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2章 又被抓了

第82章 又被抓了

“你敢动她试试看。【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

南宫琦冷冰冰的声音响起,采花公子抬头,见南宫琦真一脸冷意的看着他,那眼神似乎只要他亲下去,他就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哦,我有非礼么?”

采花公子也不是生气,只是微微笑着,原本以为南宫琦不会这么快就找来,倒是自己想错了,看来,这小菲菲在他心中的位置还不错。

南宫琦缓缓走了进来,也不顾长途跋涉的辛劳,将**的女子打横抱起来,“他是本王的,谁都可以碰她。”

“恩。”

采花公子并没有阻挡,也阻挡不了,既然上次他们做了一样的选择,这次也一样,如今江湖太乱,她在外面,该当真是太危险了。

“竟然又敢逃?看来回去了要好好调教一番。”

南宫琦看着熟睡的菲菲,眼中染上了一丝的怒意,说逃就逃?这不好好教训一下,以后还不翻了天去?

“等等,有些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见南宫琦欲走,采花公子叫住他,只是那话还未说,就是被南宫琦打断了。

“武林盟主派人在追杀菲菲,我知道,王爷府却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止是武林盟主的人,魔教的人也在找菲菲,你小心点。”采花公子说罢,“不要让他们伤害菲菲。”

“不会的。”

南宫琦像是保证一般,幽幽回头,“菲菲有你这个朋友是运气。”

“谢谢。”采花公子浅笑,是啊,他们之间,只是朋友。

“我叫她给你道别吧。”

南宫琦在菲菲脸上拍了一下,并不见反应,嘴角勾起一抹调笑,深深的吻了下去,怀里的女子却是幽幽地哼叫着。

菲菲在梦里看见南宫琦深深吻着自己,不由觉得这个梦境荒唐,自己跑出来都好几天了,不见他来找,看来失去自己不过就是失去了一只小猫小狗一般,真是难过啊,想着想着不由哭了,泪眼朦胧的醒过来。

“你?”

睁开眼睛对上的是南宫琦墨黑如玉的眼睛,菲菲有些不可置信,教人牵肠挂肚的人到了眼前。

“我在做梦嘛?”

“你做梦都在想我吗?”

南宫琦的声音格外的诱惑,菲菲扬起手在他脸上狠狠捏了一把,南宫琦脸上出现了一丝愠色。

“菲菲,你做什么?”

“额……不是做梦……”

菲菲有些心虚的想要躲闪,奈何身子悬在半空,哪里走的了。

“看来你很想我?”

旋即,南宫琦笑了,将眼前呆若木鸡的女子紧拥如怀里,“你想我我可是也日夜思念你。”

“额……”

菲菲顿时愣住了,这南宫琦什么时候,竟是变得这么肉麻了?小别的两个人完全忽略在**的那个病人,采花公子的眸子闪过一抹异色。

“跟他告别吧,给你一刻钟时间,我在下面等你。”

南宫琦将菲菲放下,眼睛看着**的男子,转身走了出去,他到了这里,自然是知道发生的什么事情,要是没有采花公子,现在出事的就是菲菲了,而菲菲没一点的功夫,除了身上几包防身的药粉外,她当真是太弱了“菲菲,要走了,有什么快说哦,只有一刻钟。”

采花公子知道也是留不住眼前的女子的,便是笑着看她出神的模样,菲菲眼中荡上一抹感动,摇了摇头。

“我眼下还不能走,婉儿还没有回来,把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你等着,我去找南宫琦说说。”

“菲菲……”

看着菲菲快速离开的背影,采花公子在她身后叫道,只是那里还要菲菲的身影,再说楼下的南宫琦,一刻钟过去了,又是一刻钟,还不见人下来。

“你们好了没有?”

终于是忍不住了,爬上楼去找人,屋子里只有采花公子,靠在**发呆。

“你说什么?”

“人呢?”

采花公子不明白,看着南宫琦四处找寻着,菲菲刚才不是下去找他了吗?他还以为南宫琦不同意,已经把她带走了呢。

“她没有去找你?”

“没有。”

“坏了!这院子没有防备,怕是出事了。”

采花公子挣扎着要下床,前些日子的那些杀手,他可真见识了,那招招狠手,要是菲菲落在他们的手中,就糟糕了。

“你如何知道不是她故意躲起来的?”

采花公子比自己还在乎菲菲,南宫琦顿时有些不快了起来,他早已经视菲菲为自己的禁脔,任何人不得窥视。

“她只是调皮,不是捣乱,你快去找她吧!”

采花公子嗅到了空气里的酸味,停止了动作,南宫琦脸色微微一边,抽出怀里的信号弹,找人去了。

再说说菲菲从屋子里出来,看见一个丫鬟站在楼梯口,说到,“姑娘,王爷在后院等你!”

