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0章 春娘

第110章 春娘

洛夫人是洛海明媒正娶的嫡妻,是护国公的千金,从小都是锦衣玉食般生活过来的人。【如果发现你喜欢看的书籍没有及时更新,请报错给管理,我们会在及时处理!】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端庄而略带着几分刚强,可是她眼神中却是沧桑沉静,揭示着她这一生的不快乐!

十六岁那年,她十里红妆,进了洛家的大门。新婚之夜,宾客散尽,喜娘退下,独留少女情怀之开的她惴惴不安而又娇羞万分地独坐在满目红色的洞房之中等待夫君的到来。

早在洛家下聘之际,她在奶娘的帮助下,偷偷躲在帘幕之后,看过未来的夫君洛海一眼。那时的洛海风度翩翩,威风凛凛,眼里透露着一种别样的神采!

她的心如小鹿般乱撞,默默然接受了这门亲事。没有了对未来的不安于迷茫,反而心里还带着些许的期待。

终于等到他们成亲的那一天,她娇羞不安。蒙着红盖头做在床沿边等着他的到来,幻想着他看到自己时的神情。直到宾客散尽,喜娘退下,她也没有能等到他的出现。

老妇人派人传话来说,边城临时战事,他已经出征了?还没有见自己一眼呢!洛夫人一颗芳心都沉到了骨子里。即使他再忙着要走,也应该要来见她一面,告诉她一声的。只是,天不使人愿!

后来,她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洛海不满意这场婚事,他娶她,不过是从了家里的意愿。整整的一夜,她感受到的不是春光明媚,而是秋意凄凉。

倔强如她,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丝毫不满,优雅如她,端庄文雅地赏过了前来传话的仆妇,并请她向老夫人致谢,然后就这样顶着盖头坐了一夜。

后来,她的沉静合大气终于赢得了老夫人的喜爱,也赢得了下人的爱戴,三天以后,到了回门的日子,还是没有洛海的消息。于是她也知道了那些她不曾知道的秘密。她回门的那天,受尽了羞辱!

三个月以后,洛海回来,却是没有正眼看过她。可怜她一心一意为着洛海着想,她相信洛海会善待她的,可是她失望了!

洛海回来了,带着一个温和而优雅的女子回来了,那女子幸福朝着老妇人笑着,手抚摸着略略隆起的腹部。这一幕对于她而言,又是多么的讽刺啊!

“娘,孩儿不孝,可春娘是孩儿真心爱恋之人,她已经有了孩儿的骨肉,望母亲成全!”

洛海跪倒了老太太面前,老夫人见春娘有了身子,也不好说什么,心里还有几分暗喜。她见正房都没有说话,便要儿子带着春娘好好去休息。

洛夫人心里全是滔天的恨意,可是面上还是带着笑容,直到五个月以后,春娘生出了一个妖孽,那妖孽被活埋了,春娘也疯魔了,被关押在北院,她在洛海伤痛之余,便一直悉心照料。日后,两人所谓之琴瑟合鸣!

后来,洛夫人又育有一女一子,只是洛海都不待见她的孩儿!洛海也曾纳过一个妾,在生洛昭的时候,难产而死!

洛君在父亲的极度的冷漠中,心里上渐渐扭曲起来,做事只想着与洛海对着来!

菲菲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她随着李总管在路上默默走着!

进了北院的门口,李总管就回去了,走的时候,她对菲菲说道:“孩子,你好好在这里,不要怕。等时间久了,老爷夫人忘记你这遭事儿了,我就放你出来!”

“儿啊!我的儿啊,你终于来看娘了!”

菲菲行礼道谢,就走了进去!住在那北院里的春娘看到菲菲进来以后,立马嚎啕痛哭起来,指着菲菲哭喊道了起来。

菲菲又是一个哑儿,又不能言语,心里也有些害怕那个女人。她咿咿呀呀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对着春娘比划着。

“儿啊!你怎么了啊?你被吓娘啊?”

那个女人跑了过来,一把抱住菲菲,紧紧将菲菲搂在怀里,菲菲极力想要推开她,无奈却是她越推,那春娘抱得越紧。菲菲一脸都快成酱紫色了,她心里在呐喊,她想要呼吸啊,想要新鲜的空气啊!

她干脆停止了挣扎,那女人见着她没有了动静,抱住她的力道渐渐小了下来。菲菲借机挣扎出她的怀抱,一脸恐惧看着她,眼里有着几分疑惑以及几分害怕!

