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84章 就这样嫁了?

第84章 就这样嫁了?

“奶娘,你不要哭……”

“是是是……奶娘不哭……”

“奶娘……”

菲菲擦着奶娘的脸,本来想说几句应景的话的,可是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噜叫起来,**的三人都很清晰的听到了那个声音,三人对视几秒,一同大笑起来,当天晚上,代宫主将洗尘宴摆在了菲菲的院子里,魔宫的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围着桌子,美美的吃了一顿团圆饭,魔宫里一团喜气,似乎都沉浸在菲菲回来的欢喜里,忘却了还有婚约一事。“若”《ruo》“看”《kan》“小”《.com》“说”“网”但是很多事情,不提起,不代表就被忘记了。

注定会发生的事情,总会在某一个适合的时机发生,不管过了多少时间。气晴朗,窗户外面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菲菲的适应能力是好的,就像是一棵野草,种到哪里都会茁壮成长。才到这个时空的才几天,菲菲已经习惯了又丫头伺候,在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在魔宫舒服,一大堆丫鬟婆子围在身边。

菲菲觉得神清气爽,这不一大清早的吵着要游玩一番魔宫,丫头翠儿很不理解。

“小主,你小时候都是在这里长大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么?”

“那时候我才多大呀,能记住什么东西?眼下回来了,只是觉得身边的一切都非常的亲切,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亲近,想要好好珍惜,哎,这种从落叶归根一般的心情,你有过没有?觉得一切都很美丽的心情,不过你应该是不会明白的。”

菲菲说了好大一堆忽悠翠儿,一出门就不说话了,她的嘴巴没有空说话了,保持着惊讶地O形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菲菲看见了一副非常美丽的画面。

从她住的地方出来,蜿蜒的小石子路从一片清脆的竹林穿过,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一弯清泉从竹林下哗哗流过,竹林间开了一种不知名字的比雪还白的花朵,水在竹林不远处汇集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水上漂浮着几株睡莲,开在鹅黄和粉色的睡莲,几条红色的金鱼嬉戏其中。

一座白色九曲桥通向一个亭子,亭子里迎风坐着一个白衣美男子,身上的白衣比刚刚在竹林里看到的白色花朵还要白,头发像是黑色的海藻一般倾泻在身后,发尾被微风吹动,轻轻扫这雪白色的衣角。

他的身前摆着一把古琴,眼眸低垂,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拨动着,美妙的音符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琴声和溪水流动的声音混在一起,真是无与伦比的动听。青翠的竹子和白色的长袍,将男子完全融入了眼前的画面里。所谓风景如画,美男如玉。

“小主,您慢点。”

下了马车,菲菲被众丫鬟众星捧月般的迎进了大厅,但只是一会儿,菲菲便借口如厕,悄悄溜出了大厅,带着几个丫鬟在宅子里逛了一圈。

被追杀完了后,过来没几天就被打晕送到这里来了,不看看风景,真是愧对自己啊,一路上菲菲东张西望,对假山垂柳,水池台榭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一边走一边叫翠儿解说,看上去不像是回家的千金,更像是从远方来的游客,而翠儿是导游,菲菲也乐的有免费的导游。只是这宅子比菲菲想象的大多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还有一个好玩的后山没有去玩,菲菲已经脚软,只好在后山边缘就地休息,这魔宫当真是不简单,只是一处随意的宅子都这么大。

“翠儿,你领着她们赶紧去弄点吃的喝的来,我现在是又累又饿又渴。快去快去。”

菲菲催促着丫鬟们去厨房,自己趴在后山进出必经的一条小路石块上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菲菲居然睡着。

可是菲菲没有料到的是,不过是一顿晚饭,就把她送到了那个什么沈府了。

“宫主,小主一个风寒拖了许久不肯大婚,像是不愿意嫁过去,迷晕了送过去,要是寻死了怎么办?”

外面张灯结彩,锣鼓喧天,菲菲的极品奶娘担忧的看着昏迷的菲菲。

“三思而后行啊!”

“奶娘,你也知道,这场婚礼是一场联合婚姻,若是成功,有助于小主执掌魔宫,况且沈公子似乎对小主很有心意,如何不嫁?”

