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49章 学毒术

第49章 学毒术

“啊——救命啊!杀人啦!”

看着那直接挥过来的鞭子,菲菲瞬的闭上了眼,尖叫了起来,这一声尖叫,当真如晴天霹雳,惊起一阵飞鸟。【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这一叫,连桃红也是被吓住了,那鞭子硬是生生的停顿了片刻,眼中一片怨毒,再次挥了下去!

就在那鞭子要挥到菲菲的身上时,一个身影忽的出现了,一把抓住了那飞来的鞭子,一扯,桃红直接摔到在地。

“桃红……你太放肆了!”

“参见宫主!”

来人正是采花公子,只是他此刻的脸色分外的冰冷,桃红身后的那几位女子赶紧行礼,这是她们第一次在宫主的脸上看到这里的表情。

“桃红忤逆本宫命令,受十鞭,思过崖面壁一年……你们没有拦住桃红,受五鞭,面壁三月!”

看着被摔倒在地,脸色苍白的桃红,采花公子冷冷的命到,这一下,她们终于是明白了菲菲在宫主心目中的位置,也不敢再有多言,急忙扶起了地上的桃红,前去受刑。

采花宫的鞭刑一鞭便能让人皮开肉绽,再过皮硬的人,都受不过三十鞭,可想而知,这十鞭下去,桃红得受到多大的伤,可是……桃红伤的最重的,还不是身,而是心。

“嘿嘿……没事了,幸好你来的快,不然我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可就要毁了。”菲菲看着采花公子,拍了拍胸脯,一脸后怕的说道。

采花公子看着菲菲那有些嬉笑的脸,正不知道是该恼还是该笑了,她就这么笃定自己会出现吗?只要自己再晚一点,那鞭子可就要打在她的身上了。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去见婆婆了。”

菲菲小手挥了挥,就让身边那几乎被吓傻了婢女带路,向着那婆婆所在的地方走去,这婆婆的住的地方,竟然是在花园的深处。

“你来了啊?看看,这衣裳多合身啊!”

婆婆一看到菲菲出现,就立即走向前来,围着菲菲转了几圈,高兴的说道,她跟别人不一样,在公子带她出现在采花宫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她在他心中的位置,或许,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

“婆婆……你叫我来有事吗?”

菲菲看着婆婆,奇怪的问道,婆婆一愣,看着菲菲的眼神竟是带上了一点的兴奋,菲菲却是忽然觉得背后一冷,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你知道江湖中都叫我老婆子什么吗?”

婆婆没有回答菲菲的意见,而是对着菲菲,神秘的问道,菲菲一愣,双眼却是渐渐放光了起来,难道……这位老妪在江湖中还是鼎鼎大名的高手?看着婆婆那一脸神秘而得意的样子,菲菲不停地摇头着。

“嘿嘿……江湖上都称老婆子为毒圣!”

“毒圣?你很会用毒?”

菲菲眼前一亮,惊喜的问道,自己一直想着独闯江湖啥的,可是……却没有一点保护自己的手段,要是能学个一二招的毒术,可就再也不怕了啊。

“那是自然,说到用毒,老婆子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怎么?有没有兴趣?我可一教你哦……”

一说道毒术,老妪更是满脸红光,得意无比,看着菲菲那一脸崇拜的模样,忽的说道,菲菲一愣,顿时大喜,自己还没说,她就主动教自己?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可又是一想,自己什么都没有,这婆婆就算是想要坑自己什么,也是坑不了啊,心中也就轻松了起来,急忙不停的点头。

“你真的愿意跟老婆子我学?好好好……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好了,跟我老婆子好好的学习毒术。”

“嗯嗯,好。”

菲菲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点头着,然后在老妪极为热情的态度下,住在了这花园深处,这菲菲一住,就是三个月,而这三个月的生活,用菲菲的话来说,就是四个字——惨不忍睹!

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采花宫有这么多人,都没有人肯跟老妪学习毒术了,不是因为她的毒术不行,也不是因为她太严厉了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她的记性,她的记性真的太差了。

菲菲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比如,她刚下的毒,一会儿,却是忘记了自己下的什么毒,甚至,连自己下在哪里都忘记了,菲菲在一次,不小心喝下一杯茶便是昏睡了三天之后,她终于是明白了,房子内外的东西,都是不能乱碰的。

不过……这三个月,菲菲也不是一无收获的,比如,老妪院子里的那些药草,菲菲就已经记得七七八八了,甚至已经可以利用一些药草,炼制一些简单的毒物和解药了,至于那种大毒的东西,就是老妪不说,她也不敢乱碰。

“菲菲……你看,大毛小毛这是怎么了?”

