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8章 可恶

第108章 可恶

自从菲菲挨了打,就赖在了**,天天都下不得床。【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而她这里也是少有人过来,一个人倒是闷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菲菲还在养伤的时候,洛府却是迎来了一件大事情儿!

这一月有余,各家各户的人都忙着准备过年,特别是大户人家,更是忙碌,无所事事的洛君却是好像陷入了温柔乡中,他为了一青楼的女子,倒是宁愿放弃那富贵!

菲菲当时听那孙大娘说起以后,心里便想着,现在的这时代,是怎么样的感情能让一个富家公子抛弃一切呢?难道那爱情还真的比白米饭重要,比温饱重要?

而此时,洛君虽然是无所畏惧看着洛海,却是普通一声跪到了洛海的面前,面对着洛君的坦然,洛海面上闪过了一丝欣赏,自个儿的孩子都是有些男儿气概,可是他洛家从小培养出来的人才,转眼想到了洛君身上担待着整个洛府的前途,怒气又不可遏制地冒了上来。

“你这个不孝子!做下这等辱及祖宗、让父母无颜之事,你让我今后如何面对亲友同僚?枉你出身大家之中,自幼学习诗书礼仪,却竟然如此胆大枉为!传了出去,岂不让我洛家丢尽了人,你还让我如何在朝中立足?”

“来人,去取家法过来,我今日要打死这个不孝子!”

思及至此,洛海越说越气,对着站立在一旁的管家怒声喝道。

“老爷息怒啊!少爷一时糊涂,才做出了这种糊涂事!”

李总管已经是跪在了地上,苦苦劝着洛海,洛海也不是真想要打洛君,心里想着的不过是不能让这件事情成为自个儿家的笑柄,树大招风,更何况现在快过了大年,要是让同僚知道了,又得闹出大笑话来。

“今个儿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是要娶了她!”

“那好,我就打死了你这个不孝子,免得丢了列祖列宗的脸面儿!”

洛君的这番子话无非是火上浇油啊!洛海吹胡子瞪眼看着洛君,两个人是越闹越僵,一旁的李总管是心惊胆颤。他看了看洛君,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少爷,老爷正在气头上,你就先顺着点!”

“管家,老爷的话你没听见么?还不快去拿家法来!”

“不孝子啊!不孝子!”

洛海咳嗽了两声,李总管连忙扶着洛海回房。

“老爷,气坏了身子可是不好,我先扶您去歇息。”

本来是父子骑虎难下的场面儿,倒是让李总管这么一说,洛海便借着台阶儿下,横着眼,冷着脸回房去了!

洛君什么话都没说,回自个儿的君子苑!以后,这洛君就被洛海给禁足了,君子苑的门口总是站着几个高高大大的黑衣家奴,守着那。

菲菲对洛君的八卦有兴趣,但是她却不怎么乐意合洛君同待在这个君子苑,临近过年的时候,菲菲已经能够站起身了,她也开始做些轻巧的活儿。

这日,她便被大小姐房里的大丫头借过去了,原先菲菲也不知道自个儿怎么会与那大小姐扯上什么关系,后来才知道是洛婉的表亲过来了!

这洛婉的表哥姓吴,叫做吴才,在宗族之中排名第七,一般人称他为吴七郎。在同宗里颇有些才名,又在家族的撮合之下,娶了江陵南市一大户人家之女刘氏做妻。刘氏出生于书香门第之中,平日里便是自觉得自个儿高人一等。那洛婉怕在刘氏面前失了面子,便把身边的丫头都临时换成了识字的人儿,连菲菲都被拉过来凑数儿!

话说那吴七郎和刘氏被一大堆婢女婆子簇拥着拜见了洛海和洛夫人,又将她准备着的礼品单子交给了洛夫人身旁的一个大婢女。洛夫人在内院陪着刘氏,洛海便与那吴七郎说了些当今的国情,感叹了几声儿!

洛夫人与刘氏说了一些体己的话,就放她回去了!

这吴七郎合着刘氏一起回园子里住下,在路上刚好碰到洛婉的大婢女香儿领着菲菲进去,她好奇看了一眼菲菲,这一看还当真是愣住了,这一个小小的丫头,怎么生的这般好看?虽然现在的菲菲已经仔细的将自己伪装了一边,但那模子可是在那里,比那些婢女可是好看多了。

“见过吴少爷……吴夫人!”

香儿领着菲菲行了个礼儿!吴七郎挽着娇妻的手儿点点头,侧身走了过去,香儿有些羡慕看着他们,自个儿叹了一口气,想着自己不可预测的将来。香儿原来是洛夫人房里的婢女,后来洛夫人将她拨给了洛婉。香儿又是一个极乖巧的主儿,得两位主子的喜欢,洛夫人原先就透出过口风,要抬举香儿做少爷的妾!

