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9章 只有一间房

第19章 只有一间房

“掌柜的……来二间上房。”

菲菲移动着酸涩无比的小腿,走到了柜台,对着老板喊道,忽然出现菲菲和小云,愣是把低头算账的老板给吓了一跳,但是一看到客人,顿时堆起了笑脸。

“上房?我们这里简陋,可没什么上房,就连房间都只剩下一间了,你们是……”

“那间房,我要了!”

听到掌柜的话,菲菲刚想答应,身后顿时传来了那个对于菲菲来说,阴魂不散的声音,菲菲噌的一下来火了,这一路这么着急的赶路,不仅是因为她想要快点赶到客栈,更重点的是,她老觉得,在她们身后的不远处,有些一个阴魂不散的身影,她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刚一到,他就到了。

菲菲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早就认出了自己,故意的,可是身后那个身影却是直接穿过了菲菲,扔出一两银子,到柜台上,就要进去后院,这一看,菲菲才发信,这客栈当真是简陋,竟然只有一层,看着模样,最多也不过五六个房间。

“喂……你站住,这房间是我们先订的,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看着他径直向着后院的房间走去,菲菲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怒视着他,南宫琦缓缓的转过身子,看着菲菲,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小云早已经吓得躲到了菲菲的身后。

菲菲挺了挺胸脯,以示自己也是男子汉,但是看着南宫琦的眼眸中,还是闪过一抹心虚,而南宫琦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一直走到菲菲的身边,离她只有半脚的距离,才停下来。

“在下南琦,你比我先来?”

南宫琦走到了菲菲的面前,看着她那强忍着的镇静,嘴角勾起了一丝的玩味的笑意,缓缓的笑道,那风轻云淡的模样,一点也不似平日的冰冷,可是那说出来的话,却让菲菲几欲喷血,什么叫你比我先来?难道……他一直都没有看到她的存在吗?

想到这里,菲菲胸中的怒火,没来由的更胜了,这个时候,书生终于是走进了客栈,只是在看到南宫琦与菲菲相隔的距离后,吓了一跳,然后很没出息的跌坐在地上,也成功的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你怎能才来!老板……我可是先来的,这个房间,是我的。”

菲菲狠狠的等着书生一眼,然后昂起头,从腰间掏出一两银子,放在了柜台上,一副得意的看着南宫琦。

老板看了看菲菲,又看了看南宫琦,一副犹豫的模样,房间只有一间了,按先来后到,定是菲菲的,可是南宫琦说要的时候,菲菲却还没开口,所以,这一下,他也分不清了,忽然,他看了看菲菲,又看了看南宫奇,最后还看了看小云和从地上爬起来的书生,顿时有了个主意。

“要不这样吧……这房间虽然简陋,但二个人住,倒也不拥挤,二位公子就合住一间可好?至于这二位,若是不嫌弃的话,这客栈的后院,还有一件材房,收拾一下,倒还可以居住。”

“不行!”

老板的建议一出,菲菲立马回绝,让她跟南宫琦住在一起?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而且,她也不放心,让小云和书生住在一起。

“这……这……”

听到菲菲一口回绝的声音,老板也不知道该怎能办,站在那里,看着柜台上的二两银子,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我没意见。”

“喂喂喂……你别走啊!喂……喂!”

南宫琦看了菲菲一眼,缓缓的说道,说完也不顾菲菲身后暴怒的声音,转身走进了后院,老板一招手,小二顿时走到南宫琦的身边,领着南宫琦去房间了,剩下身后,几乎暴走的菲菲,还有脸色微红的小云。

“老板……你看,你看他!”

菲菲气极了,对着老板焦急的喊道,但是老板却是收起了南宫琦的那一两银子,用行动告诉了菲菲,他的选择。

看着南宫琦离开的背影,菲菲真恨不得跑过去咬他几口,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转过身,看了看小云,又看了看书生,真想仰天长叹。

“飞飞公子,照在下看来,你还是听掌柜的意见,跟那位公子住一间好了,我跟小云兄弟住材房,反正只是住一天,没事的。”

书生看着菲菲那渐渐铁青的脸色,走到了小云的身边,对着菲菲说道,若是以外,他定是不会住材房,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只是他的书童,吃住都要靠她的,自然是委屈一下了,再加上,菲菲和那位公子还有小云相比,小云看起来的却比他们二个好相处多了。

“想的倒美!我才不会让小云跟你一起睡!”

