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23章 极品小姐

第23章 极品小姐

“救命啊——救命啊——放我出去。”

菲菲大力的捶着门,可是门外却是没有一点反应,菲菲有些欲哭无泪了,转过身看那流着口水,渐渐像自己靠近的水桶新娘,她已经是悔的场子都青了。

“相公……难道……你不喜欢妾身吗?”

水桶新娘嘟起了香肠大嘴,用让菲菲浑身鸡皮疙瘩的声音委屈的说道,菲菲看了她最后一眼,终于闭上了眼,她怕她再看一眼,连隔夜分都吐出来。

一个肥肥的大手出扯住了菲菲的衣袖,菲菲一挥衣袖,闭着眼睛就跑,“嘭”的一声,光荣的撞在了柱子上,额上顿时起了一个大包。

“死南琦,混蛋南琦,要是让老娘看到你,我一定把你碎石万段!啊——”

菲菲对着柱子一阵拳打脚踢,就像是在打南宫琦一样,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赌气要当什么新郎,就不会遇到这样的新娘了,天哪!

“洞房花烛夜,都在想吗?”

身后忽的想起了南宫琦邪魅的声音,小诗赶紧回头,看到的豁然就是南宫琦带着邪邪的笑脸,再看周围,那位水桶新娘已经是晕倒在地,门却还是关着。

菲菲的高兴的几乎想要抱着南宫琦狠狠的亲一个,但是一看到他的笑脸,怒气顿时上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他,自己也不至于这样倒霉,他还在笑自己么?

“哼,带我出去,这里太恐怖了。”

菲菲走到了南宫琦的身边,哼了一声说道,万一那个新娘醒来了,她可不想再次面对那张大饼脸了。

“出去?洞房花烛夜,又何必心急?”

南宫琦看着菲菲那一脸赌气的样子,嘴角微扬,缓缓的说道,原本还在生气的,在听到她对着柱子的大喊后,已经是完全的消失,正是太有趣了,看那样子好像很很不得把自己好好的揍一顿吧。

“洞你妹啊!新娘都被你打晕了,还洞?难道你还能赔我一个新娘?”

菲菲实在忍不住,爆出一口粗话,怒视着南宫琦,看到他那邪邪的笑,眼珠一转,大声的说道,说完还忍着恶心,故意看了一眼地上的新娘,似乎很不高兴他打断了自己的洞房花烛一样。

南宫琦微微一愣,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看着菲菲,一步一步走到了菲菲的面前,子啊菲菲惊惑的目光下,竟是一把把菲菲抱了起来,菲菲身子一轻,急忙抓住了南宫琦胸前的衣襟,这姿势,太暧昧了。

“把我赔给你,可好?”

“轰”的一声,如同惊雷劈在菲菲的耳边,她难道一片空白,愣愣的看着南宫琦,许久之后才清醒过来,他,是要跟自己洞房吗?

一想到这里,菲菲顿时慌了起来,急忙想要推开南宫琦,可是已经晚了,因为,此时,南宫琦已经放开了她,但是,她现在,却是已经在**了。

再也顾不得推开南宫琦,还是暴怒了,菲菲立马从**爬了起来,躲到了床角,抱着双臂,一副不容侵犯的模样,瞪着南宫琦的双眸里,说不上是愤怒,还是惊愕。

“你……你个死变态,不要过来!”

菲菲哆哆嗦嗦的叫着,身子往后拱了拱,可是已经是墙壁了,此时的她万分的后悔,不过不是后悔当了这个新郎,而是后悔怎么就让新娘被他打晕了呢?

否则,凭借新娘的那个身材,怎么着,都还能个自己挡上一挡吧。

看着菲菲那哆哆嗦嗦的模样,南宫琦的心情大好,终于知道害怕了?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呢,但她越是这幅模样,南宫琦却越是想要调戏她,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招数。

“啊——色狼!非礼啊!”

又是有声惨叫,一阵天旋地转,再看时,菲菲已经被南宫琦压在了**,就连挥舞的小手,也是被南宫琦抓住了。

完了,完了……菲菲脑海中,只出现这二个字,她被吃豆腐了,还是被当做一个男人被男人吃了豆腐,呜呜呜……她宁愿被那个大饼新娘压倒,也不要被他压倒啊,毕竟人家可是娘们,大不了让她发现自己的身份,也不会吃啥大亏啊。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要是被眼前这个色狼识破了身份,先不说他会不会猜到自己就是春风满园楼的菲菲姑娘,可万一,万一……万一他兽性大发,或者是怒火中烧,把自己给办了,可怎么办?

