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7章 鼻血惹的误会

第7章 鼻血惹的误会

“啊——血!”

高菲菲往鼻子一摸,一看,顿时大叫一声,晕了过去,南宫琦脸上的笑,也是彻底的僵住了,她……她连他都不怕?竟然怕血?!

他又好气又好恼的看着已经晕了过去的高菲菲,积压在胸中许久的阴沉,竟是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嘴角上扬,勾起了一抹些邪魅的笑意,自从玉儿进宫之后,自己再也没这么轻松过,笑过了吧?

一想到那个名字,他的心,还是没来由的一疼,那个女人,那个说了要跟自己白头偕老的女子,竟是背叛了自己,进了宫,成为了他皇兄的女人。

南宫琦脸上的笑渐渐散去了,恢复了一脸的冷傲,但是在瞟到高菲菲鼻间的鲜血时,脸上的冰冷不禁又柔和了几分,他从一边的**,拿起了她丢在**的纱巾,轻轻的把她鼻间的鲜血擦拭干净,这动作要是被那五弟看到,估计眼珠都能掉出来。

看着她的目光也是柔和了不少,但更多的则是一种好奇,还有一丝的庆幸,庆幸自己和五弟的那个赌约,救下了她,否则,他又从哪里找到这么有趣的人儿呢?

要是把她弄进王府,王府就该热闹了,算一算,他虽未主动纳过妾,但是皇上赏赐的,大臣送来的,算起来,也有二三十人了吧?

菲菲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是一片漆黑,菲菲眨巴了下眼睛,闭上眼,打算继续睡觉,可忽然,她的眼睛再次睁开了,也是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她觉得很不对,她想了起来,自己好像不是睡着了,而是……晕倒了?

而且,自己晕倒的时候,身边……好像还有一个人来着?

他……他不会趁自己晕倒了,对自己干什么吧?想到这里,。高菲菲立即坐了起来,摸了摸身上,发现衣裳还全部都在,这才送了一口气。

“小云……小云……”

菲菲对着门外叫了起来,门外顿时响起了一个脚步声,然后就是“吱呀”一声,门开了,小云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支蜡烛,借着烛光看到菲菲时,小云的脸竟是泛红了起来,看的菲菲一阵好奇。

“小云……你怎么了?”

“没……没事……小姐,小云给你准备热水沐浴吧。”

菲菲有些好奇的问道,小云脸更红了,走到了一边的烛台,把房间里的烛火点亮了,小云走到了菲菲的身边,本来已经好些了的小脸,因为看到**那带着血迹的手巾,瞬的通红了起来。

菲菲顺着她的眼光一眼,顿时有着不好意思了起来,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竟然……竟然因为看他,流鼻血了?太没有出息了。

“那个……这个……好吧,你去准备一下热水,今天可真够累的。”

菲菲有点尴尬的把目光转了回来,对着小云结结巴巴的说到,这话一落,小云的脸红的都可以滴血了,就连耳尖都通红了,这话,太有歧义了。

菲菲本想表达的是,今天忙了一个上午的打扮梳妆,虽然最后出现了那样的结果,但也忙得够累的,可是落在已经误会了的小云耳中,那可就是另外一种意思了,听到菲的话,小云就想是被解放了一样,急忙转身,跑出了房间。

房间内只剩下菲菲一个人,楞楞的看着小云急切的脚步,又回头看了看沾上了血迹的手巾,最后思考了一下小云进来后的表现,还有自己所说的话,终于是明白了过来,顿时,脸也通红了起来。

虽然她喜欢看美男,但是天知道,她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唯一的一次,还是因为抓小月的时候,不小心抓错了手。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一阵的敲门声,菲菲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不会又是他吧?

“谁?”

“我是月娘……菲菲姑娘可睡好了?”

门外响起的是月娘的声音,菲菲总算是松了口气,但心底,隐隐又有一种失落,难道,自己只是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上他了吗?

“呸呸呸”几声,菲菲拍了拍小嘴,抹掉了脑中的想法,跳下了床。

“进来吧。”

菲菲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故作冷淡的说道,今天要不是那个帅哥,这月娘还指不定要怎么折磨自己呢,现在,自己有人撑腰,难道还怕她?

