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20章 发烧了

第20章 发烧了

“公……公子……啊——南公子,你……你……”

“这……这……荒谬,太荒谬了!公子你堂堂一表人才,怎可……怎可不爱有那样爱好?”

听到菲菲的尖叫,小云第一个出现在浴室,看着南宫琦正脱着衣服靠近浴室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尖叫了起来,那声音比菲菲的声音都要惊慌,而随后赶来的书生,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南宫琦,一副痛惜的斥责道。

南宫琦一愣,像是酒醒了一样,茫然的看了看菲菲,又看看了随后的二个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模样,看的菲菲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怒目直视着南宫琦,眼眶却是渐渐的红了起来。

南宫琦那本来无辜的眼神在看到菲菲那渐渐变红的眼眶,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赶紧转过了身,在小云和书生异样的眼光中,像是忽然清醒了一样,快步的走了出去,直到回到房间,他的心,他的脸色全是沉了下来,她……始终都不能接受自己吗?

还是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别人?一想到这里,南宫琦的心里,瞬间难受了起来,忽然觉得自己这方法似乎好愚蠢,自己堂堂一个三王爷,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竟然会为了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变得这般模样?

看到南宫琦离开,小云本想进去安慰一下菲菲,看着书生也一副要进去的模样,立即拉住了书生,把他拖了出去,直到回到材房,小云才发现自己一直拉着他,顿时抽回了手,脸变得滚烫了起来,躲到了一边的稻草垫就的床铺上,侧着身子假装睡觉,心却是“噗通噗通”跳的极为厉害。

书生本想问问什么,但是看着小云一身不吭睡觉的模样,也只有抓了抓头,到了另一边的草垛上睡了起来。

直到菲菲清醒过来,木桶里的水已经变的很凉了,她赶紧出了桶,小心翼翼的穿好衣服,走出了澡堂,向着房间走去,可是一想到,那个人也在房间里,顿时变得犹豫了起来,但又一想,他刚才或许是只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

于是小心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却发现,南宫琦根本就不在房间里,菲菲一愣,终于是放松了下来,拍了拍“碰碰”直跳的心脏,赶紧爬上了床,盖上被子睡觉。

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刚才为何会红了眼光,那么委屈,若是按照她以前的性子,这样的帅哥,她不主动去勾引已经算不错了,可是现在……汗,难道是自己已经不喜欢男的了?不行!自己一定要找个人试试。

就这样,菲菲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可是第二天……等小云到菲菲的房间叫菲菲起床的时候,里面却是没有任何反应,进了大堂才发现,那位南琦公子正在大堂上喝酒,小云深吸了口气,小心的走了过去。

“南公子……请问,我家公子还在房间吗?为何……敲门不醒?”

听到小云的话,南宫琦皱了皱眉,这个女人还没睡醒吗?他昨日觉得心情不快,根本就没回房间睡,而是睡在了屋顶上,感觉到小云那担忧的眼神,南宫琦站了起来,走到了后院,可是在他敲了好几声门后,都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南宫琦心中升起一丝不安,一掌就把门轰开了。

看到菲菲正躺在**,悬起的心才掉下来,但是看着菲菲虽然在睡,但是脸上有着一种异样的通红,南宫琦快步的跑到了旁边,一摸她的额头。

这个笨女人,竟是发烧了,小云也发现了菲菲的情况,顿时着急了起来。

在她着急的目光下,南宫琦一把抱起菲菲,大步的跑出了门外,小云赶紧跟了上去,而在大堂等候的书生看到南宫琦抱着菲菲着急的走出来,眼神变得更为怪异了起来。

“准备马车,她病了。”

南宫琦没有跟他们解释什么,就对着掌柜冷冷的吩咐道,在小云和书生诧异的目光下,管家赶紧走出了客栈,一声口哨过后,一辆马车顿时向客栈直奔而来,马车一停,南宫琦就抱着菲菲跃上了马车,小云,书生也是紧跟其后,爬上了马车。

马鞭一扬,马车快速的向前奔去,只剩下,身后摸着冷汗的掌柜。

有了马车,不到半个时辰,就直奔入城,车夫更是很熟悉的带着他们到了医馆,南宫琦抱着菲菲直奔而下,进到了医馆。

“大夫……她发烧了。”

南宫昨晚才恢复的冰冷,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抱着菲菲身子的双手,更是微微颤抖了起来。

“快,抱进来。”

大夫也快速的走了过来,领着南宫琦走了进去,南宫琦跟着大夫到了房间,把菲菲立即放在**,大夫赶紧过来把脉,然后又是快速的写下一张药方,交给下人去煎药,而自己,则是拿出了一排银针,对着菲菲施起针来。

看着大夫那慎重的模样,小云几乎要哭了出来,南宫琦一直都看着菲菲,直到大夫几针下去,菲菲脸上的痛苦渐渐变得缓和了起来,南宫琦的心才稍稍的松了下来。

“她怎么样了?”

