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章 算计他

第10章 算计他

“小姐……菲菲小姐……你怎么了?”

小云看着菲菲那兴奋的脸色忽的呆住主了,只是愣愣的看着首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顿时有些着急的叫道,难道,菲菲被眼前的首饰给高兴傻了?

“没……没事,那个……你告诉月娘,要是那位三爷来了就通知我一声。”

菲菲晃过神来,顿时摇了摇头,把锦盒合好,对着小云说道。

一想到那个冷傲中带着邪魅的男子,菲菲的心一动,从月娘的行为就可以看出那个男人一定会厉害,他既然包了自己,应该也不会看着自己受害吧?想到这里,她的心情顿时又恢复了过来。

反正她就要离开这里,在离开这里之前,她就把那个男人缠住,留在自己的身边,那样,自己不就是可以安全了么?

菲菲不禁要为自己灵活的大脑鼓掌了,怕小云待会儿以为自己疯了可就不好了。

小云一愣,脸色却是忽的红了起来,看着菲菲二眼放光的模样,顿觉,菲菲定是在想那位公子了,莫非这就是别人口中的思春?

小云看着菲菲那捧着锦盒傻笑的样子,偷偷一笑,转身走出了房间,去传达菲菲的话去了,今日月娘把锦盒给她的时候,真是异常的爽快,还跟小云说了,要是菲菲有什么事情,直接通知她就是了。

看着菲菲这么受宠,小云也是跟着高兴,完全不知道菲菲脑子里的算盘,她是看上了那个帅哥,不过,是看上了他的银子,她可不想,一穿越就被禁锢在宅院里,还要跟一大推女人去抢一个丈夫。

菲菲用着水洗了洗脸,又用盐水漱了漱口,就开始看起月娘送来的那一件件的衣裳来了。

看完之后,菲菲只得大呼一声,古代人的织造功夫太强悍了,这一件件薄如蝉翼的衣服,就算是穿个十个八件,估计都还能看到里面的肉光。

但菲菲倒也不是穿不出手,毕竟是生活着在二十一世纪的人,那些只有几块布料的衣服都不少见,连三点式也是见得多了。

菲菲虽然她这个身子之前一直都是个丫鬟,但是皮肤倒是不比那些楼里的小姐差,再加上还从来没有被化妆品污染过,更是显得一种天然的白皙粉嫩。

菲菲周到了内间另一边的小浴室里,里面是一个大木桶,桶里面是刚才端起来的热水,菲菲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竟是从里面挑了一件大紫的,绣着大朵菊花的裙衫,穿在了身上,要知道,那件衣裳,在这一推衣服里,绝对是派的上倒数的。

小云进来之后,菲菲已经换好了衣裳,坐在了梳妆台前,梳妆台上,正放着二个锦盒,只是其中的一个锦盒上,有个一道被利器穿透的痕迹。

看着眼前的菲菲,小云眼中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菲菲,这一装扮,可是完全把菲菲那一身的容姿给挡住了,显得极为粗俗 。

“菲菲……你这是……”

小云走到了菲菲的身后,有些纳闷的问道,但一想,或许菲菲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木梳给菲菲梳了起来,不一会儿,头上挽起一个漂亮的发髻,整张小脸,倒也显得几分美人的容貌来。

“小姐……你要戴那些首饰?”

小云指着月娘早上送来的锦盒,笑问,可她没想到的是,菲菲竟然没有打开那个早上拿来的锦盒,而是打开了那个被刺破的锦盒。

锦盒中的东西,被那利刃衣襟是弄的有些面目全非了,特别是那镶金边的玉镯子,更是裂开了好大的几条缝隙,似乎稍稍一碰,就会碎一样,而那里面的发簪,耳环,也皆是有些变形了起来,跟今早锦盒里的东西,根本就没的比。

菲菲从那打开的锦盒中,掏出了一支被扭曲的最为眼中的银簪递给了小云,而后还拿起了那快要破碎的玉镯子戴在了手上,最后还挑了一对极为黯淡的银耳环,戴在了耳朵上,不得不说的是,菲菲挑的这几样东西,是盒子里最为难看的,也是破损最大的。

“菲菲……你这是……”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点帮我簪上吧,还有这个,这个,也一起簪到头上去。”

小云惊愕的问道,菲菲却是卖了一个关子,不肯说,说完,把锦盒里那剩下的几样全部都递给了小云,催促着小云给她簪上。

尽管小云很好奇,很诧异,但还是依旧菲菲的指示,把那些学东西全部都插到了菲菲的头上,顿时,那原本雅致无比的发髻,顿时变的粗俗了起来,就像是在头上卖首饰一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菲菲笑的花枝乱颤了起来,但一感觉到头上那些簪子随时会掉的样子,赶紧忍住了笑,但眼里眉梢皆是笑意。

