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09章 离家出走了?

第109章 离家出走了?

他对着门口喊道:“回禀夫人,少爷这几日好好在书房里复习呢!”

“少爷都复习好些时日了,脸房门都没有出。(《界》xian??jie.me《说》网)夫人怕少爷闷坏了!”

香儿心里是有些疑惑,这个洛君平日里也不像是这么听话的主儿,难不成真转了性子,难怪老爷与夫人合着都觉得怪呢!小书让菲菲用洛君的笔迹写了一张条子,无非就是有感以前对父母不敬,如今决定好好考取功名,用来光耀门楣。

香儿拿着那张纸条便去回了夫人,洛夫人见到纸条,虽然觉得怪异,但是一看自个儿儿子的笔迹,也就放心了!要知道那笔迹可是菲菲在洛君的压迫下,被逼学的,想她一个没有一点天赋的人,练成了那个模样,也够洛君骄傲的了。

夫人又叮嘱了香儿一番,要她传话给洛君,叫他好生读书,但也要注意着身体,菲菲与小书两个人却是坐立不安。

“如今你也知道了吧,少爷早几天就走了。我看我们也瞒不了多久了!”

等到香儿走了以后,小书对菲菲说道,菲菲一颗心更加忐忑起来,要是让洛海知道了这件事,她怎么办?心里更加怨恨起洛君来,这个混蛋,他为了他的私人感情,却是让她身陷险地啊!

“你也别哭,这就是我们做奴才的命儿!先别慌乱,免得我们露出了破绽。能撑几天便是几天,等我们想到一个万全的法子再说吧!”

小书叹了一口气,万全的法子?现在能有什么万全的法子,她现在可只是一个小小的婢女啊,就算是被洛府给打死了,也没人会知道的。

“等我想些好法子,再来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出书房,要是让你知道了,我也跟着倒霉!我们都活不成了!”

小书又安慰了她几句,最后才细细叮嘱菲菲,菲菲如小鸡啄米点点头,乌黑明亮的眼睛让小书闪过一丝不忍,可他也仅仅是只限于对菲菲的同情,他可是按照少爷的安排做事的。

这天夜里,菲菲睡得极不安稳。半夜惊醒了几次,可是她也无能为力,只能是选择相信那小书。好歹他们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怎么着都是命在一起的!只可惜菲菲想得简单了些儿,那小书一直是洛君的心腹之人,洛君有怎么会不为小书留下一条退路呢?

第二天,菲菲一个人闷坐在书房里,也不见小书给她送饭来。她饿极了,想要出去,却又怕被人看见。一颗心七上八下。

直到晚上,她才敢一个人偷溜了出去。又去了小书居住的房间,发现那里一些值钱的物件都被搬空了,心里大惊,难不成小书丢了她逃走了?

她心一横,要是自己跑出去,说不定还有活命的机会。呆在这里,只能是等死。心里有了决定,便想要逃走。可是她一出了那君子苑,便是许多人在小道上走着,除了那些值夜班的婆子婢女外,还有洛府养的那些家奴,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

菲菲却是不知为何有这么多人看守。那洛君的脾气好像一向就比较古怪,自个儿君子苑服侍的人比起一般的待遇来,要少了很多服侍之人,所以菲菲在君子苑自然是看不到那么多人。但是她一旦出了这君子苑,便看到许多家奴巡视着!这也是她猜到的了,而且她的手上,始终没有捣弄出一些药粉来。

看来现在逃走是没有希望的事情了,菲菲只能是垂头丧气回到洛君的那个书房。她想了许久,都没能想到一个好的法子。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大白天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想来她昨日一天没有吃饭了。哎,菲菲叹息了一口气,想要去找些吃食!

“少爷,您昨日怎么没有派人去厨房拿吃食呢?”

还没有走出去,便听到一个婢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菲菲一时之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书房内来回走着!弄出一阵声响,倒是把外面的那婢女吓了一跳,以前洛君为了对付洛海派来监视他的奴仆,经常借故将那些人整得半死,久而久之,下人们之间就有了洛君脾气暴躁的传言。

菲菲摸摸自己的肚子。走了出去,对着那个婢女胡乱比划的一阵。那个婢女一见是菲菲,慌乱的心平静了下来。心里倒是有些喜滋滋的,少爷今个儿怎么会让她送饭菜呢?难不成少爷是对她有意思?

