭什么给别人?”纪涵完全不答应。

也是,今天是麦爸的生日,她和麦安安准备了不少的时日。

麦安安一听不对劲,立刻就进了包厢,才发现包厢内竟然坐满了人,哪儿还有他们的位置。

她的心里也不舒服起来,纪涵见她进来,立刻就抓住了她的手,“安安,你放心,今天麦爸爸的生日就在这过了。是他们没理在先,我们有理。”

“看你们这穷酸样,也吃不起这里的,这些钱拿去,够你们在地摊上吃一个月了…”一个长相勉强可以入目的年轻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拿出一沓钱,正好落在了麦爸、麦妈的脚跟下。

------题外话------

紫回老家两个月,老家没网…好吧,番外都来了,新文也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