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1章 受伤了

第81章 受伤了

“喂,你不要在滴血了,滴了这么多,不知道要吃多少老母鸡才补得回来……”

擦拭的手有些颤抖,菲菲嘴巴瘪了起来,“采花公子,你听到没有啊,你个富二代,不要这么Lang费好不好!”

“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吃老母鸡的。【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采花公子的脸因为失血过多加之夜晚寒风来袭,脸色苍白了下去,见菲菲一副要哭的表情,嘴角勉强勾勒出一丝笑意,“菲菲不要哭嘛,吃老母鸡的时候我可以给你留一份……”

“我才没有哭!”

菲菲抱着采花公子的手莫名的有些颤抖,可是声音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调子,“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哭了!我才不喜欢吃老母鸡,我喜欢吃鸡丁……我……”

还想要掩饰下去,采花公子的手覆上她带泪光的眸子。

“菲菲,你哭了就不好看了。不要哭。”

“去你的。我什么时候都好看好不好!”

越是不要哭,菲菲越是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大颗的掉落了下来。

“你还有心情管我好不好看,你现在很丑你知不知道……”

“胡说,本太子生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枝梨花……”

采花公子的嘴角扯了扯,想要给菲菲一个放心的微笑,一口鲜血涌了出来,将后面的字句咽回了肚子。

“都是毛线……”

对于医疗急救一点常识都没有,菲菲抱着采花公子,心里突然恐惧了起来,突然抽筋了似得的抱进采花公子,来了那么一句,“你要是死了,就是一堆白骨头。”

“你不要死好不好?”

“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厮杀现场不远处,两个身影紧紧抱在一起,夜晚安静的像是死去了一般,只剩下漫天的星星一闪一闪一闪。

琦王府中。

“王爷,属下该死,并没有找到夫人!”

王爷府上灯火通明,南宫琦眉心微皱站在菲菲的寝宫里,“可是出城去了?”

“问过守卫,并没有看见夫人出城!”

“下去吧!”

南宫琦环顾了菲菲屋子里的一切,那个女子许的愿望便是要自己的信任,奈何自己却只有这种法子可以保护她,奈何她便是看不懂,却不知道弱女子可以跑到哪里去!在屋子里站了不过片刻,立马将适才的侍卫叫了回来。

“你给我派人四处暗访,务必将夫人找回来!”

“是……”

“还没有好么?”

莲漏滴落到最后的几滴水,还不见大夫出来,菲菲有些焦急了,夜色里一道婉儿一身红衣站在窗前,脸上的表情在晚上看不大真切。

“姑娘,不要着急,不会有事的。”

婉儿的声音是那般的坚定,毫不怀疑采花公子会活下来。菲菲心里微微一动,是啊,吉人自有天相,自己是不是太不相信那小子的生命力了。好歹是那么强大的人啊,眼前出现了他一剑刺穿白崖的情形。

“水,我要喝水。”

屋子里沉睡的采花公子终于醒来了,嘴唇干裂,张开嘴巴虚弱地说。

“好好。”

屋子里守了大半夜的大夫终于松了一口气,适才那个叫婉儿的姑娘叫道,若是治不好他,你就跟着去陪葬吧。

原本便是大出血,从那么高的山上下来已经不容易,要不是眼前的男子生命力旺盛,想必早就死去了。

眼下终于是醒来了,又是欢喜又是后怕地将茶水捧到床边,亲手喂水,这副模样倒是叫人遐想,一如情人喂水。只感觉脑袋顶上飞过乌鸦无限。

“菲菲,菲菲……”

喝了点水才清醒的人,一睁开眼睛便是寻找菲菲,奈何屋子里除却一个老头子,一无所有。

“菲菲?你们谁是菲菲?公子要见他!”

大夫慌慌张张地冲着门外喊道,“快进来!”

“姑娘,叫你!”

婉儿却是不进去,只是将菲菲推了进去,菲菲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门槛上。

“菲菲……菲菲……”

**的男子,自己的小命都快没有了,可是还是惦记着进来的女子,却见采花公子一身**地躺在**,身上只是搭着一条薄薄的锦被,大夫立在旁边把脉。

“小**,我在这里。”

菲菲立在旁边,紧张地看着**的男子。

“菲菲,你在么?”

采花公子似乎很意外身边会有菲菲,彷如太久没有听她说话,一开口,好似仙乐一般动听,“菲菲,你再说一次?”