那女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目光柔合看着菲菲,不像是有病的样子,菲菲放大了胆子,将自己的小手放在春娘的手腕上,探她的脉象。又仔细观察了一阵春娘的情况。春娘见菲菲主动接近她,也咧开嘴笑。

菲菲想着她刚进来时的情景,能够看得出来春娘的精神有些恍惚,而且入夜时,她显得有些兴奋,手舞足蹈,肢体震颤,再根据刚刚的脉象,细数无力来看。她是气阴两虚。

春娘一见她,就开口叫儿的,想来她是情志长期处于压抑的状态,积怒难发或忧思抑郁不解,暗耗心之气阴致。

天色有些黯淡,菲菲也不知道自己的诊断是否完全正确。打算等到白天的时候,再仔细看看。如果能够真的帮助到人,也不枉费了自己出自于中药世家,也不枉费了自己爹娘含辛茹苦教导自己一番。

菲菲对着春娘指了指屋子,又做了一个睡觉的动作。春娘点点头,站起身来牵着菲菲的小手走了进去。

这里并不像菲菲想象中的那么凌乱,而春娘打扮也还相对整洁。想来春娘的病是时而发作,时而间歇的。

一夜都相安无事,其实春娘是因为自个生出了妖怪,一直抑郁在心,渐渐就有了这疯魔病。她今个儿见到菲菲一个生人,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便发作了起来。但发作之后,便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见到是哑儿的菲菲,她心里怜惜。又看到菲菲不害怕她,愿意接近她,她心里那浓浓的母爱便散发了出来。整夜抱着菲菲,她心里忽然格外的安心。但菲菲不知道,还怕春娘半夜醒来掐她脖子,睡得不是很安稳!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春娘便看到菲菲顶着两个黑眼圈儿!

北院虽然很偏僻,但是还有有些人过来的。比如负责每天送饭的小婢女红儿,她今个儿将早饭放到北院门前的时候,还吓了一跳,出来拿饭的不是那个疯魔了的春娘,而是菲菲。

菲菲又指了指院子里的春娘,红儿偏着脑袋问道:“你是哑巴么?”

菲菲点点头,眼神里闪过一丝落寞。她指了一下春娘,又做了一个不了解的表情。

“你是想知道那个人的事情么?”

府里的婢女本就难得有时间聊聊天,菲菲这一说话,这红儿顿时喜滋滋的,便把关于春娘的事情都告诉了菲菲。菲菲心里有了底,站起身来,又谢过了红儿!然后便端着饭走了进去。

今天春娘的精神还算好,吃完饭以后,她有些无聊,又替春娘细细诊断起来。

现在她可以肯定春娘有癔症,她从屋子里翻出一张发黄的宣纸,又找着了笔与墨,便在纸上唰唰写了起来。她记得医圣婆婆曾经让自己救治过的一只小鼠,就被这病,虽说人鼠不同,但至少能起点作用吧?

菲菲又仔细思索了一下,如果不是太贵,自己倒是可以买些药材给春娘医治的。而且菲菲现在还有个别的想法,经过这些日子的仔细研究,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是在被拐卖的路上下了哑药,至于那解药的药方,她几番研究之后也写出来了,只是一直都找不到那些药材而已,或许,这也是个机会。

菲菲写方子的时候,春娘就安安分分在一旁看着,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这让菲菲很是得意!听红儿说,以前只要是有人靠近这北院,春娘就会发疯,还会砸东西。

当菲菲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对春娘笑了笑,又领着春娘在北院里到处转悠。

她大概了解了这北院的整个布局,看了一下自己能否有机会脱身。这一圈转悠下来的结果倒是让她的心凉了下去,偷跑是没戏了,她只有无精打采回去了。

等到中午,红儿前来送饭的时候。菲菲又托了她去买几幅药,她心里还是想尽一下力!

红儿做事还是比较快的,到下午的时候,便送来了药,菲菲偷偷的藏下了几枚药材之后,就把剩下的药材煎好了,药很苦,春娘又不怎么愿意喝药。菲菲手舞足蹈的哄着,花了大半个时辰,才将这药喝完。

菲菲脸蛋红红的,嘴角露出微笑,也许是菲菲细心照料的原因,也许是那药真有一些效果,整个儿下午,春娘的精神都特别的好,嘴里还会念叨着她以前的事情。

菲菲知道,有些癔症患者,会慢慢将自己所受的委屈道出来。

从春娘的诉说中,菲菲知道了春娘的事情,春娘小时候,家里很穷困,她娘便将她卖了。给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做陪读,那时候请不起女先生,能多读一点书是好的。至少读书能明事理!

春娘一家十口人,她爹去得早,娘带着三女五儿过活。在她十四岁那年,一家人除了她合二弟、三弟能做活以外,其余全都是张口等饭吃的。那时候买她的是一户姓的人家,那家人很慷慨,每月都会多给一些银两让春娘补贴家用。

提到自己以前的主子,春娘脸上都挂着笑容。菲菲也为她开心,碰到一个好主子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