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39章 一年**

第39章 一年**

南宫琦到菲菲的房间时,菲菲正在呼呼大睡,看着她睡的那么熟那么安稳,原本那想要质问的话,也全部消失了。(《界》xian??jie.me《说》网)

“等着我回来。”

南宫琦看着菲菲,摸了摸她的脸,就是这个张并不是绝美的脸,却已经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中,她的一颦一笑,似乎都有着某种魔力。

最后看了一眼,南宫琦消失在了房间中,出现在另一个房间里,只是他刚一出现,**的人瞬间醒了,从**起来,俯身行礼。

“主人……”

“回来之后,本王要一个完整的她!”

“主……是!”

看着一声吩咐之后,就消失了的南宫琦,女子抬起了头,借着月光,那张冰冷绝色的脸,豁然就是楼里的玉竹。

三日后,一大清早,菲菲就带着小云,从后门坐着轿子出去了,三日,都没有看到南宫琦的身影,但是菲菲还是从周围的一些人的耳中,听来一个消息,那就是三王爷南宫琦,今日领兵出征。

南宫琦站在点将台上,祭国旗,宣过誓,他跃身上马!可是忽然……有一种感觉,牵扯着他转过身,一辆轿,静静地在一个角落里,掀开的窗帘里,是一双明亮如星辰的明眸,即使是那么远,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

眼底闪过一道深深的喜悦,转过身,昂首挺胸,他就是南羽国最威严最霸气最冷傲的三王爷!

“走都不跟我说一声!你这个坏人!大坏蛋!”

菲菲狠狠的剁了几下轿子,口中恨恨的喃喃着,若不是自己从别人那里听来,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看来,他果真还是不喜欢自己,他喜欢的,只是假扮成男人的自己,或者说,是那个已经死去了的女人。

“哟……我的菲菲姑娘,你可回来了,你可是吓死月娘了,要是你出点啥事,我可怎么跟三爷交代啊!”

一回到后院,月娘就一脸着急的迎了上来,她早上让人去找菲菲的时候,竟然发现菲菲不在了房间,可是把她吓坏了,一问二娘才知道,菲菲竟是直接跟她要了轿子,出去了。

“月娘找我有事吗?”

菲菲疑惑的问道,要是平日里,这个时候,月娘应该还在睡觉吧?

“菲菲姑娘难道忘记了?当初三爷可是跟月娘我说好的,给月娘一年的时候,好好的调教你,你看……这都快一个月过去了,我们都还没开始,要是三爷责怪起来,月娘我可是担不起……”

原来这月娘想起了南宫琦在菲菲初场包下她的时候说的那句话,眼看着菲菲是越来越受宠了,她自然是想要好好的调教调教菲菲,到时候入了王府,也好不被欺负,要是再能为王爷添个小王爷的,不说王妃,怎么着,也能母凭子贵,坐个侧妃的位子。

“调教?怎么调教?”

月娘这一说,顿时把菲菲的好奇心给调了出来,这楼里的姑娘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至少,也都有一二门才艺,这让菲菲可是羡慕不已,这一听到月娘说要调教自己,菲菲顿脑海中顿时出现自己大展才艺的情形。

“这个……就交给月娘了,不是月娘我吹,这天下,还没有我月娘调教不了的姑娘……今天开始,晚上你就化妆成一个小丫头,跟在我身边,多看看多学学,白日里,就到习所去学习琴棋书画。”

“嗯嗯,好,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一听到自己晚上可以跟在月娘的身边观察,白日里还可以去学习琴棋书画,菲菲顿时高兴了起来,连连点头,从进了这后院,出了初场登过台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到过前院了,整天都在后院,吃了睡,谁了吃,都快闷死她了。

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这青楼,还可以学个一二门才艺,自然是一件美事。

看到菲菲满口答应,月娘自是满脸的高兴,现在是白日,于是就带着菲菲向着习所走去,这习所里,都是一些老姑娘了,因为已经没了客人,就索性都住在了这习所里,教习姑娘们才艺。

但菲菲进去一个时辰之后,就从里面出来了,月娘脸色难看的看着脸色同样难看的菲菲,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会回房。

“小云……我的才艺……真的有那么差吗?”

菲菲看着身后脸色怪异的小云,小声的问到,小云看了一眼菲菲,赶紧低下了头,本想安慰些什么,可是在是找不出安慰的理由。

“唉!天妒红颜啊!”

