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50章 被陷害

第50章 被陷害

“什么话?”女子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奇》biqi.me《文》网)

“唉……还是不说的好,到时候你说我造谣污蔑,我可是百口莫辩了。”

菲菲摇了摇头,竟是直接从她们的身边跨过,这一动作,顿时把极为女子给惹毛了,一转步,顿时把菲菲围在了中间,脸色也是沉了下去,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这样,话说一半又不说的,最让人难受了,这几位女子一个个都还是如花的年龄,才脱了几分幼稚,那好奇心自然是特别的重。

“快说!要你不说,可休想离开!”

女子怒视着菲菲,大声的吼道,菲菲嘴角微扬,这正是自己想要效果。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我说,那我就说了……唉……我这些日子跟婆婆在一起,也是学到了婆婆几分眼力,我今日一看你们几分……这印堂有一团乌气笼罩,这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菲菲抬起了头,一边看着,还一一从她们的身边走过,那副认真的模样,当真是让这群女子信了几分,神色也是有点慌乱了起来。

“你……你胡说!你个贱婢,我……我们……”

那领头的女子,小脸顿时涨的有些通红了起来,她怒声呵斥着,可是眼眸中却是带上些许的惊慌,婆婆的能力,她们自然是一点也不会怀疑的。

“好吧,那你就当我是在胡说好了,我不但看出了你印堂乌云,还看出来了,这天上马上就要降下责罚了,你们可要小心哦。”

菲菲瞟了众位女子一眼,更是有些神叨的说道,然后在她们惊慌的时候,大步的从她们中间走了出去,哼!敢欺负她?那就好好尝试一下她调试出来的药粉好了。

“啊——我好痒!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的手……你看……啊——你的脸。”

菲菲刚一走花园,花园里就传出了一阵阵惊恐的叫声,再看看那几位女子,不停的抓着手上的皮肤,一副痒的痛不欲生的感觉,而那手臂只是一抓,就起了一层的红痘,紧接着连她们的脸上也是长上了一个个的红痘,一声声尖叫,她们都狂奔而走,这些,自然就是菲菲的功劳了。

而此时的菲菲,却是已经到了宫外,在黄子的带领下,四处寻找起药材来。

“哎呀……找到了!太好了……哼!等我学好了毒术,可就不是在她的身上下痒粉了,我要在她们的身上都下满毒,让她们变成名副其实的毒妇!看她们还敢惹我!”

菲菲眼睛看到一株药材,正是婆婆要自己找的,赶紧奔了过去,用小铲子铲了起来,装进了身上的小篓子里,口中却是不停的嘟哝着,而就在她嘟哝的时候,她身后闪过一道黑影,消失在了山谷中。

当菲菲从山谷里回来的时候,宫中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了,但都围绕着一个人,那就是菲菲……

“听说她跟婆婆学了看相之术……”

“才不是呢,我听说的可是……她身上有戾气,那些姐妹就是冲撞到了她,才会变成那副模样的,现在连婆婆也赶回去了呢。”

菲菲开始听着还觉得有些有味,可是一会儿却是觉得有些不对经了,连婆婆也去了?难道自己配置的那个痒粉出问题了?坏了,自己这还是第一次用在人身上呢。

一想到这里,菲菲赶紧向着院子里跑去,等到她背着药材,跑到院子里的时候,正看着一群莺莺燕燕,在院子里叽叽喳喳的,一看到菲菲出现,急忙后退了几步,看着菲菲的眼神也是变的有些惊慌了起来。

菲菲也不管她们,直接进了门,还为进去到药房,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一声声的尖叫声。

“啊——好难受……好难受,婆婆……救我……我不想死!”

“是——婆婆,婆婆……”

菲菲皱了皱眉,这情况好像还真有点严重了,菲菲急忙走进了药房,才发现,那几位女子已经被送了进来,而采花公子,竟也是出现在了这里,在他的沈斌,菲菲经竟然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桃红,原本是要面壁一年的,在众人求情之后,终于是跟那几位女子一起出来来,她看到菲菲出现,眼眸低转,竟是低下了头,完全没了往日的嚣张,但是那眼底的阴鹜,却是更加的深厚了。

“你过来……”

看到菲菲出现,婆婆抬头对着菲菲说道,眼神里一片沉寂,而这样的沉寂,也是菲菲从未见到过的,采花公子眼眸微动,并没有说话。

菲菲跟着婆婆走进了药房后面的小院子里,婆婆直视着菲菲,菲菲却是觉得有些心虚了,不禁偏了偏头。

“你给她们下的是痒粉?”