这婢女赶紧去厨房挑了几个精致的小菜,送到一直站在门口等着的菲菲。她看到菲菲没有半点要放她进去的意思,心里凉了半截。琢磨着是不是得要想个好法子,决定等到晚上再过来。菲菲哪能知道这些个有些美貌的女子都想着爬上老爷或少爷的床,以求过上那锦衣般的生活。

菲菲终于填饱了肚子,又趴在书房里思索着主意,待到日落时分的时候,那个离去的婢女好好打扮了一番。看到书房都没有人守着,便偷偷溜了进来。她心如鹿撞,有些不安。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一种幻想!

洛君的书房是有两层的,前面一层摆放着那些书籍。而用帘子隔着的却是一个小小的内房,平日里,洛君总喜欢在书房歇下!

“少爷,今日读书辛苦,奴婢特地为你泡了壶茶!”

那女子见洛君不在看书,料想他是睡下歇息了。心里一阵暗喜,先把自己的外面的衣服解了,露出了雪白的香肩。她心一横,隔着帘子试探道。

在外等了一会儿,看里面没有回应。她便想着是洛君已经默许了,连忙揭开帘子进去。却发现是菲菲躺在那上面,还在香甜睡觉。

“少爷……少爷呢?”

那婢女惊恐的看着菲菲,有些不可思议,结结巴巴问道,菲菲被她那一番动静给惊醒了,也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那女子急急忙忙穿好了衣裳,跑了出去,心里却是在打鼓,少爷,难不成少爷不在?

心里一惊,急急忙忙向洛夫人汇报去了。菲菲见这件事情败露,自己也怕是活不了。火急火燎拿起自己的小包袱,飞也似地朝着后门跑过去!

还没有到后门口,便被一个好事之徒抓住了。这个好事之徒见着菲菲那慌张的神色,以为是府里的小婢女偷了主子的东西,正打算领着菲菲去洛夫人那里领赏!菲菲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下真的是命在弦上了!

洛夫人知道以后,便派人告诉了洛海,接着洛婉与洛昭两个人都来了,菲菲跪在洛家人面前!真是有苦难言。

她用笔在宣纸上将洛君的事儿写了下来,菲菲所言,让洛海气到了极点!

李总管也来了,他上前在洛海耳边说着。原来一直在洛君身边侍候着的那个小厮小书也找不见人了,他又去翻过小书的卖身契,发现那卖身契早就被洛君拿走了!听那管卖身契的老奴说,早些日子,洛君就说要放了小书回家尽孝的,便将那卖身契拿走了!

“你吃我洛府的,穿我洛府的,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婢女,居然连这等大事都瞒着,你可知罪?”

洛海这才知道是洛君早有了准备,可是现在儿子也找不到了,那春闱也快接近了,他又该如何呢?洛海将自己的火全部发在了菲菲的身上。洛海眸子因为极度愤怒而显得通红,菲菲连连点点头,一脸无辜看着坐在上方的洛海夫妇!

“来人,将这作践的婢女给我提出去,往死里打!”

菲菲挣扎着,一脸无辜看着洛婉。眼睛里含着泪水,,希望她能够救救她,她还不想死,真的还不想死!

洛婉与洛昭脸上都有一丝为难的神色,如今洛海在气头上,谁劝谁倒霉啊!

“爹,娘,你们看,如今我也是将要出阁的人,如果家里发生这种事儿!面子上都不好看,还是不要见血的强些儿!”

“罢了,罢了,先将这丫头关押在西院,派人好好看守着!”

听了洛婉这话,洛夫人却是开口了,西院是洛府最为偏僻的一个院子,那里一直关押着一个疯婆子。平日里,一般的人都是不敢靠近的,怕那疯女人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如今要将菲菲关押在那里,这不是暗地里想要了她的命么?

菲菲不知道西院的事情,还以为是洛家大发慈悲放过了她,洛夫人一摆手,就让李总管将她带了出去。李总管牵着菲菲的手走了出去,对这个哑儿多了几分怜惜。只是,他也是无能为力啊!

“夫人,你这是为何?怎么不叫我活活打死那个作践的小蹄子?”

洛海还是难以发泄自己满腔愤怒之情。

“婉儿马上就要嫁出去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家里闹出不光彩的事儿么?打死了仆人,怎么说也是没有脸面的事儿!”

“你们还不赶快回房去?”

洛海叫洛夫人呛了一声,脸上有些拉不下来,对着洛婉和洛昭说道,洛婉洛昭相视一眼,连忙走了出去。洛夫人想着自己儿子竟然又玩离家出走,痛苦合气愤之中,又想起了些往事。心里的怨恨慢慢消退了些,儿子这样,自己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