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2章 暧昧气氛

第12章 暧昧气氛

“你……啊……我的首饰。”

菲菲气愤的站了起来,只是她还未来的及说话,她桌子上的那个锦盒连同她手中的首饰,全部都从窗户飞了出去,菲菲瞪大着双眼,看着南宫琦,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阴沉,就像是暴风雨前得乌云一样。

只是这暴风雨还未袭来,她的小手就被南宫琦温暖的大手拉住了,只是刹那的碰触,那篇乌云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呆呆的任由南宫琦拉着她往门外走去,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竟然已经被南宫琦拉出了春风满园楼的大门?

周围的姑娘和客人,皆是一脸惊艳的看着菲菲,只是,在南宫琦冰冷的眼神扫过之后,全部都低下了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你想干吗?”

菲菲把手从他的手里面抽了出来,向后退了几步,一副怕被侵犯的模样,清澈的大眼睛里忽闪忽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车。”

看到南宫琦出现,旁边一辆华丽的马车顿时奔了过来,南宫琦对着菲菲冷声命令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了,看着菲菲的眼光,都带上了一抹惊艳,毕竟在这青楼之中,竟然有着这样一位看似如精灵般的女子,当真是少见。

“你……你……”

菲菲看着华丽的马车,咽了口唾沫,又退后了几步,南宫琦的皱了皱眉,也不顾周围人的目光,一把将菲菲抱了起来,然后跨上了马车,在所有的惊愕的目光下,马车使出了大家的视线。

“唉……世风日下,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一个老头打一边;路过,看到了这一幕,摇了摇头,大声叹息着走开了,带青楼女子出去玩本也不少见,但是,想南宫琦这样不顾菲菲的后退的脚步,直接抱起就上马车的情况,到还是头一次。

毕竟这是春风满园楼,要是楼里的姑娘不愿意,那些公子哥,可没有谁这么大胆的,公然拉人的上车的,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马车离开之后,楼里始终没有一个人追出来,大家心中顿时明了,原来是那老鸨已经默许的?

“你……你想干什么?”

一上马车,菲菲就从南宫琦的怀抱里挣扎了出来,远远的避开南宫琦,断断续续的问道,无可否认的是,这个帅哥的怀抱里真的很舒服,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她继续犯花痴了,可即使这里,看着距离自己一臂距离的南宫琦,菲菲还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唾沫。

菲菲大脑快速的思考着,可是想来想去,都发现,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只有人他宰割了,想到这里,菲菲反而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大不了……就当是被蚊子盯了一口,落几滴血而已。

南宫琦看着菲菲不听变换的脸色,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浅笑,不过,要是他知道菲菲自己现在脑子里想的那些事情,就算再冷傲,再冷静,估计也要滴汗吧。

菲菲脑袋里不停的YY着,小脸一阵白一阵红,看的南宫琦嘴角的笑意更是泛滥,任谁也想不到,那以冷傲霸气据称的三王爷南宫琦,竟然会有如此一面,当然,当年的一个女人也有过这样的荣幸,只是那个人的背叛,也把那份荣幸一起带走了。

而现在,看着菲菲的那不停变换的神色,那冰封了多年的心,终于是有了一丝的悸动。

马车停了下来,南宫琦撩开车帘看了一眼,大手一伸,握住了菲菲的小手,而后低头看了一眼菲菲的小手,顺便扫了一眼菲菲的身材,缓缓吐出三个字。

“太瘦了。”

“你……我……我哪里瘦了?这……这叫骨感美!”

这三个字也是把菲菲惊醒了来,她瞪着南宫琦,有些气结的说道,说完还估计挺了挺腰,证明,可是当她看到自己的身材时,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二十一世纪的模样了,声音顿时小了几分,但还是不甘心的说道。

南宫琦也不反驳什么,从马车上跨了下去,菲菲一个踉跄,才发现,南宫琦竟然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小脸微红,就要挣扎开来。

“自己下,还是我抱。”

南宫琦淡淡的甩下几个字,要是在电视里看到这一幕,菲菲肯定会大呼好酷好酷,可是到了自己的身上就不一样了,菲菲顿时愣住了,直到南宫琦伸出另一只手,打算抱她下马车的时候,她才清醒过来,避开了南宫琦的另一只手,任由南宫琦拉着握着自己的小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蹲坐的太久了,又或许是太着急了,菲菲这往下一跳,脚顿时一软,就摔进了南宫琦的怀中,小脸通红,急忙推开了南宫琦,站这那里,尴尬的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

