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7章 一记耳光

第97章 一记耳光

“夫人救我……夫人……”

听到柳玉儿的声音,那被菲菲瞬的打的不成人样的婢女,用尽全身的力气呼救起来。(《奇》biqi.me《文》网)

“菲夫人……你……”

柳玉儿走到了菲菲的身边,一向淡然的脸色已经被冰冷的阴霾全然遮盖,看到菲菲竟然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话也停顿半分,她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伸出手,想要拉住菲菲。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在大家的耳中,整个院子里刹那间陷入来人死寂中,就连那婢女的惨叫,小云的低泣,也是瞬的消失了,所有的人都瞪大这双眼,看着菲菲,更或者说,是看着菲菲那颤抖着的双手,因为,刚才那记耳光比是扇向那个婢女,而是,扇到了一边的玉夫人脸上。

柳玉儿瞪大着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满脸怒火的菲菲,捂着的脸上,一滴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要随便站在别人背后吗?真是抱歉了,玉夫人,我不知道是你,还以为又是哪个不长眼的贱婢呢。”

菲菲眼眸微动,忽的笑了起来,只是那笑,让那些婢女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几分。

“你……”

“我?哦,本夫人一时气愤,就替玉夫人管了一下这个贱婢,夫人你不会介意吧?好了,本夫人也打爽了,就不打扰玉夫人休息了。”

看的柳玉儿那瞬的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娇容,菲菲继续笑道,说完,走到了翠夫人身边,扶着小云转身离开。

“夫……夫人……”

看着菲菲离开的背影,婢女们赶紧围到了柳玉儿的身边,惊慌的看着柳玉儿,身子阵阵颤抖着。

“滚——”

一声怒吼,柳玉儿大步的跑进了房间里,“轰”的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他是我的,是我的!”

柳玉儿坐在镜前,看着红肿的脸颊,愤怒嫉妒委屈全然涌上了心头,眼中摊上一片嗜血的狠毒。

她是南羽国第一美人,从小围绕在她身边莫不是天之骄子,包括那个以冷厉据称的三王爷南宫琦,那也是她最为骄傲的事情。

只要是她想要的,她喜欢的,只要她随意的说一声,他都会千方百计的为她找来,那是只属于她的特权,那个男人,也只会在她一个人的面前展露笑颜,她也曾以为她会嫁他为妻,成为他的王妃,可是,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他是一国帝王,他风流不羁顿时让她迷了心智,无数的奇珍异宝抬进她的闺房,不管她走到哪里,接收到的都是别人羡慕嫉妒的眼神,她的心渐渐的膨胀了起来。

“你呀,一看就是当皇后的命。”

“皇后?”

当这二个字眼落入她的心中,她的心,终于是彻底的动摇了,皇后,一国之母,万人之上,她终于没有承受的住那诱惑,入了宫,一入宫门深四海,她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对自己倾心不已的帝王,一夜恩宠,只留下一个美人的封号,便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她在宫中孤立无援,妃嫔们的嫉妒全部变成了嘲笑讥讽,而后,仅是因为弄脏了一位妃子的衣裳,便是直接被一道旨意,贬到了那冷宫中,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清醒过来,才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对自己好,可是后悔已经无用。

之后,从那后续被打入冷宫的妃嫔口中得知,他竟是因为自己的离去,变得不喜女色,她震住了,但更多的,是一种高兴,想起他们从小长大的点点滴滴,她的心终于融化了,冷宫之中,依靠着那些回忆,她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直到她从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三王爷南宫琦竟是主动纳了一位妾,她的心狠狠的一痛,而她也终于明白,在这一年又一年中,她的心中已经完全被那个男人塞满。

她见到了那个女人,在她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味道,她开始害怕,害怕那个男人会忘记了她,可能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祷,她没想到,皇上竟是一道圣旨将她赐给了他,在见到他的刹那,她是那么的高兴,那么的开心。

可是,在他的眼中,她并没有看到意料中的高兴,只是平淡,平淡的如同对待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即使,他封了她为夫人,即使,她让她住进了,这传说中为她所建的玉暖阁。

“我绝度不会让你把他抢走的,绝对不会!啊——”

“轰”的一声,柳玉儿发狂般的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推倒在地,大声吼叫起来,似乎要将所有的愤怒不甘全部宣泄而出。

“夫人……王爷来了。”