菲菲合着香儿停驻在路旁,耳边传来了那吴七郎与刘氏的声音。

“这几日天色尚好,我陪你读会儿书。”

“红袖添香,自是极好的事儿!”

吴七郎抚手大悦,爽朗的笑声响彻在园子里。倒是不像一般书生那样迂腐!菲菲倒是喜欢他们那样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心里也小小感叹了一下!

香儿路上又教了菲菲一些规矩,才领着菲菲进了洛婉的园子。到了园子里,洛婉才知道菲菲是一个哑儿。大小姐眼眶子一红,拖着菲菲说了好些会儿话。

“小姐,你真是善人!要是哪家人娶了小姐这样的,可真是天大地福气啊!”

听着香儿这话,一张俏脸羞得通红,脑海中忽的闪过一个冷峻的面容,喃喃道:“合着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儿!又到三弟那里侍候着,可是难为她了!”

菲菲去了一趟,倒是得到了一些小玩意,这可是让她在这沉闷的日子里多了几分开心,又接到小书的命令,要她去洛君的书房里候着!

菲菲缓缓的走进了书房,脚步迟疑而颤抖,洛君头也不抬,专心写着他的书法。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棂,洒在他的身上,整个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书卷气儿,菲菲走近了去,看到了他漂亮的字体儿!虽然是对这个洛君很不满意,却是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有天赋的!

“你瞪着我干什么?”

菲菲像一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洛君也不理睬她,直到他写完了那些,他才抬起头,对着菲菲笑了笑,将手中的笔递给了菲菲,示意她在那宣纸上写字。

菲菲走了过去,手握狼毫笔在手掌,她手腕高悬写了一个字“恶”。

洛君看着那字,透露着一股子精气神在里面,倒不像是一个柔弱女子能写出来的。他盯着菲菲,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连忙找些事儿做,转身想要去拿抹布来擦拭书房,做些打扫什么的。洛君到也没有拦着她,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洛君已经没有写字了,而是拿起了笔在画画,只是她一悄悄走过去,洛君就遮住了那画,直直的看着菲菲。

菲菲嘟了嘟嘴巴,从他手间隙里还是看到了那画,好像是一位美人,洛君一愣,索性把手放开了。

“你看她美不?”

洛君看着那美人儿,问菲菲,菲菲点了点头,这怕是洛君喜欢的那个青楼的女子吧!只是为何,这女子的面容她有着几分熟悉呢?

菲菲别转了过去,擦拭着书柜,但那声音确实无孔不入钻入了她的耳朵。

“她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被大夫人陷害,逃了出来。又遭到了人拐子,被卖进了青楼!”

洛君向菲菲说着他这个月的私密事儿!菲菲不禁狐疑看着洛君,他干嘛要合她说那些呢?或许就因为她是一个哑儿吧!

洛君对上了菲菲的瞳孔,眼神里第一次有了一些温柔,菲菲听到洛君说人拐子,不由得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那眼神也是黯淡了几分,进了府到现在,她都还没找到出去的机会。

“少爷,夫人有事儿找你!”

其实洛君被关押了这么久,性子到是淡下来了不少。再加上洛夫人又偏袒儿子,在洛海面前说了不少的好话儿,菲菲做完了活,站立在洛君旁边,为他研墨的时候,守在门外的小书就敲了门。

洛君交待着菲菲,要她好好模仿他的字迹,菲菲点头应了他,他便出门去了!

回来之后,洛君收拾了许多东西,他的表情也没有了以往的温和了,倒是多了一些忧伤。对,是忧伤的神色。这让菲菲心里生出一种不安的情绪,她又不能开口去询问。

不过,从这天以后,菲菲就被关在了洛君的书房。

“你就安分些吧,等过了些日子,自然是放你出来。你若是不安分,有得你好果子尝的!”

她使劲敲了敲门,可是受在外面的小书根本就不给她开门,每等到了中午,小书便会亲自给她端一些好吃的菜进来,渐渐地,菲菲也安静了下来。

“等到了明日,你就可以出去了!”

又到了晚上,小书端了许多好吃的饭菜,同情看着菲菲,略带着写怜悯说着,菲菲正打算写字,问他这几日却是为何?门外就传来了一女子的声音,菲菲听得出那个声音,那是香儿的。

“少爷,夫人请你过去!”

香儿极恭敬站在门外,菲菲心里大惊,少爷?洛君不是早就走了么?这洛府的人还不知道啊!她想到了这几天小书的反常,还有那天洛君收拾包袱时忧郁的神色,菲菲一阵滴汗,这洛君,又在搞什么鬼?好玩么?他是不是非得把自己玩死了,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