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王爷小逃妃

第112章 重新生活

第112章 重新生活

秀娘看着菲菲,眼里全是笑意,听到前方有人叫她,便走到屋子前面去了。(《界》xian??jie.me《说》网)菲菲看着秀娘的背影,眼眶里湿湿的,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当她吃完以后,又将厨房里收拾得干净整洁!然后便靠在一个角落里睡着了,这是菲菲睡得最安稳的一次,或许是因为有母亲的味道,又或许是她真的累极了!

菲菲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又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发现她真的是躺在一张较软的**。

“孩子,晚上风凉,多注意些身子!”

菲菲坐起来,走下了床,一直走门槛外面,才知道这里还是那秀娘的家。正当她出神想着自己的心思的时候,秀娘走了进来,将她的一件旧衣披到菲菲的身上。

菲菲转过身来,对着秀娘伏地跪下,虽然菲菲已经不止一次对人下跪,可她心里都是极不愿意的,她也从来没有将自己当做下人看待。

“孩子,你有地方可去么?”

而今天,她是真心感激秀娘,秀娘将她扶了起来,摸着菲菲的手,菲菲摇摇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痛楚。

“可怜的。”秀娘叹息了一声,“你若是愿意,就留下来吧!”

菲菲明白,她要是合秀娘作伴儿,她以后的清白名声可是就没有了。虽然秀娘已经从良了,但至少以后还是会有些风言风语的。不过菲菲可不一样,如今她只想找个落脚的地方,慢慢的养伤,这正是一个忘掉他,重新生活的最好办法。

菲菲对着秀娘点点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秀娘虽然经历了许多风雨,但她心里始终还保持着纯情。

第二天一早,菲菲还在睡觉的时候,秀娘就下厨,做着自个儿拿手的饭菜。她见着菲菲太瘦弱了,想着做些有营养的给她吃。她早上去买了一些水嫩的豆腐瘦肉。

回到宅子里,将瘦肉细细剁碎,又切了些生姜合葱蒜,一起拌在一起,再加上豆腐。又将鸡蛋打碎,与那些合在一起,最后加了些盐。秀娘将这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以后,又拿出一个干净的大碗,倒上了白面,挟鸡蛋一大团置于碗内。

秀娘做着这些事儿的时候,菲菲也起床了,来到了厨房,等到开锅的时候,菲菲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福儿,以后我就叫你福儿可好?”

秀娘看着她发笑,菲菲点头,笑嘻嘻看着秀娘,又找了两个碗,盛了两大碗汤,一碗递给秀娘,一碗自个儿喝!以后,她们就在一起生活了,开始新的生活!

两个人吃完了早饭,秀娘就去了房间开始做些绣活,她现在可是全靠着给人绣些零碎的物件挣银子呢!

秀娘见菲菲好奇看着她,她又从房里拿出了一盒子糕点给菲菲,菲菲吃了几口,就看着秀娘手中的针线儿。只见着秀娘将针线穿来穿去,一朵美丽的并蒂莲便绣成了!菲菲呆住了,,简直就是神迹啊!

菲菲倒是想学这一门手艺,无奈她天生手笨,穿针引线的事儿在她看来又是极费眼里的活儿,将手刺破了还能用药膏涂抹,可是将眼睛看坏了,以后就难了,这里可没有眼镜。

秀娘看着菲菲,那是打心眼里开心的,这秀娘虽然是青楼出来的,不大受人待见。可是她那手艺可真是没话儿说的,托她绣活的人儿,想挑刺都是没得挑!渐渐,周围的几户人家倒是合她们来往了起来。

从她们日常谈话中,菲菲知道这个秀娘是有一个儿子地!

她是一个可怜的人,她嫁错了一个人,本来还以为能够过得幸福日子,谁知道那男人心中竟是已经有了他人,即使因为救命之恩娶了她,却从来都是礼待于她,当她知道所有的一切之后,带着身孕离开了那个男人,而后在生下儿子之后,她便是消失再次离开了,她不想看到那个男人,也不想看到那个跟他长的那般像的儿子,至于后来她为什么会落入青楼,又为什么一直不回家,她就没有告诉菲菲了。

哎,菲菲知道以后,对秀娘便越发的体贴了,这天,秀娘说要去山上的小庙里去拜菩萨,菲菲收拾好了,就跟秀娘一起去山上的小寺庙,菲菲与秀娘在庙里虔诚许愿,又去听方丈讲佛法,待到一切都弄完的时候,也是到了下午,她们一路往回走,要经过一个西郊湖。

“我先到这儿歇息下,你要是想玩儿,就四下里走走吧。”

秀娘见菲菲伸着脑袋到处望,心里知道这小丫头是想看看周围的美景。便走到了一处儿树荫下坐了下来,慈爱看着菲菲。

菲菲巧笑着点点头,走到前面的草丛里,弯下腰,折了一枝花,替她插到鬓边。

“去玩儿吧!记得早些回来,我在这儿等着你。”

菲菲顺着湖走了过去,一路上倒是看见许多出来踏青的人,男男女女,三五成群,结着伴儿,好不热闹。就她一个人形影单只,有些孤单。

前面倒是围着一群人,看上去好不热闹。菲菲心里有了几分乐子,难不成这里发生了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娘家妇女的狗血事件儿?

