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7章 变态

第107章 变态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是哑巴么?”

洛君冷冷一笑,她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一想起那几日来的糊涂夫妻日子,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菲菲瞪着他,忽的想起奶娘来,眼眶顿时有点发红了起来,洛君一震,这还是那个曾经对着自己拍桌子怒吼的女人?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洛君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此时,他却并不能表现出来,他的愤怒之色并没有消减!洛君忽然笑了,捏着菲菲的下颚仔细端详了一阵,脸上的表情瞬的变得阴冷!恰里“还真是哑巴!又是那个老不死的派你过来监视我的么?”

他阴沉看了菲菲一眼,眼里有过转瞬即逝的寒意,菲菲此刻心里却是有些明白了,洛君肯定是与洛海不合。(《奇》biqi.me《文》网)可他毕竟是洛海的儿子,又怎么会与那洛海有这么大的隔阂呢?不过,这可不是她现在应该想的。

“想来你应该是识字的吧!”

洛君很肯定说道,菲菲点点头,对上了洛君的眼神,他想干什么?

“那无论别人对你做什么,你只能忍受喽?”

听到洛君的话,菲菲一个哆嗦,这……这才是他的本来面目不成?如今的他,只能用二个字来形容,变态。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轻响的声音,洛君淡淡对菲菲说了一句:“你先下去!”

菲菲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看着菲菲的背影,洛君嘴角勾勒起一抹极有深意的笑容!原来,她是怕他的。

接下来的日子,真是让人郁闷,菲菲终于体会到了传说中的深门大院,她总是避着洛君不在的时候,才敢去他的书房打扫,而她,一直都没找到出府的机会,直到那天,有四个身穿黑衣的家奴出现在了菲菲的面前,那时候的菲菲正在厨房帮着银杏的忙。

“谁是菲菲?”

“原来是林教头到了啊,不知道找菲菲做什么?”

一个冷面的家奴开口问道,内厨的孙大娘一直都是疼爱菲菲的主儿,她堆着笑脸迎了上去。

“奉老爷之命,带菲菲去大厅问话!”

林教头看了孙大娘一眼,脸上沉着不变,口里回答着,孙大娘有些狐疑看了一眼满头雾水的菲菲,又对着林教头说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老爷找菲菲做何事呢?菲菲是个哑女呢!”

“这我不知,只是奉命带个人去罢了!”

林教头听孙大娘说菲菲是一个哑女,脸上有些惊愕,可他嘴里的话儿还是咬得死死的,菲菲走到了林教头面前,对着他作了一个礼。

“原来你就是菲菲啊!”

他看到菲菲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姑娘,口气里有着一丝的不屑合冰冷,菲菲随着林教头走向大厅,她目光垂地,心里嘀咕着,有些忐忑不安,洛海所居住的地方让菲菲有阵头皮发麻的感觉,她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

“磨磨蹭蹭做什么呢!赶快走!”

林教头倒是推了她一把,凶神恶煞,看来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这到底又是唱的哪一出了?

“回老爷夫人,菲菲带到。”

菲菲正想着,又被林教头从身后推了一把!这使力的一推,倒是让她有些站不住脚,趔趄了几下,才稳住身形!走进了中堂,看到洛海深沉的脸色,心里一阵南纳闷,自己这又是招谁惹谁了?

“外面候着吧!”

威严的声音传来,还带着一些冷酷合说不出来的压抑,菲菲被推倒在地上,低垂着头,眼神扫视着周围那些摆设。她能够感觉到洛海正打量着她,带着穿透力的眼神,直直要看到她心里去一般!

忽然,洛海猛地拍着桌子,菲菲只能见到一青釉色瓷器跌落在地,溅起了无数小碎片。她被吓了一跳,只是那洛海的话让她却是更加的震惊!

“大胆恶奴,你竟然敢下毒去谋害少爷?”

什么?谋害少爷?这怎么会,沈公子被毒害了?不对,是洛公子?菲菲抬头,正对上了洛君得意的眼神,他这不是没事吗?这……

她无法争辩,嘴里只能依依呀呀,只是谁也不能帮着她!菲菲有些哀怨看了一眼洛君,眼眶有些发红了起来。

洛海看着菲菲,对一直候在门外的林教头说道:“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菲菲心里惊了,努力挣扎,却是被林教头拖到了外面。一棍,两棍……想她上辈子都没有挨过打的人,这辈子为何会这么凄惨?

最后的意识慢慢消退,直到眼前一黑,再也消失不见了!

