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0章 被追杀

第80章 被追杀

“喂,小**,太不厚道了,为什么偷偷吃?!都不叫我一声的!”

菲菲弹起来,抢过他手里的竹筷,“我最喜欢吃鸡丁了!”

“菲菲,等下!”

采花公子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不要动……”

“怎么啦?”

菲菲不明白地看着采花公子,眼前的大红色衣裳的男子,这时候漂亮的脸蛋皱成了一团。【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我脚麻了,你暂时不要动……”

“哦?”

菲菲也是知道的,二郎腿翘久了也是会的,麻痹的感觉可是很不好,就像是千万只蚂蚁一般啃噬着骨头,菲菲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手里举着筷子,不敢动,“怎么样,好些了没有?”

“恩,好点了,我说好了你再动……”

脑袋上的男子脸上绽开了一朵美丽的花,双手偷偷地拿了另一双筷子,将鸡丁都挑到一边碟子里,藏在被褥后面。

约摸过了半盏茶时间,菲菲垂下酸痛的小手,不满意地问,“还没有好么?”

“哈,好了啊。”

菲菲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笑的食人花似地,“你干了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奸诈?”

“怎么会,采花公子我一向只会颠倒众生的笑,怎么可能奸诈。”

采花公子往榻上去了,“你喜欢吃鸡丁,开动吧。”

“恩的嘛!”

菲菲揉揉酸痛的小手,探竹筷去碟子里,哪里还有鸡丁的影子,就是鸡毛也不见。

“鸡丁呢?”

左看看看右看看,没有啊。菲菲转头,“说,你把鸡丁藏哪了?”

“不可能藏了呀!”

采花公子搬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真没有。不信你去问婉儿!”

“婉儿是谁啊?”

菲菲不明白的问道,满是疑惑的看着采花公子,难道是他的相好?

“婉儿却是我嘛。”

说曹操曹操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大红色衣裙的女子,窄窄的腰带勾勒出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一双嵌金丝鸳鸯绣鞋不足三寸,摇曳生姿。行走处有一股微微的花香,却不知道是什么花,恬淡悠远,想要扑捉的时候却发现无迹可寻。

“婉儿,我又闻见你的体香了……”

采花公子见了婉儿,也不避讳,和菲菲一同在**,不肯下来。

“公子,你且先下来吧,莫坏了菲菲姑娘的名声!”

婉儿浅笑着将他从**拖下去,随即将**的被褥挪开,笑道,“菲菲姑娘,鸡丁都被公子藏在这里呢!”

“喂,小**,不带这样子的吧!”

菲菲慌忙将鸡丁抱在怀里,生怕采花公子生出什么主意又拿走了,“你原来还有这癖好啊!”

“怎么会!我就是觉得鸡丁不好吃,以为你不喜欢嘛!”

采花公子笑嘻嘻地看着菲菲,就像是第一天认识菲菲一般。

“你你你你!”

菲菲一口气喘不过来,索性吃鸡丁去了,一边装哑巴,婉儿却在旁边笑,“公子,你越来越没有正行了!”

“怎么会,你公子我是全天下最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采花公子,就属我最有型,天下的男人分很多种,但是我这种生的帅,心底又善良,又是若情似水的男子就仅此一家,别无分店!”

“我怎么听得像是搞推销?”

菲菲嘴里塞满了鸡丁,含糊说到,“俗话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行,看你这种喜欢吹的,一看就不是好货!”

“呵呵……”

婉儿在旁边捂住嘴巴偷笑,“公子,看来不止是我知道你的德行,菲菲姑娘也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可不是,他什么德行,问我就对了!哈哈”

菲菲笑的牙齿都快脱落了,婉儿抿嘴笑。

“可不是,和公子相处的都知道,和孩童一般的还自诩采花公子!”

“……”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其实两个女人也可以搭台唱戏的,看她们两女人一唱一和,采花公子只好转移话题,“婉儿,我们说正事吧,不是说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么?”

“你倒是记起来了,不是说好了陪我去爬山的么?”

婉儿的声音宛如草丛里的百灵鸟似地,十分动听。

“爬山,好耶,我喜欢!”

菲菲太久没有运动了,提出这个主意,正中下怀。

“那好吧,我们这就出发!”

采花公子整理好衣裳,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喂,要准备的吧!”

菲菲捧着一碟鸡丁追出来,采花公子浅笑回头,指指院子里的大马车,“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吃好了就上路。”

“额……你才上路,你今天就上路!”