门外忽的响起了婢女慌乱的声音,柳玉儿一震,脸上顿时扬起了一抹笑容,他来看自己了,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柳玉儿顾不得整理仪容,猛地跑到了门边,打开了门,看着院子里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脸上带着笑容,快步了跑了过去。

“琦……”

“怎么不叫大夫?来人……把大夫叫来。”

南宫琦看着那小跑而来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落在她的脸颊上。

“琦……”

柳玉儿很想像小时候受了委屈一样,扑进他的怀里,将满腹的委屈全部告诉他,然后让他为自己出气,可是,看着他的脸上如当年一样的轻柔,她却是怎能都移不了步,即使一样的轻柔,可她却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少了最重要的什么。

“好好休息。”

南宫琦看着柳玉儿的双眸,转开了眼,缓缓道,转身离开。

“琦……”

柳玉儿喃喃着,疼痛一点一点弥漫着她整颗心,她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忽的眼前一花,身子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玉儿……”

身后一道倒地声,南宫琦赶紧转身,看着那个娇柔的身影正软倒在地,他脸色一变,赶紧奔了过去,一把抱起柳玉儿,快步走进房间,“快去叫大夫。”

“是!”

看着南宫琦那着急的模样,婢女们赶紧跑了出去,心头却是一震,看来,这王爷还是没有忘记这位玉夫人,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王爷这般焦急的神色?

南宫琦把柳玉儿放在**,冷峻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复杂之色,看着柳玉儿紧闭的双眸,脑海中闪过一片片的记忆,忽的,一个娇俏的身影猛的出现在脑海中,南宫琦一震,清醒了过来,脸上的复杂之色也是缓缓散去。

“王爷……”

大夫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俯身行礼,南宫琦挥了挥手,什么话都没说,大夫赶紧走到了床边,给柳玉儿诊治起来。

“回王爷,玉夫人身子太过虚弱,情志不安,怒火攻心,再加上……脸上这伤,这才晕倒,待会儿便是可以自己转醒,只是日后要多家进补,好好保养才是。”

一会儿,大夫走到了南宫琦的身边,恭敬的回禀道,南宫琦点了点头,最后看了南宫琦一眼,站了起来,转身想要离去,**的柳玉儿那紧闭的双眸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琦……”

“你要好好休息,我还有事。”

南宫琦转过身看了柳玉儿一眼,再次转过身,柳玉儿的眼神一黯,紧紧咬着嘴唇,看着南宫琦的身影。

“琦……可以留下来吗?”

终于,柳玉儿还是忍不住出声道,那期盼的眼神,渴望娇柔的声音,惹人无限怜惜,南宫琦那刚跨出房门的脚步顿住了。

“好好休息。”

依旧只是四个字,南宫琦头也没回,继续大步的向前走去,柳玉儿眼中的点点刹那间,如同灯灭,完全的黯淡了下去。

“夫人……”

婢女有些手足无措的走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叫道,前一刻王爷还那么着急把夫人抱进房间,可是现在又……婢女也都是想不通,这到底是怎能回事。

“我累了,都下去吧。”

柳玉儿闭上了双眸,淡淡的声音不带一丝情绪,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婢女恭敬的行了一礼,领着大夫下去了,房间里一片安静,许久之后,柳玉儿那紧闭这的眼角,流下一滴晶莹的泪水,再睁眼开,眼中一片冰冷,一道阴狠快速闪过,消失无踪。

紫云苑中。

“小姐……你别哭了,你再哭,小云又想哭了……”

小云看着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菲菲,眼泪是也止不住的一颗颗的滑落了下去,所有的委屈都是在这一刻消散了去,有主如此,复又何求?

“嗯,不哭不哭,你要是哭了,这药可就不起作用了。”

菲菲点了点头,擦了擦眼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说完小心翼翼的把小云的泪水擦去,继续给她上药。

“参见王爷……”

身后响起了婢女的行礼声,小云一震,赶紧站起来,可是她刚一动,便是被菲菲给按住了,将她按在椅子上,动也不让动。

“你是伤者,不要乱动。”

“可是……小姐……王爷……”

听着菲菲那带着怒意的冷声,小云的嘴角抽了抽,只有低下了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上药的事有下人做就是了。”

南宫琦皱了皱眉,看着菲菲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只是小心的给小云上药,心中不免有些不快起来。

“不用,我自己的人,只有我自己知道疼。”

菲菲语气中火药味十足,依旧没有回头,而小云心中已经是快哭了,这可是王府,他可是王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