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3章 奶娘?

第83章 奶娘?

“奶娘!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想好想你。“若”《ruo》“看”《kan》“小”《.com》“说”“网””

“小主,奶娘也是。”

看来菲菲的演技还不错,胖妇人也没有在关心刚刚听到的哐当的声音了,只是抱着自己用奶养育大的孩子,眼睛瞬间湿润了。

“小主,给奶娘看看,这么多年不见,可想死奶娘了,可都还好吗?”

“奶娘,一切都好,好的很。”

知道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心里这么想着,只是菲菲还是在原地又转了一圈,胖妇人见状,拉过菲菲,在她周身上下一阵**,完了把手停在菲菲脑袋上,突然声泪俱下。

“当年弄丢了小主,都不知道有再见的一天,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主了,看来是上天眷顾,谢天谢地。”

“奶娘,这么多年来你还好吗?”

菲菲不留痕迹的扳开满是胖妇人眼泪鼻涕的手掌,放在桌子上,这事情来的太突然了,她还需要好好的理理清楚。

“好好好,一切都还好!”

胖妇人又摸了一把眼泪鼻涕,抱住菲菲,又说了一遍,“这么多年了,奶娘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胖子,胖子,我们商量一下,不要把你眼泪鼻涕都擦我背上好不,你不觉得恶心嘛。菲菲在心里呐喊,但是嘴上什么也不说,玲珑乖巧的和眼前的死胖子一起上演了一场母女情深。

“奶娘,菲菲饿了,好想吃奶娘亲手做的鸡丁。”

“好,好!奶娘现在就去给你做!”

胖妇人听了菲菲的话,摸掉一大把眼泪,欢天喜地地带着一群丫鬟婆子离开了,剩下翠儿伺候洗漱。

胖妇人前脚一踏出门,菲菲后脚就手忙脚乱的要把上衣拽下来,我了个去,上面有多少眼泪鼻涕啊。菲菲嫌弃的把上衣丢在地上。

“小主,是吃烤鸭么?”

胖妇人在门口弹回脑袋,吓的菲菲原地跳了起来,“啊,好好好。”

“小主,你怎么了?”

胖妇人看见菲菲受惊吓的模样,折身回来,对菲菲又是上下其手,一阵**,假如菲菲有豆腐,早被吃光了,“让奶娘好好看看。”

“没事没事,刚刚身上一点痒,可能是太久没有洗澡了。”

“那奶娘给你洗澡,好不好?你小时候都是奶娘给你洗澡的,还记得吗?”

说着胖妇人挽起袖子就要扒菲菲的衣服,好在菲菲动作灵活,跳到一边,这才躲过了被当众扒光的悲惨命运。

“不用了不用了,奶娘,你快去做奶娘吧,我快饿死了都。”

“哦,好的,好的,小主,你等娘,很快的。”

胖妇人说了一大堆,吩咐了翠儿给小主洗澡,临走时还抹了菲菲一身的鼻涕,最后终于顶着华丽丽的歪发髻走了。

“我的个娘,你是我亲娘!”

菲菲经受不起这样子的极品奶娘,确定她走远了以后,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可不是嘛,奶娘对小主比亲娘还要好。”

翠儿看上去对胖妇人的印象很好,一边交代下人准备洗澡水,一边和菲菲聊天。

“为了小主,奶娘还差点和宫主打将起来了。”

“为了我?为什么?”

菲菲想象的出来,刚刚的那个大胖子会撒泼打架,可是为什么要为了自己和魔宫宫主打起来?

“是这样子的。”

翠儿开始细细道来,菲菲躺在浴桶里一边玩着花瓣一边听故事,原来,菲菲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那传说中的魔宫在外面的一大宅子,而她就是魔宫的小主,也就是未来的魔宫接班人,菲菲小时候被仇家所抓,之后便是不知所踪,十四年来,整个魔宫的人一直在寻找菲菲。

“失散这么多年,还来寻来,看来小主和沈公子的缘分是天注定的。”

翠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崇拜,菲菲在心里汗了,翠儿,虽然我和她同名,可我不是她,你的小姐菲菲估计早挂掉了。

“那是自然,我福大命大!”

不过,突然想起个事情,“你说什么?沈公子?”

“是啊!”

翠儿理所当然的点头,“公子对小主情深意重,小主失散的这些年,每天都在寻找小主,宫主说了,只要找到小主就立马补办婚礼。”

“什么?!我要嫁人?!”

菲菲顿时愣住了,嫁人?有木有搞错?自己可是有夫之妇啊,难道她们不知道吗?菲菲从浴桶里跳了起来,怎么搞的?

“是的,小主。”

翠儿讲了这么许多,看见小主暴跳的样子,适时地打住了。

“凭什么啊,见都没有见过就要嫁过去?!”