一个妖媚慵懒的身影背着光,站在夜色里,扶住胖妇人的肩膀。

“奶娘,沈公子温文尔雅,美名在外,不会亏待小主的。”

“可是……”

“不要可是了,公子的花轿在外面等着。”

一场史上绝无仅有的夜晚婚礼,半夜时分,菲菲迷迷糊糊的被上了花轿,一路吹吹打打到了传说中的沈府。

只是快到凌晨时分,菲菲模模糊糊看见床前站着一个绝色帅哥,帅哥一身大红色新郎盛装,红烛的火焰映着他的脸,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直达臀际,披散在火红颀长的身躯上,无尽的俊美和诱惑。

“好帅啊。”

菲菲口水连连赞叹了一句,旋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盛装男子弯下腰,看了看**的少女,年纪不过十七八岁。五官精致小巧,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宛如眸内含了一汪清池水,此时紧紧闭着,只剩下鼻翼轻轻地煽动着,长而卷的睫毛,宛如扇翅蝴蝶一般扑闪扑闪,说不尽的天真可人,大红盛装男子无声笑了笑,起身出去了。

翌日。

大红色帷帐,刺绣着大红色鸳鸯戏水,屋子里飘着一股香烛的味道。菲菲昏昏沉沉的醒来,把身下几个咯人的东西扫出来,居然是几颗花生莲子,菲菲郁闷的看着手里的花生莲子,他娘娘的,昨天晚上谁在我**吃零食了啊。

拨开帷帐,把它们丢的远远的,瞥见屋子里全是大红色的装饰,桌子上还有两只将要烧尽的红烛,好奇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一觉醒来,屋子里搞装修了么?这魔宫有钱没有错,不过没有必要一天搞一次装修的吧?昨天怎么吃着吃着睡着了,还要打探地形准备跑路呢。

“翠儿。翠儿”

菲菲想要起床,可是头昏沉的厉害,叫翠儿来帮忙好了。“快扶我起来”

“是。”

翠儿上前来,身后还跟了好几个丫鬟,一个陌生的大龄丫鬟和翠儿个一同扶起菲菲“夫人,小心”

“翠儿,她们是谁啊?!”

菲菲惊讶地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个大龄丫鬟以及其他几个小丫鬟。

“是沈府上的丫鬟。”

翠儿回答的时候眼睛有些躲闪。

“什么?!沈府上的?!”

菲菲一头雾水,指着那个大龄丫鬟,“你是谁啊?沈府里的干嘛跑我房里来?!”

“回夫人,奴婢叫颦儿,是王爷指派来的大丫鬟,以后夫人的饮食起居就由奴婢伺候了。”大龄丫鬟给菲菲倒了一杯水,垂手站在一边。

“什么夫人?”

菲菲喝了点水,头脑清醒了些,“什么时候我变成夫人了?!”

“昨晚上是公子与夫人的大喜。”颦儿回到。

“大喜?!”

想起了昨天晚上模模糊糊看到了的那个大红盛装的美男子,菲菲一口水喷出来,“真的假的?!翠儿。”

“是,小姐,不,夫人,”

翠儿语无伦次,“昨天晚上是您和公子的大喜。您现在是夫人了。”

“我就睡了个小觉,就睡到王爷府来了?!”

菲菲完全的蒸煮了,这一切太难以置信了,菲菲一把拉过来翠儿,不敢相信的问道。

“有听说人晚上结婚的么?你不会是忽悠我吧?”

“翠儿不敢,小姐现在千真万确是沈夫人。”

“那你们公子呢?!”

“回王妃,公子一大早去了书房。”颦儿上前回话。

“我要见他!”

昨天晚上并没有看清楚,不确定那个公子是不是真的长的那么绝色,菲菲顾不得头痛,猴急着要见美男,要把这事情好好的搞清楚。

“夫人,你身体还行么?”

旁边的翠儿,见小姐有点体力不支的样子,听说新婚只之后的女子次日都会起不来。

“腿能走路么?”

“怎么不能?”菲菲不理解的问。

“夫人,新婚之夜……”

翠儿说着脸红了,不再说话,菲菲瞬间反应过来,新婚之夜啊,那个什么公子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靠,她可是有夫之妇啊,长的帅有屁用啊,没有一点人性,菲菲心里一阵恼火,“我靠……畜生,我非要废了他!”

菲菲一声怒吼,这恨不得立即抄二把刀,直接杀到书房去,丫的,要是他真的碰了自己,自己一定要让他好看!

摸了摸怀中,才发现衣裳早已经换了,那些药粉也全部都不知所踪了,哼!她一定要为那个什么沈公子特意准备一种药材!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哼!

“翠儿,把人全部都叫道屋子里面来,我有事情要吩咐。”

菲菲娇喝一声,咬了咬牙,强忍着胸中的怒火,转身回房,谁叫她没有武功?连身上唯一保命防身的东西都没有了,只有先忍忍了,可是,只要自己的药做出来了,哼!她一定要让那个沈公子以后见到自己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

“夫人……”

当那些被叫来的婢女知道菲菲要她们去找的东西之后,脸色都是大变,不过菲菲早已经习惯了,什么话都没说,就下了死命令,要是找不到足够的材料,就要他们把那些东西全部都吃掉,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不禁一阵恶心,赶紧四处散开来,去寻找那些千奇百怪的药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