“禀告老爷,菲菲醒了。”

“叭”,凉凉的东西泼在菲菲头上,是冰凉的井水,她慢慢的醒了过来。映入眼帘的不是她想象中的黑白无常,而是林教头那张长着横肉的黑脸,他见菲菲醒了,便是赶紧上前禀报。

“把她给我拖进来。”

隔着门帘,洛海的声音仍然让她打了个冷战,菲菲骨子里就是一个倔强的人,不管穿越之前还是之后,可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她挣扎着起身,谁也不看,慢慢拖着腿走了进去。整个后身都是钻心的疼痛,丫的,她可记住了,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要他们还回来,她每走一步,她都疼得咧嘴,洛君看着菲菲,清冷的目光多了一分诧异的神色。

她可不想对着那群人下跪,可是林教头轻轻一推,她便倒在了地上,她冷冷看着洛君,她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菲菲,你知罪了没有?”

知罪,她要知什么罪呢?菲菲看着洛海,就是不肯点头,李夫人冷着脸。

“好一个烈性子的丫鬟!”说完又对着林教头说道,“给我好好掌嘴!”

“慢着,虽然这丫头可恶,可我们洛家也是大家之族,让不知情的人知道了,在外头说三道四的,人家还以为我们洛府欺负一个哑儿呢!”

“那依你之见,应该怎么样呢?”

“既然是我的丫鬟,还是我带回去严加管教吧!”

“这……这个丫头是从外买进来的,不知根不知底的,还是将她逐出府得了!”

李夫人处处为洛君着想啊!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儿子和他父亲之间的矛盾,只是这矛盾也不知道怎么就生成了,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娘,我那君子苑那么多人,还怕了她一个小小的婢女?回去就让小书看着她。”

“罢了罢了,家丑也不敢外扬,从今儿起,你们都给我闭紧了嘴,不要将这事情张扬出去,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洛君轻轻一笑,说完,他无意又看了菲菲一眼,洛海看儿子有了自己的主张,也不好反对,洛海和李夫人与两位洛家小姐走了出去,洛君叹息了一声,径直离去,看都不看菲菲一眼。

林教头知道洛君不待见菲菲,便摆出了一副对待罪犯的模样,拖着菲菲到君子苑!

菲菲从被绑架以后,身子就弱了下来,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在去那君子苑的路上,就给晕了过去,实话说,菲菲虽然很能容忍,可是她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受冤枉,她一定要早点逃出去,破南宫琦,坏南宫琦,为什么他要把自己弄丢了,为什么他不来救自己?

当菲菲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君子苑,有人正在慢慢拍打着她的后背,她醒了眼一看,原来是孙大娘以及几个粗使的丫鬟。

“好孩子啊,大娘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哎,我们是奴仆啊,又能做的了什么?”

“挨了打,、哭出来就好了!”

孙大娘满眼怜悯看着菲菲,旁边的小红搂着菲菲的头,这菲菲实在是可怜的很。

菲菲一听这话,眼泪就唰唰地流了下来。她好想将自己的委屈给说出来,好想告诉这疼爱她的孙大娘,她不想呆在洛府,她想要出去。

“菲菲,知道你受了委屈,可这哪能是由着我们轻易说走就走,说留就留呢?”

菲菲知道孙大娘说的是那个理儿,可是她心里就是不服气啊!

“也是那个理儿,菲菲,哭过了就好了!咱们总归还是这洛府的下人,还是要好好干活的!”

几个人轮番劝了菲菲一阵,就一起走了!

菲菲不想去理会小书,在她眼里,他们洛府那些个狗腿子都是一群恶人,她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然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菲菲心里小小的安慰了自己一把!但她还是得向命运低头啊,她可怜兮兮的眼神看了眼滑落在地上的被子,又看了一眼小书。

小书顺手捡过被单,又轻轻披在了菲菲的身上,将药膏放在她床头的桌上,也许小书看菲菲是一个哑儿,到也不怕她出去乱嚼,便对着她说道:“以前的伴读都是老爷派人来监视少爷的,少爷总是想着法子将老爷派来的人赶走!现在,少爷既然是开口留下了你,以后便会待你好的!”

“你好好休息,将伤养好,等段时日就侍候少爷吧!”

菲菲不理会小书,小书也觉得无聊,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小书走了,菲菲朝着自己笑了笑,她只觉得自个儿受了天大的委屈,无缘无故就成了一个家庭斗争的牺牲品无论如何她都呆不下去了,她一定要马上逃出去,她要去找南宫琦,她要问清楚,为什么他不来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