“小**,我在这里。”

菲菲艰难的重复了一遍,采花公子原本失去了血色的脸笑了,“你没事就好。”

“小**。”

采花公子说完,似乎完成了重大的任务似的晕了过去,菲菲开始滴汗了,这孩子该不是放心的晕了过去吧。可是事实上就是如此的。

“大夫,这是什么情况?”

婉儿不知道何时进来,这时候她的声音温柔的像是换了一个人。菲菲背后一阵冷汗,搞什么,刚刚还杀气腾腾,这会子怎么淑女的跟和小媳妇似的?

“姑娘,不大碍事了,这位公子是太困倦了加之失血过多,只是睡过去了。”

大夫恭敬地给两位姑娘施礼,“我去开个方子,照着煎药吃就不会碍事了,只是……”

“只是如何?”婉儿紧张地问道。

“暗器上的毒却是武当派的独门秘方,老身只能将毒控制在手臂,却无法彻底根治,要亲自去武当派求解药,方能完全治愈。”

“这样?明白了,明天我便启程去,菲菲姑娘劳烦你照顾好公子。”

婉儿非常温柔的重复了一边,菲菲回过神来,“哦好的。”

说罢,婉儿细细看了**的人一眼,旋即转身走了,三五天的功夫便是回到了武当,谁都不会知道,她婉儿原是武当的人。

还在武当山下,婉儿拾级而上,一个人飞奔而下,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婉儿被一双大手打横抱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楼梯。

“放我下来!”

婉儿似乎认识眼前的男子,只是却处在一片惊慌中,对上一双黑如浓墨的眼睛,“卢奇。”

“娘子。”语为出口吻先到,卢奇吻的十分细致温柔,可是婉儿觉得苦涩无比。

“娘子,如何这般不欢喜?”

卢奇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给我解药!”婉儿的眼睛坚定地看着卢奇,“你们所谓的名门正派不是最不屑于埋伏嘛,怎么也会做出这般龌龊的事情?”

“哦?”

卢奇温柔地看向婉儿,“可是娘子,盟主要我们无论如何拿了那个叫菲菲的脑袋。采花公子是多管闲事。”

“你杀不杀菲菲我不管,只是你不能杀公子。”

对上卢奇的眼睛,婉儿突然点住他的穴道,跳了下来,坚定的说,“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娘子,为了一个采花大盗?”

卢奇不明白,眼睛里闪出孩子一般纯真好奇的眼神。“有理由么?”

“我不想他死,便是你杀不得的理由。”

婉儿斜睨了一眼卢奇,“你曾经说,我想要的东西你都会给,所以,我不想要的你也不要动,别忘了你们武当派曾经是如何剿灭了我们教的。”

说罢转身,不再说话。

“婉儿!”

卢奇追了上去,心中明白,武当派曾经灭了武林中和魔教相好的一个小门派,婉儿便是那门派中唯一的生还者。这是卢奇和婉儿永远不想提起的往事。

卢奇追上婉儿,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婉儿取了解药,飞身离开了,空气里的似有似无香味消失在空气里。卢奇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却是不敢追上去。

她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了。望着婉儿远去的身影,卢奇心里空荡荡的。

“小**,你可饿了嘛?”

在床边守了半夜,终于到了天明,**的人幽幽醒转过来,菲菲欢喜的问。

“饿了,我要吃鸡丁”

**的采花公子还是很虚弱,可是却有心思开玩笑,“不许你将鸡丁挑走!”

“病人怎么可能吃油腻,不给。”

菲菲站起身来,吩咐丫鬟去端清粥来,“你啊,还是预备着做几个月和尚吧,吃不得油腻。”

“不是吧,偷腥也不可以?”

采花公子吊儿郎当的看着菲菲,浅笑,“不带这样子欺负人的。”

“哎呀,谁叫你受伤来的,活该啊。哈哈”

见他还有心思调笑,大抵是没有什么大碍了,菲菲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打了个哈欠,“我先眯一会,粥来了叫我。”

“好的。”

采花公子心疼地看着一夜未合眼的女子,心中流过一丝暖流,丫鬟端了粥过来,采花公子示意她喂了自己,又吩咐丫鬟将菲菲挪到**来。

采花公子的随性丫鬟们都是知道的,也并没有什么异议,花公子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子,洁白的小脸如同粉面,睫毛如同蝴蝶一般微微的煽动着,樱桃小嘴微微上扬着,似乎是梦见了什么开心的东西,那一弯弧度,却无比的诱人,不由的想要一亲芳泽。

采花公子俯下身子,正要吻下去,门口响起了一个沉稳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