菲菲满头黑线看着拿身红衣走远,兀自回屋子里吃鸡丁。

婉儿早盛好了粳米饭,喷香的放在桌子上了。“菲菲姑娘,你且先用饭吧,他不待你吃饱是消化好了是不会去的,我们今晚上在山上过,可以看星星,次日还可以看日出。”

“哇,看星星,看日出,我喜欢!”

菲菲欢喜的三口两口将饭拔完了,当晚上,三人收拾完毕,一行去了最高的山上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马车里备了好些棉袄,菲菲表示不解,大春天的穿棉袄?你以为是在东北?可是事实证明棉袄是需要的。

也不知道到底爬了多久,菲菲总觉得自己的双腿不是自己的了,可是还是很高很高的山的在那里,可是那个看上去柔弱无比的婉儿,这个时候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看上去十分轻松的行走着,还不是扶菲菲一把,果然是奇葩啊,采花公子看上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总觉得自己体力不会很差,原来真的会很差啊。心中暗叹。后来也没有法子,采花公子只好背着她上去了。

走到半山腰已经是入夜了,天上渐渐露出了几点星子,微弱的光芒闪烁着,站在一棵大松树下面思考,一阵风吹来,树上沙沙作响,只是觉得格外空灵。

“我喜欢这里!”菲菲大声宣布。

“我原本也喜欢,现在不喜欢了!”

旁边的采花公子扶着松树,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喂,谁叫你不说这么高来的!”

正说着,菲菲心里狐疑,松树叶子响声似乎变大了许多啊!莫非是高山上的风威力比一般大些,不过是微风,怎么搞的像是龙卷风来了?

正要抬头,耳边听的采花公子一声惊呼,“菲菲,小心。”

还来不及反应,自己已经被推到了一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数十个白衣人与采花公子斗成了一团,因为菲菲要求,随从也没有跟上来,这时候见有了意外,正往这边来。

“这是什么情况?”

一路上都平平安安的,怎么到了这里不过是下来看了看星星就来了这么多人?还来者不善,一上来就干上了。菲菲嘟哝的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站在旁边看起群殴来。

采花公子被数十个白色人影围住,只见采花公子上下飞舞,惊起泥土地里一片尘土飞扬,看的出来,那些人也并不想在采花公子身上Lang费时间,只是一心想要脱身取菲菲的性命,菲菲很纳闷自己长相不错啊,在这个长相决定待遇的年代里,怎么总是有人想要取自己的脑瓜子呢,菲菲默默的垂泪了。

“喂,我问你们啊,你们为什么总是要杀我呢,我长的这么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你们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觉得你们的婆娘比不上我,所以要杀掉呢?”

菲菲很一本正经的在旁边叹了口气,“其实你们完全不用杀我,我不介意你们排队追求我,真的。”

“不要恋战。”

数十个白衣人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顿时围困采花公子的人都将注意力转移到菲菲身上来。

“菲菲,小心”

婉儿在旁边惊叫,刷刷的几声,白衣人的暗器从袖子里飞出,眼见便要将菲菲钉成马蜂窝,一个窈窕身影一闪,一柄软剑出现在手里。

婉儿身后护着菲菲,一边挥舞手中的剑,以剑芒为盾,将暗器一一打落,只是还有一只直直地往菲菲心脏飞去,说时慢那时快,菲菲只觉眼前大红色的影子一闪,铁器插入肉闷响响起。

“小**!”

下一秒,菲菲杀猪似得的嚎叫声音响起。

“公子!”

婉儿见采花公子受伤,却似猛虎一般,手里的软剑完成无数个剑花,招式变幻莫测直取对方要害,不时有鲜血喷射,鲜红的血液洒落没入四周的黑暗里。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漫天的繁星闪烁,却像是孤独人的眼睛。

暗器上淬了毒,看来非要取了菲菲的项上人头不可,暗器没入了后背,如果移动只会加快毒液蔓延,菲菲只好抱过他,给他取暖,摸到他的后背,只是一片粘稠的血液。

刺鼻的血腥味叫菲菲有些作呕,采花公子嘴角漫上了暗红色的鲜血,沿着嘴角滴落在菲菲裙裳上,暗红色的血液落在缎面上的花纹里,只留下一个暗红色的印记,摸出手帕想要擦去采花公子嘴角的鲜血,却是怎么都止不住,像是个坏了的水龙头一般,滴答滴答的掉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