婆婆轻声问道,可是那声音却是已经是肯定了,作为医圣,她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菲菲所下的毒,而且,菲菲捣弄药粉的时候也都没有避着她。

“是……可是,我看她们的样子好像很痛苦,我……我不知道那个痒粉的效果那么厉害。”

刚才的惨叫她是听到了,她以为只是一点痒粉而已,最多让她们痒上几个时辰,身上长出几些痘痘,可是这情况,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那是因为,有人在她们身上还下了其它的毒药……”

“什么?”

菲菲瞬的震住了,其他的毒药?难道……她们的人缘就那么差吗?可是……看她们那么痛苦的事,应该不只是人缘的问题了吧。

“嗯……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说出去,我们也会按照你的说法,她们只是中了些邪气,听到了吗?”

婆婆点了点头,嘱咐到,那毒她已经查清楚了,也幸好的近些年来,她一直在研究,否则,那毒药,就连她也没有办法,不过……即使没看到人,她也是清楚了那毒到底是谁下的,因为那种毒,只有一个地方有。

“婆婆……她们没事了吧?”

房间里,几位女子的惨叫声渐渐的停息了下来,人都已经渐渐的昏睡了过去,只是那脸上身上,却已经被她们抓的全是伤痕了,婆婆带着菲菲走了进去,采花公子身边的那个橙衣女子顿时走向了前,小声的问道。

“没事了……这件事跟菲菲无关,是因为她们冲撞了邪灵,才会受的这般惩罚,我们都出去吧,让她们好好休息。”

婆婆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缓缓的说道,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菲菲的身上,眼神也是变的怪异了起来,而那位桃红姑娘看着菲菲的眼中,更多的是一种不甘心,还有怨毒,但她却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跟在采花公子的身后走了出去,看来,这三个月,对她的改变,还真是非常的大呢。

当院子里的人,听到橙衣女子告诉她们的结果的时候,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菲菲眼神,都不经意间后退了几步,染上了些许的恐慌。

菲菲则是扫了大家一眼,心中却是想着婆婆刚才说的话,有人下毒?这细细一想来,或许,那个下毒的人,要害的不是那几位女子,而是自己呢?一想到这里,菲菲的眼妆顿时转到了桃红的身上,自己到这采花宫中,好像得罪的最深的就是她了吧?

感觉到菲菲那有些怀疑的目光,桃红只是瞟了菲菲一眼,就低下了头,乖巧的站在采花公子的身边。

菲菲心中渐渐升起了一股不快,有人要害她么?既然这样,那她不如就把那个人引出来好了,总比整天要防着要好。

想到这里,菲菲的小脑瓜子,顿时转动了起来,一条小小的心计顿时涌上心头。

接下来,就在采花宫中,把菲菲传的神乎其神的时候,而菲菲却是每天都神神秘秘的出宫门,然后进入山谷中,一个时辰之后才出来,天天如此,这一连就是七天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菲菲在做些什么,而她也是变得更为神秘了起来。

今日一大早,菲菲又带着黄子进山谷了,只是今天,在她闪入山谷后不久,一个身影,跟了上去。

菲菲带着黄子,一直在山谷里面走着,直到,在那山谷中一块大石头的前面,才停了下来,从身后的篓子里掏出了一包什么东西,藏到了大石头的下面,然后就盘腿在大石头上,像是那祈祷什么,一副虔诚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破风声,一个蒙面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短刃,向着菲菲飞身刺去,短刃上闪着寒光,菲菲心中一动,却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一样,依旧坐在大石头上。

“唉……”

就在那短刃就要刺破菲菲皮肤的时候,菲菲忽的叹了一口气,眼睛也是缓缓的睁开了,而那女子的短刃,也是停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菲菲看着面前蒙面女子,淡淡的问道,那风轻云淡的模样,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

“你该死!”

女子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短刃瞬间前刺去,可是依旧还为碰到菲菲的身体,而她的身体,则像是被人叮住了一样,眼光瞟的,身穿大红色衣裳的采花公子,正出现她的身边,看到采花公子的出现,那女子双眸中全是恐惧。

而在她那恐惧的眼神里,菲菲一把拉下了她的面纱,顿露出了她的容颜,豁然就是……桃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