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22章 拜堂成亲?

第22章 拜堂成亲?

“嘭”的一声,身体重重的撞在地上的,许久之后,菲菲都没有感觉到痛,难道……自己就这么一下就挂了?也太倒霉了吧?

菲菲缓缓的睁开了眼,没有看到大汉的影子?感觉到身后似乎有着某中国抽搐的声音?菲菲慢慢的转过身,小手立即惊愕的捂上小嘴,傻傻的看着那躺在地上,鼻血肆流,不停抽搐的大汉。

大家也都睁开了眼,然后都是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不停抽搐着的大汉,又看了看菲菲,才发现,菲菲的身边,多了一个人,一个浑身冰冷,脸色阴沉,站在菲菲的身边,恍如地狱的罗刹,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更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

南宫琦看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大汉,转过头,狠狠的盯着菲菲,这个女人是傻子吗?拳头来了,闭上眼,难道就打不到了吗?自己只是离开一会儿,在看到她的时候,竟然就是闭着眼睛等着别人的拳头?要是自己再晚点,这一拳下来,她小命都要玩完。

“哇……呜呜呜……”

菲菲猛地把头埋进南宫琦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南宫琦脸上的冰冷瞬间消散,轻轻的拢着菲菲的背,轻轻的拍着,嘴角勾上了一抹淡淡的浅笑。

周围的人,再次长大了嘴巴,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菲菲,还有南宫琦,不约而同的相互望了望,脸上挂上了奇怪的表情。

“公子……呜呜呜……你吓死小云。”

看到菲菲安然无恙,小云立即跑上前去,对着菲菲哭了起来,书生一愣,也走了过去,看着南宫琦拍着菲菲的背,菲菲的哭声渐渐的小了起来,犹豫了片刻,把手伸向了小云的背,安慰的拍了拍。

小云一回头,看着书生那安慰的眼神,猛地埋进了他的怀中,大哭了起来。

书生愣了,周围的人全部愣了,这到底是在上演什么?最有爱的断袖吗?听到小云的哭声,菲菲渐渐停下了哭泣,抬起了头,看到的,正是小云一头埋进书生怀里的情形,心中闪现一个念头:书生被带坏了。

“公子……今日即使公子获胜……那公子便是我罗家的乘龙快婿了,喜宴已经摆好,公子只需换上衣裳,便可拜堂成亲。”

管家看看了身后不停使着眼色的三位罗家长辈,又看了看还在抽搐着的大汉,最后向着二队哭的正欢的队伍,缓缓的走了过去,勉强扯起了脸上的笑容,欣喜的说道,南宫琦一愣,脸色渐渐阴沉了下去,他扫了一眼管家,还有三位罗家长辈,一点也没有松开菲菲的样子。

“她,是我的!”

南宫琦这话,如同晴天霹雳,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就连刚停止了哭声的菲菲也是呆住了,脑海中忽的想起,自己掏出来前,在马车里发生的那一幕,原来,他喜欢的是男人,难怪,要捉弄她。

一想到他的捉弄,她的眼中瞬的冒出一团怒火,丫的,太不把豆包当干粮了,他说她是他的就是他的?她偏不!

“管家可不要误会,这是我哥,他这是在开玩笑呢,走,我们进去,现在就去拜堂成亲!”

菲菲从南宫琦的怀中瞬的挣扎了出来,一挥折扇,走到了管家的身边,笑着解释道,这一解释,大家终于是松了了口气,心中暗道,这兄长对小弟可是真的太好了,这般维护,让他们几乎都误会了。

小云此时也醒悟了过来,立即从书生的怀中抽身而出,小脸通红无比,看的书生又是一愣,看了看南宫琦和菲菲,像是想起什么,原本被吓得苍白的脸色也是染上了几丝红晕。

“原来如此,令兄弟的感情实在是羡煞旁人。”

“是,我们家道中落,现在就只剩下我们兄弟二人,唉……否则,我也不会上场招亲了,不知道……我们现在能否进去了?”

三位罗家长辈,有些尴尬赞叹着,菲菲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水,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家一听,原来是兄弟相依为命,顿时为这对兄弟的感情赞叹点头了起来,小云一听菲菲竟然要做罗家的女婿,顿时着急了起来,急忙走到了菲菲的身边,想要拉住菲菲。

可菲菲现在的胸中满是怒火,狠狠的瞪了脸色阴沉的南宫琦一眼,大步的向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喜堂走去。

看着莫名其妙瞪了自己一眼的菲菲,南宫琦脸色愈发的阴沉了,但他也没有去拦着她,他倒是想看看,她一个女的,怎么拜堂,怎么洞房!

