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章 都扔了吧

第11章 都扔了吧

“公子……呜呜呜……我……我没脸见人了,我……”

菲菲哭的花枝乱颤,头上的首饰又掉了几个,小云站在门口,脸已经通红了起来,特别是看不经意间瞧见白衣公子那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的样子,更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可是,某人,却是哭的更加响亮了起来,

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体几乎僵硬了起来,她从他的怀中抽身而出,泪眼婆娑的看了南宫琦一眼,转身就往门外跑去,她知道,她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虽然那个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菲菲像龙卷风一样卷进来,又消失在房间里,许久之后,南宫琦的嘴角依旧在不停的抽啊抽,而一边的白衣公子,已经闭上了嘴,只是沉默着,没说一句话。

“三……三哥……你的眼光……真的够独特的,极品,真是极品!呃……我的胃有些不舒服,我……我先回去了。”

终于,白衣公子开口了,他看着南宫琦表情是,哭笑不得外加无奈佩服,真是五彩缤纷,最后看着南宫琦脸上比他更为怪异的表情,急忙站了起来,找借口离开,现在这样的南宫琦实则是太不寻常的,他可不想留在这里,万一他把怒火发到自己的身上,那可冤枉了。

南宫琦,此时的心中,整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说了。

菲菲那面目全非的妆容,还有那不停往下落的低劣的首饰,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等南宫琦缓过神后,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邪的笑意,这个女人,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哭穷?首饰?这个女人果真是不一样,若是普通的女子,定是大哭自己被刺杀一事,谈后投怀送抱,博取他的同情,可是这个女人,从始至终,哭的不是她被刺杀的害怕,而是……她被刺坏的首饰?

南宫琦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出了房间,向着后院走去,既然她已经说的这么“委婉”了,他也不好拒绝不是吗?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她刚才那一身的装扮,正的很震撼他的眼球,要是被别人看到,到时候,别人笑的可就不是她的品味了,而是自己的品味了,毕竟,是自己当着众人的面要下她的不是吗?

或许,她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会有了这么一遭?果真是个非比寻常的女人。

他不知道,这已经是多少次这样认为了,似乎每一次见面,她都会给他一种新奇,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即使……是糟糕,也糟糕的那么别具一格。

“小……小姐……”

一路小跑跟着菲菲跑回了后院,回到了房间,小云还是没能想清楚,菲菲到底是演的哪一出?为何一定让她时刻注意着那位公子来了没,但是在见了之后,却只是哭诉了一番,又拔腿跑掉了?

此时的菲菲心里却是乐开了花,把手中那些从头上掉落的发簪,又重新插了上去,接着便是爬在在梳妆台上,脸朝下,身子一抖一抖了起来,似乎是在哭泣,又似乎是在强忍着笑意。

“小姐……菲菲……你……你没事吧?”

小云有些着急了起来,站在菲菲的身边,想安慰却说出话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的被推开了,南宫琦一脸淡然的走了进来,看着小云那着急的模样 ,还有爬在桌子上一抖一抖的菲菲,眼角还是人不都抖了抖。

“把她身上的妆全部卸掉!”

南宫琦像是进自家房间一样,走到了桌子边,坐了下来,对着小云冷冷的说道,但是那声音却是没了以往的冰冷,有的只是一种天生的尊贵。

而听到这声音的菲菲,身子明显一僵,缓缓的抬起了头,转过身子,眨巴了下大眼睛,似乎又有种要立即埋进他怀里的冲动。

“这个游戏……好玩吗?”

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南宫琦看到她那妆容的时候,嘴角还是抽了抽,随后,却是淡上了一抹邪魅的笑意,魅惑的说道,像是挑逗,又像是调笑。

一听这话,菲菲顿时愣住了,她……她心中的小九九就这样被看穿了?自己想了这么久这么好的计划就被他看出了吗?怎么会?

“公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公子……呜呜呜……”

菲菲眨巴眨巴了下大眼睛,一副委屈之极的模样,似乎根本不动南宫琦在说什么,站起身来,盯着满头的首饰,拿着手巾不停的擦着没有一滴眼泪的眼角,身子一耸一耸,哭的伤心极了。

一边的小云已经跑了出去准备洗漱的东西去了,菲菲脸上那妆容莫说那位公子,就连小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听到公子的命令之后,便是快步的跑出去安排了。

不一会儿,一桶桶的热水再次提了进来,宾宝们看到南宫琦的时候,都是低头微微行一礼,放下东西后又全部都退了下去。

菲菲偷偷的瞄了瞄南宫琦,又看了看忙碌着的小云,心中却是有些纳闷了,难道……自己白演了这一场戏了?

