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章 哭给谁听?

第9章 哭给谁听?

“你……你才死了呢!”月娘大声吼道。

“什么?我没死吗?可是……可是我……啊——我的首饰!天哪,我的首饰,这……我不活了!首饰全被扎坏了!”

听到月娘的吼叫,菲菲顿时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没错,这还是自己的房间,再看了看身上,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一次,菲菲是真的嚎啕大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那个撕心裂肺,伤痛欲绝啊。

而在听到她的哭喊之后,所有的人都不禁一阵滴汗……这一刻,她们终于了解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守财奴,铁公鸡!

菲菲可管不了那么多,她一打开锦盒,就大声哭喊了起来,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心痛,自己先前还在坐着美梦,醒来之后,竟然就已经破碎了,这简直是从天堂掉到地狱,她怎么不伤心,再加上……还有某人在场,此时不哭更待何时?

“好了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一点首饰吗?没了就没了,我明个儿再给你送几个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月娘被她这一哭一嚎的,顿时给吓蒙了,坐在**,安慰起菲菲来。

“真是吗?月娘你太好了,也会有这么漂亮的吗?月娘……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

一听到月娘发话,菲菲立即停止了哭声,满脸激动的看着月娘,最后更是扑进了月娘的怀里,偷偷的擦起眼泪来。

月娘一愣,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她这是故意哭给自己听的?得了,见过脸皮厚的,还没有见过这么脸皮厚的。

而那群看热闹的姑娘们也是醒悟了过来,偷笑了起来,她们何时见到月娘吃这样的亏?只有一位站在最后面的女子,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眼中闪过一道犀利,转身离开了房间。

琦王府中。

黑夜中,一名黑衣人,出现在南宫琦的寝房,跪倒在地,看着他的出现,南宫琦的眼眸不禁缩了缩,压抑着心中的异样,冷冷的看着他,等着他的禀报。

“请王爷责罚,属下太过大意,没有检查她是否已死,就离去了,让她侥幸逃过一死,请王爷准许属下戴罪立功。”

直到清脆的女生从黑衣人的身上传出,才知道,这刺杀菲菲的黑衣人,竟然是女子,而主谋,自然就是端坐在案桌后的慕容琦了。

听到黑衣人的禀告,南宫琦的心一紧,而后却是一种欣喜,在他派遣了人前去刺杀的时候,他一直就这样坐着等着,时间过的那么慢,脑海中的那个影子却是更加的清晰了,甚至到最后,在对着他笑的刹那,忽然倒了下去,眼中满是愕然,还有那无比受伤的表情……

他有些后悔了,可是……人已经派出去了,可现在听到的却是,她还安然无恙着,他怎么还下的手?

“不用了,回去吧,不要被别人发现。”

“是,王爷,属下告退。”

南宫琦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缓缓的说道,黑衣人的身子一僵,而后,听话的退了下去。

进了前院,入了寝房,躺在**,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那幽深的双目,竟然是染上了些许的犹豫,这……可是从来未出现过的。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能奈我何?”

南宫琦低喃着,闭上眼,渐渐睡去,既然上天给了她一个活命的机会,他倒想看看,她到底能怎么样?

或许,只是因为她的特别,引起了自己的好奇而已,女人,都是一样的,时间久了,或许就会腻了吧。

南宫琦就这样睡了过去,而春风满园楼的菲菲也正在呼呼大睡,一点也没有被刚才的刺杀给吓住,怀中的依旧抱着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锦盒,可小云却是怎能都不敢睡,睁大着眼睛,可最后,还是支撑止住,睡了过去。

照菲菲的话来,连自己都以为自己死了,那杀手自然不会怀疑,既然杀手以为自己已经死了,那证明她现在已经安全了,至于天亮之后的事情,那就天亮以后再说,不过……在那个杀手扑过来的时候,她似乎嗅到了一股不属于男人的特殊香味。

这让她觉得,这个春风满园楼似乎并不怎么安全了,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跑路,不过……在跑路之前,还是可以狠狠捞一笔的,她可不想一路乞讨游览南羽国的风光。

想到可以离开这里,过上潇洒江湖的日子,她怎么会不高兴,就连睡觉,嘴角都还衔着几分笑意。

“小姐……小姐……”

清晨,小云一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连忙跑到内间,看着**熟睡的菲菲,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叫了几声,直到菲菲有些不耐烦的动了动,用被子蒙住了头,她才放心下来,还好小姐没事。

只要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就一阵后怕着,菲菲不仅是她的小姐,更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她早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菲菲揉了揉眼睛,把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眨巴了下清澈的大眼睛,坐了起来。

“小云……你醒了?嘿嘿……去给我准备水洗漱吧?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打扮打扮!”

