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24章 三王爷?

第24章 三王爷?

“求我。”

南宫琦嘴角带笑,缓缓的吐出二个字,菲菲的脸色瞬的阴沉了下去,这家伙,给他点颜色,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彩虹了?

菲菲直接从**跳了下来,无视南宫琦惊愕的目光,直接走下了床,四周看了看,终于发现一个可以出去的地方,一个小小的天窗,菲菲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桌子拖到了天窗的下面,然后又费力的搬起了一张椅子,放到了桌子上。

看了看,还有不少距离的天窗,皱了皱眉,继续端起一张凳子,又放在了椅子上,摇了摇,似乎在确定它的牢固性,然后在南宫琦惊愕的目光下,缓缓的爬上了桌子,再爬上了椅子,终于站在了凳子上,可是,还是矮了点。

就在这个时候,菲菲做了一个让南宫琦瞬惊慌的事情,她竟然向上蹦了一下。

“啊——”

“轰”的一声,在菲菲那一蹦之下,凳子倒了,没有预想中的疼痛,菲菲小心的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南宫琦那几乎吃人的眼神。

她竟然宁愿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也不愿意求他?

“白痴!”

南宫琦冷冷的瞪了菲菲一眼,被菲菲瞪了一路,这次,终于轮到南宫琦瞪她了。

“放……放我下来。”

菲菲愣愣的看着他,小声的说道,其实……她之所以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就是笃定了南宫琦不会让自己受伤,可是从凳子上摔下来的那一刻,她却是有点后悔了,万一他故意不接,或者晚了,没接到自己呢?

从那么高的凳子上摔下来,这不死也得断手断脚啊,想到这里就一阵后怕,那声音也变的小了,最后索性抓着南宫琦胸前的衣襟,把头埋在他的胸前不再说话。

菲菲的那一声惨叫,的确是太响亮了,那些原本退去的婢女,全部都听到了,脸色微变,全部都跑了回来,也顾不得询问,就直接用钥匙打开了房间。

“姑……”

姑爷二个字还没有喊出来,一个个就都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哑了口,呆愣的看着南宫琦,还有南宫琦怀中的菲菲,长大了嘴巴,脑子陷入了暂时的短路中。

南宫琦感觉到怀中菲菲那微微有点颤动的身子,知道菲菲刚才定也吓到了,脸上的阴沉才稍微好了点,嘴角勾起点点笑,抱着菲菲,大步的走了出去。

“南……南公子……贤婿?”

南宫琦刚抱着菲菲出了房门不久,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罗小姐的父母,也就是现在的菲菲的所谓岳父岳父。

他们看着南宫琦抱着菲菲,二双老眼瞪大着,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他们可不是傻子,这情况,谁还会觉得,他们只是普通的兄弟?

“你……你们……光天化日,你们……太放肆了!来人……把他们给我围起来,绝对不能让姑爷走掉!”

“是!”

醒悟过来之后,罗老爷顿时气的浑身发抖,脸色也是变得冷厉了起来,一声怒吼,婢女侍卫都是从眼前的情况中惊醒了过来,全部都围了上去,把南宫琦和菲菲围在了中间,此时的菲菲,把头蒙在南宫琦的怀里,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但是她的耳尖,却是都已经红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南宫琦竟然会抱着她,光明正大的走大门?可是她还为来得及提醒,就已经遇到了罗老爷,她也只有把头蒙住,假装什么都没不知道了,否则,她真是没脸见人了。

“滚开!”

南宫琦只是二个字,但是所有的人都不禁后退了一步,就连罗老爷的脸色也是震惊了,这气息?其实一般人能有?

但是……作为罗家家主,要是让他们二个这样从罗家走出去,以后罗家还有何面子所言,一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眼中的笑话,想到这里,罗老爷也只是顿了顿,眼神变得坚毅了起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走掉。

“否则——死!”

看到罗老爷没有一点要放他们走的意思,南宫琦的眼神瞬的冰冷,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冷意,身子几乎都不能移动。

“这是怎么了?罗老爷……本官昨日有事,今日才来送上贺礼,罗老爷不会见怪吧?不过……罗老爷府中,好像出了点问题啊?”

就在这个时候,罗老爷的身后忽的传来一阵疑惑的笑声,罗老爷一听这声音,心中顿喜,急忙转过身来,来人,一身官服,在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名侍卫,豁然是这城里的县官大人。

“原来是县官大人,多礼了多礼了,这……让大人见笑了,这个匪徒,竟然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抢走老夫贤婿……幸好大人来了,还麻烦大人,将这大胆的匪徒给带走了,小女昨日才成亲,老夫可不想她今日就守了活寡啊!”