“感染了风寒,幸好来的及时,再晚一些,可能就要少出毛病了。”

听到大夫的话,南宫琦心中顿时有些后悔了起来,后悔昨晚自己赌气没有回房间睡觉,要是自己在房间睡觉……定能早些发现她的异常。

小云本想要责问一下,菲菲为何会这样,但是看着南宫琦这一路狂奔,还有那担心心急的模样,那责问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了,而那书生从看着南宫琦抱着菲菲到现在,眼神一直都是怪怪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看着菲菲喝了药安静睡着的模样,南宫琦的心,终于完全放松了下来,转身走出了药馆,房间里留下小云照顾着菲菲,书生则是在另外一间房里休息着,昨日睡了一宿的草垛,他可是一点也没睡好。

菲菲睁开了酸胀的双眼,看着趴在自己的身边,已经睡着了的小云,又看了看周围陌生的地方,想了想,可只记得,自己在客栈睡着了,然后觉得浑身很热,很不舒服,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公子……你醒了?”

“小云?我这是怎么了?”

菲菲从**坐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好久,昨日那一身的酸痛已经完全消散了。

“公子……你吓坏小云了,我以为……你发烧了……是南公子……”

“他?他怎么了?是他害的我吧?我就知道……哼!好了,不说了,要是再让我看到他,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小云,我饿了!”

小云哽咽着声音,有些后怕的说道,可是话还为说话,就被菲菲一把打算了,刚想解释,又被菲菲一声饿了,给轰出去买东西去了,小云顿了顿神,想了想,估计自己说了,小姐也不会听的,反正那公子已经走了,就以后再说吧。

可是当小云买了东西,回到医馆的时候,却听说房间里面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急忙跑进去一看,顿时呆住了。

“哼!这下被我逮住了吧,我倒要看看……谁厉害!哈哈哈……小云,搜身!把他身上的东西全部搜刮干净,看他还敢欺负我!哼,告诉你,本姑……公子可不是好惹的!”

只见此时的南宫琦,已经被菲菲绑成了一个大粽子,正瞪大着眼睛看着菲菲,脸色渐渐变得阴沉无比,身上好像也渐渐变得没有力气起来,小云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公子……这……这是……”

“哈哈哈……自然是蒙汗药,这可是我刚才跟大夫拿的,专治坏人和色狼的!哈哈哈……”

能够让南宫琦栽在自己的手上,让菲菲极为开心了起来,说完,随后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可是忽然……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再看看自己手中的茶杯,完蛋了,她竟然忘了自己在茶中放了药了。

“轰”的一声,菲菲直接软倒下去,正好趴在地上被绑成粽子样的南宫琦身上,那一张嘴,更是直接撞向了南宫琦的脸,最唇一软,南宫琦那几乎要闭上的眼睛,费力的睁开了,看着近在咫尺,却已经被自己的蒙汗药放倒的菲菲,最够缓缓勾起一抹笑,满意的晕了过去。

“公……公子……”

小云一呆,赶紧去扶菲菲,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又是“轰”的一声,小云急忙转身,书生正瞪大着双眼,摔倒在地,看着南宫琦和菲菲,脸对脸,唇对唇。

“天呐!天呐!”

书生眨巴了下大眼睛,快速的爬了起来,边跑边叫,直接向外跑去,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模样。

小云愣了愣,只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菲菲搬到了**,看着地上的南宫琦,她是在是没有力气了,于是跑到了屋外,找来大夫,在大夫愕然的目光下,把南宫琦搬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用蒙汗药把自己蒙到的情况,本想要救醒他们的,但是一把到南宫琦的脉,发现他身体甚是疲惫,又加上一路急奔,索性让他睡一觉好了。

至于菲菲,本就是病人,还是多睡睡的好,于是,这二个人,光荣的继续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