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79章 逃生

第79章 逃生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不可能,我有画像的!”

白衣人想必是哪家,门派的得意弟子,但是看起来似乎是完全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哎不过杀一个没有武功的小丫头片子也不用多少江湖经验,只是他们算漏了一点,她菲菲可是有脑子的人。【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哎呀,这个人长的确实很像我!”菲菲瞪着画像,“她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杀她?”

“师傅说她是江洋大盗的女儿,留着是一个祸害。”

很明显的,眼前的白衣少年被骗了,菲菲直摇头,“你适才不是听见了嘛,王爷府上的侍卫是叫我夫人来的,我怎么会是江洋大盗的女儿呢?”

“是你没有错了,菲菲。”

白衣人听了夫人这词,似乎想起了自己的使命,收好画卷,手里不知道时候多了一把匕首,“我的匕首很锋利的,不会有多痛苦!”

“等下!”

匕首在菲菲的脖子上逼出了一道血红的印子,细密的血珠滚落了下来,白衣人不明白的看着她,“怎么?”

“我还有遗愿未了。”

被脖子上的匕首吓了一跳,适才只要慢了半步,脑袋就搬家了,这可不是她逃出来的本意,她只是想要证明一下,其实南宫琦要是冤枉她,她会跑的。

眼下却还不如回去。好歹王爷府里相对要安全一些,菲菲只觉得两腿发软了。

“遗愿?”

“是啊,我都要死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你要给时间给我完成遗愿吧!”

菲菲双腿趁机回复了一点力气,心里敲着逃跑的小算盘,适才的药粉,怀里还有,只要靠近他就有一丝生机了。

“你说。”

白衣人初涉江湖,看来也是还有恻隐之心的,由于对于自己的武功很自信,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我……我长这么大,还没有抱过男人……”

不知道说谎会不会被雷劈,菲菲扭扭捏捏地看了看白衣人,顺便抛了几个媚眼,“我想死前抱抱你,可以么嘛?”

“不可以!”

白衣人坚决不同意,甚至退了几步,“云儿还在庄上等我。”

“呜呜,一个将死的人,你还计较那么多!”

菲菲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人家就这么一个遗愿,你都不愿意满足,你家里云儿要是知道你这么冷血,不知道还会不会喜欢你!”

“为什么不喜欢?这次回去便是成亲的了。”

白衣人说起心上人的时候,脸上出现了陶醉的神情,“云儿可喜欢我了。”

“呜呜……你们都成双成对,就是人家连男人都没有抱过,呜呜……”

看来眼前的男子是一块榆木疙瘩,这下惨了,菲菲的眼泪珠子吧嗒掉了下来。

“喂喂,你别哭啊……”

白衣人见了眼泪,顿时便是慌了手脚,这般子的清白身世,怎么会来做刺杀这件事情,菲菲真是难以理解。

只是我喜欢,菲菲在心里偷笑,来了一个怕女子哭的男人,真是天助我也。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我给你抱一下还不行嘛!”

白衣人渐渐走进,脸上的表情视死如归,“你死后就早点去投胎吧,下次投个好地方。”

“恩……”

你才去投胎!菲菲脸上感动的死去活来,暗地里往死里问候白衣人全家上下,“你叫什么名字?”

“白崖!”

白衣人顺口就说了,旋即又改口,“不是,我叫白云。”

“哦,白公子幸会!”

菲菲扑了过去,心里却在暗骂,你以为你真是白云啊,一身白,大白天的装白无常!

“你……”

不等白崖反应过来,菲菲甩手洒出一包药粉,转身钻进了旁边的荒草里,只是扎眼的功夫,粉尘散去,已经找不到菲菲的影子了。

“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没有走远。”

白崖被耍弄了,面子有些挂不住,这时候真是生气了,清秀的脸蛋上闪过一丝怒气,“不管怎么躲,还是要死的。”

“我就不出去!”

匍匐在几丈开外的菲菲在心里暗叫,“谁傻到出去!有本事你来找啊!”

“我看见你了。”

白崖看了看荒草倒伏的方向,也便是大抵知道了,阳光下有银色的光芒一闪,可不是菲菲脚上的靴子么。

“惨了。”

这时候才发现一路跑过来踩到的荒草似乎太晚了,菲菲从地上爬起来,垂头丧气地看着越来越近的白影,忽然仰天大叫,“天要亡我!”

