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40章 酒惹的祸

第40章 酒惹的祸

“公子……你尝尝翠花给你倒的酒……这酒可是冬日雪水融化所酿,喝了还有好多的功效哦,加上这一桌子的菜肴,在外面,没个上千两银子,可都弄不到,不过……这是翠花用私房给公子准备的,公子尽管放开喝。(《奇》biqi.me《文》网)”

翠花媚笑着看着锦衣公子,看着锦衣公子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大叹一声“好喝”,然后继续给他倒酒。

“这怎么可以?这里是几张银票……翠花姑娘拿着,本公子又怎么舍得姑娘出私房呢?来来来……还有这支金簪,今日在金玉满堂看到的,就顺手买下了,还请翠花姑娘不要嫌弃。”

那公子一听这一桌子的美味竟然是这翠花姑娘用私房置办的,从怀中顿时掏出了好几张银票递了过去,说完,还从袖中掏出了一支精致的金簪送到了翠花的手边,看着翠花那娇媚无边的小脸,眼中一片痴迷。

“公子……这……公子这般客气,倒是让翠花不好意思了,来……翠花敬公子一杯。”

翠花一边把那些银票和金簪放进了袖中,一边娇羞的说道,说完,给自己的酒杯和公子的酒杯都升满了。

“好好好……好酒好酒……咦?翠花姑娘为何不喝?”

公子放下了酒杯,却发现菲菲的酒杯里的酒还是满的,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公子……你又笑话翠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翠花的酒量浅薄……每次都是公子代喝的,这次可也不能另外……”

翠花娇媚一笑,把手中的酒很是自然的递给了锦衣公子,锦衣公子微微一愣,但看着翠花那娇嗔的小脸,哪会有一点拒绝,一把接过了翠花递过来的酒杯,一仰头就倒进了嘴里。

“公子的酒量还是像以前一样好……来来来……翠花再敬公子一杯……”

看到锦衣公子把杯中酒喝下,菲菲赶紧又倒了二杯,锦衣公子感觉眼前已经有些花了,翠花姑娘的脸,也是变得更为娇媚了,又是几杯酒下肚,锦衣公子终于头一歪,倒在了桌子上。

翠花姑娘摇了摇锦衣公子,发现对方的确是醉倒的,脸上娇媚的笑一转,顿时变成了算计的媚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哟……菲菲姑娘这又看中了一位公子?”

菲菲刚一出里间,就看到月娘迎面走了过来,满脸的娇笑,这翠花姑娘,却正是菲菲的化身,只是此时的她,身上再也不想是一千年的那个丫头模样,越发的动人水灵了,特别是那一张小嘴,当真是能将死的说成活的,活人给说死了。

菲菲走到了月娘的身边,从衣袖中掏出了几张银票扔给了月娘,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后院,月娘低头一看,顿时双眼放光,脸上的笑更是掐媚了起来,这银票,竟然都是一千两的,还足足有三张,菲菲这一次的收入,可是几乎低过了这楼里所有姑娘好几天的收入。

就连月娘也没有想到,这菲菲没有一点才艺,但是只要是她看上的主,每次都能从那些主子上弄的上千两银子,就算不说那些银票,单是那些人送的首饰,都值个上千两了,而她所付出的,只是上了一桌只值几两银子的酒菜。

“老规矩,把这位公子送到厢房里去。”

月娘一挥手,立即有几个人走进了里面把那些锦衣公子扶进上了楼,月娘则是快步跟上了菲菲的脚步。

“菲菲姑娘……菲菲姑娘……”

“我要回去休息了,不要跟着我。”

菲菲瞟了月娘一眼,继续向前走去,但只是这一眼,月娘就看出来,这菲菲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菲菲向着房间缓缓的走去,脑海中却是闪过一个冷傲的身影,一年了,他让月娘调教她,可是,他回来之后,却没有来找她,或许……他早已经把她给忘记了吧,毕竟,她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而已,而且,他喜欢的……是男子。

可是一想到,那一路上发生的事,想到他无数次的救她,她的心中还是会微微泛痛。

推开房门,却是忽然发现,有些不对,瞬间抬头,入眼的是一位紫色锦袍的男子,那冷峻的面容,冷傲的气息,不是南宫琦,又是何人?

“你……你怎么来了?”

菲菲快速的掩饰掉眼中的那一抹惊喜,淡淡的问道,扫了一桌子的酒菜,随意的坐在了凳子上,夹着菜吃了起来。

“你不想看到我?”

看到菲菲那淡然的神色,南宫琦脸色一寒,他回到城中,一忙完手中的东西,就立即来看她了,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楼里那个浓妆艳抹,花言巧语的女子会是她?