“进去吧。”

南宫琦一愣,缓缓的说道,说完转过身,径直向着马车旁边的店子里走去,菲菲一愣,立即跟了上去,这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人可是害怕的紧,再加上她身上穿的那层薄纱样的裙衫,她已经感觉到不少火热的目光了。

菲菲紧跟着南宫琦进了店,一走进店里,菲菲立即呆住了,那些什么害怕,羞怯,全都不见了,只剩下炽热的眼神,似乎能把这个店给烧穿了一眼,二眼放光,就差没有流口水了。

南宫琦走了几步,却发现身边那个跟着一起进来的影子似乎不见了,他转过身,顿时看到了某个人,正一脸痴呆的看着柜台上摆放的那些金银首饰,不错,这正是一家首饰店,而此时,菲菲很没有形象的,呆住了。

感觉到周围看着菲菲那模样各种各样的眼神,有惊艳,但是更多的却是不屑,还有嫉妒,南宫琦的皱了皱眉,这店里更多的是女人,那些女人在看到南宫琦走进来之后,一个个都是二眼一亮,不停的偷瞄着南宫琦,只是在菲菲出现之后,才把嫉妒的眼神转到菲菲的身上。

然后看着菲菲那副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嫉妒顿时变成了不屑。

南宫琦看着菲菲,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目光,双眼依旧放光的盯着那些首饰,心中涌出一阵不爽,他走到了菲菲的身边,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些看着菲菲的眼神,一把拉着她的手,向着楼上走去。

“啊——好多首饰啊!天哪……”

“住口!”

被南宫琦一拉,菲菲一清醒过来就是一声惊叹,但是接下来的话还为说出口,便是被南宫琦冷冷的二个字堵住了,此时菲菲才反应过来,看着那些人嫉妒不屑鄙夷的眼神,顿时低下了头,紧紧跟着南宫琦上了楼梯。

“那位公子是谁啊?好俊……若是能嫁他为妻……”

“就你这样还是省省吧,我还差不多,看他身后那个小贱人穿的那衣裳就知道不是良家的小姐,而且,还被这一点首饰给吓倒?真不知道,那位公子怎么会看上那样的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想那样的小贱人也都只是玩玩而已,要说娶回家,还是要取想我这样的,我的父亲可是户部里的人。”

“是啊是啊……”

南宫琦拉着菲菲一上楼,楼下就叽叽喳喳的讨论了起来,那声音也不小,跟在南宫琦身后的菲菲全部都听了进去,怒火之冒,要不是南宫琦拉着她的手,她真想直接跑下楼,狠狠的骂她们一顿,一口一个小贱人,她们才是小贱人呢,全家都是小贱人!

菲菲胸中有气,踩得楼梯“咚咚咚”作响,南宫琦身子一震,拉着菲菲的手继续上楼,只有眼中闪过一抹冷意,菲菲那“咚咚咚”几声也是传到了楼下,声音顿时停止了,但不一会儿,就叽叽喳喳了起来。

“公子小姐,里面请……”

刚一上楼,便是有一名长相清秀的婢女走向前来,一脸和蔼的领着菲菲和南宫琦向着一边的厢房走去,眼中除了开始的闪过的拿到惊艳外,便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这让菲菲不禁对这店子好奇了起来。

菲菲一踏进厢房,再次呆住了,里面不只是她们一对客人,只是那些人看到南宫琦和菲菲的出现,都只是看了一眼,除了开始的惊艳后,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与楼下那群人截然不同,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金玉满堂的二楼可不是一般人能上来的。

在这里的人,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人,自然明白,自不该问的绝不问,不该说的绝不说。

而这二楼有许多的厢房,现在是她们是离娄底最近的一间厢房,而这里面的首饰,一看就知道,比下面的首饰好多了,更别说是月娘给自己的那些东西,跟这里的东西一比,真的犹如垃圾一般。

南宫琦没有放开菲菲的手,拉着她,径直穿过了厢房,走到了正中柜台前,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扔了过去。

柜台后的管事,赶紧小心的接住玉佩,一看,脸色顿时大变,急忙躬着身子,从柜台走了出来,双手把玉佩重新还给了南宫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