“你……”

白崖在那边真是被吓了一跳,眼前的女子行为完全便是不按常理出牌,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子。

“命若天定,何不破了这个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绿油油的荒草上飞来了一个男子,却见他一身大红色衣裳,用金线绣着盛开的曼珠沙华,手工精致,栩栩如生,宛如漫天的火焰一般,这身红色却是万绿从中一点红。

“小**,带不带这么妖孽的?”

菲菲自觉没有生命危险了,不由看醉了眼前的男子,“你会亮瞎我的狗眼的。”

“菲菲,多日不见,可还好么?”

采花公子完全无视了另一边的白崖,径直走向了菲菲,凤眼微微眯起,阳光下,那个翠衣女子还真是好看,宛如枝上二月的豆蔻。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

见有了靠山,菲菲顿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了起来,“那个白无常要杀我!”

“哦?”

采花公子漂亮的凤眼这才看向那个白衣男子,只是扫了一眼,旋即看着眼前的女子,“你怎么不给他唱歌?”

“……”

就算我唱歌不好听也不带这么打击的好不,菲菲脸都黑了,“我紧张……”

“恩?现在还紧张嘛?”

采花公子修长的手指从袍子里伸出来,紧握着菲菲直冒冷汗的小手,“还怕么?”

采花公子的声音莫名的温柔,却像是天籁一般叫菲菲心里莫名的安静了下来,适才游走在鬼门关的心情顿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恩,不怕了。”

仰头笑笑,采花公子满意的拉着她,“是那个白无常害的菲菲这样子啊?”

“恩,就是他!他还吃我豆腐了!”

菲菲小手比划着,“他抱了我就算了,还要摸我!”

不知道掠的时候算不算抱,点穴的时候手指碰到了身体算不算摸,不过大概是吧,菲菲点头,**就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在采花公子前面。

“哦?还有人敢在我面前如此?”

采花公子的眼睛危险的眯成了一条线,“我想杀了他,可以嘛?”

“啊?”

菲菲没有想到这点事情就可以杀人,那个不是还有未婚妻子在家里等着嘛,“不要杀,打一顿就好了。”

“恩?打一顿就好了?”

采花公子微微点头,“菲菲说了算!”

“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不经打。”

白崖被人直接忽略掉了,表示很不爽,这时候脸上的表情好不到哪里去。

“采花大盗?汪洋大盗,果真是绝配。”

“多谢夸奖,我会给你留一口气的。”

采花公子脸上的笑容却像是盛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一般美艳,菲菲大白天的阳光灿烂之下否闻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他怎么可以把杀人说的就像是晒太阳一样简单呢?

“无需多言。”

白崖远远的站定,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可是不等他反应,一道红影到了眼前,只觉得口中一股咸涩的甜味,张开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你?!”

白崖捂住胸口,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他一切都是按照武林的规矩来的,何以被人暗算了,“卑鄙!”

“这不是卑鄙,这叫智谋。”

采花公子收起手里的软剑,不屑的看可白崖一眼,转过身,向着菲菲走去,冲着菲菲笑了笑。

“你为什么不要杀了他?”

“不要啦,莫名其妙的为什么要杀了人家,人都是父母生养的,要是死了,会有很多人心疼伤心的。”

菲菲头也没有抬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改日他要是还杀你呢?如此下去,你还救?”

“救,说不定改天他就救我了。嘿嘿。”

采花公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只是那话还为落,就听到了一头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

“菲菲,快走。”

听那脚步声,怕是来了许多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采花公子带着菲菲分身穿过荒草丛,从另一头出去了。

“白崖公子,你怎么了?”

武当派的众人纷纷涌现在荒草丛里,身为掌门人未来的女婿,身份自是和别人不同,他们自然是要多担着点,白崖摇摇头,留下众人在草丛里发愣,盟主要杀的人,似乎并不是传闻中的那么简单啊。

菲菲跟随着采花公子乘了马车,出了京城,身后的景色渐渐的远去了,距离南宫琦越来越远了,不知道他是想带着自己去哪里,不过眼前的男子是不会伤害自己的,菲菲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我马车壁睡着了。

约摸睡了两个时辰,被一阵宫保鸡丁的香味熏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时候到了一间飘着淡淡香气的闺阁,一看便是女子的房间,而睡在采花公子膝盖上,一身大红色的采花公子半坐在床沿,不知道哪里来的一碟宫保鸡丁,夹着竹筷正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