“哪能呢?爷您坐……奴家给你倒酒。”

菲菲眼光一闪,立即站了起来,一副掐媚的笑,玉手轻扬,倒满了二杯酒,递到了南宫琦的嘴边,眼波流转中,媚眼如丝。

南宫琦眼中闪过一抹危险的光忙,看着菲菲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他接过菲菲手中的酒,一仰头,倒进了口中,菲菲微微一笑,在南宫琦愈加冰冷的目光中,一口喝掉了被杯中的酒,忍住喉咙里火辣的难受,又是一记媚药瞟过。

“爷真是好酒量……奴家再敬你一杯……”

就这样,南宫琦闷声不吭的喝酒,而菲菲则是不停的劝酒,只是一会儿,酒壶中的酒就已经见底了。

就在菲菲想要让人再送一壶酒来时,忽的觉得身上有些燥热了起来,眼睛有些醉眯了起来,可是……她一共才是喝了几小杯而已,这酒……

“你平日……就这样跟别的男人相处?”

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火热的呼吸,刺激着她的俏耳,顿觉身上更是燥热了起来,她刚转身,却是撞进了南宫琦的怀中,南宫琦的身子微微一僵,仔细的看着菲菲,一年不见,菲菲的变化极大,身子也是丰满了几分,也柔媚了几分,原本的几丝小丫头的青涩,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小女人的妩媚。

看到这里,南宫琦忽的觉得口干舌燥了起来,眼前也有点迷糊了,可是菲菲的小脸却是越发的迷人了起来。

头一低,南宫琦吻上了这个自己想了一年的唇,菲菲的身子顿时一震,身上的火热却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样,菲菲忍不住tian了tian嘴唇,这一tian,就像是一把火,直接点燃了南宫琦最深沉的渴望。

感觉到菲菲那唇间的青涩,南宫琦的心中微微一动,撬开了她的贝齿,唇齿交缠着,房间内的温度,火速升高。

只是简单的一个吻,却是几乎将南宫琦燃烧,南宫琦终于忍不住,一把抱起了菲菲,大步走到了床边,把菲菲放在了**。

菲菲娇躯渐渐扭动起来,带着一种致命的媚态,双手紧紧勾勒上南宫琦的脖颈,无意识在他身上磨蹭着。

南宫琦眸光一暗,额头上汗水凝聚,呼吸顿时急促,眸光暗红,说不清是愤怒还是兴奋的情绪,菲菲闭着眼睛,脸上闪烁着动人的光泽,捧着南宫琦的脸,轻轻柔柔地摩擦着,颤抖地贴近,馨香的唇颤抖地贴上他的唇,轻轻柔柔贴近,又羞怯似地缩了回去。

水眸半眯,似嗔似喜,南宫琦再也忍不住,把菲菲压在了身上,这一刻,他们的脑子里,只剩下对方一个人,呼出的气息,让二个人完全的交缠在了一起,衣裳滑落,雪白的肌肤,带着诱人的红晕。

他的吻,从她的唇渐渐的滑向了她的颈,她的锁骨……她的身子竟是微微颤抖着,眯着的眼睛,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又似乎在享受着什么。

他双手一挥,将她身上唯一的一件亵衣也毁了去,将她压在了身下,胸前的浑圆柔嫩而丰盈,纤细的腰身柔腻而妖娆,极尽婉转,皓白如雪的肌肤,闪耀着晶莹的光泽,美得让人炫目,菲菲极尽妖娆,媚眼如丝,勾勒着南宫琦的心弦,一丝一态,妖冶而魅惑,勾起了慕容玥心底最澎湃的兽性。

两个人疯狂缠绵,像一根紫藤上相互缠绕的蔓藤,抵死相连。

几声低吟,让南宫琦最后一丝的理智也是完全的消散了,帷帐飘落,春意绵绵……

……

菲菲皱了皱眉,全身酸痛,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特别是下身,更是有些一种撕裂的痛,让她不禁缩了缩脚,却这一个动作,却是让她完全的清醒了过来,她猛地睁开了眼,眼前顿时出现一张脸。

菲菲使劲的眨巴了下眼睛,猛地低头一看,沉默了半响……

“啊——”

一声尖叫,菲菲猛地用被子捂住了头,可真是一瞬间,又把有冒了出来,继续尖叫。

南宫琦睁开了双眼,看着不停尖叫的菲菲,一扫周围,想起了昨日的事情,他们……南宫琦的眼睛顿时扫到了桌子上的酒壶,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笑,是酒,酒有问题?

“啊——啊——”

“还没叫够?”

南宫琦一个翻身,顿时把菲菲压在了身下,鼻息间,带着点点暧昧的笑道,菲菲伸出手想要推开南宫琦,推到的是火热的肌肤,她顿时又松开了手,脸上一阵通红,这种情况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想昨晚,她也是瞬间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那酒……被下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