菲菲忽而扬起了头,长叹了一声,那走在前面的月娘更是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回头看一眼还在抬头望天的菲菲,嘴角抽了抽,赶紧走开了。

……

一年后。

“大爷……您可来了,翠花可是想死你了,大爷看看,连翠花的小脸都想瘦了。”

以为锦衣华服的公子刚走进春风满园楼的大门,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就直接贴了过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那锦衣公子,一脸的委屈哀怨,这锦衣公子一愣,脸上大喜,没想到自己这第一次来春风满园楼,就碰到个这么漂亮的姑娘。

“翠……翠花?”

“怎么?爷你不记得翠花了么?可怜翠花……一直都惦记着公子……原来公子早已经把翠花给忘了,公子你不是还说……下次过来,会给翠花带一颗大大的夜明珠的么?”

那锦衣公子顿了顿,似乎还有点不适应这忽然出现的桃花运,而和翠花一看这锦衣公子似乎有些不认识她的模样,那娇媚的小脸蛋,顿时垮了下来,双眸中晶莹闪烁,好一个委屈的小媳妇样。

“这……这……这都怪本公子,这事情一多,本公子就忘记了,下次下次一定带……你看,这可是本公子从金玉满堂买的玉佩,要是翠花姑娘喜欢,这就送给姑娘了……”

这公子一慌,赶紧摘下了腰间的玉佩递了过去,一副献宝的讨好模样,看着她手里的玉佩,周围的姑娘都不禁双眼放光,但一看到出现在那公子身边的女子,顿时全部把目光转走了。

“天呐!今个儿谁又惹着菲菲姑娘不高兴了?”

一位姑娘看着那公子身边的翠花,小声的问着身边的另一位姑娘,那位姑娘一愣,顺眼看去,正好看到那翠花,随意的拿过那位公子手中的玉佩,对着锦衣公子娇媚的抛了一个媚眼。

“我也不知道……这楼里,谁敢惹菲菲姑娘生气啊?”

“是啊是啊……上次那个不开眼的小翠,得罪了这菲菲姑娘,听说第二天就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了,再出来之后,看到这菲菲姑娘都是绕路走。”

“也是……不过……这位公子今天可就惨了,被菲菲姑娘盯上了,还不知道要送出多少银子呢,光刚才那一块玉佩,可就够我们一年的胭脂水粉了。”

二位姑娘小声的议论着,而在二楼的一件阁楼内,一个满脸阴鹜的男子死死的盯着那个满脸媚笑的翠花,手中的茶杯已经被捏碎了。

“三哥……我早就跟你说,要做好心里准备的,你偏不听……”

一个激起妖媚的男生缓缓的响起,那盯着翠花的男子,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他转过身,狠狠的看着那妖媚的男子。

“这就是你说的调教?”

男子阴沉沉的看着妖媚的男子,眼中阵阵怒火,白衣男子却只是淡淡的瞟了窗外一眼,继续喝茶,那风云淡的模样,看的男子眼中阵阵冷冽。

“是啊……你看这楼里的姑娘被她调教的多乖了?”

妖媚男子像是没有看到男子那几乎杀人的目光,打趣的说道,嘴角勾勒一丝妖媚的笑,他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又这样的本事,冷冽男子一愣,再看那个女人,才发现,这楼里其他的姑娘,都是远远的避开了那个女人,特别是偶尔瞟到那个跟那个女人说话的锦衣男子身上,竟然是带上了一点同情?

“就知道公子不会忘了翠花的……公子里面请,翠花今个儿一定好好的伺候您。”

妖艳的女子,拿过锦衣男子手中的玉佩顺手就塞进了腰带中,扭着那让人无数女人羡慕,男人喷血的小蛮腰,领着那锦衣男子向着内间走去。

进了内间,翠花小手一招,美酒佳肴顿时都上了来,摆满了整个桌子。

“公子……这可是翠花特意给公子准备呢,可是花了翠花不少的心思,看这鱼,可不是一般的鱼,是翠花让人去了丹河里捉来,好生养着的,就等着公子来了,让这楼里最好的厨师给公子做的,可是千金难求的,还有这……”

翠花对着公子介绍起满桌子的菜肴来,每一样看似简单的菜,在她的嘴里都成了千金难买的极品。

“哎呀……公子可不要见怪,翠花这是见到公子太高兴了,不知不觉中就多说了,来……公子,翠花给您倒酒。”

几乎把所有的菜肴都介绍完了,菲菲才一拍胸口,媚态万千的道歉道,但这公子早已经被这翠花的美貌和热情全部迷住了,就算她说的再多,也不觉得一点啰嗦,翠花也不再说了,而是给他倒了一杯酒,递到了锦衣公子的手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