屋内忽然想起老妪惊恐的叫声,菲菲一阵滴汗,赶紧跑了进去,看着老妪,真对着二只猫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而那二只猫的形态更是奇怪。

一直身上竟是没有一点的毛,现在正瘫在地上,无力的叫唤着,而另外一只猫却是满身的长毛,如同狮子一样,此时,正像是发了疯一样,不停的东窜西窜。

“婆婆……你又给它们吃什么了?”

菲菲无奈的问道,得到的是千遍一律的答案,就是摇头摇头,还是摇头,菲菲终于放弃了走到了大毛的身边,一把把大毛抱了起来,抱到了药房去,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的次数,菲菲数都数不清了,而她,只有在药房中,对着各种书籍药材,给它们配置解药,不得不说的是,这二只猫的生命力的确是太强大了,被婆婆折腾了这么久,都一直坚强的活着。

看着菲菲抱着大毛进了药方,婆婆脸上迷茫的的神色全部消失了,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

“公子……你可真的给老婆子找了个苦差啊,不但苦了老婆子我,还苦了大毛小毛了,想我一个堂堂的医圣,却硬是要说自己是毒圣,还要没事给周围的这些小家伙什么的下下毒,唉……要是被被别人知道了,还真是没法在江湖上混了。”

老妪喃喃着,转身离开了房间,三个月过去了,菲菲所学的东西,已经是足够自保了,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只是……她的心,不在公子的身上,否则,或许还真的能成就一段姻缘,可惜了……公子,跟他娘亲犯了一个同样地错误,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只是二个人的选择,截然不同。

当菲菲从药房里面出来的时候,大毛已经醒了,恢复了活力,菲菲不得不满屋子的追着小毛,把小毛带进了药房,等到小毛再出来的时候,也终于是恢复了正常,只是那药房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

“菲菲……药园里的药有几位药好像有些不够了,你带黄子去山上找找吧。”

婆婆走到了菲菲的身边,忽的对着菲菲说道,然后递给了菲菲一张纸,上面写着要采集的药材模样,功效,禁忌等等,这已经不是菲菲第一次出去采药了,也就没多说了,招呼了一声黄子,带着就往宫外走去,那黄子一条大大的黄狗,这山谷中的各种飞禽走兽,见了它,都是躲着它,这也是菲菲入山里寻药最好的伙伴了。

不过一想到可以出院子,菲菲还是忍不住高兴了,这三个月来,她可是只有在采药的时候才出过院子,而且婆婆还不让她告诉别人是在这里学毒术来着,只能是来当婢女的,所以,这宫里的人并不知道她现在可不是三个月前得吴下阿蒙了。

不知道是说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菲菲带着黄子刚一出门,就迎面遇到了几位女子,而这些人菲菲还有些熟悉,正是三个月前因为自己,被采花公子给罚去面壁三个月的几个女子,所谓敌人见面分外眼红,这些女子一看到菲菲,就停了下来,怒视着她,一副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的感觉。

“哟……这不是菲菲姑娘吗?怎么?什么时候沦落到去照顾一条狗了?这日子久了,难道姑娘你改变主意了?不嫁给公子,而是看上了这条狗了?”

几个月的怒火,让这几位女子的语气变得极为尖酸刻薄了起来,菲菲眉一挑,这不是纯粹找事吗?她可不会怕她们,只是,她忽然有些想要尝试自己前几天捣弄出来的几样东西,眼中瞬的滑过一丝狡黠。

“怎么?以前不是挺牙尖嘴利的吗?这会儿还哑了不成?”

那女子一看菲菲没有回嘴,更是得意了起来,她这一出思过崖,就得知了她的消息,竟是被婆婆带进了院子里,成了婆婆身边的伺候的婢女了,只是她身上穿着的,始终还是采花宫中代表着嘴特殊意义的白色衣裳。

“唉……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菲菲看着女子,忽的沉下了脸,一阵的要脸叹息,还颇一副神秘样子,这一下,这些女子顿时愣住了,这个菲菲,当真是转性子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