“这个……奴婢不知道。”

菲菲一时间难以接受,翠儿新来的特点又来了,主子一凶,声音就低下去了。

“额……不好意思啦,我太激动了。”

虽然现在是魔宫小主的身份,事实上不过是个冒牌货,菲菲看的出翠儿的害怕,不好意思起来。

“你不要自称奴婢啦,叫自己翠儿,不要忘记啦。”

“是,小主。”

自己都是有夫之妇了,嫁什么沈公子?呸,谁知道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么多年不见了,还要厚着脸皮娶!菲菲在心里暗骂,这么莫名其妙的二婚,休想叫我嫁过去。

菲菲转身端坐在桌子前,单手托着下巴,琢磨着怎么才能躲过去。翠儿在旁,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几个打扫的丫鬟进来,从她脚底下打扫走了流苏,碎花瓣,木屑,几根流苏飘到了绣花鞋里面,菲菲都没有反应,就像是一尊石膏像,翠儿在心里嘀咕,小主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小主?小主?”

翠儿又试探的叫了几句,还是好无反应,碰了碰她的额头,莫名有点烫。

“快去禀告宫主,小主好像是可能发烧了!”

“发烧?!”

菲菲两眼发光,腾的站起来,把一脸焦急的翠儿吓了好大一跳。

“对对对,翠儿,我现在是感染了风寒,不知道怎么的,脑袋好疼,翠儿,你去和你们宫主说,不能成婚了,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好不起来了,就不嫁过去了吧?”

菲菲捧着脑袋,一副头疼欲裂的样子,只要能让她不要嫁过去,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哎呀,好痛,好痛……”

“小主,你没事吧?小主,小主!”

翠儿上前扶住菲菲,脸上一阵着急,这小主现在可是魔宫里最宝贝的了,要是出了点啥事,可怎么是好?

“你去告诉宫主吧,”

菲菲抽了抽鼻子,红了眼圈,“你和宫主说,大婚在即我却出毛病了,可能是说明我福薄,没有嫁给王爷的福气。”

“去吧。”

菲菲装作弱不禁风的样子把翠儿推出去。翠儿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菲菲舒舒服服的摊在**,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想叫我嫁过去!门都没有!哼哼,我是谁,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菲菲!”

“小主,小主,你可还好?”

菲菲原本打算待晚上吃饱喝足了,去外面摸摸地形,不过晚饭还没上来,几个丫鬟领着身着褐色华丽正装,面色焦急的代宫主进来了。

“小主,翠儿说你有感染风寒,头痛的厉害是么?怎么样?”

“宫主,我现在觉得头疼欲裂。”

菲菲扮可怜的抽了抽鼻子,代宫主拨开帷帐,坐在菲菲床沿上,握着她的手,安慰到“小主你忍忍,大夫马上就要到了。”

“恩……”

“怎么感染风寒了在路上不说?”

代宫主似乎想起了什么悲伤的事情,眼圈一红,嗓子有些沙哑“有什么事情都是可以说的。”

菲菲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的眼泪了,这个时候的代宫主看上去特别的脆弱,“宫主……你不要哭,是我错了……”

我错了还不行嘛,你别哭了,这个宫主到底确认了没有啊,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小主就算了,遇到一个极品奶娘就算了,又来了一个爱哭的代宫主。

菲菲觉得这个时候要安慰一下眼前的这个女人,“咱不该让宫主你担心的。”

“傻孩子”代宫主和蔼的搂过女儿的头,轻轻的拍着。

“小主,小主你怎么了。”

依然是人还没有到,声音先到的菲菲极品的奶娘,手上还有没有洗去的菜叶和油。

“奶娘,只是有些头痛。”

菲菲对着这个什么都大惊小怪的奶娘有些体虚,不晓得她会整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

“头痛么?”

胖乎乎的奶娘沾满油的手捂住菲菲的额头,“是这里么?”

“恩”

一双胖乎乎的手开始给菲菲按摩,一边按摩,一边问旁边的代宫主人。

“代宫主,你叫大夫了没有?大夫呢,怎么还没有来?”

“适才叫了,快了。”

“奶娘,您辛苦了,您坐。”

菲菲被一双油乎乎的手揉搓着,本来头不痛的,被揉的痛的慌。

“不辛苦。小主。”

似乎从来没有被夸奖过似地,奶娘欢天喜地的样子让菲菲有些心酸,是不是正身从来都没有这样子的关心过她啊。

“奶娘……”

看来是表现的机会到了,菲菲尽量的表现的乖巧听话一些,顺势也拉开她一双油乎乎的手,“你坐……”

“小主,长大了,懂事了很多。”

奶娘看出了菲菲的一个巨大的变化,欣慰的擦了擦眼睛,菲菲在心里滴汗,那个时候也不过是小孩吧,懂个鬼东西啊?

“奶娘,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让奶娘操心了。”

变化了也好,趁这个借个把自己的性格插进去,哎,也不知道原本的菲菲是什么性格,只好假装变性格了。

“在外面世界走了一趟,忽然明白了还能多事情,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子了。”

“那就好,那就好。”

奶娘迭声的说好,此时竟然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是哽咽了,眼泪好似掉了线的珠子,她的这番模样,和她的喜剧外表,一点都不相符,所以莫名让人不忍,菲菲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帮她擦掉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