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78章 被劫了

第78章 被劫了

终于跑出了王爷府,菲菲浑身都觉得舒坦了,手中的包裹她已经藏了起来,至于那些贵重的,药粉,自然都还是放在身上,不过,身子贵重东西虽有,但却没什么银子,所以,她现在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去把当铺,当一二件首饰,用来做路费。(《界》xian??jie.me《说》网)

青石大街上人来人往,菲菲整理好自己身上的翠色石榴裙,仰起头,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王爷府,却不见暗处有个人影看着她的背影,向旁边的人耳语了什么,那人飞身离开了。

沿着河堤一直走,杨柳依依,空气里都是柳叶的香气,菲菲心里的气顿时顺了,该死的南宫琦居然冤枉她,都说有胸无脑,他没有胸就算了,还没有脑子!

菲菲一路走一边折了枝杨柳在手里,不知不觉编成了花环,顺手戴在头上,转身去了当铺。

京师繁华,当铺自然也是不少的,而且,眼下的菲菲可是今非昔比了,身上揣的可都是金玉满堂的上等货。

“掌柜,我想当点东西,不知道掌柜识不识货?”

菲菲小手探进腰间,笑嘻嘻的看着掌柜,自己身上的那些饰品,自己好歹也当过几件,自然是有点经验了。

“这位姑娘,不知道你要当的是什么东西?”

掌柜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也不过是十七八岁,一身翠色石榴裙,袖口一溜的银色手工刺绣的桃花,腰间束着银色的绿边腰带,长长的垂至脚踝,脚上踏着嵌金丝的小银靴子,煞是好看,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后代,只是脸上却是天真无邪,一双眼睛宛如一弯清泉,扑闪扑闪的都是灵气。

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溜出来游玩了,掌柜心中寻思,便是这种姑娘的银子最好赚了,掌柜不满皱纹的脸上堆出了许多笑容来。

“这个簪子,你却当不当?”

菲菲暗里观察掌柜的表情,一边将怀里的碧玉簪子放到了掌柜的手里,正是那一批金玉满堂的首饰中,最为不起眼的一个,虽然在王府里,也是拿了不少细软出来,但若是被南宫琦顺着那些东西,那可不不好了。

掌柜的一看那玉簪,顿时愣住了,他记得老掌柜亲自招呼过京师所有分当,要是有女子拿着刻着金玉满堂上等的首饰来当铺,务必让他直接去通知琦王府的王爷,然后却是将东西送到默王府去。

眼前的女子便是那个女子?掌柜心中一惊,暗里急忙叫伙计去找了王爷。脸上却是笑盈盈的招呼菲菲到。

“这支簪子,是个富贵之物,姑娘你要当多少银子?”

“恩?你看着给吧。”

只要不低,菲菲都是可以接受的,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东西,身上的宝贝也还多着,这还只是里面一件最不起眼的。

“要是价钱还公道,我还有许多的好东西。”

“可否给老身看看?”

还有许多?掌柜心中暗叫不好,王爷的东西谁敢贱价买了,可是王爷的东西又不能不买,心中无比矛盾。

“这个嘛,你先给我的簪子出个价!”

菲菲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瞟了一眼掌柜的,随意的说道,当眼睛却是偷偷的注视着掌柜的脸上表情。

“公道了才给看。”

“这个嘛,姑娘,你看一百两银子怎么样?”

掌柜手里把玩着额碧玉簪子,眼睛却看着门外,期待着伙计快点回来,也好做定夺。

“哎呀,这个嘛,容我考虑考虑……”

菲菲将碧玉簪子拿回来,露出一副对价格不满意的表情,这个价格菲菲不懂是不是合适,不过,这可比自己第一次让小云去当铺当掉那所有月娘送给自己的首饰,赚的银子还要多吧?

“掌柜,买马车,买干粮,我就指望着这支碧玉簪子啦。”

菲菲完全忘记了自己说过有很多好东西的话了,瞬的变得可怜兮兮的说道,看掌柜说的这么爽快,应该还能往上加吧?

“你看我一个姑娘家的,要出个远门,没有点银子可如何使得?”

“姑娘,你是对这个价格不满意嘛?”

见菲菲犹豫的表情,掌柜在心里暗暗叫苦,“一百二十两银子,如何?”

“恩?一百二十两?”

果真还有提升空间,菲菲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小脸上一阵犹豫不决的模样。

“就只有一百二十两?”

