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98章 表白

第98章 表白

“你们都下去。(《奇》biqi.me《文》网)”

“是,王爷。”

就那样静静的站在菲菲的身后,脸色越来越差,终于,一道冷喝声响起,小云再也忍不住,急忙挣脱了菲菲的压制,站了起来,俯身行礼退下。

“你还要继续跟本王怄气。”

南宫琦冷冷的看着菲菲的背影,怒火渐渐升起,为何他总是弄不懂这个女人,别的女人只要是他想要,无不是趋之若鹜,可她倒好,一而再再而三的从他身边跑掉。

“没有。”

听着菲菲那带着满腹委屈不甘的娇喝声,南宫琦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转过身来,看着本王。”

“不要!”

“你——”

听着菲菲又一次的拒绝,南宫怒火猛地窜了上来,一把将菲菲身子转过来,可入眼却是菲菲那双眼通红,泪珠盈眶,却依旧鼓着小脸气愤的模样。

“你……”

南宫琦那满腔的怒火被菲菲的眼泪瞬间压了下去,他看着菲菲,皱着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她只是下人。”

顿了半响,打破了这一室的平静,可南宫琦这原本安慰的一出,菲菲的怒火瞬间无限扩大。

“对你高高在上的王爷来说,她自然是下人,可她是我的姐妹!是我的亲人!”

菲菲怒了,什么都不顾,大声的咆哮了起来,眼眶里的泪水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往下落,南宫琦震住了,他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婢女,在她的心中竟是这般的重要,亲人?那他呢?

“那我呢?我是你什么?”

南宫琦心中一冷,冷冷的看着菲菲,缓缓问道,菲菲猛地一震,眼泪也是属瞬的止住了,看着南宫琦那冰冷的目光,菲菲偏看了视线,有种不敢与之对视的心虚,自问,她的心中到底是把他当做什么呢?亲人吗?丈夫吗?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菲菲,脑子里是根深蒂固的一夫一妻制,可是自己跟他,算什么?自己充其量只是他的一个小老婆而已,想到这里,菲菲那刚止住的眼泪,再一次的流了出来,心中也更是委屈起来。

“告诉我,我是什么?你从未把我当做过你的亲人?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离开本王是不是?”

此时的南宫琦心中说不出的滋味,那是一种让他几乎发狂的难受,可是菲菲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任由眼泪不停的往下落,一颗一颗的砸在南宫琦的心上,他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看着菲菲的眼神,变得格外的陌生。

“你的心,从未在本王身上是不是?”

南宫琦松开了手,静静的看着菲菲,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你的心,又在哪里?若是想要我的心,就拿你的心来换,你的心呢?”

菲菲也是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南宫琦,一句一句,缓慢而坚决道,如敲响一只大鼓,响彻在南宫琦的身上,他看着菲菲,脑海中闪过一道渐渐远去的娇柔身影,忽的一把将菲菲搂进了怀中。

“本王的心在你这,所以,你的心,一定要是我的。”

南宫琦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的撞进了菲菲的心中,菲菲的身子僵住了,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南宫琦的眼中盛满了惊愕。

这是他在跟自己表白吗?虽然南宫琦将她娶进了王府做了他的夫人,而且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她,还将她带了回来,也有了夫妻之实,可是他却从来向她这样表白过。

“那她呢?”

菲菲脱口而出,在柳玉儿未出现之前,南宫琦对她的宠爱,她自然是知道,也因此在王府中好好的威风了几把,可是,自从柳玉儿出现之后,一切,似乎都有些不一样了。

“你……在吃味?你也是喜欢我的?说,快告诉我,告诉我,你喜欢我。”

终于听出了菲菲语中的意思,所有的怒火,在顷刻间瞬的转化成了高兴,他笑了,紧紧的抱着菲菲,那说出的话急切而又霸道。

“啊……你……你抱得我不能呼吸了。”

菲菲脸一红,微微挣扎了起来,小小的声音里再也没了一丝的委屈不满,二人之间的隔阂在这一刻,都因为这几句话,全部消散。

“我……我很高兴,菲儿……我很高兴你也喜欢我,我会好好保护你,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

身为王爷的南宫琦,即使是当初那般的喜欢柳玉儿,他始终没有跟她表白过,更加不懂的那些所谓的甜言蜜语,他说出的这话,也是他对菲菲的誓言。

“嗯……”

感觉到南宫琦的兴奋,菲菲将头埋进了他的怀中,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顿时涌上心头,她闭上了眼,嘴角带着满足的微笑。

“你……”