“啊?”

菲菲心里纳闷,怎么会跑去后院,只是那个男人的心一向都猜不明白,罢了,跟着丫鬟去了后院。

突然脑后被重物一级,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时候眼睛被黑布蒙了起来,坐在马车里颠簸行路,没有马上杀了自己,想必是魔宫的人了。

一路上都有人喂饭,声音温柔似水,和那个丫鬟很像,在马车上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有人扶着自己到了一间屋子。

“小主,到了。”

菲菲一直很奇怪,一路上这个丫鬟都叫小主,搞的自己黑帮老大似地。

“哦。”

眼睛上的黑布渐渐拆去了,有一双青葱一般的小手遮住了强烈的光线,眼前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屋里没有绣花的架子,也没有琴棋书画的痕迹,只是床头挂着一把红缨的宝剑,菲菲好奇地拔出来看看,是一柄上好的宝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寒气逼人。

菲菲拔下一根头发丢在上面,黑色的长发像是羽毛一般飘落在剑刃,整齐的断成了两节。

“我的小乖乖,吹发可断!宝贝啊!”

菲菲兴奋的拿着剑在屋子里比划了起来,学着婉儿使用软剑的样子左跳右闪,也不注意四周的东西,三下五下,地上落了一地的丝绸碎片以及木屑,菲菲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玩大了,桃红色的帷帐被拦腰削下来了,窗户和洗漱木架被削去了雕花花边,桌布上五彩的流苏被挑落的零落满地,几个古董一样的白色花瓶也不知道的被切断了,水和鲜花叶子什么的弄了一地。

原本看起来像是书香世家的屋子,被颠覆成了垃圾场,不过是随便玩了一下嘛,什么破宝剑,有必要这么夸张么,切个东西都没有声音的?

“额……”

菲菲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道怎么办好,正当这时,门口响起了噪杂的脚步声,还有听上去很激动的声音。

“小主,你终于来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

人还未到先听到了声音,一个衣着华丽的,连腰都找不到的超级大胖子跑了进来,张开双臂直奔着菲菲,看样子是要来一个熊抱。

眼前的这个胖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要不要抱上去?

可是……菲菲看着她浑身跳动的肉,有些体虚,正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正面迎接这样子的一个拥抱,那个嘴里还在嚷嚷,保持着拥抱姿势的肉球一个趔趄,结结实实地和菲菲脚下的地板亲吻了。

“哎呦,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奶娘,你没事吧?!”

地上庞大的肉球发出了悲惨的嚎叫声,后面跟的一大堆丫鬟婆子顿时慌了神,一窝蜂的拥上去,七手八脚的把胖女人从地上搀扶起来。

只见胖妇人发髻歪斜,几缕发丝散落挂在胸前,上面粘着木屑,发际间沾了好些五彩的流苏,一朵三片花瓣的鲜花插在头顶摇摇欲坠,上衣胸口水渍片片,哪里还有什么华丽可言。

菲菲被这个华丽丽的出场雷到了,偷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在大家都忙着去搀扶胖妇人,没人看见。

“是什么东西绊倒我的,疼死我了!”

胖妇人揉着胸口被众丫鬟扶着坐在凳子上,众丫鬟连忙询问打不打紧,左右看了好几圈还是不放心,叫了门口的几个小厮去叫了大夫。

“奶娘,你看地上!”

不知道是哪个眼尖的丫鬟,指着地上的削下来半个花瓶。“不知道是谁把花瓶碰倒了,绊倒了奶娘,该死!”

原来是奶娘,看起来身份很不一般啊,菲菲原本是打算奔上前去巴结巴结这个奶娘的,叫句你好什么的,那丫头一说,她麻利地把宝剑藏到了背后,抵着大腿上,慢慢地往床头移动,想要把宝剑插回去,消灭物证,以免破坏自己在眼前这个胖子眼前的形象。

“等我抓到了,我非打死她不可!”

众丫鬟给胖妇人揉胸,胖妇人腾出手在桌子上一拍,菲菲吓的一个抖索,宝剑在地上刮出了好几条裂痕,胖妇人疑惑地看了看地板,将目光转到了菲菲的身上,顿时满脸激动,带着那肥肉,一颤一颤的。

“小主,小主,快过来奶娘身边,给奶娘看看。”

菲菲还以为被发现了,受了惊吓的抵住后面的宝剑,站在离床头就三步路的位置,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不过胖妇人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菲菲手里的宝剑就是她摔倒的凶器,只是又叫了一次“小主,来,过来奶娘这边,给奶娘看看。”

菲菲当场石化了,背后还有一把剑哪,怎么过去?!奶娘?菲菲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原地一转圈,把宝剑甩到了床底下去了,脸色一变,急忙迎了上去跑过去,扑在胖妇人怀里,一副激动万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