“好好好,姑娘,一百五十两银子,不能再多了。”

掌柜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姑娘,却是不知道眼睛宛如婴儿一般的人物会这么难缠。

“姑娘,你且待我去取银子。”

“好的。”

菲菲将碧玉簪子收回怀里,端坐在茶桌旁边,浅浅喝起了香茗。当铺伙计从后门进来,悄声告知掌柜,王爷的人已经到了。

却说前门的菲菲,见掌柜久久不出来,闲得无聊,便钻进后院去了,王爷的侍卫进门却扑了个空。

“掌柜,你们在这做什么?不是说去取银子?”

菲菲莫名其妙的看着院子里紧张兮兮地看着她的两人,这取个银子,怎么还奇奇怪怪的,这不会是家黑店吧?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取银子,这就去!。”

掌柜慌慌张张的摆手,急忙拉着伙计就要往外面跑,只是那将不慌张,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这顿时将菲菲最原始的警惕心被提拔了出来。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可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掌柜!夫人却是在何处?”

就在这个时候,大堂里传来了王爷府上侍卫的声音,菲菲一听,心里全明白了,情急之下,瞬的洒出一把药粉,只见一阵白色烟尘扬起,掌柜再看时候,眼前已经少了那个夫人的身影。

“掌柜,夫人呢?”

侍卫一进后院,见掌柜和伙计站在后院里发愣,哪里有什么夫人的影子。

“走……了,就适才走的。”

掌柜嗫嗫嚅嚅道,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这可是传说中三王爷的夫人呀,这要是王爷怪罪到他的头上,再多的脑袋也不够砍啊。

“去哪里了?”

“不……知道了。”

掌柜将头埋了下去,不敢看眼前的几个侍卫,唯恐会被他们给提了走。

“你!出去找,夫人不会武功,走不远的。”

领头的侍卫想要数落两句,可是终究是没有,转而对身后的人说道,说完几人快速的向着当铺外找去。

“我是走不远,不过我也活不久了。”

屋檐上,一个白影勒住菲菲,一把冰凉的匕首抵在她细嫩的脖颈上,菲菲一动也不敢动,一脸讨好的看着这个白影。

“这位大哥,你可以放开我了吧?你是要劫财还是劫色?”

见侍卫们走远,菲菲小声问道,没想到自己逛个当铺也能遇见劫匪,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我要劫你的脑袋。”

“不知道我是哪里招惹到大哥你了?莫非你是嫉妒我的美色和富贵?”

身后的那个人声音没有一点感情,菲菲小小的心脏受到惊吓了,这不是抢劫的?是要来杀她的?

“哼。”

白衣人鼻子里哼气,下一刻菲菲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情,整个人被拦腰抱起,从一个屋檐到了另一个屋檐,菲菲想要惊呼,奈何白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了它的哑穴。

一路无言,不一时便到了城郊。

“这里便是你的安息之所了。”

白衣人将菲菲掠到一处荒凉的山岗,荒草过了人头,绿油油的一片,菲菲的一身翠衣倒是被完美的融合在里面了,要是在这里处死了菲菲,就算是眼前有人经过这里,也不一定能发现。

“不要不要。”

跑是跑不过他了,菲菲拼命摇头,指指自己的脸蛋,穿越到这个时代都还没有成年,怎么可以就挂掉呢?坚决不可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邪魔歪道,所有武林正道都应处之而后快。”

白衣人背过身去,声音里却也满是无可奈何,想他虽然在同辈中身手很是不错,但他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了。

“你管我应该不应该存在,和你有鸟关系。”

嘴巴不能说话,菲菲柳眉倒竖,一脚踹在白衣人屁股上,白衣人雪白的衣衫上多了一只小巧的靴子印,“有本事解开姑娘的穴道。”

“你!”

白衣人回头,清秀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愠色,身为武林正派的得意门生,从小接受的便是正统教育,如何见过一个女子这么骄纵的?

“你什么你!快给我解开穴道!”

不等白衣人反应,又是一脚踹在他身上,白衣上赫然出现了另一个脚印,和身后的那个遥相呼应,菲菲忍不住笑了,完全忘记了白衣人是来杀她的。

“我要杀你了,还笑的出来?你不要幻想着可以叫救命,我会在那之前杀了你的。”

白衣人终于像是明白了菲菲的意思,将她的穴道解开。

“哎呀,我好怕。”

菲菲白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看你长的不错,脑子确实不怎么好使。”

“你……”

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夸奖,白衣人年纪尚轻,居然有一丝害羞的神色,“临死了还这么多话。”

“是啊,反正不多话也是死。”菲菲索性问明白了,“你为什么要杀我?我杀了你全家?”

“你没杀我全家,不过为了我们全家,我必须要杀了你。”

白衣人回答的一板一眼,菲菲十分的郁闷,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咋每一次出门,都能出那么多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