这罗老爷,正愁拿不下南宫琦,这县官大的出现,不正是最好的机会吗?

果然,这县官大人听的罗老爷这一说,顿时愣住了,抢夫婿?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古以来,这匪徒要抢,也只会抢人家闺女吧?

“哦?竟然有这般大胆的匪徒?本官倒要看看,来人……还不把人抓起来。”

县官立即吩咐到,说完还大步的从罗老爷的身边跨了过来,想看看这匪徒的模样,可是……当他看清楚南宫琦的模样后,顿时震住了,脸色也是瞬的苍白了起来。

“慢……慢着!下官不知三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请王爷赎罪!还不都给本官跪下!”

看着侍卫像南宫琦靠近,县官大人终于清醒了过来,猛地跪了下去,大声的颤抖了起来,所有的人都震住了?三王爷?而县官大人看到周围的人竟然都只是呆呆的站起,赶紧怒声吼道。

“参见王爷……”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清醒了过来,全部都跪了下去,罗老爷,更是当场跌倒在地。

“王……王爷?”

罗老爷颤抖着身子,满脸震惊的看着南宫琦,已经完全忘记了思考,菲菲的身子,也是猛地一僵,抬起了头,震惊的看着南宫琦。

他,王爷?三王爷?天哪!这……这是在做梦吗?菲菲梦的掐了自己一把!

“啊——疼!你……你真的是王爷?”

一声惨叫,菲菲终于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于是抬起了小脸,看着南宫琦,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如何认识本王?”

既然被识破了,南宫琦自然是不会再隐藏,他冷冷的看着县官大人,闪过抹刺骨的冷意,一个小小的县官,竟然认识他吗?

“下官……下官的舅父是户部侍郎,有幸跟在舅父的身后,见过王爷一面。”

冷汗已经把县官大人的官府全部给湿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县城里面,竟然能见到三王爷?

若说是其他的王爷,还不用这么害怕,可是,这可是以冷酷残忍据称的三王爷啊!就连皇上都要给几分薄面啊!他……他竟然叫人去抓三王爷?想到这里,县官大人真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

南宫琦虽然没有直面的回到菲菲的问题,但是,南宫琦一声“本王”却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一想到,自己一路上竟是对一位王爷又打又骂的,甚至,还下药,用嘴巴咬?更甚者,她……还跟他共度良宵了?

“呸呸呸……才不是良宵呢!”

菲菲狠狠的呸了几口水,才甘心,可是她没看到的是,南宫琦那瞬间变得惊愕的眼神,他以为她知道自己是王爷之后,最起码也要为了这个一路上对自己的又打又骂害怕一下吧?可是从她的脸上,哪看到了一点害怕?

难道……他这个王爷的身份已经不能唬人了吗?可是抬起头,看着满地全部跪倒的,浑身颤抖的婢女侍卫,这……他们不都是被唬到了么?

她……她这算是异类么?还是……她见过比自己更能唬人的人?整个南羽国,比自己还要吓人的身份,就只有一个人了,那就是南羽国的皇上——南宫御。

“都下去吧,本王不想其他的人知道本王的身份,听到了吗?”

“是!王爷!”

南宫琦了冷冷的扫了一眼县官大人,抱着菲菲径直走了出去,身后的县官众人,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恭敬的行礼。

直到南宫琦彻底的消失,县官大人才抬起了头,擦了擦脸上的汗,一副后怕的模样。

“大……大人……他,他真是传说中的三王爷?可是……他……他为何要抢走老夫的夫婿?”

罗老爷在婢女的搀扶下,终于站了起来,满脸的震惊,看着县官大人,小身的问道,他实在不敢相信,他竟然是传说中的三王爷?先不说一个王爷为何跑到他们这个小小的县城来,单是他抢走他的夫婿,就让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哼!这就对了!你不知道吧……都城里的人可都是知道……这个三王爷,哪里都好,就是……有一个特殊的爱好!现在……你知道了吧?不过……这件事,可千万不要乱跟别人说,否则,惹怒了三王爷,你就等着被灭九族吧。”

县官冷冷的扫了罗大爷一眼,小声的解释着,心中却是因为南宫琦抢人这一说,更加的肯定了他的身份,这普天之下的男人,又谁敢公然从别人的府中,抢人呢?而且,抢的还是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