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1章 形同陌路

第111章 形同陌路

春娘说那家的主子是一个温婉秀丽的女子,她服侍的那小姐蕙质兰心,真真是一好女子。(《界》xian??jie.me《说》网)只是等到那小姐初识情事以后,她便日益哀愁起来!

“春娘,你可曾喜欢过什么人?”

春娘抚摸着菲菲的头,眼神极为幽远,那日,小姐坐在铜镜前,皓齿娥眉,胜于繁华。低头,有些赧然,轻声问她。

春娘摇摇头说道:“没有过。”她转念一想,“莫非小姐你……”

还不等她将话说完,那小姐就含羞点头,朱颜如花。

春娘知道,每月都有男子来府上提亲。但凡入了她的眼,定会属于她的。二八少女,这等怀春之事是常有的。只是春娘不曾想到过,萧小姐喜欢的竟然是那人。与她绝无可能之人,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洛海。

春娘不忍小姐面带凄色,帮助他们私会后花园,那日,萧小姐舞姿翩跹,美若天人。

春娘站在台下发呆,萧小姐身着桃红色裙衫,衣袂飞扬,逦波纹皱,然而,春娘无法忽视的,是丝绸彩霞后的少年。

飞舞花叶中,少年垂首,拨去肩头花瓣,再抬头,两人视线怦然相撞,少年眼眸漆黑,春娘双颊粉红,少年眼中不是萧小姐的舞姿,而是春娘俏皮的笑容。他静静看着春娘,嘴角微扬,神情落寞。洛海的目光如同一个烙印,灼热滚烫,烫伤她的心。

春娘似乎又陷入了那美好的回忆之中,她面色有些潮红,看着菲菲,继续说道:“后来小姐没能与他在一起,便将我送给了他!”

菲菲心里哀叹了一声,沉浸在这个伤感而美好的故事里,殊不知此时的春娘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生出了妖孽,怎么会呢?我明明听到孩儿哭了一声,是个男孩啊!是一个男孩,不是妖孽,不是妖孽啊!”

在菲菲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春娘一把掐住了菲菲的脖子,眼神带着迷茫合恐惧。菲菲不能呼吸,不停挣扎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流露出对生的渴望。

恰巧在这时,红儿送晚饭过来,看到一幕,大叫了一声。春娘一受到惊吓,立马放开了手。尖叫着跑了出去。

菲菲使劲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嘴里依依呀呀发出声响。对着红儿指了指春娘跑出去的方向,示意她快叫人去找春娘。

“春娘都跑过很多次了,不必理会!”

红儿摇摇头,菲菲担心朝着那边看了一眼,也只能作罢!其实春娘是跑不出洛府的,她跑的那个方向前面通向果林,那果林的尽头洛家派有人看守!

红儿又将饭菜递给了菲菲,就转身离开了!菲菲吃完了饭,进了屋子,心里担心着春娘,倒是睡不着,第二天,她倒是见到了春娘。春娘一切都还好,倒是没有出什么事儿。

日子一天又一天重复着过去,春娘吃了药,发病的时候渐渐减少了。

一月余后,这天,便是洛家大小姐洛婉出阁之日。整个洛府都是热闹非凡,连这僻静的北院都能够听到锣鼓喧天的闹声。

菲菲心中好奇之极,这洛婉怎么说还是给了她个恩惠的,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她这一看,瞬间颠覆了她所有的日子。

菲菲挤在人群中,偷偷的看着那远远的来接亲的人,可是忽然,她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么的刺眼,让她瞬间如坠冰窖,怎么会?南宫琦?那个身穿喜服前来接亲的人……是南宫琦?怎么会这样?

难道……他一直没有来找自己,就是因为……因为他要娶别的女人了?

菲菲的心痛的无法呼吸,她怎么也顾不得,猛的撞开了人群,跑了出去,站在了那过道上,周围顿时慌乱了起来,盯着菲菲的眼神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而那一身喜服的南宫琦,在看到菲菲的刹那,全身僵硬。

许久之后,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出现在了南宫琦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又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南宫琦,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可是他的视线,却是一直都没有从菲菲身上移开。

菲菲也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书生,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第一次从皇城逃跑的时候捡到的那个臭书生,自己从寨子里被南宫琦带走之后,就直接到了王府,后来她还询问了小云,可小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可是没想到,他今日竟是出现在了洛家?

看这模样,他已经知道了南宫琦的身份?还跟她很熟?