小云看了看跟在罗家长辈身后,快步向着喜堂走去的菲菲,又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南宫钰,只得快步的跟了上去,书生也是左看看右看看,摇了摇头,脸上一阵无奈,急忙跟了上去,他现在已经很后悔跟菲菲一路同行了,因为,这才了二三座城,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更重要的,还有一个有着那样一个特殊爱好的南宫琦,他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新郎来了,新郎来了……看,多好看的一小伙子,啧啧啧,这罗家的女儿真是好运,能得个这么好的夫婿,就是不知道这公子的兄长有没有成亲,那兄长长的可是更俊。”

菲菲在喜婢的带领下,到了喜堂中,此时的菲菲已经换上了大喜的新郎服,一脸微笑,只是在看着坐在前方的南宫琦后,嘴巴微微一撇,假装没看到,小云和书生作为菲菲的家里的代表人,也都坐在了宴席上,不时有姑娘偷瞄他们一眼,至于南宫琦,更加不用说了,停在他身上的眼神,从来就没停过。

“看……新娘来了……”

又是一阵轰响,新娘顶着红盖头,在婢女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到了菲菲的身边,菲菲一看新娘,顿时一愣,这身材……似乎有点太过丰满了吧?比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还要丰满?

做为一个曾经的肥胖人士,肥胖二个字,在她的口中都是听不到,一律以丰满代替,可是……这……这也太丰满了吧?

那么宽大的新娘服,穿在她的身上,都是显得臃肿了,菲菲咽了口唾沫,看了看南宫琦,似乎有点后悔自己的赌气了,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特别是当新娘走到了她的身边,她明显听到了新娘咽口水的声音,我靠,这声音,太销魂了,一想到待会儿自己会被这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压在**,菲菲也顾不得赌气和面子了,向着南宫琦抛去了一个求救的表情,可是南宫琦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悠闲喝起茶来。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菲菲狠狠的瞪了南宫琦一眼,接过喜婢递过来的喜带,开始拜天地,一想到接下来的洞房,她的身子都有些僵硬了。

“二拜高堂……”

看着二位高堂满面的喜色,菲菲心中冒起了点点怒火,难怪这罗家要弄成这比武招亲的事情来,原来是女儿嫁不出去了,还把喜堂都准备好了,要是招中的女婿,知道这罗家的女儿长成这样,估计早就溜了吧。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随着一身“送入洞房”的高喝声,菲菲在喜婢的搀扶下,抖着身子,一步一步,走进了那所谓的洞房,南宫琦看着菲菲一副僵硬的身子模样,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知道错了么?不过,好戏,还在后头呢,他倒是要看看,她怎么个洞房法!

南宫琦,站了起来,缓缓的向着后院走去,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小云和书生,却是被罗家那些热情的亲戚都给绊住了,根本就脱不了身,只有在心中为菲菲求菩萨保佑了。

“请新郎用秤杆挑起新娘的盖头,从此秤心如意。”

进了喜房,菲菲更是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了起来,可是喜婢们似乎已经知道了菲菲的意图,那队伍站的,顿时把她的后路给堵住了,扶着喜娘的喜婢更是把新娘扶到了**,坐下,大声高呼。

菲菲无奈的接过了喜婢手中的秤杆,慢慢的慢慢的勾起了新娘的红盖头,闭着眼睛,一提,盖头掀起,她却是闭着眼睛,不敢看新娘的脸,在她的脑子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形似猪头的大脸。

“请新郎新娘歇息,奴婢告退。”

所有的奴婢都退了下去,还顺便把门都关了起来,菲菲甚至还听到了落锁的声音,心惊肉跳,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可是,却始终没有感觉到那肥胖的身体扑上来,不禁好奇的睁开双眸。

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动作有多么的愚蠢了,因为,正是因为自己睁开了眼,那个身影轰的一声站了起来,一双正泛着光芒的咪咪小眼,塌鼻,还有那血盆大口,再加上嘴角晶莹剔透的口水,最后还有那被涂的红的像猴子屁股一样的大圆脸。

菲菲终于忍不住,狂奔到门边,卖力的敲起门来,她知道错了,她真的知道错了,这一乱,她甚至连自己是女儿身都给忘了,只有一个念头:神呐!救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