南宫琦低头,高兴的看着菲菲,刚想开口,才发现,菲菲竟染就这样埋在他的怀中睡着了,看着她脸上的微笑,南宫琦心头扬起一抹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暖很舒服,是他从未在别人身上感觉到的,让他有一种,不管付出任何代价,也要维护的感觉。

“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南宫琦在菲菲的耳边霸道的宣誓着,嘴角勾起一抹来自心底的笑容,一把将菲菲横抱而起,走进了内室。

这一觉,菲菲睡的很安稳很舒服,一种暖暖的感觉始终云绕着她,让她在这已经开始寒冷的冬日里,也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当菲菲醒来之后,已经是日上三竿,菲菲从**跳了起来,走出寝房,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大好。

“夫人……您醒了,奴婢伺候您梳洗。”

见的菲菲还没梳洗便是出了房间,几名婢女赶紧走了过来,恭敬的行礼,眼底上染上点点欣喜之色,当初玉夫人新到,菲夫人又失踪了,整个王府的人都觉得菲夫人已经失了王爷的宠爱,就连那些原本羡慕她们的婢女也是冷嘲热讽了起来,如今菲菲能够重新得到王爷的宠爱,她们自然是高兴不已,不过,当她们听到菲菲接下来的话,脸色便是瞬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嗯,药房里的药粉我上次已经全部带出去用光了,还要再准备一些才是。”

菲菲一说完,周围瞬的暗安静下来,一回头,看到的是婢女们还为来得及收起来的惊慌,不得不说的是,菲菲上次已经给她们造成了严重的心里阴影了。

接下来的几日,菲菲便是让人四处去寻找她制作药物的那些东西,整个王府被搅得一片混乱,不过因着王爷对菲菲的态度,没有任何人敢多说一句话,就连柳玉儿也是一直呆在她的暖玉阁中,未踏出房门一步。

就在王府中的人都在猜测柳玉儿会不会因为菲菲的回来失宠的时候,柳玉儿终于踏出了暖玉阁,看那方向,竟是向着菲菲的紫云苑去的,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王府,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想,这柳玉儿是不是要反击了,就连菲菲都不另外。

柳玉儿还未到紫云苑,正在房间里调配药粉的菲菲就接到了消息,一愣,便是将调配好的药粉塞进了怀中,从药房里走了出去。

“参见玉夫人……”

柳玉儿一进来紫云苑,一众婢女便是急忙行礼,低眉顺眼,带着些许的惊慌,毕竟上次菲菲失踪,可就是因为这柳玉儿。

“不必多礼,菲夫人可在?”

柳玉儿浅浅一笑,那温婉的笑脸,一点也看不出挑衅的模样,这不禁让那群婢女给震住了,呆愣着,都忘记了回话。

“在在在,奴婢这就去通报……”

醒悟过来的婢女,赶紧回到,急忙转身小跑着前去禀报。

“夫人……”

这婢女刚进厅堂,便看到菲菲正从内院走出来,赶紧低头行礼,菲菲摆了摆手,向着正站在院子里候着的柳玉儿走去。

“参见菲夫人……”

“嗯,不知道玉夫人今日到我紫云苑有何事?”

看着柳玉儿脸上温和的笑意,菲菲心中一愣,也是微微一笑,灿灿道,这模样,可一点也看不出她们之间有什么不合。

“菲儿妹妹,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我今日来,是来跟妹妹你道歉了,小绿,过来!”

随着柳玉儿的人话落,从她身后的婢女中,走出了一名身穿碧绿色衣裳的女子,看那模样,豁然正是前几日,被菲菲掌嘴了的大丫鬟。

“婢女该死,是奴婢背着夫人掌责了小云姑娘,是奴婢的错,求夫人原谅,求小云姐姐诶原谅。”

那小绿战战兢兢的走向前来,一把跪倒在地,求饶起来,她脸上的伤还未好,这一求饶,整张脸更是痛的扭曲成一团,那个求饶,当真是惨兮兮,这一下让菲菲完全愣住了,就连她身边的小云等所有紫云苑的婢女给全部震住了。

菲菲看了一眼温婉的柳玉儿,缓声道:“起来吧,看来玉夫人的面子上,本夫人就饶你这一回,若再有下次……哼!”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婢女赶紧磕头道谢,偷偷瞟了自家夫人一眼,退到了柳玉儿的身后。

“多谢菲儿妹妹大量,来人……这些东西,是我拿来给小云姑娘补身子的,菲儿妹妹可要收下。”

柳玉儿一招手,身后几名捧着礼物的婢女赶紧走了上来,低着头,把手中的礼物送了上来,菲菲眼眸微动,脸上却是笑的更加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