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章 杀意

第8章 杀意

南宫琦回到王府,心情意外的好,看着那案桌上的公文也是顺眼多了,身边伺候的小妾却是更加的胆颤心惊了,甚至连端茶的时候,双手都在颤抖,南宫琦放下手中的公文,看着小妾,皱了皱眉。

“怎么?本王很可怕?”

“王爷饶命……妾身……妾身……”

听到南宫琦的话,那小妾顿时跪倒在地,求饶了起来,因为南宫琦,从来不再任何夫人侍妾那里过夜,所以,夫人侍妾们就想出了一份办法,就是每个人轮流来书房伺候王爷。

听到这样提议的南宫琦竟是意外的同意了,所以,这书房里伺候的,都是王爷的一些侍妾和夫人,即使是这样,她们对王爷的敬怕远远大过了爱恋。

特别是在有一位夫人想要趁着伺候的时候,勾引王爷,被王爷一纸休书,直接赶出了王府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伺候的时候,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举动了。

“说,为何心绪不宁,难道……这茶里有什么?”

南宫琦冷冷的扫了侍妾一眼,侍妾顿觉全身冰冷,匍匐在地,浑身颤抖,冷汗直冒,特别是当南宫琦那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时,她就像是听到了地狱判官冰冷的宣判声。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妾身……妾身是因为看着王爷笑,这才……才……”

侍卫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的答道,而听完她回答后的南宫琦,心中一震,愣住了,难道,自己已经将情绪表现出来了吗?甚至……连一名侍妾都看出来了?

想到这里,南宫琦的心中一冷,恢复了平日的冰冷,脑海中闪过那个女子的身影,却是隐隐染上了一丝的杀意,他绝对不允许,他人控制自己的情绪,女人,是最不可信的。

“今晚,你留下!”

“啊?!这……妾身谢王爷。”

南宫琦把那个女子的身影从脑海中甩去,对着跪倒在地的侍妾,冷冷的说道,本以为要受到重罚的侍妾,完全的呆住了,清醒过来之后,更是满脸的欣喜,清秀的小脸染上了一丝的红晕。

们想尽办法留在主院伺候着,不就是想要蒙受王爷的恩宠吗?就算是得到不宠爱,一日的雨露,也是莫大的殊荣了。

皇上将她们赏赐给王爷,王爷除了第一日招了她们侍寝之后,就再也没有招过第二次,就像是完全将她们遗忘了一样。

而她们,也只有这晚上的几个时辰,在书房伺候着,期盼着有一天能得到引起王爷的注意,给王爷侍寝。

侍妾欣喜的声音,反倒是让南宫琦心中生出了一丝的烦闷,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个女子的身影,若是美貌,府中夫人侍妾,随便一个都比她强,可是,却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脑海中总是会有她的影子。

她看着自己时痴迷的眼神,还有清醒过来之后,抓着自己衣襟后退的表情,无一不让他心动,只要一想到,她竟然因为看着自己连鼻血都流了出来,更是忍不住心情大好。

想到这里,南宫琦再也没有批阅公文的心情了,看了一眼在身边伺候着的侍妾,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站了起来,走到了侍妾的面前,一把将她横抱而起,向着书房后的卧房走去,侍妾,脸色酡红,柔柔的靠在南宫琦的身上。

到了窗边,南宫琦一把把侍妾抛在了**,身子瞬间压了过去,衣裳飞舞,只是几下,**的女子,便只剩下一件肚兜了,白皙柔嫩的玉臂**,充斥着他的眼球,可当他看像那位侍妾的面容时,竟是变成了那个女子的模样,一摇头,再看,才发现,原来是幻觉。

但是这一吓,却是把南宫琦所有的欲望都下没了,他看着一眼闭着着双眼,小脸酡红正等着自己宠幸的侍妾,直接转身离开。

**的侍妾,许久都没有感觉到王爷上床,不由得睁开了双眼,扫视四周,房间里哪还有王爷的影子?

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衣裳,不禁怀疑,难道是因为自己太想得到王爷的恩宠了而做的一个梦?