想到这里,菲菲连继续装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索性把手巾一放,坐在了南宫琦的身边,慢腾腾的吃起糕点来,完全无视南宫琦看着她的怪异眼神。

“看什么呢?没见过吃东西的美女?”

就算是超级大帅哥,但是一直用那怪异的眼神盯着你,你也不会爽吧,菲菲终于忍不住,瞪着南宫琦,很不爽得说道,只是那当那南宫琦说完一句话之后,菲菲终于是愣住了,低头一看,顿时满脸通红了起来,就连那脂粉都掩饰不住了。

因为,她喝的,是南宫琦刚才喝的茶杯,她刚才还在纳闷,怎么小云倒茶只倒了一半,原来……这么说,她就是间接的跟他接吻了?

一想到这里,菲菲的心“噗通噗通”快跳了起来,看着南宫琦的眼神里,渐渐泛起了桃花,天哪,自己竟然跟这个超级大帅哥接吻了?这一刻,她似乎完全忘记了,他打破了自己的计划一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南宫琦。

“小姐……小姐……”

小云走到了菲菲的身边,摇了摇,已经痴迷在南宫琦美色的菲菲,终于是把她摇醒了,指了指一边的手巾和水盆,菲菲顿时明白了过来,但她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淡然的走到了水盆边,把自己脸上的妆容全部都洗净了去。

南宫琦看着她知道喝错了自己的茶杯中的茶后,闪过一抹红晕之后,就像上次一样呆呆的看着自己,只是这一次,没有流鼻血而已,更让他觉得有趣的是,这个女人,不禁敢在婢女的面前,那么火热的盯着他,而且在被小云摇醒之后,没有一丝的羞怯?

像个没事人一样,摇摇摆摆去洗脸了,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小小的脑袋里,倒是藏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洗净了脸上的妆容,又被小云拖到了内间的木桶里,又洗了一个澡。

而从始至终,南宫琦都是静静的坐在凳子上,没有一点避讳的意思,听着里间哗啦啦的水声,他自然知道她是在干什么,但依旧是静静的坐着。

此时在洗澡的菲菲却是没有刚才的淡定了,她甚至能够透过屏风,看到外面坐着的身影,心跳的越来越快了起来,心中暗想,万一他趁自己洗澡的时候走进来怎么办?

在这里忐忑不安的情况下,终于是洗干净了,直到小云给她穿上衣裳,那个身影依旧坐在那里,慢慢的吃着糕点,喝着茶,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瞟过来,菲菲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终于放松了下来,但是在那放松之下,竟是隐隐有点失落?

小云从早上送来的一堆衣裳中,给菲菲挑了一件火红色的裙裳,承托着菲菲那雪白的肌肤,当真是美艳无双。

当菲菲穿好衣裳,出现在南宫琦的面前时,南宫琦眼神一怔,闪过刹那间的惊艳。

弯弯柳叶眉,灿灿星辰眸,小巧高挺的小鼻,晶莹剔透的粉嫩小嘴,特别是在那一身火红裙衫的衬托下,更觉美艳动人,清纯中带着妩媚,妩媚里又不失清纯,特别是那双明眸里偶尔闪过的狡黠,更是给她增添了几分灵动。

菲菲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裳,径直走到了梳妆台,透过铜镜看着自己脸蛋时,心中不禁生出了点点的不快,难道自己长的不好看?为什么自己露出了真颜之后,他眼中美艳一点迷恋惊艳的感觉?

小云小手微动,挽起了一个漂亮的发髻,正当菲菲想要从那锦盒里取点首饰来定住自己的发髻时,南宫琦站了起来。

“不必了……那些垃圾都扔了吧。”

南宫琦对着菲菲缓缓的说道,这话一落,菲菲顿时愣住了,等醒悟过来之后,更是怒火直冒,丫的,他不送她首饰也就算了,还说她的首饰是垃圾?更要她把她手上的首饰一起扔掉?这……这怎么不让她怒火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