菲菲从**跳了下去,坏笑道,明亮的大眼睛中满是算计的笑意,似乎还有着点点的金光闪耀。

“是……小云这就去准备。”

“慢着,还有……记得去找月娘,就说我要好好的打扮,好迎接那个三爷,还缺少点首饰。”

小云一笑,高兴的答到,看到昨晚的事情一点也没有影响到菲菲的心情,她自然是高兴的,只是,她还未走,就被菲菲接下来的话,弄的无语了起来,这年头,似乎只有给月娘上交首饰的,还没有从月娘那里拿来的,只是,想到昨日月娘亲口的应承,她又有些犹豫了起来,看着菲菲一脸的胆怯。

“小……小姐……这……”

“唉……小云啊,我也不想跟月娘要那些首饰的,多难为情,可是,难道……要我带着这些已经损坏了的首饰见人吗?到时候,损伤的,可就是春风满园楼的体面,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楼好,我想,你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看到小云那胆怯犹豫的样子,菲菲十分理解的安慰起她来,那一副无奈叹息,恨不得知音的模样,还真把小云唬住了,心中顿觉菲菲十分伟大,一切为了春风满园楼得体面着想,亏得她还误会她了,想到这里,小云的脸上一阵敬佩,一阵感动,急忙点头应承了下来。

看到小云脸上的敬佩激动,菲菲一副“你懂就好”的样子,拍了拍小云的肩膀,极为老陈的“叹”了口气,转身,重新爬上了床。

听过菲菲这番话,小云哪还有什么疑惑,急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小云就回来了。

小脸上满是笑意,而她的手中,正端着一个比自己手上这个还好漂亮几分的锦盒,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几名小婢端着洗漱的东西,还有好些衣裳,恭敬了走了进来,放下东西,离开的房间,在临走之前,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瞄了菲菲几眼。

顺着菲菲那闪闪发光的眼神看去,顿时一阵无语,急忙退了出去,因为此时菲菲的形象真的太差了,当着婢女们的面,就那么财迷的看着小云手中的锦盒,恨不得立马狂奔过去。

婢女们都离开房间了,菲菲自然是没有丝毫的顾忌了,虽然刚才也没怎么顾忌,她从**跳下了床,几步就跨到了小云的面前,从小云的手中接过锦盒,放在了桌子上,缓缓的打开了。

“哇……”

一打开锦盒,菲菲就高兴的大叫了起来,她怎么能不高兴?这锦盒中的东西,绝对比昨日月娘给自己的那些首饰要高了一个档次,看来,昨日月娘给的那些都是一些次等的货色,菲菲也顾不得去想月娘,二眼发光的看着锦盒中的首饰。

这锦盒中的首饰虽然只有五件,比昨日的要少上二件,但是菲菲却比昨天更加激动了起来,因为,这里面竟是有一个镶金边的玉镯子,质量一看就知道比昨日的要好,竟然还有一支金步摇?还有一对镶着翠玉的金耳环,这三件中的任何一件都足以低过昨日的那一盒了。

此时,菲菲才知道,为什么都睡金楼是最大的销金窟了,这些东西……全部当掉也够她玩个好几年了吧?而她,更是可以接着这些钱,再生钱,这一辈子,可就不用愁了。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下赚大发了,真是多谢昨天那个刺客了。”

想到这里,菲菲很没出息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云滴汗的表情里,拿着首饰,狠狠的亲了一口,可是忽然,她竟是嗅到了一股有些熟悉的香味,再嗅了嗅,发现,那个有着熟悉香味的首饰,正是那支金步摇,菲菲一愣,这个味道……好像就是昨日刺客身上的那种味道?

难道……那个刺杀自己的人,就是这楼里的人吗?

一想到这里,就是再乐观,再迷糊的菲菲也是打了寒颤,对离开这春风满园楼更加的急切了,那个杀手,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没死的事情了。

她可不认为是月娘动的手,不过她也是知道的,这锦盒里的东西,也绝对是楼里姑娘供给了月娘的,那个杀手的身份,也就不难猜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至少能有九分的肯定,那个杀手就是楼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