菲菲瞪了书生一眼,一副愤慨的模样,看的书生顿时愣住了,看了看菲菲,又看了看此时正暧昧的躲在菲菲身后的小云,脸色顿时变的怪异了起来。而小云的脸,更是瞬间变得通红了起来。

“公子……”

“怎么?你也想跟她睡?”

“不是不是,只是……公子你身子娇贵,还是……还是住房间的好,我……我会注意的,不……不会有事的。”

菲菲看着脸色通红的小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语气也变得怪异了起来,说完,还不停的向着书生瞟去,还上下打量着,小云顿时连连摆手,可是脸却是更加的红了起来,就连书生后发现了,不由得暗道,这小厮也太害羞了吧?

菲菲最后看了看小云,又看了看书生,一咬牙,终于向着后院走去,她还就不相信了,他能拿自己怎的?自己现在可是男身,难道……他还有断袖之癖不成?

想到这里,菲菲那股不服输的劲顿时直往上冒,胆子也是大了起来,拍了拍一副上的灰尘,大步的走进了后院,掌柜的看着菲菲同意了,顿时收起了柜台上的银子,走到菲菲的面前,带她引路,同时招呼了刚回转来的小二,带着小云和书生去材房。

到了房门口,菲菲深吸了一口气,大步的跨了进去,那慷慨激昂的模样,让菲菲自己都有种像是要去赴死一样壮烈。

她一跨进房间,就看到了南宫琦,正坐在简易的凳子上,吃着桌子上的小菜,喝着酒,看到菲菲到来,不但没有惊讶,还点了点对面的凳子,示意她也一起过来坐,这一下,菲菲那本已想好了的一肚子的话,都瞬间忘记了。

肚子很给力的“咕噜”一响,菲菲顿时大步的走了过去,拿起碗筷就吃,没有一点客气,南宫琦微微一愣,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自酌自饮。

掌柜的看着菲菲直接走了进去坐在了凳子上,笑着点了点头,顺手把门关了起来,听到关门的声音,南宫琦明显的感觉到菲菲的身子微微一震,嘴角的笑意却是更大了,一仰头,喝下一杯酒,掩饰着嘴角的笑意。

“喂……你别喝那么多酒。”

菲菲停了下来,看着南宫琦一杯又一杯的喝下去,顿时觉得心里有点没底了起来,天知道,万一他喝醉了怎么办?

南宫琦一愣,看着菲菲眼中那一丝的警惕,顿时明白了过来,但却是一仰头,又是一杯倒进了口中,就想是喝水一样,喝的菲菲眼角一跳。

“喂……”

“在下南琦。”

“好吧,南兄……你知道,这里哪有浴室吗?我……”

菲菲嗅了嗅自己的身上,皱了皱,看着风轻云淡,一边喝酒一边吃菜的南宫去,低低的叫了一声,可还未说话,南宫琦就打断了她的话,菲菲咬了咬牙,再次问道。

“小二刚才说,后院有一个公共浴室,你要去沐浴吗?我也刚好想……不如……”

“不如你个大头鬼!我先去,要是你敢去,我……我就剁了你!”

南宫琦嘴角微扬,淡淡的说道,说完也停下了筷子,一副想要跟菲菲共浴的模样,菲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低沉着声音怒声道,说完,头也不回的打开了门,跑了出去,还顺便把门紧紧的关上,似乎唯恐南宫琦会跟她一起共浴一样。

看着菲菲那满是怒气的脚步声,南宫琦压抑了几天的心情,忽的大好了起来。

只是忽的想起南宫默的那句话,脸色不禁又沉下几分,最后叹了口气,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了看门,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他很想知道,要是她在浴室看到他出现,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变态,变态!死变态!大变态!”

南宫琦刚一靠近浴室,就听到了里面菲菲的诅咒声,眼眸微动,故意加大了脚步的声音,一脚深一脚低的向着浴室里面撞去。

“你……你……干什么?”

浴室里面,简单的只有一只木桶,菲菲此时正全身泡在木桶的水中,瞪大着双眼,看着南宫琦,脸上说不清是红还是青,但是南宫琦却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一副醉熏的模样,跌跌撞撞的向着里面走去。

“我有些累了,一起洗,洗完好睡觉。”

“啊——你个变态!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非礼啊!救命啊!”

南宫琦一边醉眼朦胧的靠近着木桶,一边口中喃喃着,还一边扒起自己的一副来,菲菲终于是又愤怒变得慌乱,大声尖叫了起来,说完还把整个身子全部都埋在了水中,只剩下一个头留在外面,凄厉的叫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