想到这里,侍卫更是脸色通红,急忙下床捡起衣裳,穿了起来,然后,偷偷的溜了出去。

这个卧房,只是王爷用来招寝时候的卧房,王爷睡觉的寝房,是不允许她们任何人进去的,就算是皇上赏赐的一位和亲公主,也都没用进去过。

等侍妾收拾好身上的衣裳,发髻,回到书房的时候,南宫琦已经放下了手中最为一本文书,淡淡的瞟了侍妾一眼,除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寝房,而那侍妾今日的伺候,也就到此结束了。

回到寝房,不知为何,脑海中依旧还是那个女子的模样,甚至越来越清晰,终于,他有些无奈的跑出了寝房,走到了院内的大缸前,跳了进去,打坐了起来,冰冷的水,把他的心中的躁动,终于压制下去了,再睁开时,双眸冰冷,隐隐透露着一股杀意。

在南宫琦这般,用冷水来平稳自己的躁动时,高菲菲小姐,却是饱着怀中的锦盒,睡着又香又甜。

如今,有了撑腰的,还有了这一盒珠宝,她是什么都不想了。

只是……忽然,睡梦中的菲菲忽的感觉到一股冷意,就像是要把她刺透一样,猛地清醒了过来,这一醒过来,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

只见一名一身黑衣的蒙面人,正拿着手中闪着寒光的长剑直直的向着高菲菲刺来。

“啊——救命!”

高菲菲一个翻滚,大叫了一声救命,可那剑却远比她的声音要快,直直的刺了过来,她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黑衣人间高菲菲已经没了知觉,一把抽出手中的剑,飞出窗外,消失在夜幕中。

“菲菲……菲菲姑娘,你怎么了?”

门外响起了月娘急切的声音,可是屋内却没有一丝的动静,月娘慌了,赶紧叫人把们撞开,“轰”的一声门撞开之后,里面的人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急忙查干,才发现,小云只是晕了过去而已。

月娘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内间,一看,顿时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此时的菲菲,正歪着脖子倒在**,被子上有着长剑刺破的痕迹,跟着月娘一起进来的那些姑娘们更是吓坏了,一个个惊恐的看着菲菲,不敢靠近。

“你……你去看看,她……她是不是死了?”

月娘对着身边的一个小厮,惊恐的说道,说完还退后了几步,那名小厮也是颤抖着身子渐渐的靠近着。

小厮把手放到了菲菲的鼻间,感觉了一下,然后又把手指放到菲菲的脖子上感觉了下,急忙退了回来。

“月娘……她活着,她还活着……”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要是这小祖宗出了啥问题,我可怎能跟三爷交代,要是三爷发起怒来,非得把我春风满园楼拆了不可!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你们都下去吧,把小云泼醒,让她好生照顾着菲菲姑娘。”

听到小厮惊喜的声音,月娘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她缓缓的走到了菲菲的身边,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

小厮们应声退了下去,不过在下去之前,用一杯茶,把小云给泼醒了。

小云看着周围忽然出现的一群人,给吓坏了,急忙跑了到里面,一看到菲菲那模样,顿时就要大叫起来,但被月娘的有眼神一瞪,只得把声音重新咽了回去,急忙跑到了床边,着急的看看菲菲,又看看月娘。

“月娘……菲菲小姐这是?”

小云急切的问道,月娘摇了摇头,缓缓的揭开了被子,顿时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那在身边偷看着的姑娘们,也都是呆住了。

因为,在菲菲的胸口,正紧紧的抱着一个锦盒,而那个锦盒上,已经完全被利器刺破。

“天哪……这……这是谁要杀死菲菲啊?难道她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仇人不成?”

“不……不会的,菲菲从小就我一起来了这里,怎么会有什么仇家?菲菲……菲菲……你起来,你不要下小云啊。”

看着那被刺破的锦盒,月娘倒吸了一口冷气,若是没有这个锦盒,那么今日,她就必死无疑了。

小云被眼前的情况一下,顿时哭了起来,她小心的摇晃着菲菲,口中还在为菲菲解释着。

终于,菲菲的眼眸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月娘?小云?我……我已经死了吗?可是……可为什么你们也?难道……你们也死了?天哪!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好没好好享受呢,银子都还没花完呢,怎么就让我死了呢!”

菲菲睁开双眼,第一眼就看到了月娘和小云,眼中闪过一道迷茫,顿时想了起来,一把长剑刺了过来,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菲菲开始哭喊了起来,只是没有一滴眼泪,这一哭喊,月娘的脸色忽的沉了下去,只有小云,擦掉眼泪,一脸惊喜的看着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