菲菲忽的有一种一直被瞒在鼓里的感觉,她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只是一个梦?她根本就不认识南宫琦?也未曾做过他的夫人?那些所谓的信誓旦旦的誓言,都是假的?

可是……

菲菲的心,刺痛着,到最后,完全的麻木了,而她的脸上,也没了一丝的血色,看着这传说中的王爷竟然没有因为菲菲的挡路而发飙,周围的人都一阵的惊愕,而那书生,则是缓缓的向着菲菲走了过来。

“今日是王爷大喜的日子,还请姑娘让路。”

“轰”的一下,菲菲脑子一片空白,她看了书生一眼,那样空洞的眼神,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好!我让!我全部都让给你们!

菲菲心中渐渐麻木,转身,向着人群中跑了出去,身后一直追随着一道复杂的光芒,直到……她彻底消失在人群中。

南宫琦看着那几乎路荒而逃的身影,眼中一片的冰冷。

他说了要保护她的,可是……却又一次的伤害了她?她派人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却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就在皇城中?还成了一个婢女?

菲菲一路跑回了北院,她脑子里如今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逃出去。心痛到极致,便只剩下麻木,从此之后,她跟他,便是陌路人,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也看开了,或许,平淡的日子,才能让她的心,不那么痛,她看了一眼春娘,心里有些不舍。

菲菲在院子里翻了一阵,找到一些零碎的小东西。她将那些都放在自己的包袱里面,既然以后决定自食其力,自然是要好生为自己打算了。

都准备好了以后,菲菲便偷偷跑了出去。今个儿来洛府的人极多,显得洛府热闹非凡。谁也不会注意到菲菲的动静,更何况她在北院一月有余,都没有出过什么大事儿!更别说那洛海会将心思放在她上面!

菲菲拿出了几个铜子儿,在街道前面的馄饨摊子上吃了一碗馄饨,又到一农家花了几个铜子买了几身合身的旧衣裳,然后扬起小脸,冲自己笑了一个,新的旅程,新的生活。

虽然菲菲的这番作派极为低调,可是她还是叫人给发现了,菲菲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那警觉性可不是一般的低!她知道身后有人跟随,便故意往人多且杂的地方走,东逛逛西转转。

正巧前面迎亲的队伍过来的时候,菲菲便飞速从那队人中钻了过去,如果没有这次追逃追赶,菲菲怕是一辈子都不会遇见这个对她好的人,让她感觉到亲情的女人。

千方百计甩掉了身后的人,菲菲顺着路一路奔跑着,后来还用自己身上仅剩下的一点碎银子,搭了一个顺风车,到了一个陌生的大城。

她不敢随意歇息,四处的找寻着,四处敲门,希望有人能够收留她做点活什么的,可都被别人给拒绝了,直到她鼓起勇气,敲开了一个看似很是偏僻的院门。

出来开门的是一位穿着粗布衣的女子,她极温和问着菲菲:“请问有什么事儿么?”

菲菲焦急的指着那边的薛二郎比划了一阵。

“你是说有人追赶你?”

菲菲点点头,不住地对着女子磕头。嘴里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这是菲菲敲开每个家门一样的致辞,她这一路逃的,早饿了,而且在大街上晃悠,太危险了,所以,她要尽快的找户人家,把自己藏起来。

“你起来吧,先到我这里躲一躲!”女子将菲菲拉了进去,对着菲菲说道,“你是哑儿么?”

菲菲点点头,眸子里积聚起一阵泪珠儿,等菲菲进了那屋子,便看到很多女子都在一起吃酒。那些女子衣裳华丽,珠翠满头,脸上化的妆倒是让菲菲大开眼界!

那粉擦了几层后,足足将整个脸都染白了,不管如此,还偏偏在那好好的朱唇上抹上鲜艳的红色,要是全部抹上到也说得过去,偏偏只是抹了中间的那一点点。这可真真是“樱桃小口”。

“哟,秀娘,这姑娘到到真是一个美人啊!”

“秀娘,这该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

一群人又哄笑起来,那秀娘到也不去理会那么多,对着她们微微一笑:“好姐姐们,今个儿是妹妹的好日子,你们以后可就别说这种昏话!”

“那是,以后秀娘可是就成了正经人家呢!”

菲菲听她们说话,便知道了秀娘她们怕是从青楼出来的。而照这情况来看,怕是秀娘自个儿用积蓄赎了自己,今天是摆酒请些平日里的好姐妹来相送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