“不粗不错,小云,把胭脂水粉递给我。”

看着插得满头都是的银簪,玉簪,长簪,短簪,小云都有些不忍心看了,可菲菲却是大叫“不错”这让小云不得不想起菲菲初场上的那个装扮,总结了一个结论,这菲菲的品味,果真是与众不同。

在小云惊呆了的目光下,菲菲把那红通通白花花的脂粉,尽往脸上抹去,顿时一个脸色苍白,脸颊通红,眉毛粗长,眼睛青紫,血盆大口的菲菲顿时出现在了镜子里,若不是小云亲眼所见,肯定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人,竟然是菲菲。

“很好很好!哈哈哈……小云,你出去看着,要是那位公子来了,你马上来通知我。”

“这个……菲菲……你确定要这样去见那位公子?”

可菲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是拍手叫好了起来,还对着小云提醒到,这一提醒,小云更是呆住了,她甚至有些怀疑菲菲是不是已经傻了?她……她竟然要以这种装扮去见那位公子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去快去吧。”

菲菲对着小云神秘的笑了笑,赶紧说道,一副一切的模样,她当然急切了,她很想知道那个男人在看着自己这幅妆容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她可不管这些,不管那个男人什么样的表情都无所谓,她唯一知道的是,男人,都是极好面子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就是好面子,要是他看到自己这一身粗俗的装扮,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肯定不是对这自己发飙,因为那日他大堂上说的话,可是所有人都听到的。

他要是直接发飙,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想到再接下来的事情……菲菲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菲菲没有失望,几个时辰过后,小云激动的跑进了房间,告诉菲菲,那位公子来了,那个上次跟他一起的白衣公子也来了,而且,还点名让她过去,本已昏昏欲睡的菲菲,一听到这话,顿时精神了起来,跑到梳妆台,仔仔细细的瞅了自己一眼。

在小云因为看着她的打扮,有着不忍和担忧的目光下,走出了房间,向着前院走去。

因为还是白天,这一路上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人,这让小云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但是一想到,菲菲要用这幅模样去见那位公子,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前院二楼的房间里,南宫琦正坐在木椅上,正看着窗外,而那位白衣公子,则是轻摇着扇子,品着手中的清茶。

“三哥……听说,昨日里你包下的那个女人差点死在刺客的剑下?怎么?不会是怕打赌输了,故意让人去刺杀的吧?”

白衣男子摇了摇扇子,带着点点调笑的语气妖媚的说道,那俊美的脸上,一双桃花眼,显得格外的风流,在加上那语气,更是有一种天生的魅惑,若斯身为女子,定是那倾国倾城的妖姬。

“五弟的消息到是灵通?不过,要是本王要动手的话,你觉得,她现在还能活着吗?”

南宫琦心中微动,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异色,看着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说完,端起茶几上的茶轻嘬了一口,只是他还未咽下去,就直接“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因为只是一抬眼,他就看到一个大紫色的身影向着自己直奔而来,若不是认出了她身后的那个婢女,他第一个反应,绝对是一掌就挥了过去,而此时的白衣公子,在看清楚菲菲那一身的装扮之后,脸上变得精彩无比了起来。

此时的菲菲,蒙头就往南宫琦的怀中撞去,这一撞,“哗啦”一声,头上掉下一片首饰,剩下的首饰也都是变得歪七扭八的插在了她的发髻上,南宫琦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在玩什么花样。

“哎呀……我的首饰……呜呜呜,这可是我所有的家当了,公子……呜呜呜……你不知道我有多惨,昨天,竟然有人来刺杀我,幸的被我怀中的首饰盒给挡住了,可是……可是……人家的首饰却是遭到了此刻的毒手,给弄成这样了。”

菲菲赶紧从南宫的琦的怀中跳了出来,蹲了下去,捡起地上的首饰,拿在手上,可怜兮兮的哭诉着,说完,还把手上的满是裂纹的镯子递到了南宫琦的面前,另一只手,稍稍一抹,那玉镯子顿时很给力的当场碎掉了。

看着菲菲扬起的小脸,还有那面目全非的妆容,再加上不断往下掉的脂粉,南宫琦的嘴角不禁抽了抽,一边的白衣公子更是长大着嘴巴,看着菲菲,一副被吓傻了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