菲菲挤进去看,可将她吓了一跳,调戏女子的人她竟然认识,就是当初在菲菲跟柳玉儿在街上被调戏时,其中的一名公子,另一名她就不清楚了,但看他们那样,就肯定是一伙的,虽说菲菲现在经过她自己的化妆,跟以前已经无法相比了,但是她依旧还是有点害怕。

“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菲菲撒起腿,飞快跑了回去,秀娘见菲菲这么快便回来了,随口问道,菲菲摇摇头,拉着秀娘的手赶快着走开,哪知道菲菲这急着赶路,倒是还真不巧给撞上了那二名猥琐公子,猥琐金公子见秀娘生得貌美,风韵犹存,不是那些个娇滴滴的女子可比拟的。

“小姐住哪儿啊?”

“你想干什么?”

他走了过去,贴到秀娘身边问道,秀娘已经是正经人家了,也不愿意与金公子这种人说话!她退开了两步。

“你大声些啊,我听不见呢!”

猥琐公子自以为很风流潇洒地摇摇扇子,逼近了一步。

“你走开,不然我喊了!”

秀娘看了一眼周围,倒是有很多游玩的人。

“嘿嘿,金大爷看上你,那可是你的福分啊!”

金公子瞧着那边,另外一名公子也走过来了,便更加大胆了,菲菲从来不曾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秀娘身上,她心里气急了,又苦于自己不能叫喊,慌乱之下,她眼睛四处乱飘,看到那边有些石头。

她将心一横,挣脱出秀娘的手心。跑到那边捡起了一些大块的石头,对着金公子就砸了过去。

金公子被这一砸,虽没有晕,但也是捂着头,疼叫了好一会儿,想要教训菲菲。可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菲菲就拉着秀娘赶紧跑了。

“金少爷,你的本事可是越来越长进了啊!”

“下次叫我看到,我非要好好教训那贱人!”

“那人不是秀娘么?”

那边的一伙子人,看到金公子吃了瘪。都哄笑起来,路上的一名男子看着那熟悉的背影,直接道出了她的身份,那另一名公子也顺着看了过去,但他注意的不是秀娘,而是菲菲,他觉得那背影似乎很熟悉。

“秀娘是谁?”

金公子那坏坏心思还没有消退呢,接着问那男子,“你认识她?”

“又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听人说,那秀娘使得一身狐媚功夫,将客人哄得服服帖帖的,给她许多银子!”

那男子一听这金公子直接问他,急忙的回答着,俨然一副很熟识的样子,金公子一听男子这话儿,那心思立刻便飞到了秀娘身上,心里更是痒痒。

“秀娘住在哪里?”

金公子见她不说,也放到了一边,心里却是想着要打听清楚那秀娘的住处。那另一位公子也是跟金公子一般的心思。

菲菲与秀娘都带着满身怒气回到了家宅。秀娘的眼眶儿都红了,自个儿做个清清白白的人都这么难么?眼泪子哗哗地落下,也惹得菲菲合她一道哭了起来。

自从遇到那事儿以后,秀娘便不怎么出门了,在家里做绣活儿!只是,眼看着她接到的绣活越来越少了,生活也渐渐陷入了一种无言的危机之中。菲菲是明白秀娘的心思的。秀娘不想菲菲担心着家里的状况,经常换着法子给菲菲煮些好吃又极有营养的饭菜。

这段日子,菲菲的身子倒是比以前胖了一些,可她的心思也重了一些。她不该等着秀娘来养她,她总该是要为秀娘做些事儿的。

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脑,总能有些用处,只是……这些日子,自己虽然没有表现出现,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过日子上,她怎么也忘不了,他身穿喜服的那一幕,还有他的冰冷而复杂的眼神。

难道……他有苦衷的?不!不是!不能再给他找借口了!

菲菲狠狠的捏了自己一把,转身走进了房间,打算仔细的筹划筹划,看能不能想个什么一举二得的办法。