呜呜呜,到时候,还不是吃了一个哑巴亏。

“你个混蛋,要是敢碰我,我一定让你变太监!”

菲菲怒视吼道,闭上了眼,就像是任命可一样,可是那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南宫琦又想恼,又想笑,让他变太监?

这是第一个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

南宫琦无视菲菲的威胁,将菲菲整个身子都压在了身下,嘴唇也渐渐的向着菲菲的小脸移近,带着些许惩罚的味道,轻轻的吻了下去。

可是,菲菲瞪大了双眼,傻傻的看着南宫琦,直到唇间一痛,刚想痛呼,南宫琦的舌却是灵活的钻了进去,这一刻,南宫琦的心中,已经是没有一点惩罚的意思了,她的甜美,她的柔软,让他无限的沉沦。

菲菲也是愣住了,鼻子里全是南宫琦阳刚的男子气味,就连挣扎都几乎忘记了,直到一只手滑进了她的衣裳,一根灼热的棍棒,顶住了她的小腹,她才意识到,自己,被非礼了。

菲菲奋力了挣扎了起来,可是她的挣扎,对南宫琦来说,却是一种**裸的引诱,他的双眼都有些通红了过来,这一刻,他才知道,不是自己她,而是自己玩火了,他现在,很想要了她,很想很想,可是他也知道,不能!

挣扎没有一点用,菲菲闭上了眼,猛地咬了过去,一股血腥味顿时弥漫了菲菲的整个嘴里,让她有种呕吐的冲动,而唇上那让她几乎无法呼吸的唇,终于移开了,菲菲怒视着南宫琦,看着他唇上的鲜血,小脸顿时苍白。

她好像忘记了,她晕血!

南宫琦也发现了她的异常,伸出了舌尖,舔了舔唇上的鲜血,可这个动作在菲菲看来,那么的猥琐,菲菲继续挣扎,可是南宫琦依旧没有一点放开的意思,眼中的火热,却已经菲菲的挣扎,变得更加的狂躁了起来。

“要是你想继续的话,那就继续动。”

一句话,让菲菲完全放弃了放抗,瞪大的双眼,几乎能喷出火来,可是,可是她却是乖乖的,不敢动,因为她已经感觉到那根火热,那么的狂躁,几乎就逃破衣而入。

“睡觉。”

南宫琦一个翻身,把菲菲紧紧的禁锢在了自己的怀中,闭上了双眼,坚固的臂弯,任菲菲挣扎,都没有任何的效果,菲菲狠狠的瞪着身边假装睡着的南宫琦,直到双眼发涩,终于忍不住,睡了过去。

感觉到怀中平稳的呼吸声,南宫琦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静静的看着菲菲,眼中是满满的温柔,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终于闭上眼,睡了过去。

“啊——”

一声尖叫,惊醒了**的二个相互纠缠的声音,菲菲睁开了双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饼脸的新娘,此时的大饼脸脸上全是惊恐,还是说不尽的惋惜,顺着她的目光,她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南宫琦正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啊——”

又是一声尖叫,门外似乎想起了轻轻的脚步声,菲菲捂着嘴,瞪着南宫琦,许久才想起,自己昨天晚上……难道自己就这样在他的怀里睡了一个晚上,菲菲立马做了起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发现衣裳虽有凌乱,但还穿在身上,才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跟他同床共枕了一晚上,小脸不禁红了起来,可但她的目光扫到那个大饼新娘的脸上时,才忽的想起,自己,现在好像还是新郎的身份吧?

作为新郎,当着新娘的面,跟别的男人躺在**?这算什么事?

“小姐,姑爷,该起床了。”

“我……”

门外想起了婢女的声音,大饼新娘刚想说话,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了,甚至连动都动不了,只有绿豆大的小眼珠,不停的转动着。

南宫琦依旧躺在**,好像这件事,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一样,菲菲继续瞪了他一眼,清了清喉咙。

“本姑爷还要睡,你们先下去。”

听到门里传出菲菲的声音,门外的婢女一愣,而后脸上便是一阵喜,捂着小嘴,都退了下去,昨晚他们就听到了姑爷的救命声,小姐的模样,她们自然是再了解不过了,只是没想到,这早上,一切都变了。

看来,小姐和姑爷,昨天晚上已经相处的很好,一想到小姐的身材,再想到昨日姑爷那娇小的身材,她们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了起来。

“喂……我们走吧,小云和臭书生该担心了。”

听到婢女都退了下去,菲菲对着身边的南宫琦不满的说道,虽是不满,但她也不能发飙,她可还要靠着他离开这里呢。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 or

赏作者贵宾票: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