月娘推开了门,扭着腰,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假装没有看见菲菲脸上那一副不待见的表情,凑到了菲菲的身边,她的手上还端着一个檀木锦盒,放在了桌子上,锦盒上雕刻着精美的花纹,边角竟是银箔镶嵌而上的。

菲菲的眼中露出一股财迷的亮色,但是转到月娘脸上那谄媚的笑上之后,立即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玩弄着指甲,等这月娘发话。

“这……菲菲姑娘以后就是三……三公子的人,则可少的了手势,月娘这里刚好有一些这些年来藏的私房,就借与菲菲姑娘,我可不能在三公子面前,失了我春风满园楼的体面。”

“这怎么使得?这可是月娘您的私房,菲菲可不敢要,要是弄丢了,就是把菲菲卖了也还不起啊。”

月娘把锦盒推到了菲菲的手边,笑容满面,菲菲忍住自己想要伸过去的手,抬起头,一副受宠若惊的说道,直看的月娘心中阵阵怒火,这……这个臭丫头的脸还真够厚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用不用,这点小小的首饰,就当是月娘恭喜菲菲姑娘得到三公子青睐了,有朝一日,姑娘若是飞向枝头了,可不能忘了月娘。”

“这……”

菲菲的那从锦盒上扫过的财迷目光,又怎么瞒得了月娘?她脸皮抖了抖,洒下一层脂粉,笑的脸上的皱纹,像开了花一样,菲菲心中大爽,但是脸上,却是假装着犹豫的样子,看的月娘脸上的粉一点一点的往下掉,那笑也都快挂不住了。

“姑娘要是拒绝月娘,就是看不起月娘了……”

月娘暗中咬了咬呀,继续堆起满脸的笑容,笑道,心中已经是把菲菲掐死了好几遍了。

拿着自己的私房钱,还求着别人收下,别人还一副犹豫的样子,这算是什么事啊!

楼里其他的姑娘被别个公子看上了,她不趁机敲几笔,就已经算不错了,菲菲可算是在铁公鸡上拔毛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南宫钰的身份,堂堂南羽国三王爷,连皇上都要敬让几分。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收下了,这天也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

菲菲有些“勉为其难”的说道,说完,更是直接打了哈欠,下起逐客令来,月娘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眼神一不小心,转到**,再看到**那染着血迹的手巾之后,脸上一惊,而后便是狂喜,眼里眉梢,全是谄媚的笑意。

“行行行,月娘知道你累了……”

月娘站了起来,暧昧的看着菲菲,一副“我什么都懂”,看的菲菲一愣,顺着她眼角的目光瞟到**的手巾,脸顿时一红,又是手巾惹的祸?

不过,菲菲也没想着要解释什么,只是“呵呵”的笑了二声,月娘用纱巾捂着嘴,轻笑着转身离开了房间,对于送出那一锦盒的首饰,再也没有丝毫的不满了。

那个三王爷,她可是知道了,外面都在传说他是断袖,平日里就算来着春风满园楼,也只是叫几个唱小曲的,从来没有要睡陪侍过,就连她都不禁要怀疑这三王爷的爱好了,可如今,那手巾上的血迹,已经证明了一切了。

她本还想提点一下这个菲菲姑娘,没想到,人家早已经是生米煮成熟饭了,看来,她还真是少看了这菲菲姑娘,说不定,她还真的有不一样的本事。

想到这里,月娘的心里好受多了,要是她哄得三王爷开心,能够入了王府,做个侍妾,说出去,这春风满园楼的身价可要提高不少,到时候,还不愁财源不滚滚来?连外界传言的断袖王爷都能拿下,还有哪里的姑娘比这里的更好?

听到月娘彻底渐渐远去的脚步,菲菲脸上那不待见的表情早就全部消失了,双眼放光,死死的盯着锦盒。

终于,菲菲伸出了有些颤抖的小手,缓缓的打开了锦盒。

“哇……发达了!”

菲菲大呼一声,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唯恐被别人听了去,但是二眼却已经是金光灿灿了。

锦盒之中,有着七八件首饰,其中更是还有着一支镶了金边的玉镯子,虽然手工看起来并不是很精致,可那毕竟是金子和玉器啊!

其余的都是一些银簪,翠玉耳环,这对月娘来说,绝对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对菲菲来说,那可就不一样了,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什么最好?什么最安全?钱!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了,难道还怕玩不好吃不好?

菲菲二眼放光的看着锦盒中的首饰,梦想着自己穿金戴银,从大街一路扫过,身后几十名师哥给自己扛东西,那么快活的一件事啊!

不得不佩服的是菲菲的思想,能从眼前仅仅一盒首饰,能够想到那么遥远快活的未来,当真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